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你最該下地獄【20】
loading...

康仔淡定地看著前方路況,“我最近幾天要回趟法國,你乖乖地在這裏,不要惹事,回頭你要什麽,我給你帶。”


肖曉萌隨即笑了,笑得極其諂媚,軟聲軟氣地說,“哥哥,看你這話說的,我什麽時候不乖過啊。說來,聽說法國男人很浪漫很熱情很man哦,哥哥,你能不能捎帶幾個回來。”


“……”康仔無語了。


“嘻嘻,我開玩笑的啦,我現在最喜歡的是nico,不拿下他,我絕對不罷休。”


肖曉萌眉飛色舞的,一臉的勢在必得。


“要不要我幫你。”康仔下巴繃緊了下,艱難地說道。


肖曉萌小手一揮,豪氣地說道:“不用,我要靠自己本事,這樣才有成就感。”


“喲,小姑娘很有誌氣嘛。”康仔笑著說,心卻在一點點抽緊。


肖曉萌那才笑得彎了眼睛,湊過去觀察著康仔的表情,眼睛一閃一閃的:“那是,誒,阿哥,我突然發現你長的很帥呀,睫毛好長呢,快趕上我姐了。”


“帥又怎麽樣,我又不靠臉吃飯。”再帥,你又不喜歡我,有毛用。


“哎呀,誰說男人不能靠臉吃飯,你看nico,他就是因為帥才能一出道就這麽紅啊。”


“好了好了!別老提他,快想想要去那裏吃飯。”


“無所謂啦,反正我都沒吃過。”


康仔想了想,就自己決定了,“這麽晚,意大利餐廳肯定都關門了,我們去華人區吧。”


“啊?來國外還吃中國的東西啊。”又不是沒吃過,有什麽好吃的。


“嗬嗬,老外一天隻上7個小時班,這會餐廳早關門了,有華人區吃不錯了。而且老外的東西就那麽一丁點,哪裏吃的飽,還是吃中國菜好。”


肖曉萌鼓著腮幫,“我都吃了十幾年了,再好吃也膩了。不如我們去吃日本菜,日本店經常有24小時服務的。”


“小日本鬼子的飯,更沒什麽好吃的。”康仔歎了聲。倒不是他愛國,隻是對生冷的三文魚什麽的實在沒愛,食物總是熱的好吃,生吃跟野人有什麽區別。


肖曉萌白了一眼,“你怎麽跟我姐一個樣,盲目的愛國主義。其實日本菜有很多好吃的,蛋卷啦,章魚小丸子,壽司都不錯,你們男人最愛看的蒼老師不就日本的嗎?看的時候不仇日,這時候跟我說什麽愛國,真是鄙視你!”


康仔被這番連珠帶炮說的毫無招架能力,這個小妮子歪理怎麽這麽多!


“想揚我中華國威,我們就更應該去吃日本菜,讓他們跪著給我們服務,踐踏他們的尊嚴,可比看什麽蒼老實武藤蘭給力多了。”


汗,什麽是蒼老師什麽蘭。康仔聽得暈呼呼的,想要問,可是直覺告訴他,問出口肯定要被肖曉萌鄙視,所以他幹脆什麽都不說,隻聽她講好了。別說,這個小丫頭難得講次大道理,可真新鮮。


康仔開著車偷笑。肖曉萌繼續鼓著腮幫,氣鼓鼓的。


“好吧,那我們去吃日本菜吧。不過不知道還有沒有,得找一找了。”康仔在欣賞完她可愛的表情後,終於不舍得的開口。


“哦也,康哥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肖曉萌開心地舉起手,做了個出發的姿勢,“走,我們去滅了小日本。”


就你,還滅了他們。康仔失笑,心裏卻是美滋滋的。


找了好一陣,終於在條不起眼的街上找到家快要打烊的日本壽司店。


康仔下了車,親自給肖曉萌打開車門,“我的公主閣下,我們到了。”


語氣非常溫柔,還伸手放在車頂上,防止肖曉萌碰到了腦袋。


肖曉萌從未見過他這麽溫柔這麽紳士,一下子就呆了,小心髒突突地亂跳。


姐姐呀,她第一次發現康哥好男人好帥啊。


肖曉萌下了汽車,打心底有一種被人當成公主捧在手心的感覺,這感覺太美好了,美得她都飄飄然起來了。


康仔牽著著肖曉萌的手,就像是牽著自己的專屬物品一樣,霸道地橫跨進飯店。


而肖曉萌卻是覺得,哇塞太有慈禧老太爺的範兒了。


康仔這步子邁得是雄赳赳氣昂昂,他哪裏知道自己在肖曉萌心裏不過是李連英李公公一樣的存在啊。


飯店的老板一看這架勢,馬上打起十二分精神親自來招呼,深怕是黑社會上門來尋事啊。


飯店的老板一看這架勢,馬上打起十二分精神親自來招呼,深怕是黑社會上門來尋事啊。


康仔也大方,直接甩出一踏錢,還是美元,直接把這小店都包下了。


“哇……真爽,好有上帝的感覺啊,嘖嘖,還是當有錢人好,有錢人就是活得滋潤啊。”


論有錢,可誰都沒有你姐夫有錢。你是他小姨子還怕以後沒錢花啊,康仔在心裏默默想。


可轉念一想,不對,肖曉萌是自己的女人,應該自己養,在養女人這事上,他康仔還是非常傾向於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堅決不沾少爺一點光。


肖曉萌大快朵頤,大發感慨,“小日本就是嚴謹,這食物做的跟藝術品一樣,讓人光看就讒了。”


“喜歡就多吃點,不夠,再點,他們今天隻給我們服務,你想吃到什麽時候都行,不用給哥我省銀子。”不過目前看來,她可一點沒給自己省銀子的想法。


肖曉萌再次感慨,“果然有錢就是大爺啊,一口氣包下一家店,哥哥你真是太豪爽了。不過呢,這個點吃太多,容易胖的,我吃幾碟就夠了。”


康仔內心鄙視地看著肖曉萌,吃貨,這丫頭絕對是個吃貨,這哪裏是幾碟啊,分明是幾盆啊,


燕窩魚翅不算,這一碟碟的三文魚,壽司,雞蛋卷,章魚燒,燒鳥(雞肉串),熬點,仙貝,羊羹,每樣各點了三碟,他一個大男人看著都傻眼了,真不知道這丫頭的胃怎麽撐的下去。


肖曉萌咕嚕咕嚕幾碟就下肚了,中間不帶換氣的,吃相豪放地把侯在一旁的服務生都嚇到。


天啊,這小姐看著斯斯文文,這麽有氣質,怎麽吃東西跟餓死鬼投胎似的。


肖曉萌可不管別人怎麽看,她現在又還沒紅,又沒人認識她。而且她小時候和姐姐搶東西搶習慣了,速度稍微慢點就隻剩空盤子了,因此她吃東西有個習慣,就是快,狠,準,經常能把她姐姐氣個半死。


沒一會,肖曉萌已經撐得肚子都圓鼓鼓的,正用手拍打著。


“嗝兒!吃得好飽哦,好久沒吃的這麽開心了,阿哥,這頓真是要謝謝你了。”


康仔眼睛從震驚中回神,默默地看了眼桌上的風卷殘雲,小心地護著他好不容易往肖曉萌盤子裏夾來的一個鮑魚。


康仔夾起來那個鮑魚,放進了自己的嘴巴裏,嗯,味道果然不錯,尤其是從別人手裏搶來的東西更是不錯。


肖曉萌像是大人管小孩子一樣,用筷子指了指康仔的盤子,說:


“哥,你吃青菜,還有好多香菇菜沒吃完呢。”


康仔心裏那叫一個委屈,憑啥她大魚大肉鮑參翅肚,他卻隻能可憐的啃青菜。


“你吃吧,女人吃青菜好,清淡養胃。”


“我不吃了,我要留著肚子等會買蝸牛冰激淩,聽說意大利的冰激淩非常好吃,我早就想嚐試了。”


“啊!你還吃的下啊?”


“當然,我最喜歡冰激淩了,尤其是鮮奶巧克力口味的!手工的!”肖曉萌笑得眯縫起眼睛,搖頭晃腦的。


康仔歎了口氣,悄悄瞥了一眼自己可憐的小荷包,看來他真的要努力工作存老婆本了,不然賺多少都不夠她這麽吃的了。


汗死了,他還是認命地吃青菜吧。


吃完了飯,康仔依舊非常有風度地給肖曉萌打開車門,


“哥,天色還早,不如我們去散散步吧。我們去威尼斯水城吧,我還沒去過呢。”


康仔下意識看了下表,“都要四點了,哪裏還早啊,你不睡,小心黑眼圈啊。”


“四點還不早啊,這個點雞都還沒叫呢。”肖曉萌反擊道。


康仔汗了,他就知道說不過這丫頭。


“再說了,那裏風景很美的,去散散心,別像豬一樣,除了吃就是睡。你想想,我們坐在小船上,喝著咖啡,看著兩邊意大利建築,迎接早晨陽光,這感覺多美妙啊。”


康仔再汗,這小妮子什麽時候也這麽詩情畫意起來了,真不習慣。


肖曉萌還沉浸在少女幻想裏,拉起康仔的手,撒著嬌道:“阿哥。去嘛去嘛,我們這會去,剛好趕上日出啊。”


康仔被這一聲聲阿哥叫的心馳蕩漾,那是相當的享受,沒有一時答應,就等著再多聽兩聲。


肖曉萌果然如他想的那樣,“阿哥,去嘛去嘛,我們去看日出,看完了,你去工作,我去片場,兩不耽誤啊。”


康仔心裏美的呀,那話怎麽說的,見著美女撒嬌,總是不忍心答應,就想多享受下被撒嬌被需要的感覺,而遇上醜女撒嬌,沒幾下就忍不住答應了,以免她們撒嬌不止,徒添惡心。


“阿哥,最好的康哥哥,我最可親可愛的康大俠,我們去看日出吧……”


康仔眼角慢慢浮現笑容,終於心軟答應了,“好吧,去看看吧,就是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擺船的。”當然,就算沒有,他綁也要綁一艘回來。


“哦也,可以去看日出了!”


康仔見她樂得跟個小老鼠似的,也是高興地打了方向盤,往威尼斯水城那個方向駛去。


威尼斯是世界著名的水城,它的美是水和橋構成的,它是世界上唯一沒有汽車的城市。


威尼斯水城大街小巷的特殊風光。有些水道比北京的小胡同還要狹窄,兩條船不能並開,隻能單行。


街道兩旁都是古老的房屋,底層大多為居民的船庫。連接街道兩岸的是各種各樣的石橋或木橋,它們高高地橫跨街心,一點也不妨礙行船。


大大小小的船隻從太陽型的橋洞中穿梭,遊客可以在船是觀賞到威尼斯城內的古跡,比如大大小小的座教堂,還有依水而建的鍾樓、男女修道院、宮殿等等,都是隔河相臨,十分別致。


威尼斯的房屋建築風格各異,房屋的門窗、走廊上雕刻著精美的圖案和花紋。


夜間泛舟威尼斯,獨有一番情趣。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遊客來到意大利威尼斯,來感受她的美麗、溫馨和浪漫。


而現在,肖曉萌和康仔也如這萬千中的男女一樣,甜蜜浪漫地坐在小船上,欣賞著即將這座被陽光包圍的美麗城市。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