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用吻來酬謝我【1】
loading...

肖紅玉扒著車窗往外看……冷汗……開得是真的好慢啊!


陳默天不經意的,臉微微一紅,“咳咳,這車……好像出了點故障……


你還好意思說?還不是因為晚上出去找你,才累得它出了毛病?


按理說,這車出了問題,修理費都該是你拿的……”


“啊?不要吧?你這車修理一次要花多少錢啊?為什麽讓我拿錢啊?我沒錢!”


肖紅玉就差拿出來“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的架勢了。


陳默天暗暗一笑,總算找了個亂七八糟的理由搪塞了過去。


這女人,難道看不出來,他有些……舍不得她嗎?


“算了,知道你窮,還是不要讓你拿錢了。”


肖紅玉馬上“耶!”一聲尖利的歡呼,還嚇了陳默天一跳,


肖紅玉歡喜地抱著陳默天的胳膊,說,“陳總,你第一次心眼這麽好啊!以後要加油,繼續往大方上努力!”


說完,很自然的,就像是親吻同學,親吻老師一樣,朝陳默天的臉頰上“唄地”親了一口。


陳默天的心,狠狠顫了顫!


臉上,一瞬間就僵住了。


而肖紅玉嘿嘿笑著,親完了,十秒鍾之後她才反應過來,馬上狠狠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驚恐地瞪大眼睛……天哪,她剛才做了什麽啊?


她、她、她竟然好死不死地,親了陳壞熊一下?


啊啊啊啊啊,她暈了嗎,她傻了嗎,就是親吻隔壁的那個胖子,也不該親這個一頓子壞水的陳壞熊啊!


肖紅玉欲哭無淚地撇著嘴,小聲小氣地囁嚅,“對、對、對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習慣了……”


現在的高中生,學習覺得乏味了,疲憊了,經常女生之間客串夫妻,什麽老公老婆的亂玩。


高興了就抱著臉親一下,很正常的。


而且他們的班主任老師都四十多了,跟自己爸爸差不多年紀,她們考完之後,聚會的時候也爭著親過班主任……


肖紅玉是覺得這樣子啵啵一下不算什麽的,隻不過她認為,啵啵給了陳壞熊,就有些不值。


不是不應該,而是不值!


而陳默天眯了眯眼,邪性地瞄了兩眼肖紅玉,低氣壓地說,“習慣了?你習慣了這樣親別人?你都這樣親過誰?”


是她的錯覺嗎?為什麽她覺得陳壞熊說這話時,有些酸溜溜的?


他酸個大頭鬼啊!


“哦,也就親過幾個同學,還有化學老師、英語老師……還有……”


“哼,這些人都該去死!”陳默天禁不住低聲咬牙切齒地發狠。


“哦?你說什麽?你剛才說什麽?”肖紅玉沒有挺清楚陳默天的話,歪了歪小腦袋。


嘎吱!!!


汽車來個了刹車!


還好一直開的很慢,來個緊急刹車也驚不到人了。


肖紅玉正要問陳默天,為什麽這裏停車時,陳默天健壯的上半身就俯衝了過來。


“啊……”肖紅玉哀鳴一聲,嘴唇就被他薄涼的唇,吸附住了。


他的舌直接橫衝直撞,搶入了她的嘴裏,找到了她的舌,撥弄出來,然後帶著懲罰性的狠狠地吸吮……


“嗯啊……”肖紅玉禁不住疼得哼嚀一聲,整個身子全都癱軟了。


腦子亂了,意識也混亂了。


這是一個很狂野的吻,炙熱、狂亂、霸道。


肖紅玉無意識地哼唧著,毫無招架之力,軟成了一股水,渾身哆哆嗦嗦的,意亂情迷了。


汽車就那樣旁若無人地停在公路中央,誰也不顧。


多虧是晚上,過往的車輛很少。


不過,這輛車還是引起了其他司機的注意。


哎呀,現在的年輕人怎麽如此肆無忌憚啊。


說吻就吻,難道將車停在路邊都等不迭了嗎?


難道說,還要直接在車上來個激烈的車震不成?


車燈依舊亮鋥鋥的打著前方的路,一束束光亮,汽車因為某人的用力,而輕輕地搖晃著。


等到許久之後,陳默天大喘著放開了肖紅玉時,肖紅玉都懷疑自己暈眩過去了。


瞪著迷迷糊糊的研究瞪了好一會子,她那才將視線焦距起來,瞥了一眼陳默天那張嚴肅的臉,忍不住抱怨,“你幹嘛啊?好像是要吃了人家似的。嘴唇都要破了,疼死了。”


接吻接得嘴唇都疼了……這是什麽道理啊。


“以後不許亂親別人!”


陳默天冷著臉說完,繼續開車。


“噢……知道了……親我的人不就是你嗎?”


“我說的是別人!除了我之外的別人!不許再親他們!”


“女人也不行嗎?”


“當然!”


“噢……


陳壞熊什麽意思?難道說,她隻能親他一個人嗎?


哎喲喲,臭自戀什麽啊,別人的嘴唇生來就是專門給你一個人留著的嗎?臭屁死了!


“憑什麽你說什麽就是什麽啊?憑什麽啊?”


肖紅玉反抗的聲音雖然不大,可是卻讓陳默天氣得太陽穴突突直跳。


他直接就開著車吼起來,“我說這樣就這樣!想被我打了?還是想被扣光工資?”


嚇……被他打?天哪,她才不想被這個打架機器打。


那七個男人都禁不住他三下兩下……想她這身孱弱的身子骨……更是禁不住他幾手指頭啊。


肖紅玉搖了搖腦袋,偃旗息鼓。


陳壞熊的脾氣……真不是個好脾氣啊……


陳默天開著車,也禁不住納罕。


他一直都是個控製情緒的高手,波瀾不驚,泰然自若。


為什麽一旦和肖紅玉這個丫頭在一起時,他就總是情緒失控呢?


要麽就是激動得仿佛火山噴發,要麽就是氣得咬牙切齒。


像是坐過山車似的。


陳默天一生氣,就很自然將汽車開得飛快。


過了一會兒,肖紅玉那才訝異地說,“咦?你的車自動修好了哦,可以開快了哦。”


陳默天鐵青著俊臉,也不理她。


在肖紅玉的指揮下,陳默天終於將豪車開進了那條細窄破舊的小弄堂。


這條小道上有很多的坑坑窪窪,路燈也是昏暗的。


陳默天眉頭漸漸皺緊了——肖紅玉她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嗎?


“這條路也沒人來修嗎?”


禁不住憤恨地說。


“哦,好像聽說街坊們集體寫信了,要求市政府給修,可是一直都沒有人理。


告訴你哦,這還算好的,下了雨那才叫麻煩,下水道壞了,都要卷著露腿淌著水走過去呢。


好了好了,前麵停下就可以了,再往裏麵走幾步就到我家了,就停在這裏吧。”


肖紅玉指了指前麵說著。


陳默天咬牙,“明天我讓市政的人過來修路。”


“啊?你?哈哈,你讓人家修人家就修啊?這修路又不是你公司的事,陳大總裁哦,不是所有的事都要聽你指揮的。不過你有這個心,我就很感謝了。嘿嘿,陳總,今晚謝謝你了,沒想到你都鑽被窩睡覺了,還能夠來救我。其實你人也不算很壞,也就是一般般壞。”


陳默天被肖紅玉的話弄得臉色又黑了黑。


肖紅玉說著,打開了車門,跳下了汽車。


然後站在車外,朝著裏麵的陳默天擺手,“回去的時候小心點,不要開得太快哦,晚安啦。”


陳默天板著臉坐在駕駛室裏,死死盯著方向盤。


咬牙!


喀嚓,他打開車門也跳下了汽車,然後向肖紅玉那邊繞過去。


(⊙_⊙)


他、他、他幹嘛也下車啊……


肖紅玉看著越來越近的陳默天,心底就開始發毛了。


“你、你、你還下來幹什麽啊……太客氣了,不用這樣送我的……”


陳默天一句話不說,將肖紅玉往他那輛車上一摁,然後他兩隻胳膊撐過去,將她固定在他的懷抱裏。


呼哧呼哧呼哧……肖紅玉聽到了他急促的喘息聲。


她敢斷定,他那份喘息,絕對不是因為他走得急。


而是因為……他情緒的激動!


“你、你、你還要說什麽嗎?”


他的俊臉近在咫尺,雙眸那麽深,那麽幽暗,死死盯著她……


肖紅玉被盯得渾身起小米,嚇得要哆嗦了。


“肖紅玉……”


“嗯?什麽啊?”


“我大半夜的去救你,幫你,這麽辛苦,你不是應該酬謝我嗎?”


“酬、酬謝?你想要多少錢?”


“我缺錢嗎?”


“好、好像你不缺……”


不缺錢,你丫的還敲詐我一千萬!嗚嗚……


“吻我。”


他酷酷地說。


“啊?啥?你說什麽?”肖紅玉以為她聽錯了。


“吻我。表示你對我的感謝。”


再說一遍時,陳默天的眸子更加的幽深,眯了眯。


“不、不是吧……非要這種酬謝方式嗎?可不可以……”


“那我吻你也一樣。”


陳默天說完,直接俯低身子,穩穩地貼在了她的嘴唇上。


肖紅玉後背貼著汽車,眼睛還在撐大著,被他吻得結結實實。


這人……是不是有接吻強迫症啊!


為什麽總是變著法子吻她?


為毛?


當陳默天的一隻手,不自覺就滑到了她的胸口上時,肖紅玉那才觸電般,一下子驚醒過來。


“啊……”肖紅玉打開了陳默天的鹹豬手,推開他,向胡同裏麵跑去。


天哪,天哪,誰來救救她?


她的心髒貌似要罷工了哦。跳得好快啊!


怦怦怦的……跳得她要死過去了。


求你了小心髒啊,別再跳這麽猛了,她要受不了了啊。


“肖紅玉!”陳默天揚聲喊道。


在寂靜的夜裏,他的這聲音,顯得那麽清脆而又響亮。


肖紅玉馬上縮了脖子,先看看四周,那才癟著臉,轉過身,


朝著陳默天使勁的“噓!”


“小點聲啊,會吵醒鄰居的,要遭罵的!你喊我還有什麽事啊?”


天哪,這個陳壞熊這麽難打發啊!


謝也謝過了,連吻也被他吻夠了,他怎麽還沒完了?


跟著十幾米,兩個人遙遙相望著。


昏黃的路燈下,陳默天那健碩偉岸的身姿,顯得更為巍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