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鬼霧重重
loading...

眾人從清晨出發,上路的時候陽光明媚,進入山中時遇到迷霧,隨著時間的遷移,漸漸過了中午,日頭應該偏西了。


此時,霧氣彌漫,陰霾越來越重。


周圍的陰鬼似乎在逐漸增加,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響,仿佛有千萬鬼魅在唱歌一般。


很多弟子記得梁帖所說的話,捂住耳朵,不聽,不聞,不想,不信,更不敢跳下馬車。


然而前麵似乎出現了厲害的鬼修,控製的鬼魂也從鬼卒變成了鬼差,也就是築基期的鬼魂,這些鬼差膽子很大,向著馬車衝過去!


可是那些鬼差還沒有靠近馬車,便被車後的符文寶劍斬殺了!或者被前頭的青燈消融!


一聲聲淒厲的鬼嘯響起來!聽得人毛骨悚然!


盡管鬼差在等級上相當於築基,但是實力比築基修士弱得多。鬼畢竟不同於人,人有肉身,有神魂魄意誌,鬼隻有一部分魂魄。所以同級別的人和鬼打起來,一個能打十個。鬼的厲害之處,不在於正麵強攻,而在於趁著人精神失落的時候,悄悄侵襲,進入人體內,從內到外控製人類。


此時,所有人都高度警惕,金丹真人正氣凜然,後麵的學子則捂住耳朵小心戒備,所以鬼魂也沒有可乘的機會。


馬車又跑了一個時辰,估計到了下午申時。


黑霧深沉,從四麵八方衝過來的鬼魅越來越多了,也不知道那些鬼魂是從哪裏的,簡直鋪天蓋地般湧過來,讓馬車前頭的青燈搖搖欲墜,燈光也變得暗淡了!


眾弟子的心都懸了起來,因為一旦燈滅了,他們就會受到鬼魂的直接衝擊。


“老天保佑,千萬要撐住啊!”


“聖人在上,保佑我等,平安闖過這一關!”


這時候,老童生張成開始背誦其儒家經文來:“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後能定,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安,安而後能慮,慮而後能得……”


聲音傳出去,的確能讓人心裏安靜很多,甚至能讓鬼魂的攻擊也減弱一絲,然而他的功力太弱了,很快被鬼叫之聲壓製下去。


這時候,金丹真人梁帖忽然散發出浩然之氣,從他的身體開始,向後形成一個氣泡,如同一個巨大的罩子,將後麵的兩輛馬車罩住,與此同時,他將君子劍樹立起來,抱在懷中,劍鋒指向前方。


隨著車輛前行,犀利的寶劍乘風破浪,劃破了層層迷霧!


此時,馬車前麵的青燈重新亮了起來,也變得更加穩定了,眾人的心裏也都放鬆下來,鬼叫聲也聽不清了。


“總算好受點兒了,多謝師叔祖。”


“師叔祖好厲害,剛一出手,就讓眾鬼敗退了。”


黃瑞坐在最後麵的馬車上,心裏也感到十分佩服,暗想:“到底是金丹真人,實力高強,憑著這一股浩然正氣,能將鬼魅驅逐到二十丈外,換我不知道要修煉多少年,才能擁有這麽強的實力。”


馬車繼續向前,奔行了兩個時辰,似乎已經入夜了。


按理說,這時候應該能看到一處驛站。說是驛站,其實並沒有人駐守,隻有空置的房屋,給行人遮風擋雨。


可是此時黑霧彌漫,即便有驛站,也不敢住下來。


所以金丹真人梁帖決定連夜往前走,盡量早些趕到琅琊城,以免夜長夢多,容易出事。


黃瑞也沒有反對,他看著黑沉沉的夜色,心裏有種莫名的恐懼。


修士到了一定的地步,對於生死很敏感,常常能未卜先知,預知潛在的危險。


金丹真人梁帖更是如此,他的目光看向前方,側耳傾聽了片刻,麵色變得越來越難看,皺起的眉頭形成了一個川字!


過了一會兒,他忽然大喝一聲,令馬車停下來!


眾人心裏一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然而卻聽見梁帖說道:“這條路不好走了!前麵很凶險,就連老夫都覺得心驚肉跳,我們商量一下,接下來該怎麽辦。”


眾人心想:“還能怎麽辦啊?三年才有一回考試,無論如何,也不能錯過!後退無路,隻能往前走!”


誰知道梁帖卻說:“我原本以為,送你們去琅琊城,會是一件小事,誰知道事不湊巧,鬼霧漫天,前方殺機重重,似有高階鬼修擋路,以我的功力也未必能護住你們。所以我建議,最好別往前走了!”


聽見這話,眾人立馬為之一怔:“這怎麽成呢?”


每個人的心裏都覺得很失落,老童生張成的麵色變得烏黑,大著膽子說道:“師叔祖,這是弟子最後一次機會,我寧願死,也不肯回去,還請您老成全。”


顧森人高馬大,膽氣很壯,大聲道:“師叔祖,我們不怕死!要是就這麽回去,心裏會後悔好多年!”


旁邊的弟子也紛紛叫道:“師叔祖,我們不回去!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可不能放棄啊!您老再想想辦法,應該能闖過去的。”


黃瑞也不希望眾弟子半途而廢,因為這涉及到他作為學宮之主的成績。若是參加考試的機會都錯過了,這是一種重大失誤,說明他準備的不夠周全。


梁帖看看前方黑漆漆的夜幕,再看看眾位學子期盼的眼神,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老實說,我也不想回去,儒門弟子,百折不撓,如果就這麽回去,會讓我的心境墮落。


我先前那麽說,是想讓你們打起精神來!同時也給你們一個交代!


修真人講究因果,如果繼續往前走,萬一你們死在路上,化作鬼魂時,不要怪我!冤有頭債有主,這是你們自己的選擇,對不對?”


眾人紛紛道:“人各有命,生死在天。師叔祖,若是出了事,我們不怪你。”


黃瑞也躬身道:“師叔,這事兒就擺脫您了,大夥兒齊心協力,拚死往前趕一趕,說不定能出闖過去。”


梁帖一咬牙,毅然說道:“好吧,大家擠一擠,全都擠到一輛車上!讓另外兩輛空車跟著!”


於是乎,九位童生都塞進一輛大車裏,邊邊角角和中央都塞滿了,連胳膊腿都伸不開。


其中還有兩位女修,不免顯得有些難堪,但此時也顧不得了。


黃瑞坐在了最靠近車門的地方,防備弟子掉下去。


梁帖則盤膝坐到車廂上方,雙手抱住了君子劍!


“駕!”隨著一聲大喝,馬車又一次啟動了。


前麵一輛車坐滿了人,後麵兩輛車都空著。


如此一來,金丹真人梁帖防守的範圍大為縮減。


但是,他心裏並不輕鬆,因為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前頭藏著什麽樣的鬼魅,讓他修煉多年的心,竟然不停的悸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