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也許,我喜歡你【1】
loading...

肖紅玉瞪大眼睛指著金勳,好半天才哆嗦著手指頭,叫道:“噢……原來你是裝的!我不扶著你,你這不是照樣可以走路?金少爺,我對你真的徹底無語了。哼,你就騙人吧,我再也不來看你了!還有啊,我花費了我一個小時給你做飯,累得我腰都疼了,我現在後悔死了!”


“紅玉!小寶貝!寶貝!別走!我求你了……我錯了啦……”金勳慌裏慌張地追過去,一把抓住了肖紅玉的手腕,肖紅玉正在氣頭上,力氣特別大,使勁一甩胳膊,金勳膝蓋還在疼,一下子就被這丫頭給摔到了地板上。


肖紅玉也為自己這份力氣咋舌,想回去扶起金勳,又想,哼,指不定他摔倒也是裝的,鄙視!


肖紅玉拿著自己的東西就拉開門出去了。將外麵正在抹著眼淚悲歎自己少爺命苦的助理嚇了一跳。


呼哧!他一下子就彈了起來。根據這兩次的經驗,他發現,隻要這個肖小姐走了之後,少爺就會大發雷霆一次。


肖紅玉氣嘟嘟地快步走了幾步,又停下了,轉臉對著那個尚且在驚恐中的助理說:“你進去吧,你家少爺躺在地上了。還有啊,我建議你把你家少爺的尿壺當垃圾給丟掉了吧,你家少爺走得老好了!還有啊,你家少爺真該去當演員,真是瞎了一個好苗子!”


肖紅玉一口氣氣憤地說完,轉身就走了。助理和小護士對視一眼,一起急慌慌地往病房裏去。


“天哪……少爺啊……你怎麽坐在地上呢!”助理一看金勳正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發著呆,他先嚇得心髒移位了。


“少爺!少爺!你怎麽了?助理一看金勳正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發著呆,他先嚇得心髒移位了。


“少爺!少爺!你怎麽了?來,起來,咱不坐在地上……”小護士也趕緊幫著助理,一起扶著金勳坐上了床。


金勳整個人都在發懵裏,幽幽地念叨,“我的小寶貝走了……唉,這麽快就走了啊。”這兩句話,反複的說著,真像是個神經病了。


助理卻追著問:“少爺,您要不要吐?剛才吃了那麽多東西,要不要嘔吐?”


金勳眨巴眨巴秀氣的眼睛,緩過來神了,蹙起眉頭,罩著助理的腦袋就敲了兩下,吼:“我女人好容易給我做的美食,你竟然催著我給吐了?你有病啊!找死的家夥!”


嗚嗚嗚嗚……助理捂著頭在自己淚水裏淩亂了。怎麽少爺這麽難伺候啊!


肖紅玉坐上了公交車,她要去夜魅繼續打工。“煩死了,被這個瘋子弄得我都要瘋掉了,這個金勳,氣死我了!明明可以自己走路,他卻還裝得那樣子,討厭!”


肖紅玉坐在公交車上,想起來金勳,就氣得鼓起腮幫來。公交車正好經過那個廣場,肖紅玉看向噴泉。


咦?那個長椅上的影子是誰?看著……好眼熟啊!啊,不會是……那個蘇、蘇曼溪吧!天哪!這天都這麽黑了,她怎麽還坐在那裏?這個時間了,路燈又不算很亮,她獨自一人坐在那裏,能夠畫什麽呢?


“下車!”到了下一站,肖紅玉趕緊下了公車叫。她背著背包,懷裏抱著食盒,一溜小跑,奔到了廣場上。


呼哧呼哧……她撫著胸口,喘著,站在了蘇曼溪身邊。


蘇曼溪緩緩地抬起眼睛,當她看到肖紅玉時,嘴角一點點彎了起來。


“嗬嗬,是你啊,又見到你了,真開心。”蘇曼溪笑起來,像是江南的水墨畫,給人一種非常安詳的感覺。


這真是個漂亮的有韻味的女孩子啊!肖紅玉如此暗暗評價著蘇曼溪。


她也朝蘇曼溪笑起來,“蘇曼溪!你為什麽還在這裏?都幾點了?要九點了吧?你為什麽還不回家?”


蘇曼溪指了指天空,輕輕地說,“我在看它啊。”


它?它是個什麽東西?肖紅玉納罕地抬起頭來,一看天空,哦,天空有一輪月亮,不算很圓,不過很亮。


“哦,月亮啊,確實很漂亮。嗬嗬。”肖紅玉這個樂天派,傻乎乎地看著天際,也傻乎乎地笑了。


“很美,對不對?”蘇曼溪也仰著臉看著天空,一副很陶醉的樣子。


“嗯嗯,真好看。”肖紅玉又低頭看了看安詳的蘇曼溪。說不清楚這個女孩子給人什麽印象,總之,讓肖紅玉想要去關懷她。分明,她比肖紅玉還大幾歲,可是肖紅玉卻覺得……這是個缺愛的女孩子。


蘇曼溪苦笑一下,聲音如同煙霧般迷茫,“曾經,他說過,我比這月亮還要美。我相信他的話,我知道,在他心裏,我確實是很美的。”


(⊙_⊙)肖紅玉被蘇曼溪那憂傷的話語給震住了,不過肖紅玉還是很真誠地說,“是啊,蘇曼溪,你真的很美。身為女人,我都覺得你美翻了。”


蘇曼溪低頭淒婉地笑了笑,淡淡地說:“美,又如何?終究,是要被遺忘的。”


啊……肖紅玉什麽也說不出來了,隻覺得,跟著蘇曼溪的話,她覺得很傷心,很傷心。她到底是經曆過什麽樣受傷的事情,讓她變得這麽憂鬱?


“蘇曼溪,太晚了,你回家吧?我還要去打工呢,我不能再和你聊天了。趁著路上的行人也還多,你趕緊地回家吧?對了,你有沒有坐公車的零錢?我這裏有,我給你吧。”


蘇曼溪那才一點點抬起頭,看著肖紅玉,說:“你真好。謝謝你了,我有錢。你不是還有事嗎,你盡快地走吧。我這也就該回家了。”


“嗯,你趕緊的回家啊!那我先走了。拜拜。”蘇曼溪一直那樣清婉地微笑著,看不出她真實的情緒,是悲?還是喜?


“嗯,拜拜。”肖紅玉撒腿跑起來,跑了十幾米,她又停下了,轉身,用手圈住嘴巴,大聲喊道:“蘇曼溪!我會給你打電話的!另外,蘇曼溪,你比你的名字還要漂亮!拜拜啦!”


肖紅玉大力地招搖著她的手,咧開嘴巴笑了笑,那才轉身奔跑起來。


蘇曼溪冷冷地看著越來越遠的肖紅玉,眼睛,一點點紅了。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溫暖的人……


肖紅玉跑啊跑,總算來到了夜魅夜總會門口。她胳膊扶著腿,大口大口地喘息著。跑得一頭細汗。


哎呀,她這晚上因為金勳這個賤人,要少掙很多錢啊!這時候,肖紅玉才想起來,看看手機。


“哎呀,怎麽這麽多未接來電?嗯?怎麽是無聲了呢?我沒有這樣調整啊!哎呀,手機有毛病了嗎?”肖紅玉站在夜魅門口,順便先歇歇,喘口氣,同時翻開了未接來電。


汗死汗死……有好幾個陳默天的來電,還有……咦?怎麽還有劉逸軒劉副總的來電?那個陰人,喜歡背後告狀的陰人,他找她幹什麽?想說什麽?切……


“我對你這個劉陰人才不買賬呢!反正我現在辭職了,我不是你們的下屬了,我看你們還朝我牛不牛?”話雖然這樣解恨地說,肖紅玉還是禮貌性地給劉逸軒回了過去。響了幾聲,接通了。


“你可算看到手機的未接來電了嗎?你怎麽才給我回電話啊!急死人了!”首先,就傳過來劉逸軒不可抑製的怒火。一頓大吼,將石未遠給吼傻了。


“劉、劉副總……你找我有事嗎?我可是已經辭職了哦,不是天一集團的職員了。”肖紅玉的意思就是說,劉陰人,你心裏有點數,我現在不是靠著你吃飯了,你不要以為你還可以像原來那樣對我指手畫腳了。


劉逸軒才不管肖紅玉是不是他的職員,直接問,“你現在在哪裏呢?”


“我?我啊,我在外麵呢,你問這個私人問題幹什麽啊?”她反正不能告訴他,哦,我在夜總會打工呢,那可就太丟臉了。


劉逸軒正鬧心著,叫道:“我不管!你給我盡快到夜魅夜總會來!陳總喝醉了,我管不了他,你趕緊給我過來你管管陳總。”


“啊!”陳壞熊……在夜魅夜總會?不是吧?這也太巧了吧?


肖紅玉慌了,“憑、憑什麽我管他?他是老板哎,我憑什麽管他?再說了,就是我樂意管人家,人家也未必樂意聽我的啊!劉副總,你別開玩笑了,如果怕陳總喝醉了,你就給他家裏人打電話,讓他們來接他。”


“肖紅玉!你竟然如此狠心無情?陳總喝多了,你竟然就不管了?虧得我原來認為你這個女孩子很樸實,很可靠……卻原來也不過如此……你辭職了又怎麽樣?你反正在公司裏呆過。你害的我去沙哈拉也就罷了,你不能對陳總也這樣過河拆橋!快點啊,你快點給我趕過來!”劉逸軒扣斷了電話,那才將視線,挪回悶頭喝酒的陳默天臉上。


雷蕭克湊過去,咬著劉逸軒的耳朵問:“咱們默天的小領導聯係上了嗎?”


“嗯,不出意外,我們馬上就可以見到那個讓人頭疼的家夥了。”


“哈哈,我很期待哦。說真的,默天突然這樣,我感覺萬分震驚,我對於能夠惹得默天如此不正常的女人,有了萬丈高的好奇心。”


劉逸軒歎口氣:“不知道嗎,好奇心不僅會害死貓,還會害死萬年的老海龜,比如你這頭龜,我看有可能就被這個丫頭給害死。我勸你對默天的女人,還是不要報以好奇心的好,免得默天一吃味,直接將你當做靶子給斃掉了。”


雷蕭克也喝了三分醉了,嘻嘻笑著,“我啊,我才不會那種小女人感興趣。有什麽意思啊,傻乎乎的,連哥哥有什麽需求不懂得迎合,你這邊有意思了,想讓她給你騷弄騷弄,她屁也不懂,還需要你反過來去伺候她……這樣的性事,對男人來說,太累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