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你最該下地獄【29】
loading...

康仔意猶未盡地伸出粉紅的舌,輕輕在唇邊旋轉一圈,一副非常享受的姿態。


抬下眼皮,他輕輕讚歎了一句,“嗯,2000年的小拉菲,果然是精品,就是後勁太強了點。”


“啊,才是2000年的啊,不是說越久的酒越好嗎?我是看電影這麽說的。”肖曉萌眨巴眨巴眼睛,雙眼紅霞,有點醉意了。


“當然不是,這和年份沒關係,和雨水有關的。2000年雨水充足,葡萄的品質好,那年產的小拉菲都是100分的精品。小丫頭以後多看看長點見識,別被電影誤導了。”康仔說著,伸出手掐了掐她紅潤的雙頰。


肖曉萌揮開他的手,“不準捏我的臉,會變形的。嗝兒……”她開始打起酒嗝兒。


康仔歎了聲,“酒量不好還學人喝酒,你看又醉了吧。”


肖曉萌眨著迷離的眼睛,撅撅小嘴,“你是誰啊,為什麽在這裏。”一邊說一邊把康仔逼向角落,“你往裏點,給我讓點空。”


康仔無語了,發酒瘋了這是?這醉的也太快了吧。


“臭丫頭,明明是你自己把我逼到角落的,還讓我讓開,好吧,我走開。”


康仔想從角落出來,隻見已經醉得完全糊塗的曉萌同學的嘴巴撅得更高了,狠狠瞪了一眼康仔“你要去那裏,要去找蘇珊娜那個狐狸精是不是?你什麽眼睛啊,她那麽醜那麽老,你也喜歡,你真重口味……”


靠,老子什麽時候喜歡過她了?老子喜歡你才重口味好不好,你個死丫頭,你都不知道把我折磨的有多慘。康仔氣得雙眼要冒火。


肖曉萌眯著眼睛,強壓著康仔,趴到康仔的臉跟前,“誒誒,為什麽阿哥你的臉變胖了,好多張好多張啊……”


因為衣服的領口很低,所以康仔一低頭,肖曉萌的兩隻豐滿,就完全落入了他的視線裏。


死丫頭,竟然沒有穿內衣,仗著身材好也不能這樣,胸前的兩棵小櫻桃暴露在空氣裏,尖尖的,挺挺的,好像在等待著他好去咬一口,康仔隻覺得自己下腹越來越燙,有股熱流在不停地往上衝。


可是他不能在這個時候要了肖曉萌,在這會要了他,他們的關係就回到了原點,計劃也前功盡棄了。


康仔強忍住欲望,隻是掃了她一眼,然後將她一推,自己回到沙發上,輕鬆一靠,按著遙控器,專注地去看電視,再也不看肖曉萌。


肖曉萌可不是這麽好打發的,她打著嗝兒,扭著腰又巴上來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康仔的大腿上。


“小哥哥啊,你有沒有覺得這裏好熱啊,我都出了一身汗,你熱不熱啊,要不要一起去洗個澡呀。”


熱,他當然熱,他媽的他都要熱死了,那個地方都要熱化了,可是他不能動,不能看,不能對她的話有任何反應。


肖曉萌轉動著眼珠子,眨巴眨巴地看著康仔的反應,尤其是往人家下麵看。


“好有趣啊,阿哥你這裏有頂小帳篷耶。”說著手就往上麵摸,“裏麵是不是住了個小矮人呀?啊,不是小矮人誒,這個熱熱的,硬硬的東西是什麽呀,好有趣,碰一下還會動耶……”


康仔的下巴頓時繃緊了,要命,真要命,那丫頭的手也太靈活了吧,他差點就要從她手裏出來了。


嗷,天那,她的指甲刮到他的馬眼了,這是想玩死他啊。


“阿哥,你這裏也流汗了誒,你看,白白的……”說著,迷迷離離的肖曉萌舉起她帶著某種液體的手指,在康仔麵前晃了晃。


康仔深呼吸了好幾次,這會他也是渾身是汗,非常艱難地將人一推,聲音都啞了,“你趕緊去洗澡吧。”


“噢。”肖曉萌乖乖地點點頭,然後站在原地,麻利地將自己脫了個精光,蹦蹦達達地跑去洗浴間,完全沒管身後的康仔差點噴鼻血了。


“臭丫頭,就你這點道行還想勾引我,早一百年呢……”康仔咬著牙,強行把欲望逼退下去。


而那邊,洗浴間裏的肖曉萌突然鑽出頭,不管自己是不是光著身子,朝著康仔就喊道:“哥——”


“……”


康仔抖了抖,臭丫頭,你又幹嘛?


康仔仍舊不鳥她,雙眼直盯盯地看著電視機,就是不往她那瞄一眼。


“阿哥~~!哥~~啊哥~”


那聲音太柔太媚了,康仔覺得自己要再不開口,那丫頭能直接叫得他再泄一次。


“嗯?”聲音依舊低沉,也仍舊沒看她。


“你要不要一起來洗澡啊?”


“我洗過了。”


“可是你剛才又出了很多汗了啊~~~~來嘛來嘛,一起洗嘛,哥,你看看我啊,電視有什麽好看的,看我嘛看我嘛,隻看一眼好不好?”


肖曉萌不甘被人無視,赤著腳扭著腰就這麽從洗浴間光著身子出來了。


康仔現在就算不想看,也不能不看了,人直接就往他麵前一站,用那銷魂的小櫻桃對著他呢。


喉結動了動,康仔握著遙控器的手心都緊了。


“阿哥,一起洗嘛。”肖曉萌紅彤彤的臉蛋歪了下,胸口的點點馬上動了起來。


康仔看了肖曉萌一眼,那一眼大概停留了三、四秒,然後挪了個位置,繼續去看他的電視去了。


“不洗,你趕緊進去吧,回頭就凍著了。”


“哼!臭阿哥,你討厭死了。”肖曉萌嗔怒一聲,扭著身子返身進了洗浴間,本來就暈乎乎的腦子被這嘩啦啦的熱水一衝,就更暈了。


隨便衝洗了兩下,她裹了條浴巾就出來了。


“啊……嚏……”肖曉萌抽了抽鼻子,可憐兮兮地來到康仔麵前,“阿哥,我感冒了好像。”


康仔一抬頭,心瞬間就疼了,“你這丫頭,也不知道多穿點,你看你手上都起疙瘩了。”


這時候,康仔的手機響了,他順便就接通了,“誰?你是誰……蘇什麽?不認識……噢,是你啊……”講電話的時候,他順便去拿了件外套給套在肖曉萌身上。


肖曉萌卻又把外套丟掉,半眯著眼直接掛在了康仔身上,“阿哥,我冷……”邊說邊往他懷裏躲。


“嗯……謝謝蘇小姐這麽有心,我知道了……就這樣吧,我有事情要忙……”


康仔快速簡潔地掛掉電話,將手機往□□一丟,雙眼發熱地看著肖曉萌,呼吸微微加重,“臭丫頭,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麽嗎?”


肖曉萌突然笑出聲來,就像隻做了壞事的小狐狸,她抬起白藕一般的胳膊,摟住康仔的脖子,而她胸前的兩點毫無空隙地抵在了康仔的胸膛上。


肖曉萌突然笑出聲來,就像隻做了壞事的小狐狸,她抬起白藕一般的胳膊,摟住康仔的脖子,而她胸前的兩點毫無空隙地抵在了康仔的胸膛上。


“可是人家冷嘛。”那少女的嬌嗔,聽得康仔心裏癢癢的,就跟有隻小貓在撓他一樣。


“丫頭,這是幾個手指?”康仔舉起兩根手指問她。看眼神已經是迷離地找不到焦點,但聽她說話又很有邏輯的樣子,這丫頭是不是真醉啊?


“兩個嘛,阿哥你真笨。”肖曉萌咯咯地笑。


康仔汗了,頓時覺得自己好無聊好幼稚。


“阿哥,你這裏藏了什麽呀,都抵著我了,痛死了。”肖曉萌皺著小臉說。


“你摸摸,不就知道是什麽了嗎?”康仔急喘著氣,誘惑她說道。


“好啊。”肖曉萌毫無心機地一笑,雙手真就這麽摸進康仔的浴巾裏了。


“恩~~熱熱的,硬硬的,還會動呢~~阿哥,這是什麽呀~~”肖曉萌此時宛若世間最天真的少女,完全不諳情事。


他雙腿的肌肉抽了抽,下巴都繃緊了,“丫頭,別放手,繼續,最好再加點速度。”


“可是我困了耶,明天再幫你玩好不好?”肖曉萌打了幾個哈欠,眼皮有一搭沒一搭地垂下來。


“不準睡!”康仔吼了一聲,嚇得肖曉萌一激靈,隨後她癟起嘴,一臉委屈的說,“可是我真的很困啊,臭阿哥,你壞死了。”


康仔的心頓時軟了,馬上哄她,“好好,我們睡覺,現在馬上就睡覺。”說著,他一手摟住肖曉萌的的腰,另一隻手托住她的屁屁,仗著他的力氣大,將肖曉萌整個人扛了起來。


他將人丟到大□□,然後自己壓了上去,兩個人貼得緊緊的了。


肖曉萌突然感覺到了康仔身上傳過來的一份份熱氣,


她咯咯地笑,“小哥,你很俊噢,讓姐姐好好疼你噢。”


康仔嗅著肖曉萌身上的一股股清香,有小拉菲的酒香有少女本身的體香,那香味撲鼻讓他的下腹湧起一股股熱潮,下意識的,他就抬起手,捏住了肖曉萌下巴。


肖曉萌蹙起眉頭,別過臉,躲過他的鉗製,一點麵子沒給。


“小丫頭,膽子很大嘛,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你是?是……”肖曉萌努力撐大眼睛,眨了眨,問出了讓康仔差點吐血的話,“你是誰啊?”


康仔一口老血噴出來,“你個死丫頭,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就敢爬上我的床!看清楚了,我是康仔,是把你當命一樣看的男人!”


“康哥哥呀,你從法國回來了啊?有沒有給我帶法國男人啊?”肖曉萌繼續眨著眼睛。


康仔沒血可噴了,氣得直接捏緊了曉萌的下巴,“看清楚了,我就是你的男人,而你,隻能有我一個男人。”


“痛痛痛!快拿開你的爪子!痛死了!”肖曉萌本來迷離的眼睛被這一捏有幾分清明起來。


“你就裝,我根本沒用力氣。”康仔哼了聲,哪知道下一秒,肖曉萌的眼淚撲簌撲簌的往下掉,嚇得他連忙鬆手了。


“真有這麽痛嗎?”康仔納悶了,他沒用什麽力氣啊。康仔不知道的是他習武之人的普通力道已經是別人的好幾倍大了。


“不僅痛,還髒,趕緊拿開你的髒手!”肖曉萌清醒了一半,一巴掌揮開康仔的手。


“屁,老子剛洗的澡,你看看,哪裏髒啦。”幹淨的可以放顯微鏡下了好不好。


肖曉萌哼哼了兩聲,張口就說:“幹淨個屁!誰知道你是不是摸了別的女人回來,肯定剛和蘇珊娜鬼混過,不然她怎麽會打電話來,鄙視你,髒,真髒!”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