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用吻來酬謝我【2】
loading...

眼見著,肖紅玉那張小臉慢慢垮了下去,哀鳴著,“嗚嗚嗚,好吧。明天七點半。”


這時候,終於樓上有一盞燈亮了,然後一個大媽叫起來,“幾點了?幾點了!吵什麽吵啊!


吵架回家去吵去!半夜三更的不睡覺,神經病啊!”


肖紅玉咧著嘴縮縮脖子,朝陳默天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馬上就往家的方向跑起來。


陳默天又站在夜裏站了一會兒,那才緩緩上車,倒車……


“嗬嗬嗬……真有意思……”陳默天開著車,忍不住就輕笑起來。


和肖紅玉那丫頭相處的時間……覺得好有趣啊。


準確來講,也不是有趣。而是……像是包裹了冰糖餡的糯米小湯圓……甜甜的,膩膩的,滿口留香。


獨自一人開起車來,就像是火箭,又殺得飛快。


待到回到別墅,已經一點半了。


客廳自然亮著燈,有盡職盡責的傭人候著他回來。


陳默天一麵往屋裏走,一麵看了看自己這身行頭,又忍不住笑起來。


“我竟然慌得穿著這樣就出門了啊……”


拖鞋,家居服……服自己的氣了,這樣子竟然也敢出門。


一進屋,陳默天就看到了沙發上坐著的方一涵。


見到陳默天回家,方一涵馬上彈跳了起來,微笑著說:“這麽晚了還出去了啊?


你就穿著家居服和拖鞋出去的嗎?這是去哪裏了哦。


快上去洗洗澡吧,換一身衣服下來。”


方一涵的熱情和體貼不僅沒有換來陳默天的笑臉,反而讓他的臉色更為陰沉了。


陳默天一把甩開了方一涵放在他胳膊上的手,冷冷地譏笑著,“方一涵,誰允許你等我回來的?


誰允許你管我生活的?你是誰?你又算是什麽東西!你以為你是這個家裏的女主人嗎?


搞清楚,你是什麽身份!這裏的傭人都是跟了我十幾年的老傭人,不會再走了。


可是你就不一樣,你在這裏不一定呆幾天。就你還想對我指手畫腳?滾開!”


陳默天態度極其惡劣地上了樓,獨留下方一涵,半天都動彈不了一下。


他對人真夠狠的啊……


仿佛一塊鐵,根本就暖不熱。


方一涵在原地足足站了好久,那才動了一下身子。


不要氣餒,方一涵!


你已經成功爬上了陳默天的床,你一定可以做的更好的!


你要加油啊!


方一涵勸慰了一番自己,然後挪動著站麻了的腿腳,微微沮喪地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即便鼓勵了自己好久,其實她還是難掩心頭的那份失落和恐慌。


她開始懷疑自己,來到陳默天身邊,到底是不是個天大的錯誤。


陳家很有權勢,在亞洲地區,隻手遮天。


這是最最吸引她的地方。


她來之前先被一層層的嚴密檢查檢驗通過,那才有希望見到了陳默天的父親,


那個曾經叱吒風雲的硬漢,陳珀。


陳珀雖然一直淺淺笑著,可那份笑容卻讓人覺得他遠不可及。


冷冰冰的一種覆壓感……


隻是她想不到,年紀輕輕的陳默天,這一點和他父親極為相似!


冷酷得讓人生寒!


陳默天的父親最起碼還有表麵上地微笑,可是陳默天卻連一絲笑意都沒有!


“我錯了嗎?我來到這個地方,是我錯了嗎?”


方一涵自言自語著,躺在了她的床上,發呆。


想必,這客房的床上,躺過很多如她般的女人吧。


為了伺候陳默天的生理性發泄而來,充滿了不現實的希冀,


然後,再被陳默天不耐煩地踢走……


成為陳默天這等冷漠無情的男人的妻子……意味著什麽?


將意味著一輩子的傷心!


可是看到陳默天那副清冷而又絕美的樣子,她又禁不住像所有女人一樣犯了花癡。


即便不被他愛,終可以得到他偶爾的幾次歡好……其實也蠻幸福的。


自己被捧在手心裏的方大小姐,竟然也到了這麽不堪的地步了嗎?


眼淚,就那樣悄悄滑下了臉龐。


肖紅玉躡手躡腳地回到了家裏,仍舊像是小偷一樣,悄悄地打開家門,然後眼睛心虛地望著老爹的房門,往自己房間走。


當啷!


黑暗中,她不小心踢到了一隻臉盆,發出了很清脆很突兀的聲響,嚇得肖紅玉差點死過去,捂著嘴嗖嗖地跑上了閣樓。


“天哪,要死了啊,我要嚇死了哦,我的娘哎,這一定是肖曉萌那個蠢豬弄的臉盆!


哼!為什麽不把物品放回原處!這個害人精!”


小聲地罵著妹妹,肖紅玉摸上了自己的床。


妹妹已經睡得很香甜了,發出了輕微的鼾聲。


肖紅玉發現肖曉萌又踢被子了,被子滾在地上,肖曉萌露著她那小內內,兩條麻杆一樣的長腿。


“真是的,為什麽我沒有一個哥哥,偏要有一個妹妹?


有妹妹也就罷了,為什麽要有個比我漂亮,比我心眼多的妹妹呢?”


歎息著,肖紅玉輕手輕腳撿起來被子,輕輕地搭在了肖曉萌的身上。


蓋好了被子,肖紅玉看了看肖曉萌熟睡的那張臉,她愣了一下,就笑了。


小丫頭,睡覺的樣子還是蠻可愛的。


最起碼不會像醒著的時候,說那些尖酸刻薄而又讓人頭疼的話了。


肖紅玉爬上了自己的床,累得什麽都沒想,就睡過去了。


第二天,她定了三個鬧鍾,全都在七點鍾響起來。


“額啊……吵死了啊……我真想扔了鬧鍾……”


肖紅玉翻了個個,用枕頭蓋住腦袋,撅著屁屁繼續睡。


肖曉萌早就洗刷完畢,正對著鏡子往嘴唇上塗最後一層唇彩,看了看懶床的姐姐,


就譏諷道:“喂!老姐啊,是不是該起床了啊!你不是吹牛皮你在什麽皮包公司上班嗎?


哪個公司那麽沒眼啊,找了你這麽個懶家夥!起床啦,起床啦!”


肖曉萌的聲音素來尖利,加上早晨起床,中氣十足,把肖紅玉差點聒得耳聾!


“啊啊啊啊啊!要命死了啊,你一大早就嚎什麽嚎!


姐姐多不容易啊,工作那麽累,睡個懶覺你都不許!


討厭死了!討厭死了啦!”


肖紅玉閉著眼睛坐起身子,使勁拍打著被子。


肖曉萌嘰咕著,“那你幹嘛把鬧鍾定的那麽早?幹脆不要定鬧鍾好了嘛!”


鬧鍾?(⊙_⊙)


肖紅玉突然睜大眼睛,一隻肥爪子撓在頭皮上,好似……忘掉了一件什麽很重要的事情哦。


什麽事情捏?


“幾點了?”肖紅玉習慣性地問。


“七點十分了。”


“哎呀,才七點十分嘛!我八點半才上班的!”


肖紅玉再一次躺在床上,拿被子裹住臉,呼呼又睡了起來。


卻說陳默天,也是很晚才睡,不過他早早就醒了,一是惦記著去接肖紅玉這件事,


讓他莫名地有些興奮,一是他每天都要早起鍛煉身體,這是雷打不動的事情。


“少爺,營養早餐準備好了,請用餐。”老傭人溫馨地笑著,看著練完武功回來的陳默天。


方一涵也畫了豔妝,為了博取陳默天的注意,站在餐桌一邊。


所有人都畢恭畢敬地站立著,仿佛等候著國王陛下的蒞臨。


陳默天看也沒看方一涵,隻是微微蹙了下眉頭,說,“張伯,我今天不在家裏吃了。”


額(⊙o⊙)…張伯愣住。


少爺不是早餐基本上都在家裏吃嗎?


今兒個這是怎麽了?


方一涵的臉色頓時難看了幾分……陳默天直接將她當做了空氣!


甩一眼都懶得!


方一涵既生氣,又懊惱,同時也萬分的傷心。


她堂堂的方大小姐,竟然在陳默天這裏,狗屁不如!


沒一會兒,陳默天就穿戴一新地下樓了。


他今天穿得非常帥氣!


連方一涵看到他,就禁不住身子狠狠一顫!


好有範兒啊!


國際影帝的材料!


白色的休閑褲,白色的鞋子,黑白網格的休閑襯衣,胳膊上搭了一件黑色的風衣,脖子上還隨意纏了一條應景的時尚絲巾,整個人都帶著猛烈地時尚氣息,而且還顯得那麽飄逸。


所有傭人的目光,全都貼在了陳默天少爺的身上。


少爺是這個世界上最最英俊的男子!


瞧這氣度,瞧這身條,瞧這眉宇間的俊雅和貴氣……


方一涵簡直看癡呆了。


直到人家陳默天走出了別墅,將布加迪威龍開走了,她那才緩過來神。


那一刻,方一涵下定了決心:


不管多麽艱難,這個男人,她要定了!


方一涵像是女主人一樣坦然地坐在餐椅上,目光隨意撩向張伯,說:


“張伯,請你將少爺喜歡吃的食物和喜歡的事情都列出來,交給我看看。”


“額……方小姐這……”


“怎麽?張伯不是給陳老先生服務的嗎?


嗬嗬,我以為,你還是很尊重陳珀陳老先生的。”


方一涵在大家庭裏長大的,最擅長收拾下人。


張伯一驚,低頭,“不敢的……”


“張伯,陳珀陳老先生親自接見我,告訴我,我將是他的兒媳婦……


張伯,你現在應該懂了吧?”


張伯一臉訝異,愣了幾秒鍾,馬上說,“那好,方小姐,請等一下,我去列一列表格。”


“嗯。”方一涵從鼻腔發出聲音,然後很優雅地吃起來早餐。


陳默天興衝衝地開著車,時不時地往鏡子裏照照自己。


“我今天穿戴得很不賴吧?一定很招人眼吧?


也不知道那個笨丫頭看到我這樣,會不會花癡暈倒,嗬嗬嗬。”


陳默天突然有一種輕飄飄的感覺,那大概就是……


狗血文字裏竟然形容的……戀愛的感覺。


為了和肖紅玉那丫頭變成了沒有代溝的同齡人,陳默天才會這麽注意穿著。


當然,他一直以來都很注意著裝,隻不過,他原來都是對於不同場合更換不同衣服地程度,


卻從來沒有想過,要把自己往嫩裏打扮過。


今天,他已經打扮得非常學院風格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