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靈鶴傳訊
loading...

自從之後,桑子明三天兩頭來仙文館學劍。


由於得到了天劍秦斬的指點,還有跟秦箏和多位師兄的切磋交手,桑子明的劍術進步很快,不但補上了以前的缺陷,而且還在一個月內,學會了天劍訣第九式。


天劍訣每一式都很複雜,內裏蘊含著高深的法則,常人要兩三年才能學會一招,要不然以黃瑞的年紀,都已經七十歲了,為何才掌握十幾式呢?


桑子明能掌握第九式,是因為他的神識比較強,先前借助於悟道茶,對於劍道法則的理解較為深入,而且他在仙文上的造詣很深,又從石碑上參悟了一些天道法則,開闊了他的視野,給他帶來很大的好處。


他獲得的進步如此明顯,讓其餘的弟子都感到驚訝。


於是乎,每天他來練劍的時候,都有人主動走過來邀請:“桑師弟,我們來切磋一下!”或者直接過來請教:“秦師弟,你看這一招該怎麽施展?”


秦斬將他的表現看在眼裏,在感到欣慰的同時,仍然輕輕搖頭,不認為他能在半年內學到第十八式,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桑子明並不在意,他準備再過一段日子,飲一壺悟道茶,強化學習劍術和仙文。


以前,他喝了悟道茶以後,主要精力都放在學習《靈醫寶典》上了。如今《靈醫寶典》基本上學全了,憑著現在的醫術知識,足夠他在黃昏界使用,更高級的《仙醫聖傳》也不用現在學,所以他有更多的精力,來學習劍術和仙文了。


除此之外,他還要演練《聖箭訣》,這也是將要考試的內容。


時間進入四月,桑靈醫館依舊每天黃昏開館一個時辰,但是病人並沒有增加多少,因為荒穀變得越來越凶險,敢去探險尋寶的人越來越少了。


於此同時,桑子明聽到了很多令人沮喪的消息。


有人說,整個琅琊郡,至少一半的城池,都被鬼修占據了!


有人說,某些地方被鬼修屠城,死了很多人,到處都是屍骸!那些委屈死去的冤魂,有一部分化成了厲鬼,遊蕩在荒郊野外,還有一部分被鬼修收為奴仆,外麵的世界變得更加危險了。


也有人言之鑿鑿的說,從荒穀城到外地的路,已經走不通了,如果想去郡城,或者去別的地方,路途艱辛,九死一生!


有些人悶坐在家裏,心裏卻在慶幸:“沒想到荒穀城這樣的小地方,竟然還能保有一分安寧,這真是太難得了。要是換到別的城池,說不定我已經變成了鬼呢。”


前寫日子,桑子明受到陸九齡的教育,為了培養浩然正氣,漸漸改變了自己的態度,開始出手救治那些被鬼魂纏身的病人。


雖然說靈醫站位中立,不管對方是人還是鬼和妖,隻要來上門求醫,都應該出手救治,但是桑子明畢竟是人族,所以要將立場偏向人族這一邊。


自從去琅琊城一行,射殺了元嬰鬼修之後,他的膽子也變得大了不少,不像當初那樣看到鬼修肆虐,自己卻不敢吭聲了。


這一天,他去學宮裏拜見師傅黃瑞,問起與鄉試有關的事情。


“師傅,鄉試是在南都慶平城舉行,是嗎?”


黃瑞答道:“是的。時間隻剩下三個月了,你準備的咋麽樣?”


“還好,我現在很忙,起五更睡半夜,很是辛苦。”桑子明問道:“師傅,我聽說從荒穀城到南都,距離萬裏之遙,是否要提前上路?”


黃瑞搖了搖頭,道:“這條路太凶險了,即便有元嬰護法,也未必能走得通。”


“那可怎麽辦呢?難道要去仙文館求助?”


“不要著急。前些日子,仙文館開辟了傳送陣,能將人直接送到南都。不過,每一次傳送,都要耗費五百顆靈石。”


桑子明舒了口氣:“那還好。不知道張成、顧森兩位師兄,還有朱一彤師姐,他們會不會參加鄉試?”


黃瑞答道:“他們學問不足,至少要積累三十年,才能參加鄉試。這一次鄉試,你隻能一個人去了。”


“師傅,要不您陪弟子一起去?”


“算了,你已經考中秀才,算是從學宮畢業了,接下來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你不要擔心,仙文館中有很多外門弟子,那些人都是有功名的秀才,有些人也會參加鄉試。所以你可以跟他們一起上路。”


桑子明問道:“師傅,參加鄉試要不要提前報名?”


黃瑞笑道:“嗬嗬,前些日子,從南都飛來一隻靈鶴,詢問參加鄉試的名額,為師已經將你的名字報上去了。報名費十顆靈石,直接給了靈鶴,我還沒跟你要呢。”


因為有桑子明提供的配方,黃瑞一直在銷售安神香,已經賺了不少銀子,所以人也變得沒那麽小氣了。


自從鬼修爆發之後,安神香賣的越來越好了!因為有人傳言,使用了安神香之後,能抵禦鬼修的侵襲。


鬼修襲人,主要選擇人族修士心神不安的時候。


人有七情六欲,喜怒憂思悲恐驚,每一樣都有利有弊,如果情緒波動太過,就容易出現問題,被鬼魂乘機侵染。


按照《靈醫寶典》上的說法:“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寒則氣收,炅則氣泄,驚則氣亂,勞則氣耗,思則氣結。”另外還有“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的說法。而有了安神香之後,能讓人的心神安定下來,從而抵禦鬼魂侵襲,也不容易生病,或者走火入魔。


因此之故,靈芝館的名聲越來越響,很多人過來購買安神香。這讓黃瑞很開心,因為有了靈石,才能盡快的提高修為。當然,他也個城主劉開山樣,將一部分股份分給了桑子明。


桑子明並沒有想那麽多,隻是對靈鶴傳信感到驚訝:“啊?還有靈鶴飛過來?沒被鬼修捉住吃肉?”


黃瑞笑道:“鬼修隻喜歡傷人,因為人為萬靈之長。他們要的是人族的魂魄,對靈鶴的興趣不大。”


“師傅,您再給說說,我去參加鄉試,要帶什麽東西嗎?”


“你隻要帶好秀才衣冠和身份令牌就行了。另外,別忘了帶足靈石和金銀,否則沒法住店,連回來的盤纏都沒有,就隻能留在南都了。你太年輕,沒怎麽出過遠門,一個人走在路上,千萬要當心。別以為南都人多就安全了,很多時候,人比妖魔鬼怪更可怕。”


“多謝師傅指點,弟子曉得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