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大賢墨寶
loading...

早春二月,夜幕沉沉,冷風吹過,寒氣逼人。


十個人擠在大車裏,身子一邊冷一邊熱,滋味並不好受。


好在金丹真人放出浩然正氣,護住了眾人,讓大家的心裏安定下來。


時間一點點過去,不知不覺間,有的弟子感覺到疲倦,漸漸陷入了夢鄉。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驀的,前方的迷霧中,浮現出一顆有些模糊的巨大頭顱!那不是整真正的人頭,人的頭顱不肯能有那麽大,看上去也不是元嬰法相,更像是眾多鬼魂融合之後形成的巨大鬼影。


梁帖感受到巨大的壓力,他知道鬼影之後有一位鬼修,卻不知道對方是什麽人,單憑那說不出的神魂威壓,就知道對方的境界遠在自己之上!


“壞了!這是一位元嬰境界的鬼修!而且似乎到了元嬰後期,以我的功力,遠不是他的對手!”


這一刻,他的心裏有一些後悔,暗想:“早知如此,還不如倒回荒穀城呢,至少能保住這些弟子的性命。”


鬼修不等於陰魂,已經點燃了心燈,跟妖修、仙修、佛修、儒門修士類似,實力不弱於人族。


事已至此,梁帖隻能硬著頭皮往前走!


“駕,駕!”他發出一聲聲低喝,不斷的催動龍須馬。


然而龍須馬也有靈智,雖然不怕被鬼魂奪舍,卻怕被鬼修殺了吃肉!


所以馬車越走越慢,到最後幹脆停了下來!


幾匹龍須馬先後發出“唏律律”的叫聲!聲音高亢,刺破夜幕,遠遠的傳了出去。


這聲音驚醒了車中的童生門,每個人都睜大了眼睛,想要探頭往外看。


然而這時候,黃瑞卻將所有的車簾都放了下來,提醒眾人老實守在車內。


隨後,一個陰冷的聲音響起來:“二月初一,秦王誕辰,開鬼門,借鬼路,陰兵過道,白骨盈野!老夫鬼誅子,看中這幾位童生了。曉瑜坐在車頂的那位真人,老夫無意殺你,你還是自己走吧!”


金丹真人梁帖一咬牙,猛然站了起來,高聲道:“前輩既然網開一麵,何妨將所有人都放了?在下出自火湖之畔的仙文館,上頭有陸九韶、陸九齡兩位祖師,如果我就這麽逃回去,如何能向祖師交差?又怎麽能對得起這些年輕的弟子?”


那巨大的鬼頭越來越清晰,眼睛就像燈籠一樣,放出腥紅的光亮,陰冷的聲音再度傳過來:“老夫既然開了口,就不會放這些年輕人離去。我看你修行不易,又何苦自己尋死呢?給你十個呼吸的時間,想走快點兒走,不走就別走了。”


梁帖的背上流出了冷汗,神情緊張,呼吸急促,然而他並沒有逃走,而是抱起君子劍,毅然說道:“孔曰成仁,孟曰取義,生而不屈,死而不亡,與天地並久,日月並明,其惟聖賢乎?”意思是說,我就算死了,精神還活著,像聖賢一樣,氣貫長虹,名揚四海。


“哼,給臉不要臉!”話音未落,那巨大的鬼頭猛地張開了大嘴,迅速接近,一口將三輛馬車全部吞了下去!


霎時間,陰風陣陣,淒淒迷迷,籠罩於天地之間。


馬車就像漂浮在大海上,又如一葉扁舟,漂浮不定。


無數鬼魂撲過來,張牙舞爪,麵目可憎。


梁帖大喝一聲;“天劍訣,十八式!斬!斬!斬!”


他揮動手裏的君子劍,放出五丈長的光芒,斬向周遭的鬼魂,然而那些鬼魂卻突然消失了,寶劍揮過就像石沉大海一樣!


這時候,龍須馬已經辨不出方向,驚恐之餘,撒開蹄子,四處亂跑。


梁帖的心也沉到了穀底!然而他仍然咬牙堅持著。


他的口中不停的念誦儒家經典,手裏不斷揮舞著君子劍,連續施展出天劍訣。


劍光過處,偶爾會劈中一些鬼影,發出一聲聲淒厲的慘呼!


風聲越來越響,車簾被掀開了,車門也被風吹開。


眾位弟子暴露在陰風中,馬車顛簸的很厲害,差點兒把他們甩出去!


這些人心中驚恐,麵色慘白,茫然失措。


“天呐,我們要死在這裏了!”


“孔聖先師,諸位帝君,各路神仙,滿天神佛,救救我們吧……”


正在這時,黑暗之中,忽然出現一隻大手,一把抓走了金丹真人梁帖!


梁帖將浩然正氣激發到極致,身體的周遭,形成一個白色的氣罩,然而卻被那黑色的大手抓破了!


這一幕落在眾人眼裏,無不失聲驚呼!


“啊……師叔祖……師叔祖被抓走了……”


黃瑞也嚇得渾身顫栗:“完了,完了,這下要死了!”


臨危之際,他忽然想到,身上還有一本師傅陸九韶賜下的字帖,於是用顫抖的雙手拿出來,翻開之後,照著那隻巨大的鬼手砸過去!


字帖冒出耀眼的金光,仿佛有無數的仙劍,一下子將那道鬼手砸個粉碎!


金丹真人梁帖掙紮著一個轉身,從空中飛旋回來,再次落在車頂上!


於此同時,他的手裏抓著了那本字帖!


“大賢墨寶!天呐,竟然是大賢墨寶!其中有一些‘成仙’級別的仙文!我們有救了!”


他將那字帖翻到第一頁,道道金光放出,護住了馬車,也照亮了周圍五十丈的空間!


眾人死裏逃生,忍不住抱在一起。


“啊呀,我剛剛差點兒被嚇死了!你摸摸,我全身都是汗!還以為徹底死定了呢!幸虧師傅有這麽一件墨寶。”


“那鬼修是什麽人啊?怎麽如此厲害?”


“師叔祖,您沒事吧?”


梁帖剛剛被鬼手攝走,旋即被救了回來,隻是這麽片刻的功夫,他的手臂變得一片漆黑,隱隱露出了森森白骨,好在那字帖放出的金光發揮了效應,沒有讓傷勢進一步擴大。


桑子明大聲叫道:“師叔祖,我有一瓶生肌散,您撒在手臂上,或許有些效果。”


梁帖也不客氣,探手將玉瓶接了過去,抖動兩下,將藥粉撒在肌膚上。


然而平日裏堪稱神效的生肌散,此時的效果卻有些差強人意,傷勢恢複得很慢。


梁帖並不在意,隻要能走出這片迷霧,些許傷勢休息幾天就能康複。


他瞪大眼睛向前看去,雖然周遭五十丈被金光照亮了,然而他卻找不到前行的路!那蜿蜒曲折的山路不見了!不管是高山,還是深澗,全都消失了!他看到的乃是草地,衰草連天,一馬平川,隻有周圍五十丈有光,遠處還是一片黑暗,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


他心裏緊繃著,看來危險並沒有解除,此時馬車還在那元嬰鬼修的領域之內。


好在剛才大賢墨寶驟然發威,猝不及防傷了那隻大手,讓那位鬼修也不敢輕舉妄動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