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邪火,必須找到發泄口【2】
loading...

陳默天大力地吻著她,貪婪地品嚐著她的甜蜜,手中的那塊柔軟,讓他全身過電。


他迫不及待地去拉開他的拉鏈,在肖紅玉還懵懵懂懂的時候,已經掏出來了他的火熱。


陳默天告訴自己,隻要現在拉上去她的裙子,鉗著她往自己身上那麽一坐……事情就已成定局了,他就可以舒服了,就可以解放了。


思想這個想著,手,已經開始了行動。


手指扒到了她的小內內的皮筋,往下扯。


“唔唔唔!”肖紅玉感覺到了什麽,慌得使勁掙紮著。她無助的小手不知道怎麽回事,就摸到了一個火熱的東西。


那份別樣的手感……讓肖紅玉從鼻腔裏發出“嗯啊”一聲沉吟,她有些好奇地低下眸子去看……這一看……可了不得了啊!


啊……(⊙_⊙)流氓!這個大流氓!竟然是……他的……她手裏握著的物件竟然是……


呸!呸!呸!肖紅玉就像是甩開狗屎一樣,使勁丟了它,而陳默天渾身發燙,剛才被她無心的攥握,頓時全身莫名的舒服,誰想到她那麽快就丟了它,現在就突然萬分失落起來。


低吼一聲,陳默天順勢就將肖紅玉放倒在沙發上,火氣在那裏叫囂著,哪裏容許她再逃?


肖紅玉還使勁踢騰著腿,被陳默天一手一個,抓住了她的腳踝,然後向兩邊分開……“啊……壞蛋!放開我!壞蛋……”肖紅玉叫起來。


a片沒有白看的,她畢竟跟著藍海心看過幾個毛片,這個狀態了……下麵是什麽,她當然曉得。


雖然已經和這個家夥睡過一夜了,可是活該她忘記了細節和情節,她現在仍舊把自己當做超級純潔的小處處,她對著接下來的事情,非常的恐懼!


“陳、陳總……緩一緩……讓我有個心理準備……你敢再靠近我一點點,我就死給你看!”


唉,金勳是美白去看,他的台詞她直接拿來就用了。


陳默天呼呼大喘著,眯了眯眼,仍舊可以那樣有條不紊地高雅地說著:“死吧,死之前也嫌嚐嚐人間銷魂滋味。另外,你這人很不仁義,那晚上,你要我給你,我二話沒說,直接就滿足你了。可是現在,你卻這麽不仁義,我想要了,你為什麽這樣那樣的推阻?”


肖紅玉憋紅了臉,“我那晚……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的!一千萬呢!”


陳默天被這丫頭折磨得幾乎要爆炸了,語速也快了起來,“那這樣好了,這一次,你滿足了我,我給你兩千萬,這樣子,不僅還清了你欠我的那一千萬,而且你還剩餘一千萬的盈餘,穩賺不賠的大買賣。”


老子滴,他再不進去,他估計他會瘋掉。


“不行!!!我不同意!!!”


“不可以商量!在我有欲念的時候,不可以商量!”霸道的人終於露出了他霸道的本性了吧。


鈴鈴鈴……手機鈴聲響了起來,肖紅玉就差磕頭拜佛了,這電話來得太好了啊。


“你的電話……”


“讓它響著去!這一次,誰也別想攔著我!”


上兩次,哼哼,不是這事,就是那事,他都要煩死了。這回,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他也不會停下了。響去吧,反正他才不會接聽。


肖紅玉的兩隻腳還被握在他手心裏,她焦急地不行,說,“不接電話是不道德的……”


“我就不道德了!”陳默天撈起來手邊的手機,直接向老遠扔了過去。


他急得,恨不得砸了那手機才好。


誰想到,那個手機被他丟到遠處,不小心就摁響了擴音器鍵,接著,手機超棒的喇叭放出來某人輕笑的聲音。


“嗬嗬,默天啊,我可是已經到了你公司一樓了,我是怕影響到你啊,阿勳的前車之鑒我可是吸取教訓了,我絕對不會貿貿然跑進你辦公室的。提前給你個電話,我馬上就要到了啊。”雷蕭克的聲音結束後,那邊就直接扣斷了電話。


(⊙_⊙)陳默天全身都僵住了。他算是知道了。


他這些狐朋狗友就是用來坑害自己的!上一次是金勳,這一回又換成了雷蕭克!陳默天皺著眉頭掃了肖紅玉一眼。


這丫頭就快要急哭了。雷蕭克又要馬上上來了……


陳默天首先想到的是,不能讓雷蕭克看到肖紅玉這副狼狽的樣子,他的女人,如何能夠讓別的男人沾了眼光去?


“起來!收拾一下!”陳默天戀戀不舍地放開了肖紅玉。肖紅玉第一件事,那就是站起來,將小內內給提上去。


陳默天抽出來一支煙,氣鼓鼓地吸著,滿胸滿肺全都是欲求不滿的懊惱。


“我朋友馬上就要來了,你先回避一下……丫頭,其實我一直想跟你說一句真話,其實那一千萬……”我根本不想要你的,隻不過是想要賴上你罷了……你隻要從了我,你要什麽我都給你什麽……


可是這些話還沒有等到陳默天說完,肖紅玉就直接端起來那杯茶,嘩啦!全都潑到了陳默天的臉上。


(⊙_⊙)陳默天直接呆住了。靠了,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潑。


肖紅玉眼淚汪汪地跺著腳叫起來,“陳默天!你太欺負人了!你明明知道我不願意和你那樣,你為什麽總是這樣欺負我!我不是你家的小狗小貓!不是不是!!有錢就了不起啊!煩死了!!!”


肖紅玉哭了,一麵抹著淚,一麵往外麵急急地走。


“喂!喂!肖紅玉!你給我站住!!”陳默天那才反應過來,有些心慌了。這丫頭……不會是真的……生氣了吧?天哪,為什麽一看到她的眼淚,他當心就仿佛被刺穿了心髒一樣痛?


“我說肖紅玉……”


肖紅玉當然不會站住。她就是個短時間的衝動動物。剛才牛氣完了,也潑了人家一臉茶水了,也牛叉地吼完了人家了,現在她一麵往外走,一麵就開始後悔了。


天哪,她剛才都做了什麽啊!瘋了不成?她竟然朝著脾氣死臭、打架第一的陳壞熊發了一頓飆?關鍵的關鍵是:她竟然好死不死地還潑了人家一臉一身的水?嗚嗚嗚,她真的不想活了嗎?


這時候的眼淚,不僅僅是因為委屈了,更多的是因為恐懼。肖紅玉低著頭抹著眼淚往外走,差點和雷蕭克撞在一起。


多虧雷蕭克反應敏捷,往旁邊一讓,才沒有火星撞地球。


“嘿!這是矮小的女人,走路都不看路啊!默天手下竟然還有這樣的人?”雷蕭克好奇地看著肖紅玉的背影,人家肖紅玉根本就不興回頭的,一溜煙地躲進了洗手間去了。


恐懼的時候,她這個時候需要躲在洗手間的馬桶上,好好地思前想後一下。


怎麽辦,怎麽辦?自己好像什麽事情都比較擅長給搞砸了。你說說,今天是不是太衝動了呢?陳壞熊要和自己搞那啥事,其實就是真搞了,也沒有什麽吧?他們倆畢竟都搞過了啊!多幾次和一次也沒有什麽本質上的區別嘛!


自己這頭豬啊,也不至於反應過度,將那杯茶……潑到他那張俊美邪性的臉上吧?啊啊啊啊啊……她要被自己氣瘋了。


縱觀現今中國社會,所有的職場女人,都幾乎遭受過男上司的鹹豬手,而且有一大部分女人,是被男上司給潛規則了的。


靠了,老娘都已經把陳壞熊老早的給潛完了,我為毛還怕他來潛一回我?這事,不就是進進出出那點事嗎?怕什麽!她和陳壞熊搞,還說不準是誰沾光,誰吃虧呢!現下可怎麽辦啊,她算是完全得罪了陳壞熊了。


別看她和他相處沒幾天,她已經了解他的霸王脾氣了。她剛剛這番冒犯他,估計要挨到十分嚴重而可怕的懲罰的。把自己當做沙袋,嘭嘭嘭地痛擊一百下?


嗚嗚,天哪,如果那樣子的話,估計她這張臉就徹底成了餅子臉了。那……會不會像是那晚上打那些小子一樣,一腳踹過來,將自己踹出去十幾米遠?媽呀,那她的咪咪一定就被踢成飛機場了。嗚嗚,這個也很嚇人的。


肖紅玉躲在馬桶上,千回百轉啊。


雷蕭克正要推開陳默天的辦公室門,那門倒是先開了。


陳默天直接像是狂風一樣卷了出來,幽深的眸子緊緊地眯著,他仿佛在急著找誰一樣,眼睛四下地巡視。


雷蕭克一把攔住了陳默天,“喂,我說兄弟,你這麽歡迎我啊,真是想不到啊,你竟然也開天辟地第一次親自給我開門了。我激動啊!喂,我在這裏呢,你往哪裏看呢?”


默天這小子其他什麽都是最好的,長相身材沒的說,能力很強悍,家世很雄厚,就是脾氣太不好了,屬於萬年冰窟型的冷麵王。話也少,也極少亂開玩笑。讓人覺得他那麽高高在上,不可靠近。


陳默天那才被迫將視線挪到了雷蕭克臉上,歎口氣,也沒有多說什麽,隻不過,他再一次將視線落到外麵時,是帶著一份不舍的。


“來,進來吧。”陳默天淡淡地招呼著雷蕭克,顯然情緒很不高。在雷蕭克看來,默天甚至於有些垂頭喪氣的。待到雷蕭克走進陳默天的辦公室,坐下後,他那才驚叫一聲,看清楚了陳默天的現狀。


“上帝啊!你這是怎麽了,默天?你的頭發……你的衣服……怎麽全都濕了?“雷蕭克的眼睛因為過度受驚,而睜得圓溜溜的。


不僅濕漉漉的,而且頭發上還掛滿了……茶葉末。雷蕭克眼珠子轉了轉,已經猜出來了八九分。這分明是被某人潑了他一杯茶嘛!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