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深夜被七個色痞子圍住【4】
loading...

陳默天開著車,時不時看一眼肖紅玉,看到她又不知道怎麽了,神經質地晃著腦袋,就想起來問道,“我說,你今晚這麽晚了,為什麽在那條街上遊蕩?”


遊蕩?媽呀,這個詞,應該是形容鬼魂的吧。


肖紅玉張口就來,“我去附近的醫院看病號去了,誰知道出來時發現自行車被人偷走了。唉,倒黴死了!我就那麽一輛自行車,結果弄丟了,我老爸知道了,還不知道會怎麽發火呢!”


家裏就老爸一個人賺錢,供著兩個上學的孩子,當然生活很拮據。


陳默天鎖了鎖眉頭,一針見血,“你這麽晚了,去醫院看誰?”


“啊?”(⊙_⊙)肖紅玉被陳默天問愣了。


怎麽回答他?


難道要說,我在夜總會上班時,有個公子哥瞧上了我,強吻我時,被我朋友一門板給拍得住了醫院?


天哪,她可不能招出來有關夜總會的事!


肖紅玉轉轉眼珠子說,“本來打算去的,可是我一個朋友打電話喊了我,一起去看望一下我高中的同學,在家裏出發的時候就很晚了,所以……”


“以後過了晚上九點就不要出門了。”


陳默天夯實地交代。


“嗯嗯,我記住了……”肖紅玉點頭如搗蒜,過後太蹙眉頭,抱怨,“咦?你憑什麽教訓我?你又不是我老爹。”


陳默天的手指頭輕輕敲在肖紅玉的腦殼上,“我的話更要聽。”


“憑嘛?哦,原來老板也要管著下屬這些破事啊?”


陳默天淡淡笑了笑,沒有說話。


心底卻在說:因為,你是我的……


康仔奉命帶著正虎堂的人手,在半夜一點多來到了出事的地點。


“康哥!全都死了!這七個人全都死掉了!”


康仔吐吐舌頭,歎息著,“少爺這次出手真夠狠的啊,連條活命都沒有留下。看來這次是真的惹火了他了。少爺一出手,全都沒活口。還真是驗證了這句話了。唉,這些可憐的小子們,怎麽就惹著了我們少爺。抬走吧,送到工地,打到混凝土裏,就當這個世界上沒有這幾個人。”


“是,康哥!”


正虎堂的弟兄們,很熟練地將那七個人撞進屍體袋裏,然後用貨車運走了。


肖紅玉在車上已經開始一個哈欠連著一個哈欠了。


困得她兩眼淚汪汪的。


“怎麽?困了?”


陳默天掃視了一眼肖紅玉,車速反而慢了下來。


潛意識裏,他希望走慢點,一直這樣開車和她處在一起,也挺好地。


所以,本來慣於拔高速度的跑車,這下子也比三輪車也快不到哪裏去。


“嗯,能不困嗎?你不看看都幾點了?我平視這時候早就睡了。唉,回去這麽晚了,不知道會不會被老爹發現啊,如果被他發現了,鐵定要拿笤帚扇我的屁股的。”


肖紅玉嘟著小紅嘴,又禁不住打了個誇張的哈欠。


她扭臉看了看穩穩開車的陳默天,發現這家夥穿著家居服,和平時見到的辦公室樣子截然不同。


汗死。這人長得美了,穿什麽都好看啊。


連穿家居服都這麽讓人看著養眼……


當然,不穿衣服也很美。咳咳咳……


肖紅玉!你又亂想了吧?


為毛要想到人家不穿衣服的樣子?丟臉嘛!


陳默天挑挑眉骨,突然跳上來一個念頭,熱切地說,“既然這麽晚回家有可能挨打,不如就別回家了。”


“啊!”(⊙_⊙)肖紅玉嚇一跳,撐大眼睛,癟了癟眼,


“不回家去哪裏睡啊?總不能再去……開房間吧?”


一說到開房間,肖紅玉就禁不住回想到和陳默天曾經在賓館裏那啥那啥了一夜。


雖然她已經沒有一點記憶了,可是這種事……初中生都知道,那一定是萬分驚豔的!


滾床單嘛……又是醉了的色女和強壯的猛男……


哇哢哢……那一夜……肖紅玉可以斷定,一定是非常非常的……熱烈滴!


抖了抖眼皮,肖紅玉禁不住被自己飄遠的思緒熱了臉頰,雙手捧著自己的臉,羞羞的、心虛地看了人家一眼陳默天。


陳默天被她那副樣子電得渾身抖了抖,心頭猛然升上來一團大火,臉上卻依舊稀鬆平常,反而笑她:“喲,你亂想什麽了啊,為什麽這副饑餓的表情?


肖紅玉,真看不出來啊,你竟然色到這種程度。


那晚上你主動送上來,要我睡了你,也就罷了,畢竟你醉了,可以理解,酒是個混賬東西,可以將人類內心世界隱藏的惡魔放出來。


可是你現在……可就太差勁了吧。


你現在清醒著呢,你竟然就想事情都往色裏想。


“誰說要和你開房間了?”


一番話將肖紅玉裏裏外外都烤焦了。


說的肖紅玉好像那個幾百年沒有碰過男人的女色妖一般。


肖紅玉狠狠地瞪了一眼陳默天,還微微有些臉紅,結結巴巴地說,“是、是你說的不回家住的……我不回家,我、我去哪裏啊?


“不開房間,難道要我在街頭上睡覺啊?”


陳默天伸手捏了捏肖紅玉的臉蛋,壞笑著:“說實話吧,肖紅玉,你是不是非常想和我開房間,再來一場轟轟烈烈的歡愛?”


噗——肖紅玉氣地猛吐一口氣。


“你胡扯!誰想要和你開房間啊!才沒有嘞!你不要把別人想得那麽壞,我可是純潔著呢,哪裏向你,成天往那種事情上想。”


“純潔?你純潔嗎?這麽純潔的你,竟然見了我,就扒上來,要我睡了你?我推你,我拒絕你,你還氣得不行,幾乎像是樹熊,整個身子都爬到我身上了。你這樣的人還叫純潔?”


“我……我……我那不是……喝醉了嗎?”


肖紅玉被陳默天噎得大眼瞪小眼。


陳默天齜牙壞笑,充分發揮了他的好口才,“喝醉了都這麽猛……那麽不喝醉的時候,那不是更猛?”


嘎。(⊙_⊙)


肖紅玉的小臉癟了又癟,為什麽她就這麽倒黴,偏偏遇到了陳默天這等高智商的壞東風?


壞熊不可怕,就怕壞熊有文化!


壞熊有些文化也不算很可怕,就怕有文化的壞熊,還偏偏體能強大,打遍天下都不怕!


“哼!我不理你了,你就會嘴巴上欺負人。”肖紅玉將她的小臉扭向一邊。


“嗬嗬嗬……”陳默天的笑聲低沉而又充滿了渾厚的回音,他接著打趣,“太低估我了吧?我記得我不僅僅是隻用嘴巴欺負你吧?”


說著,他那色色的目光,順著她的臉,明顯地挪到她胸上麵,然後又往下,往她腿間看了看。


肖紅玉徹底怒了,叫起來,“喂!你到底還要不要開車啊?你開你的車就好了嘛,這麽多廢話幹什麽啊!吵死了!”


肖紅玉如果知道,陳默天其實是個惜字如金的人,她一定會驚訝死的。


是的,陳默天和別人在一起,幾乎隻是個冰山。


唯獨和她在一起……他才會這麽多話。


陳默天抿唇淺笑。


這個小東西,像是貓兒,惹急了她,她就炸毛了。


“去我家吧。別回你家了。這麽晚了,吵到你家人休息不太好,況且你還有可能挨打。”


陳默天淡淡地說完,其實他內心在說這話時,緊張得不得了。


一想到肖紅玉去了他的住處……


他就有一種箭在弦上的炙熱感。


“啥?去你家?”肖紅玉幹笑幾聲,


“開什麽玩笑啊,陳大總裁!去你家?我們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虧你想的出來啊!說來說去,最色的人,還是你啊!”


陳默天低聲笑,“你不是已經免疫了嗎?”


“什麽免疫?我免疫什麽了啊?”


“你和我不是已經發生過關係了嗎,那就算我們住在一起,也沒有什麽吧。”


“蝦米!什麽沒有什麽!非常有什麽!不可以!我才不會去你家裏呢!”


陳默天哄著她,“我家裏還有很多傭人呢,不是隻有我們倆。”


“那、也、不、行!!”


姥爺滴,他以為她真的傻到那種程度嗎?


她白白的小白兔自動送到他大野狼的家裏去?


哎喲喲,她才不會那麽傻帽呢!


“我保證不會對你做什麽地……”


陳默天百年不遇地對人好聲好氣地說話,有點懇求的滋味了。


肖紅玉對著陳默天嘿嘿假笑了幾聲,然後猛地將臉拉長,板上釘釘地說:“少說廢話!盡快把我送到街去!”


陳默天手指頭輕輕敲著方向盤,還是不死心,“你回家去,不怕打你屁屁了?”


“打就打,我老爹打我,那也是溫暖的挨打。反正我不去你家裏!哼!”


肖紅玉趾高氣揚的小模樣,氣得陳默天牙根癢癢。


依著他原來的性子,第一他才不會對那個女人主動邀請去他的住處。


第二,如果他想要做什麽,才不會跟任何人商量,直接按照自己的意願就辦事了。


哪裏像現在……竟然還需要和這個丫頭好聲好氣地商量著,懇求著……


哪裏還有一點男人的尊嚴?


不過,陳默天卻不想讓肖紅玉不開心。


強迫著將她帶去家裏,這對於他來說簡直易如反掌,可是他不想看到她不情不願的表情。


“好吧……送你回家。不是我提前嚇唬你哦,明天萬一你屁股腫得坐不下凳子,難受得可是你。”


肖紅玉也禁不住有些心悸,不過還是硬撐著說:“我老爹才不會那麽狠呢!”


這時候,肖紅玉才發現,這是什麽汽車啊,走得這麽慢啊!


在路上,幾乎所有經過的汽車都要從他們這輛車旁邊超了過去。


“喂,你為什麽開得這麽慢?慢死了哦!比我的自行車快不到哪裏去哦。”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