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忽起變故
loading...

送走了所有的病人,桑子明取下了掛在門口的燈籠,然後關上了大門。


他將《仙文薈萃》拿出來,繼續修習仙文。


這時候,李秋嬋過來說道:“桑郎,我很開心,拜入師門,開拓了仙路。”


桑子明輕歎道:“這條路不容易呀。將來不知道要吃多少苦呢。”


李秋嬋嫣然一笑,道:“修真之路,哪裏會有容易的事?不吃苦,怎麽能走下去呢?你看蓮香姐,晚上不睡覺,還要去烈焰門,接受烈火洗禮,多辛苦啊。”


桑子明道:“是啊,她每隔三天,才睡兩個時辰,以她的修為,的確不容易。”


對於修真人來說,氣滿不思食,神滿不思睡,修煉到一定地步,可以不吃飯不睡覺,但是蓮香才是築基修士,還不到“神滿”的地步,所以該睡覺還要睡覺,隻是比常人少睡而已。


李秋嬋問道:“桑郎,你先前說的那句話,究竟是什麽意思?”


“哪句話?”


“黃卷青燈一腐儒,三槐九棘位中居。”


“這個啊,是兩句對比。前一句指的是白首窮經,考不上功名的仙文閣弟子,後一句恰好相反,值得是有成就的書生。大明國的京師,有一片功德林,朝廷種下三槐九棘,公卿大夫分坐其下,以定三公九卿之位。三槐指三公,九棘指九卿,這些人都是大賢,立德立言立功,為國效力,汗馬功勳,若是運氣好,在國力加持下,在三槐九棘的梢頭,誕生一朵仙火,那就是三槐火,或者九棘火。”


“啊?如此說來,三槐火和九棘火隻有京師才有?京師戒備森嚴,又有大陣保護,你讓鬼桑子師傅,如何能得到仙火?這是個大坑啊。”


“嗬嗬,看你說的,雖然有困難,但也不是沒有希望。仙火誕生之後,會被三公九卿帶在身邊,如果他們走出京師,那就是鬼桑子的機會了。”


李秋嬋微微搖頭,歎道:“唉,既然三公九卿都是大賢,鬼桑子師傅未必能打得過。”


桑子明卻道:“不一定,大賢不全是合道真君,還有一部分步虛修士呢。再者說,天儒門的修士,大多不善於近戰……不說了,我這樣幫鬼修對付儒門修士,要是傳出去,那可不得了……”


“桑郎放心,我知道厲害,不敢亂說話。”


第二天,桑子明再次見到黃瑞,拿到了童生的衣冠。


黃瑞笑道:“恭喜你,從今以後,就是童生了!來,趕緊將衣服穿上,讓為師瞧瞧,多麽的瀟灑俊逸!”


桑子明先將黑色的童生帽戴上,道:“多謝師傅,城主沒有為難您吧?”


“唉,為師拿了一卷經文給他,才算是通過了。說起來,這都是你的不對,如果是普通弟子,城主不會跟我為難,但你是桑靈醫館的主人,城主郭燦想要一些好處,才對我左右推脫。”


“讓師傅破費了。不知要花多少靈石,弟子給你補上?”


“算了算了!為師拿了你的養神丹,不能占你太多的便宜。”


“多謝師傅了。”


黃瑞說道:“你能晉升童生,這是一件大喜事,該當慶祝一下。”


桑子明問:“師傅你怎麽說,弟子就怎麽做。”


黃瑞道:“這樣吧,你去天鮮居,定幾桌酒席,請師兄弟聚一聚,其餘的人你自己看著辦。”


“好啊,弟子這就去辦。師傅您可要道場啊!”


當天中午,桑子明在天鮮居請了二三十人,菜肴很豐盛。


大廚董青親自出手,還拿出一壺上佳的靈酒“玉堂春”:“恭喜桑靈醫,脫胎換骨,完成飛躍,這麽年輕,就成為童生了,將來前途不可限量。日後請你多來天鮮居,說一說靈菜、靈肉的機理,讓董某沾點兒光。”


桑子明道:“好說,董先生客氣了,我拿了你的菜譜,還沒有致謝呢。”


隨後很多師兄弟過來敬酒:“師弟威武!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走到今天這一步,真是讓人羨慕死了!”


“桑師弟,你真厲害!愚兄佩服!”


“預祝師弟,鵬程萬裏,來年大吉,高中秀才!”


眾人當著黃瑞的麵,說著各種好聽的話,然而心裏的滋味卻很難說,又酸又澀,不一而足。


其中最難過的可能是張成了,這人五十歲了,至今還是童生,考了一次又一次,全都铩羽而歸。他嘴裏不說,手下不停,飛快的夾著菜,心裏卻在冷哼:“童生算什麽?我張某人也是童生,考不出秀才,還不是狗屎一樣?”


桑子明給師傅黃瑞敬酒完了,又給金蘭清敬酒:“多謝先生教我仙文。”


金蘭清讚道:“你這小子,天資聰穎,也不知道腦袋怎麽長的,領悟仙文速度比普通人快太多了!”


桑子明道:“哪裏哪裏,是先生教的好。”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是你的成績,別人也沒法搶走。”


“先生過譽了,世道艱難,隻要平安無事,能多活幾年,就可以滿足了。”


桑子明做靈醫兩年,解除了不少人,也學會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隨後他舉杯邀諸位共飲:“諸位師兄,請!”


眾人紛紛起身:“請,多謝師弟!”


正在歡鬧之際,忽然有人推門進來:“啊呀,這麽熱鬧?簡某冒昧,似乎來得不是時候。”


桑子明定睛一瞧,發現來的是城主郭燦的家臣簡商,後麵還跟著兩個煉氣大圓滿的修士:“喔,原來是簡先生,請坐下喝一杯靈酒再說。”


簡商卻板著臉道:“桑子明,你攤上大事了!”


在場的人都為之一愣,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


黃瑞走了過來,問道:“怎麽回事?簡先生,你這是做什麽?”


簡商轉頭說道:“黃閣主,不好意思。有人將桑子明告了,說他勾結鬼修,圖謀不軌,所以城主讓我來傳喚他!”


桑子明道:“這叫什麽話,我一個小小的靈醫,每天治病救人,怎麽會勾結鬼修呢?這是什麽人信口雌黃,壞我的名譽?”


簡商道:“休要多言,趕緊走吧,城主在等著你呢!”


這一下,熱鬧的飲宴驟然冷了下來,現場變得很難堪。


黃瑞怒道:“太不像話了!子明,我跟你過去,看是誰在整幺蛾子!城主固然尊貴,我黃某身為學宮之主,也不能任人欺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