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早夭之相
loading...

這日午後,桑子明還在屋裏溫習仙文。


城主李青帶著兩名常隨,來到桑靈醫館門前。


他讓兩名手下站在醫館的外麵,自己邁步走了進去。


靈醫桑長恰好在前麵,查看老道士的恢複情況,看見城主,趕緊相迎。


“來來,李城主請進,且坐下說話。”


李青當著桑長的麵,笑著拿出一根尺許長的“園參”。


它的樣子跟人參有些相似,看上去比人參粗壯一些,唯一的產地乃是大明國都,是由皇家園林栽培出來的人參變種。它的功效不如人參,補益血氣的功效比較弱,增強神智的效果較強。


換句話說,這種園參對於桑子明這種青年學子來說,有著很高的價值。同時,它對於某些想要提高元神的修士來說,也有不小的作用。


可是由於種種原因,卻讓這種園參淪落為雞肋。


這是因為,從金丹真人往下來講,修煉的重點在於煉精化氣,最需要補益血氣,這些人不會將園參看在眼裏。而大明國擁有的修士中,絕大多數都處於這個水平。


至於元嬰以上的修士,修煉的關鍵在於煉氣化神,他們需要滋補元神,固然覺得園參是好東西,但是橫向一比較,卻發現普通的人參,也有這種效果,所以不會將園參看得很重。


於是乎,皇室便將園參分發下去,凡是上了皇家金碟的人,每年賜下三根園參。


城主李青囊中修飾,實在是拿不出靈石了,所以厚著臉皮拿出一棵園參。


他對著桑長鞠躬行禮,笑道:“桑神醫,多謝你救助了滿城的修士,若是沒有你,我們荒穀城就要徹底廢棄了!我現在窮困潦倒,連補償你的藥錢都拿不出,隻能先欠著,且待日後慢慢補償。這根園參乃是朝廷賜給我的,我拿來獻給神醫,還請您收下。”


桑長微笑道:“城主也不容易,藥費等將來再說。老朽手中有一些從荒穀采集的靈草,想煉製半靈丹和生肌散並不難,隻是多費幾天功夫而已。”


李青將園參放入木盒中,然後目露精光說道:“我聽小女說,昨日有化形妖獸來拜見您老,卻不知您是哪一級的靈醫?怎麽會跟妖族的高層有交情呢?”


桑長笑道:“我隻是偶爾碰巧,救治了一位化形妖狐,而那位妖狐,跟此次率領妖獸攻城的大妖是親戚。老朽不是什麽神醫,連高階靈醫都不是,頂多算是中階靈醫而已。”


李青還不死心,問道:“桑先生,請容我冒昧的問一句,您能不能煉製真正的靈丹?實不相瞞,我現在遇到難處了,隻有得到幾瓶中階的靈丹,或者一些罕見的靈寶,拿到都城獻給一位皇子,才能有機會離開荒穀城。隻要我離開了荒穀城,用不了百年,朝廷便會派尋靈師過來,幫荒穀城再牽引一條靈脈。那樣一來,本城的百姓才會有活路啊。”


桑長略一沉吟,答道:“李城主,我說句話,請你不要生氣。”


李青心想:“對方思考這麽久,難道說有門兒?”


他趕緊笑著說道:“桑先生您請說,說錯了也沒關係。”


桑長麵色凝重的說道:“昨日我見過你那女兒,雖然正當少女芳華,人長得很美,看起來靈動多彩,但她的麵相有些不妥,金寒水冷而土濕,火炎土燥而木枯,此乃早夭之相也。”


李青聞言,禁不住勃然變色:“你……你……桑先生,你不願意幫忙便罷了,為何要詛咒我的女兒?我隻有一子一女,兒子還很小,女兒是我的心甘寶貝!你若是說不出個所以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桑長麵色不改,說道:“此乃天機,我不能細說,說多了恐遭天譴!李城主,你若是不信,便請回去吧。”


李青氣哼哼的在屋裏走了幾步,勉強將憤怒壓抑下來,咬緊牙關說道:“桑先生,你這樣說,究竟有什麽意圖,請你明說出來。”


桑長不緊不慢的說道:“老朽有一個孫子,今年十八歲,至今尚未婚配。他跟令愛乃是同學。如果城主肯將女兒下嫁於我桑家,老朽不惜施展法力,為她逆天改命!人說巫醫不分家,老朽乃是靈醫,也懂一些巫術,可以救她的性命。”


李青聽了這話,眼中幾乎要冒出火來!


“胡說八道!你那孫子連開靈都沒有,就跟癩蛤蟆一樣,妄想娶我的女兒,純粹是白日做夢!我尊你一聲桑先生,是感謝你救助了不少的修士!卻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居心叵測,實在是小人一個!”


桑長卻道:“男婚女嫁,人之常情,城主不願意就算了,何必如此動怒?我再說一句話,如果你肯答應,我還能幫你破除目前的難關。我雖然不會煉製靈丹,但卻有高階的靈草。昨日那位紅衣女子,乃是荒穀中某位大妖的王妃,她送給我一些高階的靈草,每一株都是好寶貝。我拿來借花獻佛,找幾株靈草給你,你將其拿到都城,獻給某位皇子,不就能改變命運了嗎?”


李青聽了,怒氣難平,雙目圓睜,口中“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道:“女兒是我的心頭肉,不是拿來交換的!你別做夢了!”


話未說完,他已經摔門而去!


桑長微微搖頭,心道:“此人正當壯年,血氣太盛,不懂得剛則易折的道理,他的麵色同樣欠妥,看上去也是早夭的鬼,唉!我一個堂堂的神醫,跟他這樣的小輩廢這般話幹嘛?隻是可惜了那個叫‘李秋嬋’的女孩子……”


李青出了門,氣衝衝大踏步的走下台階。


門口兩位手下看了吃驚,其中一位問道:“城主,是不是老家夥不識趣?要不要屬下進去砍了他?”


李青怒道:“砍什麽砍?老家夥功力不弱,連我都未必是他的對手,你們上去還不是找死?”


按理說,他原本不是容易失去理智的人,隻是一涉及到心愛的女兒,心裏就容易上火。


李秋嬋乃是修士,修士的壽命比普通人長很多,並不急於要嫁人。


在李青的心裏,寶貝閨女還是孩子呢,沒想到卻被該死的桑家人惦記上了!


自己家的掌上明珠,怎麽能容忍被別人偷走?


所以想到這一點,他就非常的生氣,恨不能領人回去,將桑靈醫館砸個稀巴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