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真真假假
loading...

“那就太好了,”程老大夫歡喜的眉開眼笑,“你們是不知道,你家這草編生意在城裏火了。聽說那些過來收購毛皮的行商,走得時候也買了不少呢。說不定沒多久就揚名大越了!”


這話有些奉承的成分,但也大半是事實。


老爺子卻是不知道,還以為酒友又哄他歡喜,打算多騙些好酒回去。於是就道,“你就是好話一籮筐,我家也沒有多餘的酒給你帶回去。”


眾人都是聽得笑起來,馮氏下廚做了兩個老大夫喜歡的菜,就著那隻燒雞,兩個老頭兒說笑的熱鬧。


直到日頭西斜,老大夫才帶著微微的醉意,又囑咐嬌嬌幾句,拎了兩個書箱子心滿意足的回去了。


林家老少都沒把程老大夫的話當回事,但有些人卻不能不當回事。


那就是先前離開林家,進城討生活的那一百多人。


原本他們覺得,在林家要賣力氣才有飯吃,不如進城尋些輕省活計,加者手裏也有些餘錢,在城西租個屋子,日子總比在林家好。


主要是自由,想去哪裏去哪裏,想賭兩把也不用偷偷摸摸。


但沒想到,他們剛剛離開,林家隨後就帶著剩下的人做起了新生意。


草編,那是他們剛會拿筷子時候,就學會的本事。


林家不知道用了什麽巧計策,居然在城裏賣瘋了。一個小籃子,居然都要幾十文,一個書箱子費些功夫,居然一兩銀子。


這簡直讓他們看得眼睛都紅了,要知道他們家裏的孩兒在林家的鋪子裏做工,工錢加是賞錢,一個月也不過七八百文,居然不如一個草編箱子。


有人後悔,後悔不該離開林家。特別是在外邊的日子,不如他們想象中那麽美好的時候。租房子要銀錢,糧食要銀錢,買菜要銀錢,甚至燒柴都要買。他們手裏的那點兒微薄積蓄,根本就不夠在城裏活上一個月。


於是,他們漸漸開始忍饑挨餓的去街市上尋短工,開始在夜裏躺在冰冷的炕上苦熬。


這般,再眼見草編的生意越來越好,先前的同伴很多都發了財。


有人終於按耐不住,動了些歪心思。


不就是草編嗎,誰不會啊,田裏尋捆稻草,浸泡剝皮,兩三日也編製出十幾個物件兒,借了一根扁擔挑去市集。


“草編啊,賣草編!精致又風雅,南邊的老手藝啊!”


有人聽了就忍不住停下看個熱鬧,“呦,這手藝不錯啊,你們是…林家村那裏的災民吧?也就你們會這手藝了,我們這裏人都手藝糙!”


售賣的人心虛,不敢說的清楚明白,就含糊應著,“我們那裏從小就學這個,手藝自然好一些。”


有婦人扭著胖大的身子,挑起三寸不爛之舌,努力砍價把一個書箱從一兩砍到了五百文,末了滿意的背著要回家。


有街坊鄰居看到,就嘲笑道,“如今買草編是幫著災民回鄉呢,積德行善的好事,你居然也砍價?就不怕善事變惡事!”


胖大婦人是個厲害的,當即就罵了回去,“我砍價是砍價,但我也是買了啊。你呢,還不是隻說嘴,不掏錢!”


旁人怕兩人吵架,就紛紛勸說,“天冷,趕緊回去吧。”


胖大婦人掂掂書箱子,笑得眯了眼,應道,“可不是嗎,俺家小孫子要下學堂了,才沒空閑計較呢。都說這書箱子能提神醒腦,我孫兒抱著讀書,肯定能考個秀才!”


說著話兒,她就像得勝的將軍一樣回去了。


留下眾人,有人也掏了荷包買一兩個小物件,也有看看熱鬧就走掉的。


總之,一日下來,這冒充之人也把草編都賣光了,得了一兩多銀子,歡喜的他恨不得為自己的聰明才智鼓掌,心裏盤算著晚上回去熬夜編製,明日再過來賣。


可惜,好景不長,也正應了那句話,真的假不了,假的也永遠真不了。


胖大婦人得了書箱子,回家給了孫兒,她的孫女也隨了奶奶的脾氣,喜好顯擺。第二日就背去了學堂,眉飛色舞的同同窗孩子們說起這書箱多難得。


但偏偏同一個學堂裏,還真有一個孩子也背了草編書箱過去。人家那個就是木香閣裏買的了,結果兩個一對比,就立刻發現不同之處了。


雖然都是書箱子,但木香閣的式樣更精致,最重要的是,木香閣的箱子有稻草的清香,讓人嗅了好似從鼻子到心裏都舒坦。但胖婦人孫子這個,半點兒香味都沒有。


顯見,這是個假的。


小孩子也是愛顏麵的,被同窗們奚落嘲笑,胖婦人的孫兒當即就拎著箱子,哭唧唧回家去了。


胖婦人家裏以殺豬為生,多年來縱橫市井,沒吃過虧,一聽孫兒哭訴,哪裏還能忍得了。


當即抄起殺豬刀,帶著孫兒和箱子就殺去了市集。


世人從來不缺膽子大的,冬日本就清閑,鳥雀都沒一隻,最缺的就是熱鬧了。


於是,胖婦人拎著殺豬刀一出現,人群就轟然散開,替她讓了一條路,然後又極默契的尾隨在後,一臉的興致勃勃。


昨日賣草編的人今日生意也是不錯,這會兒正好空閑,正要數數荷包裏的銀錢,結果被婦人趕到,一腳就把所有剩下的草編都踹翻了。


“你幹什麽?要搶劫殺人啊?”


賣草編的人急了,這些草編在他眼裏可都是錢啊,孔方兄實在有些大,擋了他的眼,也就沒看見婦人手裏的殺豬刀。


婦人每次拎著殺豬刀出現,不是嚇得街坊鄰裏抱頭鼠竄,自覺今日受了輕視,哪裏還忍得住,“該死的騙子,居然敢騙老娘的銀子,今日不剝了你的皮,以後什麽阿貓阿狗都要欺負到老娘頭上!”


她說著話兒,就舉了殺豬刀紮了上去。


麥草編的人這會兒總算把眼睛從草編上挪過來了,結果雪亮的尖刀,嚇得他脊背寒涼,撒腿就跑,“殺人了,殺人了!搶劫了,救命啊!”


胖婦人自然是緊追不放,兩人一前一後跑去哪裏,那裏就空了一片。行人躲避不及,不是踩翻了菜攤子,就是踢飛了雞籠,一時間,惹得整個集市大亂。


有人也怕真出了人命官司,趕緊跑去報了案,兩個官差聞訊趕來。


賣草編的人直接抱了差役的大腿,高聲喊著,“大人,救命啊,有人要殺我搶銀錢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