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地仙謝安
loading...

南都慶平城聚集了上萬名秀才,雖然說大部分都已經被淘汰,隻剩下一千五百人參加後麵的考試,但是那些被淘汰的學子並沒有離開,因為有些人早就將家族搬遷到這裏,有些人就算想走也走不了,還有的人難得來一次,想在大都市逛逛,順便購買點兒修煉常用的物品或者留在這裏升級靈器法寶。


很多人都聽說,這次考試出了幾位驚才絕豔的天才,其中一人名叫“桑子明”,前兩項成績加起來,簡直逆天了。


可這還不是最稀奇的,更稀奇的,當屬謝家的才子謝客。


遠近聞名的才子謝客,又名“謝靈運”,頭上戴著地仙子孫的光環,再加上擁有絕世才華,所以打小兒就很出名,成年之後四處遊曆,寫了很多膾炙人口的詩篇。


尤其是他的山水詩,遊仙詩,簡直是絕了!


可是這樣一個風流倜儻的人物,竟然被至聖先師孔夫子的雕像伸出一隻手打暈了!這叫什麽事兒嘛!這種奇跡竟然也會發生?為什麽要落在謝客身上呢?


很多人湧向烏衣巷,想去了解謝家的動靜。


然而謝家靜悄悄的,連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此時此刻,謝府層層院落的深處,有一個寬敞的房間,謝客正平躺在雕花大床上,周圍圍了一大圈人。


眾人七嘴八舌焦急的說著。


“少爺這是怎麽了?再派人出去,多請幾位靈醫來。”


“前麵的靈醫說,少爺這是中了邪!”


“給我滾!少爺是被至聖先師打的,孔夫子能是妖邪?你這話要是傳出去,我們謝家就沒有安生的日子了!”


“趕緊去請老太爺出山,老太爺怎麽還沒來?”


“老太爺在閉關,沒人敢進去打擾。”


“這不行啊。太爺最喜歡謝客這孩子,趕緊想辦法讓太爺知道……”


屋裏亂糟糟的,靈醫請了一個又一個,但都沒有辦法。


謝客半夜三更被抬回家,直到第二天下午,謝家稱呼的老太爺,地仙謝安終於出現了!


謝安不知道修煉了多少萬年,然而看麵目並不顯得蒼老,還是一副中年文士的模樣,手搖羽扇走進來,仔細看了看謝客,然後上下摸了一遍,最後“哈哈”大笑:“喜事,天大的喜事啊!”


旁邊有人問:“老太爺,謝客半死不會,怎麽能是喜事呢?”


謝安擺了擺手:“閑雜人等都出去!不要在這裏待著,也不要胡言亂語。”


屋子裏的人紛紛離去,隻剩下合道真君謝玄,就連謝客的爹謝瑍都被攆了出去。


謝安一代人傑,兒子謝玄也是了不起的人物,可是到了孫子謝瑍這兒,生下來就是白癡,或許因為他娶了個聰明妻子的緣故,所以生下來的兒子謝客,自幼聰慧過人,文采豔美飄逸。


謝玄曾經感歎:“我這麽聰明的人,竟然生了這麽個傻瓜;可是謝瑍這個傻瓜,又怎麽能生下聰明的謝客呢?”


此時,謝玄望著父親謝安,問道:“爹,您看這孩子是怎麽了?”


謝安微微一笑,手捋胡須道:“這是大好事!此事當隱秘,不可向外傳揚。”


“爹,究竟是什麽好事啊?”


“哈哈,我跟你說吧,至聖先師看中了謝客,傳了他一些學問,他的髓海不夠大,一時容納不了,所以暫時昏過去。不要緊,過幾天之後,等他消化完,就好了。”


“啊呀,這是真的嗎?果如此,那真是大喜事了!”


“我們謝家,要出一位神仙了!不是地仙,而是真正的神仙!”


地仙隻能困守在黃昏界,還算不得真正的神仙,隻有離開本地,去靈界和仙界,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達到長生的目的。


兩人開懷大笑,憧憬著子孫在仙界徜徉的景象。有時候,仙家之人甚至能拔宅飛升,說不定能將整個謝家帶到仙界去!


過了一會兒,謝玄說道:“爹,我聽說這次鄉試,還出了一位天資絕佳的年輕人,名叫桑子明,成績比謝客還要好。”


謝安擺了擺手,嘴裏輕哼道:“修仙修的是傳承和家世,一個人哪怕資質再好,又有什麽用?我家謝客得到至聖先師的垂青,能讓普天下的儒生羨慕到死!”


聽他這麽說,謝玄也就不往下說了。


隨後又是一天,鄉試第三關開始了。


謝客雖然昏迷不醒,但有謝安作保,可以放棄第三關測試,依然能考中舉人,還能名列前茅。因為他在前兩關,得到的分數很高,讓別人望塵莫及。


這最後一關,考的是天劍訣,要求掌握天劍訣前八式,能拿到基礎分三十,在這個基礎上,多掌握一式,便可以增加十分。


對於大多數的考生來說,掌握的劍招都在十式以下。


試想黃瑞中舉多年,至今才掌握十三式。


這場考試,從一開始,就有很多人一直在尋找桑子明,想要關注他的表現。


有人在心裏忿忿不平的想:“別看這小子前兩關表現的很驚豔,如果這一關沒通過,連八式劍訣都沒有掌握,拿不到基礎分,那他可就被淘汰了!哈哈,如果出現這種現象,就成了天大的笑話!等會兒我要好好看看,會不會是這樣!”


按照考試要求,的確是如此,基礎分是必須的。所以不到三關考完,都不知道最後的結果。


桑子明排在漫長的隊伍中,看著周圍那些不懷好意的目光,心裏漸漸對這一關的測試失去了興趣,前兩關他拿到的分數已經夠多了,還得到春秋老仙的勉勵和慰勉,給了他新的希望,又何必在這裏,跟一些俗人浪費時間?


他心想:“既然陸九齡寫了推薦信,我總要拿出來用上,要不然,豈不是辜負了他老人家的好意?我拿出陸老先生的推薦信,表示我也是有後台的人,省得某些人不懷好意!盯著我的後背,想要打我的悶棍。


我如果施展出十五式天劍訣,勢必暴露我全部的實力,與其這樣張揚,還不如暗自藏拙,留下保命的手段呢!我寧願讓別人覺得,我是一位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隻是腦袋聰慧神識較強而已,若有人想暗中害我,我還能挖個坑將對方埋了。”


想到這裏,他悄悄找到一位考官,要求免試這項內容。


考官領他去見鍾鐵水:“大人,這位考生,帶來一封推薦信。”


鍾鐵水打開信件看了看,對桑子明微微一笑,道:“你早該將信拿出來了,第一關的嘯音就不該考。”


桑子明道:“弟子不知天高地厚,給大宗師添麻煩了。”


鍾鐵水道:“我曾聆聽過地仙陸九淵的教誨,也見過陸九齡和陸九韶兩位師叔好幾次,三位陸先生都是宅心仁厚之輩,在大明國受人尊崇。你能得到師叔的指點,也是你的福氣。”


桑子明道:“弟子蒙福,僥幸得到祖師指點,心中感激,無法言表。”


鍾鐵水趁著這會兒功夫,跟他聊了幾句,讓他放心回去,過兩天來看榜,還說如果不出意外,他應該就是榜首了,將會得到來自朝廷和南都王兩方麵的賞賜。


桑子明心情輕鬆的走出了貢院的大門,身後有不少人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心中狐疑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奇怪,姓桑的怎麽走了?難道自知考不過,所以幹脆放棄了?”


“這下可熱鬧了,桑子明放棄了,謝客也放棄了,我們的名次還能往前提升一些。”


“哈哈,這是最近幾天來,唯一能讓我感到開心的好事了!”


然而這些人開心不過一刻鍾,便有消息傳過來:“人家得到合道老祖的舉薦,光明正大的放棄了測試。按照朝廷的法度,隻計算前兩關的成績,依然讓我們望塵靡及!”


於是乎,眾人啞然,一口血憋在心裏,差點兒鬱悶死。


但是在眾人的心目中,桑子明不懂劍術的形象,已經不脛而走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