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紅樓01
loading...
“立閶門者,以象天門,通閶闔風也。”青衣書生手握折扇,對著麵前滄桑古樸的城門,搖頭晃腦地發出感慨。

吳王夫差在姑蘇城西建立閶門,是想要模仿天上的天門,承接天風,得到天帝的庇佑。

千餘年的時光,在閶門城樓上留下了無數斑駁痕跡。

但是閶門周圍卻日益繁華盛麗,商賈輻輳,紅塵富貴,盡顯於此,也算是符合了當初建立閶門的初衷。

他的同伴卻不像他沉浸在古今變遷之中,一雙眼睛隻是在河岸兩邊的人群中逡巡尋覓。突然,他眼前一亮,用力將折扇在手心一拍,口中喃喃:“南國有佳人,容華若桃李……”

春風吹拂,綠柳如煙,對岸那位佳人看起來不過金釵豆蔻之年,卻比這最美的春景還要令人心曠神怡!

他加快腳步,匆匆穿過拱橋,周圍嘈雜的人聲和河麵上來往船隻的喊聲瞬間都隱入了另一個世界。

眼見就要趕到佳人身邊,卻看見兩個丫環將佳人圍在中央,向著閶門外走去。

他隻能駐足遙望,滿麵不舍。

楚天舒感覺到一道熾熱的目光一直追隨著自己,半天仍舊不曾離去,不由蹙眉回頭,眉宇之間隱含薄怒。

卻見一個年少書生正站在橋頭,癡癡地看著自己,目光中倒沒有什麽齷齪之意,楚天舒也就不再計較,帶著丫環出了西門,向著自家方向走去。

不知道是什麽緣故,她這個身體的容貌如今越發明麗,肌膚勝雪,五官精致完美,一出門就會被人盯著不放。就算是離家最近的鋪子,去一趟也會惹來不少關注,看來以後她真的不方便出門了,實在必須出門的時候也得學著那些電視劇帶一個帷帽才行。

行了一刻鍾的時間,穿過小巷,經過廟宇,繞進一條小道,便看見一座粉牆黑瓦的宅院。丫環上前敲門,開門的小廝一看見楚天舒就連忙笑著行禮:“表小姐回來了,方才太太還在說表小姐太辛苦了,專門讓廚房做了桃花餅,讓你回來就直接去上房呢。”

楚天舒點了點頭,沿著長廊向內院走去。剛走到垂花門下,就見一個小小身影噔噔噔跑了過來,一把抱住了楚天舒的小腿,仰起臉來,露出了一張玉雪可愛的臉蛋,眉間一粒小小的紅痣讓她看起來就像是年畫上的小仙童一般。

“姐姐,姐姐!”小丫頭笑得一臉諂媚,“姐姐辛苦了。”

楚天舒失笑,點了點她的小鼻子,把小丫頭抱了起來:“你個小精靈鬼!”

這時看顧小丫頭的仆婦才追了過來:“表小姐,還是讓奴婢抱著小姐吧。”楚天舒掃了她一眼,抱著小丫頭就向著正房走去。

小丫頭抱緊了楚天舒的脖子,從楚天舒肩膀上探出頭來,對著仆婦做了個鬼臉。

“怎麽又讓姐姐抱著?不是跟你說姐姐辛苦了嗎?”看見楚天舒抱著小丫頭走進來,把房間裏端坐的中年美婦嚇了一下子站了起來。

楚天舒身材纖細,如同風中楊柳,小丫頭卻白白胖胖的,她真怕楚天舒力氣不足,把孩子給摔了。

“舅母。”楚天舒把小丫頭放在封氏身邊,才對著封氏行禮問好。

封氏拿著絹帕的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這才舒了口氣。她和老爺這般年齡了,膝下卻隻有一個三歲的女兒,實在是如同眼睛珠子一樣小心看護著,生怕有點兒磕著碰著了。

說起來這個老來女,封氏還是十分感激這個外甥女的。外甥女到甄家不過數月,她就有了身孕,雖然生下來不是個兒子有點失望,但好歹總算是有了一點自己的骨血。也正是因此,雖然楚天舒的母親隻是丈夫老家裏隔了幾房早已沒有什麽聯係的堂妹,封氏也心甘情願讓她在家裏住了下來。

誰料這外甥女年紀輕輕的卻很是能幹,不僅幫她把家裏的賬目和人事理得清清楚楚,還很有經商的天賦,不過幾年時間,就把家裏的鋪子從兩間擴張到了五間,在姑蘇城裏幾個方向都開了分店,還在鄉下買了數百畝良田,日子寬裕多了。

也不知道是什麽緣分,自家這個小丫頭也跟這個表姐十分親近。

“英蓮,你又在做什麽?”小丫頭抱著封氏的手臂扭來扭去,對著楚天舒擠眉弄眼,封氏一開口,她就笑嘻嘻地仰著小臉說:“娘,姐姐辛苦了。”

封氏恍然大悟,無奈地讓人把做好的桃花餅端上來:“方才做好了,她就想吃,我說姐姐辛苦了,給姐姐吃的。她就一直在等你回來,就等著你回來能吃呢。”

楚天舒也忍俊不禁,難怪自己一回來就撲過來了。

三人正在說笑,門外就走進來一個五十來歲的男子,一身綢袍,相貌清臒,麵色和煦:“笑的這麽高興,可是有什麽好事?”

小英蓮看見父親,轉著身子就要從榻上溜下來,被楚天舒眼疾手快一把接住,把封氏嚇了一跳。

“爹爹!”小英蓮卻沒有差點摔倒的覺悟,隻管撒開兩條小腿撲上去,被甄士隱一把接住抱著走了過來。

甄士隱剛要說什麽,卻突然“啊喲”了一聲,臉上的肌肉都抽了起來,原來是小英蓮胖乎乎的手抓住了甄士隱下巴上的胡子,一鬆一緊地拽著,一邊拽還一邊看著甄士隱臉上表情,嘻嘻笑個不停。

“舅舅,這幾日你尋個放心的管事,我把這幾個鋪子的賬目都交給他吧。”幾人說笑了一會兒,楚天舒就對甄士隱提起了自己的想法。

甄士隱先是愕然,然後就有點生氣:“可是下人又說了什麽不成?告訴舅舅,舅舅必要重懲這些子隻會搬弄是非的下人!”

當初妻子懷孕,他又不通庶務,若不是楚天舒接手,家裏的鋪子恐怕都要虧得關門了。現在家裏如此寬裕,還不是全靠著自家這個年方十二歲的外甥女?那些下人就是覺得外甥女不姓甄,總想著將她氣走,他們才能趁機占便宜撈些好處。

楚天舒連忙笑著解釋:“舅舅不要生氣,並沒有誰說什麽。隻是我如今年紀大了,出門不方便。”

甄士隱看了看楚天舒明豔昳麗的容貌,也是禁不住歎氣。

以她的容貌才華手段,若是生在權貴之家,就算是進宮做個娘娘都綽綽有餘。

隻可惜楚天舒父母雙亡,族人全無,這樣的出身卻是拖累了她。也是自己這個舅舅失職,竟然沒想到這個年齡正是開始相看的時候,還讓她一個女孩兒操持家業,出頭露麵的,實在是慚愧!

想到這裏,甄士隱就答應了楚天舒的要求,準備篩選一個合適的人手接替她去管理那些店鋪。

楚天舒又跟甄家三口說了會兒話,抱了抱小英蓮,才告辭離開了正房,往自己的小院走去。

從正房出來往楚天舒居住的跨院走,卻正好從甄士隱的書房後麵經過。

楚天舒隱隱聽見書房中有人說話,一抬頭就看見書房的後窗敞開,一個男人正站在窗前望向自己,旁邊卻是甄士隱的小廝正在給他奉茶。

那男人大約三十來歲,身材高大魁梧,劍眉星目,儀表堂堂,隻是頭上巾、身上衣都陳舊敝爛。明明他看著楚天舒並不是什麽合乎禮法的舉動,可是當楚天舒回首看他的時候,他卻不曾躲避,而是堂堂正正地對著楚天舒點了點頭。

楚天舒心中猜到了這是誰,臉上表情平靜,屈膝福了一福便轉身離去。

身後丫環哼了一聲,氣呼呼地說:“這窮酸好生無禮!”

楚天舒嘴角微微勾起。你若是知道他以後的所作所為,可就不會隻用“無禮”兩個字來評價他了。

甄士隱出於憐才之意,借錢給賈雨村進京趕考,卻從未想過自己資助的卻是一個冷漠自私的白眼狼。

她來到這個世界有些早,賈寶玉今年大概才會出生,而林黛玉則要等到明年。作為一個要在任務世界生活一輩子的探索專員,楚天舒並沒有那種隻爭朝夕的緊迫感,所以也就有足夠的興致去享受這種隻在曆史書上看過的古代生活。

楚天舒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正值這具身體父母雙亡,族人也有願意出頭養她的。不過楚天舒發現這具身體和甄士隱有遠親,便選擇了來姑蘇投奔舅舅,一則能夠結識劇情人物,以後自然而然地靠近主角,完成任務;二則對於甄英蓮的遭遇,她也抱有幾分同情,若能改變英蓮的悲劇命運,也是一件好事。

如今和小英蓮相處久了,對這個小包子投入了真情,楚天舒就更不允許她重蹈書中的覆轍。

至於賈雨村這個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也別想像書中那樣輕易得到甄士隱的資助!

楚天舒走後,甄士隱讓人把英蓮抱下去在院子裏玩,就和夫人商議起了自己方才想起的事情。

封氏聽了便說:“此事妾身也是發愁。以舒姐兒的人才,便是嫁入高門也是使得的,隻是偏偏舒姐兒父母雙亡,若是與那高門相看,怕是隻能做個續弦;若是尋那普通人家,一個怕是舒姐兒看不上,另一個又怕那人家守不住。”

甄士隱聽了就不太舒服:“做什麽續弦?什麽叫做守不住?既然夫人覺得不好尋覓,那便不勞夫人費心了。”

封氏連忙拉住了甄士隱,賠著笑說:“老爺也太性急了些,妾身還沒說完呢。女兒家在家裏千嬌萬寵,到了婆家做人媳婦卻是免不了受些磋磨。妾身倒是覺得,不如將舒姐兒嫁到妾身娘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不怕他們不對舒姐兒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