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用吻來酬謝我【3】
loading...

說實在的,陳默天對於肖紅玉曾經喊他大叔這個事,還是非常在意的。


我不就是才比她大八歲嗎?


八歲很大嗎?


大嗎?


大嗎?


切~~~


陳默天輕輕地吹著一首歌,將威龍開得飛快。


來到肖紅玉家那條弄堂的樓下,看了看手表,靠了,來的太早了,才七點十幾分。


陳默天坐在汽車上,手指敲著方向盤,坐了一會兒,他開始焦躁了,於是下車,倚著汽車斜站著。


肖曉萌打扮得妖裏妖氣的,對著大鏡子又照了好幾遍,那才得意地背著包包出了家門。


“也不知道薛劍那個家夥到了沒,說好了用摩托車來載我的……”


肖曉萌走了沒幾步,兩隻眼睛就瞪得又圓又大。


嗬——!


她狠狠吸口氣,小手捂住嘴巴。


天爺爺啊!這是哪裏冒出來的超級大大大帥哥啊!


帥得劈頭蓋臉的!


尤其是斜倚著汽車,兩條長腿前伸著那個姿勢……簡直是酷斃了!


“md!我要有這樣的男朋友,讓我天天給他洗腳丫子我都願意!”


肖曉萌一點點走過去,又看到了陳默天那輛限量版的豪車……


嘶嘶……她的吸氣聲更加強烈。


帥男,外加豪車!


賓果!太棒了!


“帥哥~~”肖曉萌舔著笑臉,眯著她的狐狸眼,靠近了陳默天。


陳默天緩緩抬起眼皮,冷冷地看了一眼肖曉萌,又放下去了眼皮。


這是哪裏來的野丫頭?


一看到就煩。


“帥哥~~~你在我家附近幹什麽啊?你在等人嗎?等誰啊?你告訴我啊,我在這裏住了十幾年了,你說個名字我都認識的!要不要我幫幫你啊!帥哥~~~”


你告訴我啊,我在這裏住了十幾年了,你說個名字我都認識的!


要不要我幫幫你啊!帥哥~~~”


“滾開!!”陳默天簡明扼要地一句話就砸死了肖曉萌。


肖曉萌的臉,死在那瞬間,僵了僵。


滾、滾開?


她長得這麽漂亮,一雙上揚的狐媚眼,哪個男生見了她,不是屁顛屁顛的?


為毛這個大帥哥這樣惡心她?為嘛!


“帥哥~~~不要拒人於千裏之外嘛,都是同齡人,認識一下啦。你看看我,看看我嘛,我可是我們學校第一校花……”


肖曉萌圍著陳默天身邊,蹦躂著。


陳默天煩得要死,首先抬起手腕,看了看他那塊很昂貴的腕表,


然後才冷颼颼地說,“女人,先將五官揉得整齊了,再出來見人。滾!”


陳默天心底念叨著:肖紅玉怎麽回事,為什麽還不出來!煩死了啊……


(⊙_⊙)肖曉萌再次冷汗了。


他、他、他仗著他長得帥,就可以這樣打擊別人嗎?


什麽叫做“將五官揉得整齊了?”


嗚嗚嗚……


肖曉萌氣得直跺腳。就聽到弄堂那頭有個人在喊:“曉萌!我在這裏!過來啦,走啦!”


薛劍騎坐在他的那個小摩托上麵,正歡喜地朝肖曉萌揮手打招呼。


肖曉萌狠狠地剜了一眼陳默天,氣得哼哼地朝薛劍跑去。


“你怎麽才來啊!你遲到了知不知道!”


一頓子邪氣全都撒到了薛劍身上,肖曉萌那才撅著嘴巴,狠狠坐在小摩托上麵。


因為小摩托太小了,兩個人坐上去,它就禁不住上下顫了顫。


“嘿嘿,那麽有點堵車嘛,所以晚了一點點。對不起啦。”


薛劍好脾氣地討好地笑著,開始加油門。


肖曉萌含著恨,又望了一眼陳默天那個人和他那輛名車,越發覺得天下不公。


為什麽薛劍沒有一輛那樣搶眼的名車!


為什麽!


“坐這種小摩托,真丟臉。”


愛麵子的肖曉萌小聲地嘀咕著。多虧薛劍沒有聽到,否則又要傷心了。


早晨出去遛彎的大嬸大爺,買早點回來的叔叔阿姨,看到了弄堂裏的陳默天和他那輛跑車,都萬分驚奇和好奇。


天哪,這樣隻坐進去兩個人的車,有什麽意思啊?


都不能夠多帶點人,沒法拖家帶口的出去玩,兩個座位的車……是不是很便宜啊。


不過看著這車很結實的樣子哦……


而且這個男孩子……好英俊啊!


除了……臉色陰鬱,目光狠毒,看上去很危險的樣子。


“這是來幹什麽的啊?”


“是啊,不曉得啊,一清早就來了,不曉得是來幹什麽的哦。”


“是個有錢人吧?看衣服穿得很講究哦。”


“我們弄堂裏誰家女孩的男朋友呢?”


“別說,這人長得真不賴哦,我活了半輩子,頭一次見到這麽俊的男孩子……”


阿公阿婆閑著沒事,湊在一起嘰嘰咕咕地議論著陳默天和他的車。


七點四十分了!


“該死的!肖紅玉這個丫頭怎麽回事啊!怎麽還不出來?都七點四十分了!晚了十分鍾了都!”


陳默天焦躁地來回踱著步子,看了不下一百次的手表了。


他終於憋不住了,打開手機,給肖紅玉撥過去。


響了好一會子,才聽到某人嗚嗚嚕嚕的聲音,“唔,誰啊?”


肖紅玉正對著鏡子懶洋洋地刷著牙,誰這個時候給她打電話啊。


“你到底有沒有看時間!為什麽還不出來!”


陳默天的火氣瀕臨爆發了。


聲音低沉而又急速。


“啊?”(⊙_⊙)肖紅玉呆了呆,吐出來滿嘴的泡泡,又漱了一下嘴,那才對著鏡子說,“陳總?你說什麽哦?”


“我都等了你二十幾分鍾了,你為什麽還不出來!”


“我……你……你在哪裏等我呢?”


肖紅玉那副呆頭鵝的語氣,差點將陳默天給氣瘋。


天哪,這丫頭竟然將他來接她的事情,給忘光光了嗎?


這是什麽世道啊,為什麽會有這種丫頭!


陳默天鐵青著臉,一字一句地說:“你別告訴我,你把我今天七點三十分來接你上班的事,給忘得一幹二淨!”


嗡嗡……


肖紅玉直接懵了……


狠狠一怕自己的腦門,哎呀一聲,接著就扣斷了手機。


要命啊,她真的給忘記了啊!


如果不是剛才肚子疼,她被迫從被窩裏爬起來,跑來一趟廁所,她大概要睡到八點多。


真要那樣……嘶嘶,估計她會被陳默天給大卸八塊。


幾分鍾之後,陳默天就看到慌裏慌張一麵跳著踢著鞋子,一麵跑過來地肖紅玉。


這丫頭估計剛剛洗完頭發,頭發還有些濕,她今天穿了粉白色的連衣裙,齊膝蓋,下麵穿了一雙很卡哇伊的板鞋。


一看……果真像個初中生。


“對不起,對不起,陳總,實在對不起,我睡得太晚了腦袋秀逗掉了,陳總你大人有大量,不要生氣啊,不要生氣啊……”


肖紅玉用包包擋著臉,嚇得了不得,向陳默天使勁道歉。那副樣子,好像他要打她似的。


陳默天瞟了一眼肖紅玉,本想大發雷霆的,卻不知道為什麽,在看到這丫頭的第一瞬間,所有的氣都煙消雲散了,這真是個很奇異的事情。


“咳咳!上車!!”陳默天咳嗽兩聲,低吼。


“噢,噢,好的,上車上車。”


肖紅玉點頭哈腰地應著,就怕再惹怒了這位瘟神,還沒上車,她就狠狠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


頭發沒有吹幹,有點涼。


陳默天陰惻惻地看著肖紅玉,等到她上了車,也不多說話,先打開了汽車的暖風。


肖紅玉就叫嚷起來,“哎呀,大熱天的開什麽暖氣啊,想烤成乳豬啊!快關了啊,還浪費油。”


陳默天暗暗歎息,忍不住說,“你先把你的頭發用暖風吹幹了,我可不想讓我的助理受了涼,一天到晚對著我打噴嚏。”


肖紅玉驚愕了一下,然後就撇撇嘴,聽話地對著出風口吹著頭發。


聞所未聞啊,竟然要用汽車的暖風來吹頭發……嘖嘖,真不是一般的燒包啊。


整個弄堂裏看熱鬧的居民們,全都震撼了。


真真想不到啊,這輛車這個美男,竟然是來接肖家大閨女的!


一時間,陳默天和肖紅玉成為了這條弄堂議論的談資了。


頭發吹幹了,同時也將肖紅玉的小臉吹得紅撲撲的,像是小紅蘋果。


陳默天偶爾轉眼看了她一眼,就看得心猿意馬的。心頭有些癢癢,總是想要捏捏她的粉臉蛋,或者……親一下也好。


“咳咳咳咳!”陳默天為了阻止自己亂七八糟的念頭,使勁大聲地咳嗽了幾聲。


“嗓子不好嗎,陳總?不如我去給你買一盒金嗓子喉寶吃吃?”


陳默天拉長了臉,眼珠子橫了某人一眼,不語。


心底卻在叫:吃你,還差不多!


陳默天一直沉默不語,明顯在爆發冷暴力。


對於肖紅玉的遲到和健忘,十分的不滿。


肖紅玉當然也知道自己又犯了錯誤,於是就竭盡所能地巴結陳默天。


“陳總啊,你今天穿得好帥啊,非常時尚!真的,不騙你!你比那電視中的模特還有氣質呢!”


“喲,陳總,你的絲巾在哪兒買的啊,非常有味道!配上你這一身行頭,太有韻味了!”


“謔謔謔,陳總,你開車技術真好,很穩,嗯,很穩。”


肖紅玉堅信一點:這個世界上,沒有人願意戴綠帽子,可是沒有人不喜歡戴高帽!高帽的力量是偉大滴!


果然,她一番不倫不類的誇獎後,陳默天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自己今天一定非常帥吧?


連這麽個笨丫頭都看出來了,哈哈哈……


“想吃什麽?”陳默天輕聲問道。


“哦?吃什麽?吃什麽都可以啦,我從來不挑食!”肖紅玉哈哈笑著。


陳壞熊不再生氣,她就已經千恩萬謝了,還敢挑食嗎?


陳默天卻說:“對食物可以不挑,可是對人不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