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你最該下地獄【30】
loading...

“呃?”康仔愣了下,他看看肖曉萌那氣呼呼的小臉蛋,那圓溜溜地毫不掩飾自己想法的大眼睛,突然就笑了。


“嗬嗬嗬……小丫頭醒了啊,不發酒瘋了?你說的那個蘇什麽珊娜,我是剛和她見過麵,那妞可熱情了,非纏著我,要我聽她唱歌,看她跳舞,怎麽拒絕都沒用,別說,那妞的身材是真不錯,大胸,細腰,翹臀,極品!”


康仔隨口胡謅,銳利的鷹眸向外放射著光芒。


看來……這丫頭還是有些在乎自己的……


不然她也不會耿耿於懷一個電話了,蘇珊娜是吧,衝你讓這個丫頭吃醋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擅自打電話給我的事情了。不過,不知道那女人從哪搞到他電話?他的電話一向不對外,隻有幾個好哥們和信任的屬下才知道,那個女人怎麽會知道,看來要查查了。


而那個女人打電話給他,沒別的事情,就是要告訴他,曉萌最近和nico走的很近,讓他小心帶綠帽子。笑話,這根本就是他安排的,他用擔心什麽。


康仔想到這,突然汗了下,他怎麽有種自己給自己買綠帽子帶的感覺?


算了,不管了,眼下還是對付這丫頭要緊,康仔的心情大好,這會手裏心裏癢得要死。,


上次吃這個丫頭的那份銷魂的滋味他還記得,埋在她身體裏麵的滿足感……那嫩滑的肌膚,柔軟的腹部,以及那神秘地帶的緊致感,好爽啊!


“哼,我就知道,你肯定和她有一腿,身材好怎麽了,我身材也很好啊,我也是大胸,我的腰也細著呢,不信你摸。”肖曉萌氣呼呼地說著,伸手就按住康仔的手,往自己的腰間探去。


康仔的呼吸緊了緊,“這可是你自己讓我摸的哦……”


“快點,廢什麽話,你還是不是男人啊~!”肖曉萌白了她一眼。


康仔的男人自尊心蹭蹭地上來了,“臭丫頭你又招我,事後你可別後悔。”


康仔被刺激的瞬間男人了把,他的嘴唇直接貼到了肖曉萌的臉頰上,而他修長有力地手也已經往曉萌的兩腿間探去。


肖曉萌咯咯地笑了,眼睛眯成了道小月亮,“癢,癢死了……哈哈……”一邊笑一邊扭著腰躲避著。


“臭丫頭,哪裏逃。”康仔一把按住肖曉萌的肩頭,不讓她亂動,手指更是長驅直入


頓時,肖曉萌全身的血液都湧到了頭頂上,她臉腮通紅,嗅到了康仔逼仄過來的男人味,她呼吸都不暢了。


頓時,肖曉萌全身的血液都湧到了頭頂上,她臉腮通紅,嗅到了康仔逼仄過來的男人味,她呼吸都不暢了。


“阿哥,好棒,好厲害……”肖曉萌順勢就將雙腿夾在了康仔的腰上,軟軟的,像是無骨的蛇。


康仔的呼吸越來越熱,越來越急,終於忍不住,一把扯掉自己的浴巾,將自己整個人都壓在了肖曉萌身上。


此時,肖曉萌也主動湊過去嘴唇,親吻康仔的脖頸。


“康哥~哥~~~~~~”


康仔閉上眼睛,享受著肖曉萌在他的胸膛上密密麻麻地親吻著。


因為肖曉萌的撩撥,他的喉頭越動越厲害了,呼吸也是越來越粗重。


肖曉萌一直呼喚著康仔的名字,她的呼吸也是越來越急促,加上斷斷續續的吟聲,發出的聲音簡直像是一隻正在撒嬌的貓兒,聽得人連骨頭都酥了。


康仔終於忍耐不住,腰一挺,深深地埋入了那溫軟的地方。


“哦……好棒……太棒了,哥哥你好厲害啊,給我……”


肖曉萌就像是一條水蛇,竭力地扭擺著,粉紅的嘴唇微微撅著,勾魂的眼神妖媚地勾著康仔,“哥哥你好棒啊,你是我做過最棒的了。”


康仔眯著眼睛,審視著身下的身體,緩緩伸出手,扣在她的豐滿上,“寶貝,更棒的還在後頭呢。”說著又是一個用力挺入。


“啊……啊……好好啊……給我……”


肖曉萌頓時激動得左扭右擺,雙腿緊緊地夾著康仔的腰,好使兩個人結合的地方能更親密無間些……


房間裏的空氣,驟然升溫了。


整個房間都洋溢著男人和女人的喘息聲,低吟聲。


一番雲雨過後……


康仔摸了摸肖曉萌毛茸茸的腦袋,輕聲問,“累不累,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


肖曉萌搖搖頭,像隻滿足的小貓縮在他懷裏,聲音柔柔軟軟的,“阿哥,你是不是喜歡我啊?”


康仔愣了下,很想借機表白,但是他深知肖曉萌的性格,如果此時順著她的話,自己以後想真正得到她就難了。


“是啊,我是挺喜歡你的,你這丫頭嘴巴甜,招人疼,跟個鬼靈精似的,哪個男人不喜歡你啊。”康仔用開玩笑的語氣,半真半假的說。


肖曉萌的心,馬上就像是被針紮破的氣球,一下子泄了氣。這話,她聽太多了,明顯是敷衍她。


看來,阿哥是真不喜歡她。難道他喜歡的是蘇珊娜那種類型的?


心頭,一陣不是滋味,酸疼酸疼的。


“你怎麽了?皺著一張小臉?”


康仔取笑著肖曉萌。其實,他期待著,期待著肖曉萌生氣,癟著嘴霸氣的說,不準你喜歡別人,你隻能喜歡我。


肖曉萌揉了揉腦袋,歎口氣,掩飾著她的失落,齜牙一笑,


“阿哥,照你這麽說,nico肯定會喜歡我咯。”


康仔陰了陰臉,被肖曉萌那燦爛的笑容刺痛了眼。


原來,她在意的還是nico,哪怕是現在光著身子躺在他懷裏,她心裏隻有nico。


肖曉萌,你太狠了,你置我的真心於何地啊!


好好好!肖曉萌,你竟然這麽想要nico,我成全你們。


康仔自嘲地一笑,拿起床頭的手機,劈裏啪啦地按了一會,發了條短信出去,然後站起來,說:“你就放寬心吧,你的nico肯定會喜歡你的,指不定等會就找你了。”


肖曉萌抬起頭,見他開始窗衣服,奇怪地問,“阿哥,你去哪?”


康仔一邊帥氣地穿好衣服,打著領帶,一邊用真沉穩如水的聲音說,“堂裏還有事情,我得回去一趟,你先睡吧。”


肖曉萌有點失望,正想說呢,她放在包裏的手機響了。


“快接吧,興許就是你的心上人打來的。”康仔淡淡說了句。


肖曉萌的心也是被康仔的這個話弄得咯噔一下,她看了看還在響的手機,猶豫了下走過去接起來,“喂?”


“寶貝,你睡了嗎?怎麽這麽久才接啊。”


“nico呀,我剛在睡覺呢,這麽晚找我啥事?”肖曉萌隨口應付著,眼睛是一直望著康仔。


“寶貝,是你說晚上會打給我的,可是我左等右等都不見你打來,寶貝,你是不是累得睡著了?”


康仔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冷冷地說,“你聊吧,我走了。”


康仔昂著頭走了出去,在電梯裏打了個電話,下到一層時,已經有小弟駕著車等在酒店門口了,小弟打開車門,恭敬地請他上車,然後揚長而去。


肖曉萌那已經掛完電話了,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麽一下子對nico完全提不起興致了。


隻覺得心底一抽抽的……有點酸有點疼。


她這是怎麽了?


康仔說分堂有事情,不是騙肖曉萌的,是分堂的確有事情。


黑手黨教父突然給他們在意大利的分堂下了請帖,說為了能夠將雙方的合作談得更為細致些,特意約他去吃頓飯,順便落實一下合作的細節問題。


黑手黨是一個黑社會性質的組織,最早出現於意大利,經過多年的發展,其勢力已經滲透到政商兩界,據說意大利有十萬黑手黨,連政府都拿他們沒辦法,勢力範圍太廣。現在世界各地都有黑手黨,其中最著名的有意大利黑手黨,俄羅斯黑手黨,美國黑手黨等……


而其中又以意大利黑手黨最為有影響力,他們從事軍火倒賣,人口販賣,天價暗殺,大量的走私,還有毒品交易……


和他們合作,對於正虎堂的壯大,當然意義重大。但是康仔現在要的不僅僅是壯大這麽簡單,他要的是吞掉黑手黨,並了他們所有的活動,歸正虎堂所有。


而這一切想實施起來,自然沒這麽容易,先不說意大利黑手黨已經在本土作威作福多年,其勢力毒液早就深入黑白兩界,甚至連政界都有他們的耳目,可謂是防不勝防。


朱莉安娜原本是黑手黨下一屆最有可能當權的候選之一,如今她染病在床,深居簡出,外界一度傳出她的死訊,弄得黨內人心惶惶,不少人甚至起了異心。


朱莉安娜原本是黑手黨下一屆最有可能當權的候選之一,如今她染病在床,深居簡出,外界一度傳出她的死訊,弄得黨內人心惶惶,不少人甚至起了異心。


黑手黨的內部也是分歧嚴重,各路人馬各懷鬼胎,都想著趁此幹掉朱莉父女,可以取而代之。


因此老教父才迫切想要正虎堂合作,好鞏固自己的勢力與地位。他當然也知道康仔來意不善,但是此時他沒有別的更好的辦法,不管康仔是什麽想法,在老教父這邊,這個合作夥伴,是不以丟掉的。


康仔威風凜凜地走入約定好的酒店大廳,那姿態灑脫地勾了一地的眼珠子出來,一幹小弟都發自內心的在讚歎,康哥,真是太有範了。


老教父端坐在大廳裏的高級牛皮沙發上,看見瀟灑而來的康仔,他慢慢站了起來,露出了非常官方的看上去很友好的微笑。


“康先生總算等到你了,深夜我突然邀請,沒有打擾到你吧。”說是深夜,這會也就八、九點,他沒這麽早睡吧?


康仔微微一笑,笑容客氣有禮,即不疏遠也不過分親近,“客氣了,你能親自邀請我們,可是我們正虎堂的榮幸呢。”


老教父對著康仔滿意地點點頭,這個男人是塊料子,舉止得體,神態不卑不亢,這陳默天的手下果然沒有弱兵,可惜了,她的女兒當初要是能把握住陳默天,這康仔如今就不是能為他所用了嗎?哎,這康仔要是他兒子該多好,或者是女婿,有他和自己女兒一起打理黑手黨事業,何愁家族生意不能壯大啊。


“康先生,我今日相邀,是為了西西裏軍火交易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老教父淡淡的說,維持著他上位者應有的氣勢,雖然他內心非常渴望這筆交易能與正虎堂談成,但是他一個教父,哪能對一個小輩太熱情,這豈不是有失自己身份,讓手下人看笑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