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你想我了和愛心午餐【3】
loading...

不以為意地淡淡一笑,依舊是他平時那副天下盡在手中的氣魄,說,“你的美貌?即便我是個正常的男人,貪戀美色。不過,你總也有美色可以讓我貪戀才行啊。就你現在這副樣子?一抓一把肥肉的臉?都說女人愛做夢,我看真不假。你才多大丁點啊,你做的夢就可以如此遙不可及了?”


肖紅玉撅起嘴巴,嘟嚕,“我就知道沒有那種可能,你那兩隻眼睛長在頭頂上呢,我還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不過,你就不能稍微裝裝?打擊人,太過分了!”


陳默天突然心跳加快,快如鼓點,他竟然在那一瞬間呼吸都困難了。


肖紅玉剛才說的什麽?上帝啊,他為什麽沒有認真聽!她說她受打擊了嗎?是為了他嗎?


這時候,有人敲門,然後走進來一個秘書。


陳默天摸了摸肖紅玉的腦袋,站起來,往老板椅那邊走。


那個秘書一下子看到了半躺半坐在沙發上的肖紅玉,他差點吐了血。


天哪,肖紅玉竟然在陳總的房間裏,喝水?


等到肖紅玉喝飽了,走出總裁辦公室,回到她自己的小天地時,發現周圍的一些秘書,都伸長了脖子正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她。


“嘿嘿,你們好啊,看什麽呢?”肖紅玉縮了縮脖子,憨憨的聲調問。


刷!所有人都隨著她的話,一瞬間全都玩消失了。


“奇怪死了!他們在練習光速逃跑嗎?說走,都跑光了。”


這時候,劉逸軒冷若冰霜地端著文件夾走了過來,肖紅玉條件反射地打招呼,“劉副總……”


結果,劉逸軒目不斜視,看都不看肖紅玉一樣,板著一張臉走了進去。


“咦?竟然都不理人了?他奶奶的熊的,他臭屁個什麽啊!副總怎麽了?副總就不吃飯不上廁所了嗎?切~~~有官癮擺官架子的臭家夥,我也不理你!哼!”


過了一會兒,劉逸軒從裏麵走出來,肖紅玉猛地將一個文件舉到臉上,也裝作沒有看到劉逸軒了。


她哪裏知道劉逸軒背後是怎麽定義她的——災星啊!


“肖助理,麻煩你送一杯清茶來。”從總裁辦公室裏傳出來陳默天那獨有的高貴的聲調。


“不是喝咖啡,就是喝茶,哼,我哪裏是助理,分明就是他專職的茶水妹了!”


即便這樣抱怨著,肖紅玉還是馬不停蹄地衝了一杯清茶,輕輕敲了一下辦公室門,聽到裏麵傳出來清涼涼的“進來”二字,她那才推門而入。


茶有點燙手,肖紅玉目不斜視,先是一溜煙的小跑,將燙手的清茶墩在桌子上,她那才將燙熱的手指放在耳朵上,嘶嘶吸著氣,轉動著小腦袋說著,“陳總,人呢?茶來了。陳總,茶給你放在桌子上嘍。”


“嗯,好,先放在那裏吧。”從一扇門裏傳出來陳默天的回答聲。


接著,哢吧一下,房門打開,隻穿著一條長褲的陳默天,手裏提著一件襯衣,從裏麵走了出來。


(⊙_⊙)肖紅玉頓時看得呆住!天哪!絕對健美的胸肌啊!當然,小腹六塊腹肌鍛煉得十分到位,平滑而結實的小腹,健壯而誘人的胸膛……


咳咳咳咳……肖紅玉看得眼神直勾勾的。


一直看著陳默天,人家走到了她跟前,低頭,唇角微微上揚,含著一抹似有還無的笑,眸子深深地罩著她,說,“嗬嗬,怎麽?第一次認識我一樣?小東西,眼神怎麽色色的?還有啊,拜托可不可以稍微控製一下你的口水?”


啊!肖紅玉猛然醒悟過來,首先去用手背蹭著嘴角……真要淌下來了色女的口涎……那真叫丟臉了。


結果……摸了摸嘴角,哪有什麽口水!陳壞熊這個奸佞的壞東西!他又騙她!又詐她!


“你騙人!哪有口水啊?真是的!”抱怨著,眼光卻還是十分發熱地瀏覽在人家那精壯的上身上麵,挪不開。


乖乖哦,這等滿是肌肉的身材,要鍛煉多久才能夠鍛煉出來啊。


陳默天輕笑起來,“表麵上看是沒有口水,不過……想必內心世界已經發洪水了吧?嘖嘖,女人不要太明顯的色哦。尤其是你這種心智不足的小東西,這副眼神,很容易引誘男人犯錯誤哦。”


肖紅玉使勁撇了撇嘴,表達了一下她對他所謂身材的逼視,陳默天勾著唇,在肖紅玉身子跟前,大模大樣地慢吞吞地套上去襯衣。那等優雅和貴氣,不似在穿衣服,反倒像是他在挑選珠寶一般。


肖紅玉臉蛋發熱,她不敢否則,她有些被美男壯身材誘惑的成分,但是薄臉皮的她,就是剜下眼珠子來也不會承認這一點的!膽小的腐女嘛,那就是再色再腐,也不會說出來的。


“哼,又換衣服。你是花瓶嗎?你是影星嗎?一天三換,你不嫌累啊?真是的,一個大男人,成天亂換什麽衣服哦。”總算找到了一個理由,狠狠將陳默天貶低一頓。


肖紅玉撇著嘴角,心底暗暗狂喜。肖紅玉!你好聰明哦,就這樣!狠狠地反擊他!看這個臭小子還臭屁什麽!


陳默天不僅不惱,反而清朗地笑了起來。


“嗬嗬嗬嗬,小東西,你連我穿衣服也要管嗎?你是我老婆嗎?嗯?”最後那個“嗯”字,餘音繚繞,帶著一份慵懶和沉迷,讓人聽了心頭癢酥酥的。


“哼,不理你了!花瓶男!老娘鄙視花瓶男!鄙視!”肖紅玉跺跺腳,紅著臉吼完,一溜煙地逃了出去。


哎呀呀,她竟然在陳壞熊跟前說了髒話,把她在學校裏竟然說的“老娘”都給帶了出來,嗚嗚嗚嗚,這個挑剔的家夥,會不會大發雷霆,將她直接炒了?


“花瓶男?我是花瓶男嗎?”陳默天愣了下,然後輕輕笑了,“這個小東西,膽子越來越大了,竟然還敢自詡老娘?想找打了麽?”話雖然這樣說著,陳默天臉上卻是一派輕鬆,哪裏有要去打誰的樣子。


肖紅玉忐忑不安地坐回她的位子,捧著那顆小心髒,什麽都做不下去了。


哎喲喲,她剛才為什麽那麽冒失,說什麽老娘之類的啊。找死,找死啊。這時候發現她老早就登上去的qq有驗證消息。


哦?什麽消息?看到“長風一展請求加你為好友”。


“咦?誰是長風一展啊?先加上問問看吧。”


肖紅玉同意加為好友之後,就先給長風一展打過去一串話:“喂,你是誰啊?為什麽加我?我可醜話說在前頭,我可不是夜晚陪聊的小妹,我也不會和誰視頻聊天。找*的,滾!”


很牛叉地敲過去這段話,肖紅玉就又開始托著腮幫,預想自己的悲慘下場。會不會被陳壞熊一惱之下,開除掉?


滴滴滴……長風一展的消息在閃。“你是肖紅玉嗎?我是莫輕揚。”


莫、輕、揚!!!


“學長!!!”肖紅玉捂著嘴,不敢置信地瞪圓眼睛。


天哪,真的是她暗戀的學長?莫輕揚?真是他嗎?


肖紅玉又禁不住淚奔了。


天爺爺啊,你滅了我吧,你為什麽讓我這麽糗,竟然和莫輕揚學長方才說那些……亂七八糟的混賬話?丟臉丟大發了……嗚嗚嗚嗚。


肖紅玉顫抖著小手,敲回去:“【擦汗表情】你是學長啊……我不曉得是你哦,不好意思啊,剛才說的話太混賬了。”


莫輕揚回過來:“【摸頭表情】沒事的。紅玉小學妹果然與眾不同啊,哈哈哈。”


肖紅玉抹著淚,同時擦冷汗。與眾不同?學長說她與眾不同?這到底是褒義呢,還是貶義呢?


肖紅玉趕忙回過去:“學長啊,到了午飯時間了。我要去刨食去了,有空再聊。”


“嗯,好的。拜。”莫輕揚給她發了個微笑的表情。


她如果再和學長這樣尷尬地聊下去,她一定先要心髒扭曲死。


唉,為毛剛才要和學長說那段欠扁的開頭呢?什麽*啊之類的……


肖紅玉,你怎麽不去死!死去吧!!


陳默天從他的辦公室走出來時,就看到肖紅玉,趴在桌子上,嗚呼哀哉著,正用拳頭砸著桌子。一副懊惱至極的樣子。


陳默天有些心疼她那個粉粉的小拳頭了……


“喲,如此虐待公司的辦公桌,你可以知道賠償這樣一個辦公桌多少錢嗎?”陳默天清揚的聲音,戳了戳某玉丫頭的脊背。


肖紅玉慢吞吞地坐直了,瞟了一眼傾國傾城貌、衣冠楚楚的大boss,賴巴巴地說,“哼!聽說過這樣一句話嗎?虱子多了不怕咬!我一千萬都欠下了,還在乎多一張桌子錢嗎?”


陳默天就煞有介事地點點頭,讚許地說:“不錯啊,有進步多了,很有為公司做貢獻的精神了。這桃花木啊……市麵價可是漲到了十萬塊呢,給你打個九折,就賠九萬吧。”


陳默天敲了敲她那張桌子,抿唇淺笑。


“啥?多少錢?”肖紅玉猛地撐大眼睛,一掃剛才的氣餒表情,晃晃頭,不敢置信,“九、九萬塊?陳默天!你這就是在敲詐!誰家的桌子值這個錢啊!為富不仁的家夥!你這麽有錢還這樣黑心!”


小東西那副抓狂的表情,逗得陳默天心情超好。


“那你愛惜著點你的桌子吧,不要弄壞它。你真想用你的爪子刨幾下,你就去刨牆角,那不用賠。”


肖紅玉嘴角抽啊抽,使勁抽。靠了,老子滴,你在罵我是老鼠嗎?還刨牆角?


陳默天成功轉移了肖紅玉沮喪的心情,開始淡淡地說:“小東西,我今天中午有事,有個商務飯局,你去了也沒有什麽意思,不如你去美食街吃午飯好了。喊著素真姐一起去,別走丟了。對了,我給你的那張美食卡,不要忘記用。”


就像是老公在跟老婆匯報行程一般……


肖紅玉才聽不出來什麽,就覺得這個陳壞熊是事事要管,囉嗦極了,“知道了,知道了,我全都知道了。”


陳默天那才點點頭,走了出去。陳默天跟肖紅玉這段話,恰巧被素真姐給偷聽到了。


天哪,陳總對肖紅玉真的好好哦!超級體貼,超級溫柔,超級有人情味!原來,他們這些員工,都以為他們這位豐神俊朗的陳少東家,是個冷麵冷血冷情的石頭呢!想不到……他和肖紅玉說話時,這麽這麽有愛啊!


素真姐很受震撼。所以陳默天剛剛離開,素真姐就跳過去,萬分親昵地對著肖紅玉說:“紅玉妹妹啊~~~~午飯一起去吃吧?姐姐不和你作伴,都想死你了哦……”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