第202章 隱瞞
loading...

羅清生等在外麵,心裏有些焦躁,不知道兩人在裏麵說些什麽。


年輕人血氣未定,讓他在這裏久等,真是難為他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羅清生終於看見姑姑從靜室中走出來,於是趕緊迎了上去。


此時,羅蘭芝臉上的陰鬱完全消失了,代之以歡快明媚的神色,就像煥發了新生一樣。


桑子明跟在後麵,出了茶室,便要告辭而去。


羅蘭芝勸道:“子明,你不如到我家裏住,旅店太貴了,我家雖然狹小,但能節省不少的靈石。”


桑子明笑著搖頭:“這次就算了,我已經找了住處,先交了半個月的房租,如果不去住,豈不是太可惜了?阿姨,我走了,您多保重。”


“子明,一路走好!希望你一帆風順,考出一個好成績。”


在羅蘭芝看來,桑子明就是來京師看熱鬧,順便來羅家溝通消息的,他這樣小小的年紀,怎麽能考中進士呢?


接著,桑子明又對羅清生擺手:“羅兄弟,謝謝你帶我過來,我走了。”


羅清生笑道:“祝桑先生金榜題名,高中狀元!”他心裏卻在想:“這是不可能的!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你才能中狀元。”


不久,桑子明的背影消失在兩人眼前。


羅蘭芝想了想,決定繼續回店裏做事。


雖然說女兒還活著,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可是女兒已經轉成了鬼修!這種事,羅蘭芝自己知道就行了,沒辦法跟外人說。


在很多人看來,鬼修就是鬼修,那是邪魔外道,根本上不得台麵,如果某個人家出了鬼修,那是要遭人唾棄,甚至會受到攻擊的。


羅蘭芝出身於書香門第,一門都是書生,父親是進士,兩個哥哥都是舉人,下麵的侄子,侄女都在學堂裏讀書,要是秋嬋變成鬼修的消息傳出去,將會對整個家族造成極壞的影響,不但羅定邦沒法做官了,羅蘭穀和羅蘭山也別想參加會試了。甚至連桑子明也會跟著遭殃。


所以,這件事她隻能悶在心裏,對誰都不能說,尤其不能講給侄子羅清生聽!


她的臉上帶著笑容,對侄子說道:“清生,那位桑先生是我當年在荒穀城認識的後生,算是我的子侄,他這次進境趕考的途中,去祭拜了你的姑丈和表姐秋嬋,他跟我說請了一位招魂師,卻沒能招到秋嬋的魂魄,晚上秋嬋托夢給他,說她並沒有死,而是被過路的神仙救走了。”


羅清生聽了目瞪口呆,心道:“這怎麽可能?不是說天崩地裂,所有人都被石頭砸死了嗎?人死了怎麽還能複活?你當我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呢?”


不過,這個時候,他也不會在大街上胡說八道,所以隻能笑道:“恭喜姑姑,難得能有這樣的好消息,能讓您開心起來。”


“姑姑還要去上班。清生,你先回去,今天發生的事,別對外人說,好不好?”


“姑姑,我不會對外人講,但是我爹娘問起,我可沒法隱瞞,否則就是不孝。”


“那隨便你。回去好好讀書,你看桑子明,比你大不了多少,都已經是舉人了!你現在才是童生。”


“哈哈,姑姑有心情批評我了,早些年,你隻會給我買吃的,從不過問我的學業。難得姑姑今天開心,我一定將喜悅分享給家裏的人!”


羅蘭芝也不跟他囉嗦,轉過身去,腳步輕盈的走了。


她很想去荒穀城去看女兒,不過,路途太過於遙遠,很多城池都被鬼修占據,想過去一趟並不容易。


她知道可以坐傳送陣,但是來回一趟要兩千靈石,相當於她兩年的收入了,她不是不舍得,而是先前賺的靈石並沒有心思存著,都拿給父親和兄弟貼補家用了,要想去荒穀城一趟,還要辛苦工作兩年才行。


羅清生回到家中,將這件事跟父母一說,正在家裏備考的羅蘭穀就被驚住了。


羅蘭穀雖然有一百三十多歲,但是相對於五百年的壽限來說,還屬於年輕人,所以相貌看著就像三十許,此時瞪著羅清生,問道:“你先前出門的時候,怎麽沒說清楚?那位桑子明果真不到三十歲嗎?是不是你肉眼凡胎,看不清楚?三十歲怎麽能考中舉人?他是築基修士嗎?你見過幾個三十歲的築基?這個年齡能成為築基修士,相當於百裏挑一,同時還能考中舉人,那連萬分之一都沒有!你老實交代,是不是胡說八道,找個借口出去玩耍了?”


羅清生有些急了:“爹,娘,我說的全是真話,你們怎麽不相信呢?姓桑的在茶室跟姑姑說了一會兒話,把姑姑哄得很開心,說秋嬋表姐沒有死,而是被過路的神仙就走了!姑姑就像著了魔一樣,原本哭哭啼啼,出來的時候變得笑逐顏開!”


羅蘭穀跟夫人對視了一眼,然後擺擺手,將兒子攆到書房裏讀書。


夫人姓黃,名叫“黃曦”,此時低聲道:“妹妹還年輕,是不是動了再嫁的心思?”


羅蘭穀歎道:“真要動心思就好了。不管怎樣,隻要她開心就好。”


“我隻是感到好奇,沒有親眼看一眼這姓桑的,不知道他是怎樣的人。”


“或許是一方俊傑,但凡能夠中舉,都不是普通人。不說這些了,眼看會試在即,我得靜心溫書,不能被擾亂了心緒。”


“嗬嗬,相公繼續努力,我去看看爹回來沒有。”


“你別多事兒!爹爹做官多年,眼光銳利,若是小妹的神色有變化,他會第一個發現的。”


晚上,羅蘭芝神采飛揚的回來,跟眾人共進晚餐。


羅蘭穀想問不敢問,黃曦將羅蘭芝叫到一邊竊竊私語。


羅蘭芝一聽,臉色就變了:“嫂子,你可別胡說八道!桑子明隻有二十幾歲,他喜歡的是秋嬋,若按輩分來說,可以算我半個女婿!”


“啊?秋嬋真的還活著?你不是親眼看著她死了,然後被埋在墳墓中?”


“我那時心慌意亂,沒有看清,也說不準。”


“這怎麽能出錯?真是胡說八道!”


“若真是神仙出手,生死人而肉白骨,也不算稀奇。”


“秋嬋既然沒死,為什麽不回來?”


“她在師門修煉,修不成正果不能回來。”


“妹妹,你可不要被人騙了啊!”


“桑子明不會騙我,嫂子我也不瞞你。當年突逢大難,亂石飛降,我為什麽沒死?就是因為我錯拿了秋嬋的護身靈符。當初桑子明送了兩張靈符,一張金剛符,一張無憂符,金剛符救了我,無憂符救了秋嬋。我那是不知道,還以為秋嬋死了呢。她可能隻是閉過氣去,事後被人給救了。”


黃曦不知道這兩種符有什麽區別,所以沒辦法繼續追問。


羅定邦不言不語默默的喝了一壺茶,然後將羅蘭芝叫進房中問話,過了好大一會兒才出來。


隨後,此事就當沒有發生一樣,稀裏糊塗就過去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