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青燈聖符
loading...

三輛馬車,被六匹龍須馬拉著,在崇山峻嶺之間飛奔。


龍須馬跟一般的馬不一樣,它的毛很長,脖子後麵的背鬃有三尺長,就像人的頭發一樣,跑起來拉成一道道細絲,仿佛旗幟一般,顯得格外的俊逸;它的體型比普通的馬長了一倍,望之如蛟龍一樣;它的頜下還有兩根胡須,一左一右,大約有半尺長,看起來很是怪異。它奔跑的速度很快,一日千裏,不在話下。


然而因為山路曲折,龍須馬無法放開速度,所以在這種地方,一天頂多能跑五百裏,否則就可能將馬車甩到山澗裏去。


按照黃瑞的計劃,應該能在三天之後,抵達琅琊城。


今日才是三月初一,而秀才考試安排在三月初五,時間很充足,應該能提前兩天抵達。


馬車不斷飛奔,前麵的路上漸漸出現白霧。


越往前走,白霧越來越重,隔著十丈,就看不清道路了。


金丹真人梁帖找了個寬敞的平地,喝令前麵的馬車停下來:“且住,稍息片刻,聽我吩咐。”


眾人並沒有下車,將車輛靠近,打開車簾,傾聽真人說話。


梁帖睜大眼睛看著前方,眼睛裏放出道道神光,似乎能看破迷霧,稍停片刻,他沉聲說道:“今日天氣不好,說不定會有些麻煩。接下來,不管遇到什麽,大家都要記住我說的話,不要看,不要聽,不要信,不要慌,不要下車!特別要切記最後一點,千萬不要跳下馬車!如果你從馬車裏出來,會跟老夫增添很多的麻煩!”


眾人都露出驚異的神色,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麽事。


有人大聲道:“師叔祖,我們記住了。您放心吧,不管出什麽事,我們都待在車裏。”


“對,放著這麽舒坦的馬車不做,我們幹嘛要下去啊?”


“師叔祖,您給說說,前頭會出事嗎?”


梁帖並不回答,他的手中忽然多了幾張符文。


隨後,他在每輛馬車的前邊貼一張,後麵再貼一張符文,然後調換馬車的位置,自己走到前麵開路,讓另外兩輛馬車跟在後麵。


桑子明這輛車上,坐著的幾個人,都是最有希望考中秀才的人,也是黃瑞的心頭肉,所以走在了中間,另外一輛車裏,坐著五位童生,考中的希望很渺茫,所以走在了最後麵。


這時候,金丹真人梁帖忽然望向黃瑞,沉聲說道:“你先下去,坐到最後一輛車裏,看好車上的符文,別被風吹走了!若是出了事,你在車後麵再貼一張。”說著,他將三張同樣的符文遞給黃瑞。


“是,師叔。”黃瑞答應一聲,接過符文,去了最後一輛車。


馬車重新上路,彼此相距很近,幾乎首尾相連。


桑子明雙目凝視著貼在車身上的符文,發現那都是一些“入道”級別的仙文,車前麵的符文寫著“黃卷青燈,胸有日月”,車後麵則是“風塵三尺劍,社稷一戎衣”。


這些仙文都寫在符紙上,等級到了入道層次,距離“成仙”隻差一線。


仙文到了小成級別,就變成了低階的靈符,如果是入道層次,那就是高階靈符了。雖然說這是儒家的靈符,跟仙家靈符不一樣,但不管什麽符,隻要能溝通天道樞機,就有意想不到的威力。


桑子明也能寫出一百個入道級別的仙文,但是很少能組成句子。


仙文組成了句子,威力將會增加數倍,而變成文章的話,威力能增加數十倍。因為感染力不一樣,而天道有情,能夠被仙文溝通。


桑子明的懷裏,揣著一些自己寫的仙文,比如天地日月仁義禮智信等,雖然隻是單個的字,比不上精美的句子,但是擱不住數量多,要是一張張拿出來,會讓鬼修感到頭痛。


更何況,他還有一張屬於仙家的九階靈符,是爺爺桑長留下來的,等級非常高,按理說作為九階靈符,能擋住合道級別的修士全力一擊,所以他對前麵的行程並不是很害怕,隻是充滿了好奇和刺激之感。


話雖然這麽說,然而他並不想動用九階靈符,因為這種寶貝能不用就不用,每使用一次,就要花三個月,甚至半年的時間,才能讓靈符再次充滿元能,如果受到敵人連續不斷的攻擊,耗盡了靈符上儲存的靈能,那可就麻煩了。


馬車繼續往前行,白霧漸漸變得深沉,顏色也變得灰暗,天空就像裹了一層布,再也看不見藍天白雲了。


眾人的耳朵裏,聽見的妖獸吼叫聲逐漸平息,代之以陰鬼嘰嘰喳喳的聲音,不知道有多少陰魂跟在後麵,似乎想用說話聲擾亂眾人的心誌。


那聲音時而恐怖尖銳,仿佛詛咒怒罵,讓人心驚肉跳;時而軟玉溫存,似乎有男女歡愛之情,聽得人麵紅耳赤;時而又說些古怪的話,將人的心緒攪成一團亂麻。


桑子明兜裏裝著幾十張仙文,所以並沒有受到鬼話的影響。


而別的童生就沒有那麽好受了,麵上一陣青一陣紅,心裏想螞蟻爬來爬去。


漸漸的,空中的灰霧更加深沉了,儼然變成了黑霧,就像走在夜裏,隔著兩三丈,就看不見前麵的路了。


忽然間,貼在車廂前麵的符文,“黃卷青燈,胸有日月”,忽然發生了變化,變成了一盞孤燈,“噗”的點燃,照亮了馬車前麵的路。


那燈雖然不算明亮,但是發出一道道青光,仿佛天上的月亮,讓龍須馬陡然振作,向前疾奔而去。


無數的鬼魂想在前頭攔阻,然而卻畏懼青燈,不敢靠近馬車。


再加上金丹真人在前頭開路,梁帖將一口祭煉多年的“君子劍”置於膝蓋上,寶劍散發出逼人的威勢,讓眾多的鬼魂遠遠的避開!


也有很多鬼魂想從後麵發起攻擊,可是車廂的後麵,還有一張符文“風塵三尺劍,社稷一戎衣”,此時已經化作一口寶劍,吐出丈許長的劍芒,讓陰鬼望而生畏!


一時間,時間仿佛凝固住了,隻聽見車轔轔咕嚕轉動的聲音。


龍須馬表現得很安靜,它們是被馴服的妖獸,並不會受到陰鬼的攻擊。


鬼魂隻對人感興趣,它們也不想變成畜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