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九重封印九重關
loading...
某處世外桃源當中,山清水秀,綠草如茵,和煦的春光灑落大地上,偶爾傳來幾聲清脆的鳥鳴,水流潺潺,偶有魚兒躍出水麵,泛著粼粼波光。

不遠處茅草屋的樹蔭下,機杼聲聲,一位女子正辛勤忙碌,偶爾撩起額頭前的幾縷青絲,看著不遠處追逐蝴蝶的少年,臉上露出散發著母性光輝的笑容。

那十五六歲的少年麵容俊朗又帶著一絲稚氣,身著粗布麻衣,遠遠望去似乎平淡無奇,但仔細一看卻有種非同一般的氣質。

少年雖未修武道,但天生身體強度遠超常人,反應迅速,機警敏捷。在這一封閉的區域當中,除了他也就隻有他的父母,常年沒有朋友相伴,隻能與此處的小動物玩耍。

“嘿,小蝴蝶,看你往哪跑。”

少年輕笑一聲,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容,縱身一躍,沒想到卻撲了個空。蝴蝶受到了驚嚇,朝著遠處飛去。

“我今天非要抓住你不可!”

“源兒,別走遠了。”女子輕聲呼喚。

“知道了,娘。”

少年隨口答應,眼中卻隻有蝴蝶,一路狂奔,不知道跑了多久,蝴蝶也消失不見。

“哎?這是……這是什麽地方?怎麽好像從沒來過這裏。”

少年環視四周,周圍的大山好像是憑空出現,再回頭時已經沒有了來時的路。大霧驟起,一切都化作了白色的世界,少年心中越發驚慌,像沒頭蒼蠅一樣到處亂竄。

“吼!”

一聲撕裂耳膜的巨吼聲,少年嚇了一跳,順著聲音的來源望去,白茫茫的霧氣當中透出兩道紅光,紅光的來源像是兩顆大紅燈籠。

紅光逐漸靠近,露出全貌,是一隻足有五丈高的白色猛虎,那兩顆“大紅燈籠”正是猛虎的雙眼。

“啊,怪物!”

少年尖叫一聲,嚇得臉色蒼白,從小到大何時見過此等神物,好在雙腿還聽使喚,轉身拔腿就跑。

“吼!”

又是一聲巨吼,白色猛虎一躍數十丈,擋在了少年麵前,巨大的氣浪將少年衝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少年隻是普通人,被摔了個七葷八素,感覺全身像是要散架一樣,躺在地上爬不起來。

白色猛虎走近少年身邊,少年閉上眼睛不敢去看,可三息時間過去,少年並未感受到什麽異常。鼓起勇氣睜開雙眼,赫然看到令他驚訝的一幕。

隻見巨大的白色猛虎身體化作似有似無的能量體正逐漸融入他的體內,頓時一股錐心的疼痛感襲來。

“啊!”

一聲慘叫,少年睜開雙眼,從床上坐起來,渾身大汗淋漓。

木訥半天之後,方才回過神來,看了看周圍,這不正是自己家嗎。

“原來隻是一個夢。”

少年鬆了口氣,剛要下床,渾身疼痛感襲來,撩開衣服,身體上滿是淤青,夢中的情景又浮現在腦海當中。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爹,娘!”

少年大喊,可無人回應,這時候他才慌了神,意識到事情並不是這麽簡單。忍著疼痛下床,可還沒等站穩就趴在了地上,無力感充滿全身。

就在此刻,一團金光乍現,金光之中走出一位身著龍袍的男子,臉上帶著笑意,看似平易近人,但卻有一種不怒而威的霸氣。

少年眉頭微皺,望著金光中走出的男子,說道:“你是誰,我爹娘呢,是不是你把他們藏了起來。”

男子微微一笑,將少年從地上抱了起來,放在床上。他自己坐在床邊,眼中滿是關切,就像是一位長輩在看待晚輩。

“你爹娘沒事,你需要關心的是你自己。凡人之軀不可承受四靈之力,你需要盡快成為強大的存在,駕馭體內的力量,否則它會成為毒藥,將你一步步吞噬。”男子說道。

“你在說什麽,我聽不懂,趕緊放了我,我要回去。”

男子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容,說道:“天命不可違,當你走出的那一刻,就注定無法返回。除非你可以成為超越這個世界的強者,才能打破這天命,回到你父母身邊。”

男子說完,就要轉身離開。

“你還沒有回答我你是誰!”少年問道。

“我?”男子轉過身,指著自己,用一種自嘲的語氣回答道:“我不過是一個救了蒼生卻丟了她的可憐人。”

男子說完,化作一道金光消失。

“什麽意思,救了蒼生?難道他是天神?”

少年喃喃自語,忍著渾身的疼痛,從床上爬了下來,在地上艱難的蠕動著,朝著門口而去。

打開房門的那一刻,看到的已經不再是母親坐在織布機上微笑著看著他,父親從田中歸來衝他招手的情景。呈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延綿無盡的大山,一幅陌生的情景。

“爹,娘,你們在哪?”

少年鼻子一酸,眼淚止不住落下,口中含混不清的說道:“爹,娘,我想回家,我會好好聽話,不會再調皮了。”

這些話回蕩在昏暗的房間之中,無人回應。

哭著哭著,丹田之中竟然出現一股熱意,像是一團氣,朝著全身湧動。少年止住哭泣,感受著這一團氣的動向,他竟然可以有意識的去控製他。

意識深處好像有人在指導著他一樣,如何去控製這一團氣,當遊走了全身各處之後,身體當中的淤血已經散開,那團氣也重新回到丹田之內。

當少年起身的那一刻,身體當中傳來說不出的舒爽,整個人也感覺十分輕靈,感官方麵也比平時靈敏了許多。

少年回想起剛剛那神秘男子所說的話,想要重新回到那個地方,隻有超脫世界極限,打破天命。而且夢中融入的那隻白色猛虎,應該就是男子口中的四靈之力。如果不變得強大,四靈之力就是毒藥,將自己吞噬掉。

“所謂強大,應該就是現在這個樣子,隻是如何才能變得更加強大呢?”

少年感受著身體當中的力量,心中暗道。

“剛剛那一團氣隻是遊走了一圈,我就如此強大,如果再多遊走幾圈,會不會變得更加強大。”

少年突發奇想,立刻盤坐在地上,這一次也像是有人在指導他一樣,丹田中的氣以與上次不同的順序開始在體內大穴間遊走,一遍又一遍,當第四遍的時候,這一過程已經變得乏力,不得不停止,這團氣得以原路返回。

這時候,少年能夠明顯的感覺到比之前強大了許多,至於到了什麽程度,他自己也不知道。

“爹,娘,請恕江源不孝,隻是暫時離開,過不了多久江源就會回到你們身邊,請爹娘不要擔心。”

少年淚目,回首望著那空蕩蕩的茅草屋,逐漸的,茅草屋化作虛無。而少年江源,也終將踏上征程。

蒼穹之上,龍影閃過,正是那出現在江源麵前的男子,此刻正遙望著江源的身影,感慨道:“孩子,你身負天道之靈,就注定了此生不凡,當初在你身上設下的九重封印,也是九重情關,第一重情關便是親情,封的是你丹田內的玄黃真氣。當你衝破九重情關,那怨念不複存在,就有機會重返天道,為我破開天命,天地歸你,而我隻要兩人重生。”

……

深山之中霧氣濃重,一個人行走其中心裏總有些發怵,江源第一次離開家門,身上並沒有帶什麽食物,好在山裏野味多,以江源現在的身手,抓幾隻山中野味還是綽綽有餘的。

沒走多遠,迎麵走來一群少年少女,騎著高頭大馬,年齡大都在十幾歲左右,帶頭的是一位十七八歲的男子,腰間挎著一把寶劍,身著華服威風凜凜,眼中帶著一股傲氣。

“喂,小乞丐,前麵是不是邪月山。”

帶頭的男子拿著馬鞭子指著江源,臉上帶著輕蔑的神色。

江源看了他一眼,並沒有搭理,自顧自的向前走去。

“喂,小乞丐我跟你說話呢,你竟然敢不理我!”

男子麵色一怒,馬鞭子朝著江源甩了過去,破風聲傳來,江源神色一凜,抬手將鞭子抓在手裏,看著那男子,說道:“為什麽要打我?”

“哼,老子打的就是你,你去楓葉鎮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嚴樂的大名。量你一個小小的乞丐,老子對你說話是看得起你,你竟然敢對我愛答不理的,簡直找死。”

“我叫江源,不叫小乞丐,是你喊錯了名字,反倒要怪我,還講不講道理。”江源眉頭一皺,不悅道。

“講道理?你要跟老子講道理?”嚴樂一笑,抽出腰間的寶劍,猙獰道:“鞭子你抓得住,這把劍你抓給我看啊!”

“住手,嚴樂,讓你問個路,至於動刀動劍的嗎?”

一聲嬌喝傳來,嚴樂臉上怒氣全無,將寶劍插回劍鞘,轉身對一位女子畢恭畢敬的說道:“大小姐教訓的是,嚴樂隻是擔心大小姐的安全,生怕這小乞丐對大小姐圖謀不軌,這才出手試探。”

“你叫江源是吧,可不可以告訴我們,前麵是不是邪月山?”

女子繞過嚴樂,從馬上下來,走到江源身邊,溫柔一笑。

這女子看上去也就十五六歲,與江源差不多大,而且生的嬌俏美麗,態度也十分友好,江源對她的印象也好了不少。

“說實話,我也是第一次來這,不知道什麽邪月山。”江源雙手一攤,無奈的說道。

女子點頭微笑,禮貌性的謝過江源,上馬離開。

江源看著女子的背影,暗暗點頭說道:“這女孩倒是不錯,如果能討回家做老婆,爹娘一定會高興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