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你最該下地獄【19】
loading...

過了好久,終於,在肖紅玉不斷的哀求中,陳默天那才算是放過了她。


肖紅玉疲憊地睡在陳默天的臂彎裏,心裏隻有一個想法,嗚嗚嗚嗚嗚嗚,這個澡果然白洗了!


****


淡淡月色下,康仔從車裏下來,悄然地回到了酒店房間。


康仔看了看表,從他離開到回來,用了兩個小時了!


那個丫頭應該睡死了吧?


進到房間,打開燈,果然如他想的那樣。


隻是,走近一看,康仔竟然很罕見地微微紅了臉。


這個丫頭,到底做了什麽花癡夢,怎麽能把床睡成這樣。


此時,□□一片淩亂,被子有一大半掉在地上,另一小半被她用雙腿夾住,就好像夾住一個男人的腰那樣夾住,而她此時身上也是光溜溜的,晚禮服被粗暴地丟在地上,變得皺巴巴的。


肖曉萌在夢裏見到了nico。


夢中的場景是肖曉萌非常喜歡的,還是在片場,燈光師打起了柔光,他擁抱著她,將她按在沙發上,捧著她的臉,去親吻她的嘴唇。


夢裏,他的嘴唇薄薄的,性感死了。


“滋兒,滋兒……”肖曉萌閉著眼睛,躺在病□□,努著嘴唇,發出滋咋滋咋的聲音。


康仔抬眼去看,正好看到肖曉萌對著被子做著親吻的動作,他頓時無語了,“你這個色丫頭,睡覺也不安分,肯定是夢見什麽男人了!”


肖曉萌性格火辣,又是年輕活力,見著誰都阿哥阿哥的喊,嘴巴甜得和抹了蜜一樣。


這樣的女人很難不招男人喜歡,尤其是招他的喜歡。


康仔長歎一口氣,深深覺得自己喜歡上肖曉萌是自找苦吃的事情,他悲慘的未來已經可以展望了。


這時,那小半塊被子也掉到了地上,展露在康仔眼前的,就是整個赤條條光溜溜的肖曉萌,一點遮擋都沒有。


“你這個丫頭,成心招我呢是不是!”


康仔一邊罵著,一邊又目不轉睛地盯著看,他倒是想背過身去,可是他的腳步邁不動。


打眼看過去,就是一片雪白!


當然,還有誘人犯罪的粉紅點點,還有讓人心馳神往的黑三角地帶。


康仔話還沒說完,隻見肖曉萌翻了個身,大腿一張,非常配合地呈現出大字型,那景色,那感官刺激,絕對是華麗麗地啊。


康仔眼睛都充血了,非常勉強地強迫自己轉身,可一轉,又覺得自己的行為太不像男人了。


於是,咬咬牙,彎腰撿起地上的被子,想要去給肖曉萌蓋住,誰想到,肖曉萌突然抬起腿,屈膝,然後華麗麗地把康仔的大腿勾住了。


“死丫頭,快鬆開!”康仔低吼了一聲,聲音都變了。


哪知肖曉萌非但沒反開,反而還扭了扭身子,像邀請似的把腿張得更開了。


“媽的,這可是你惹我的!”康仔覺得再不上她,太對不起自己了,當下把褲子脫掉一半,將她兩腿一分,架在自己腰上,抬起她的腰,就是一個衝刺。


“嗯~好棒哦~~~”肖曉萌嬌滴滴地哼唧了幾聲,頭搖了起來,雙腿將他的腰夾的更緊。


“更棒的還在後頭……”康仔悶哼一聲,用更快的速度更加用力起來。


“嗯嗯~~~nico~~~你好棒,太厲害了……”肖曉萌一直閉著眼睛,撅著紅唇嬌滴滴地哼幾聲,手指死死地抓著床單,看她顫抖的樣子,就


知道享受到了極大的快樂。


“你叫誰?”康仔停下動作,不敢置信地保看著身下的小女人,愣了好一會,憤怒地火焰幾乎燒遍了全身。


沒有什麽比自己和心愛的女人上床,努力賣力討好她,她口中卻叫著另外個男人的名字更憋屈更難堪更侮辱人的了。


康仔哪裏能夠忍得住,直接腰一挺,狠狠地直搗黃龍。


“死丫頭,看我怎麽弄死你,你竟然敢在我□□叫別人的名字!真他媽#¥@¥……**%#*#%……”罵出一長串髒話後,康仔忍不住爆發了。


……


而肖曉萌此時更像隻被喂飽了的貓,舒服地蜷縮在□□。


結束了這一場暴風驟雨的情事後,康仔沉默地吸著煙,團團煙霧彌漫在房間,他的臉就隱在這煙霧後,半明半暗地讓人看不出情緒。


雷蕭克說的對,對付肖曉萌這樣的女人,絕對不能出尋常的招數,她見過很多男人,男人在她看來就是□□用品,可有可無。


自己在她心裏,也不過是個可以讓她演藝事業更是一層樓的金主而已,現在她纏著自己,一口一個阿哥的喊,不過是因為自己有錢有權能


夠幫她。


萬一哪天自己失勢,或者又出現個比自己更強大的男人,這個丫頭絕對變心倒戈沒有二話。


這個丫頭太勢利太現實,也太招人。竟然自己喜歡上她不能改變,不如改變她看看。


可是讓一個勢利丫頭改變,這可能嗎?


康仔心裏竟然沒有把握。


不過就如雷蕭克說的,改變的了,讓這個丫頭真心愛上自己最好,改變不了,就當個金主,好好地養著她,綁她在自己身邊一輩子也是一


樣。


反正,他不會對這個丫頭放手就是了。


肖曉萌打了個哈欠,身子翻了下,緩緩睜開了眼睛。


“唔,阿哥,是你啊,你怎麽在這?”


為什麽我不能在這,那你希望誰在這?nico嗎?


康仔的臉即刻就黑了。


肖曉萌多聰明,一看康仔不高興了,馬上像著水蛇一樣地纏了上來。


“阿哥,你在想什麽,怎麽一副不高興的樣子,難道是我剛才伺候的不好?”


床這麽亂,腰這麽酸,肖曉萌不用問也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麽。老實說康哥的技術很不錯,要尺寸有尺寸,要力道有力道,可惜怎麽每次都挑


她睡覺時來,讓她不能好好感受下。


康仔剛平複下去點的怒火又猛地躥高了,他生氣,很生氣,因為肖曉萌剛才那句話。


伺候,誰知道她在夢裏伺候的誰啊,反正不是他康仔。


“哥哥,你要是不滿意,不如我們再來一次啊,這次我保證伺候得你開開心心舒舒服服。”


康仔臉繼續黑著,不過心裏確實有點動搖。他罵了自己一句,太沒出息了,隨便兩句話就勾得自己心猿意馬,這樣計劃還怎麽實施得了啊。


“睡你的覺去!”康仔呼啦一下跳下了床,煩躁地走進了洗澡間。


他決定了,不等肖曉萌親口說愛他前,他不會再碰她一下。


就算憋死也不碰!大不了擼管嘛,他還有左手,怕什麽!


等到康仔在浴室冷卻完出來,人家肖曉萌正光著身子走來走去,不時從她的房間裏拿幾件珠寶回來試戴,要麽就是比著幾件還沒剪牌的衣


服照鏡子,臭美死了。


她的嘴裏還哼著歌,心情好像好到爆。


“你就不能回自己房間啊?”康仔的話裏還帶著火氣。


“哦?為什麽啊?”肖曉萌一臉無辜和不解,“你的房間大嘛,光線又好,可以看全海夜景,再說了你的床是我暖的誒,我為什麽不能睡。”她才不要去睡自己那張冷冰冰的床咧。


康仔被她堵的沒話說,見她要換衣服,多口問了句,“這麽晚了你穿衣服去哪?”


話一出,又覺得自己問的不對,穿不穿衣服和晚不晚沒關係啊。


“去吃夜宵啊?哥你忘啦,你說舞會結束後帶我去吃威尼斯夜景小吃的,我晚上沒吃多少東西,又睡了一覺,這會肚子早餓癟了。”


康仔完愣了下,完全忘了這件事情,


“哥,你不會忘記了吧!不管,我這行肚子餓死了,你必須要陪我去,我剛剛這麽賣力地扭,消耗了不少能量呢,得要補充補充才行,暖


床很辛苦的好不好。”肖曉萌嘟嘴,既撒嬌又賣萌道。


說得他好像沒出力一樣,康仔鬱悶了。


“而且隻有吃飽了,我們等會才能繼續下半場啊。”肖曉萌眨了眨眼睛,意有所指說道。


康仔一聽,頓時覺得剛才被冷水壓製住的某處又複活了。


不行不行,他不能再被這個丫頭牽著鼻子走了。康仔握了下拳,覺得自己必須要爺們一回,狠狠拒絕這丫頭一次,以報剛才傷心之仇,可是一開口,卻是這樣的。


“那你換吧,我出去等你。”


就這樣,康仔帶著一肚子的鬱悶走逃一樣地出了房間,而那個自稱暖床很辛苦的肖曉萌,還留在他的房間繼續開心地換著衣服。


現在……


康仔揉了揉額頭,一肚子的火沒處發。


突然爆出來一句粗口,“瑪麗隔壁啊,我真是栽了!”


路過的服務員被康仔那惡狠狠的話給嚇得渾身抖了抖。


先生,你隔壁住的人不叫瑪麗啊。


媽的,都多久了,還沒好!女人出次門真麻煩!


康仔等的人不耐煩,煩躁的隻差數地上的煙頭時,人大小姐終於慢悠悠高姿態的出現了。


“你再晚半個鍾出來,我們可以直接去吃早飯了。”


將肖曉萌塞進汽車裏,康仔沒好氣地說道。


“小哥哥,你這就不懂了吧。女人本來就是要等的,那個女人讓你等越久,說明越在乎你哦。”


“歪理!”


“哪是歪理,你看嘛,讓你等的越久,說明我越用心挑衣服化妝,也越能表明我對你的在乎啊。”肖曉萌理直氣壯地說。


“你是在乎路人的眼光吧,哪裏是為我。”康仔還不知道這丫頭啊,臭美的要死,時刻不忘記要成為他人的焦點,這個人真是生來就適合做明星的。


肖曉萌將自己頭發撩到耳後,這個動作很簡單,卻出奇的性感,牛奶白的皮膚上透著絲絲血管,臉蛋和脖子的皮膚一致,吹彈可破。


“我打扮的漂漂亮亮,阿哥你臉上也有麵子啊。”肖曉萌笑嘻嘻地說,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在黑夜裏閃閃動人。


康仔深呼吸了下,心裏努力叫自己別去看,這會正開車呢,思想不專一,可是要出人命的。


“阿哥,我明天要開工,你開車送我去片場好不好……”


“開工?你的鏡頭不是拍完了麽。”


肖曉萌撇了下嘴,“那又怎麽樣,我可以去看看啊,興許導演見我這麽認真,會給我多加幾個鏡頭呢!”


“我明天有事情,我讓手下送你吧。”康仔故意當沒看見她的表情,淡淡說道。


肖曉萌癟著臉,讓手下送哪有讓他送這麽威風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