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你最該下地獄【9】
loading...

“誰啊?”他看也沒看屏幕,不耐煩的說道。


沒一會功夫,導演的臉色就黃了,又突然白了,嘴唇上下亂抖,幾乎是點頭哈腰的說道,“是是,我知道怎麽做,那個叫肖什麽……啊……是是,是肖小姐,我會派人去請她的……”


沒一會功夫,導演的臉色就黃了,又突然白了,嘴唇上下亂抖,幾乎是點頭哈腰的說道,“是是,我知道怎麽做,那個叫肖什麽……啊……是是,是肖小姐,我會派人去請她的……”


電話完了,導演出了一頭的汗。


美女機靈地馬上蹭過來,嬌滴滴地所道:“導演~~你瞧你都出汗了,人家幫你擦擦~”哪知道胸還沒湊上去,就被一巴掌無情地推開了。


“現在不需要你了,女主角我們換人了,當然你要是願意的話,女配的角色我們還是可以考慮你。”


“什麽,女配?!你當初可不是這樣答應我的……”美女不敢相信地叫道。


“當初是當初,現在是現在,你自己考慮吧。”他哪裏還管得了她啊,他得趕緊把那個叫小什麽萌的肖小姐找到。


天呐,正虎堂的康老大竟然親自打電話來,這肖小姐到底是哪路菩薩啊……


導演抹了抹汗,不管了,先找到人再說。


對了,臨時換女主角的事情,要告訴nico一聲……


……


肖曉萌在接到導演組電話時,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啊,康哥真有辦法,竟然真的把女主角給她拿下來了。


而且還是導演親自打的電話,太有麵子了!


肖曉萌本想給康仔打個電話,這時又有個電話進來,一看是nico,就是那個英國帥哥,她接起電話甜甜地打招呼,“嗨,帥哥!”


“你好,我聽導演說現在是你和我演對手戲,先恭喜你拿到這部戲的女主角,不知道你有沒有時間出來,我們一起對下戲。”


“時間?有啊有啊,我有時間。”肖曉萌忙不迭的答應了。


nico在電話那頭笑了,“好,那我們今天晚上片場見。”


肖曉萌被那個笑迷得頭都暈了,隻顧著點頭說好,掛下電話,整個眼都發光了。


帥哥啊帥哥,這可是你自己送是門來的,哈哈哈哈,你就等著被我好好疼愛吧……


至於給康仔打電話一事,她這會哪還想得起來啊。


淩晨一點,到了導演給的通告時間。


雖然是淩晨,但是片場裏已經燈火通明,或者那些燈是從昨天一直亮到今天。趕場拍戲的事是最尋常了。看著燈火通明的片場,肖曉萌滿世界的尋找nico的身影。


“我說,你傻呆呆的站在那裏當燈泡啊,趕緊換衣服去!”


場記不認識肖曉萌,隻當她也是臨時演員,因此不客氣地指揮她和一大群其他的群眾演員,進了臨時演員用的更衣室。


肖曉萌頓時不爽,什麽嘛,她可是女主角誒,怎麽能和群演一起,她要有獨立的更衣室!肖曉萌站那不動,場記看見她不配合,正要開口罵人,這時一道影子壓了過來。


“嗨,nico!”肖曉萌歡快地向場記身後打招呼。


“你果然先來了,我和導演剛還去酒店接你了。”nico站定微笑,他的微笑,讓身旁一切事物都黯然失色。


肖曉萌不知道有保姆車,因此自己跑來了,她吐吐舌頭,天真乖巧道:“我不知道你們要來接我,我怕遲到就先來了。”


場記一拍腦門,這才想起臨時換女主角的事情。


媽媽呀,看來這位就是把蘇珊娜拉下來的肖小姐啊,導演千叮嚀萬囑咐絕不可以得罪的人。


還好還好,剛才沒罵出口。場記心有餘悸的想。


這時,幾位群演換好了衣服出來,場記連忙上去講了一下等會兒要拍的戲和要注意的東西,遂領著一幫人在拍攝點站好了位,等著導演來。


十來分鍾後,片場準備齊備,坐在機器後麵的導演一聲“開始”,清脆的開始板按下的聲音響徹整個片場。


“嗙”的一聲巨響,預設的煙幕彈燃氣了滾滾濃煙,倒地的聲音此起彼伏,幾名群眾演員在攝像機搖過來時仰倒在地上做了死屍狀。


……“哢!ok!這個位置,再來一遍。”


……


“哢!好!左邊的位置,再來一遍。”


就這樣,眾群眾演員死了一次又一次,從各個方位各個角度以導演要求的姿態死了數十次後,終於,導演滿意了。說這條過了。然後場記過來說下一場戲準備。


這就暫時沒群眾演員的事兒了。


下一場就是肖曉萌和nico的第一場對手戲。


肖曉萌早就按耐不住了,突然,她想起來還沒看過劇本,這要怎麽演?


這時場記湊近,神秘兮兮的對她說:肖小姐,您放心,安全我們做的很到位,到您的戲時我們會清場,裸露部分我們有替身演員完成。


什麽?等下是什麽戲?肖曉萌問。


場記小聲的回答:床戲。


……肖曉萌愣了愣(⊙o⊙)


“哢!”


導演皺著眉頭,對nico說:“nico,你在看著你愛的人的時候,一定要投入感情,要去想,那個人是你最放不下,最想擁入懷裏,最重要的人……然後當你知道你不能得到這個人,你的表情是很絕望,很不甘心的……而不是那麽……視死如歸……”


“抱歉,我太緊張了,請讓我再試一次。”nico不好意思的笑道。


“ok,那我們就再來次,nico,首先你要把曉萌當成你最愛的人,深情、專注、默默的看著對方,然後吻下去,而曉萌,你這會是昏迷狀態,切記不能有一絲表情……”


肖曉萌坐在□□,乖巧地點點頭,雙頰微紅,別提有多動人。不知道的人以為她是害羞,其實是她太興奮所至。


一旁的場記抹抹汗,拍這麽多年,今天這麽詭異的情景還是第一次見到。那nico剛才那表情看上去要多不情願就有多不情願,而那位肖小姐,更是……


“哢!”一聲,排戲開始。


nico用著非常溫柔神情的目光又一次吻下去了。鏡頭轉換間,他一隻手扶住肖曉萌的脖子,一手摟著她的腰部,慢慢的低下頭,吻住肖曉萌的嘴唇。


這時肖曉萌從昏迷狀態中醒來,一臉驚恐地推開他,“你在做什麽!尼克,你怎麽可以這麽對我!”


“我愛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愛你,tina,我這麽愛你,想得到你不行嗎?”nico表情悲痛欲絕,像隨時要失去理智發狂般。


“但是我不愛你,我愛的是lin,我的心我的身體都是lin的……”


“不是,你不是他的,我不準你說這樣的話,你是我的!你隻能是我的!”


nico緊緊地抱住他,粗暴地在那美麗的*上又咬又啃,留下一個個屬於自己的印記。


“啊啊……住手……”


“你騙人,你明明也喜歡我,你看,你的身體都有反應了。”


nico從肖曉萌的紅唇一路往下吻,從鎖骨到小腹,再到那神秘的三角地帶……


“啊啊……你放開我……快放開我……”


“騙人,你也想要我對不對?想我進去對不對?”nico伸出兩指毫不憐香惜玉、粗魯地捅了進去。


“啊啊——天啊一——”肖曉萌忍不住尖叫出來——


“哈啊……不要……不要啊……”


“為什麽你要說不要?你的這裏昨天明明一直咬住我不放不是麽……”nico邪笑著,同時加快了手上的動作。


(放心,以上都是動作都是借位!)


天啊,天啊,肖曉萌咬緊下唇,“哼啊……嗯啊……放開……放開我……你…你這下流的混蛋,你想幹什麽?難道你想**我嗎?lin一定會殺了你的……”肖曉萌一邊激動地喘息,一邊小心翼翼地不露出期待的眼神。


“哢!”導演再也忍不住了,用著非常委婉的語氣說道:“肖小姐,你現在是被**,你的聲音可以稍微淒厲點的……”


你這也叫的太歡快,太配合了點……


導演心裏那叫一憋屈,要換別人他早甩臉子開罵了,可這位大小姐後台實在太硬,不是他可以動的了的。


肖曉萌趕緊點點頭,“導演導演,我們再試一次吧,這個戲接的太倉促了,我還沒準備好……”


還要再試一次……nico的臉瞬時抽了下。


肖紅玉醒來正趴在□□玩手機,玩著玩著,小鼻頭聳了聳,“好香啊,是香酥排骨?”


陳默天走進房,將手裏的盤子放在桌上,看著□□的人寵膩的笑道,“你屬狗的是不是,我剛踏進來,你就聞到了。”


“你才屬狗的,我這不是餓了嘛。”


“餓了還不趕緊起來,這是我讓人剛做的,趕緊起來趁餓吃。”


“哇!真的是香酥排骨啊!”


肖紅玉哧溜一下從□□爬起來跳下去,相當狗腿地往桌那邊跑。陳默天趕忙拉住她,捏捏她的鼻子,“你又忘了,先去洗手。”


肖紅玉白了他一眼,才不鳥他。


直接拿起了碗筷,夾了一筷子菜,放到嘴裏,覺得莫名地苦澀,她強咽了下去,覺得不對,又再吃了一口,確定不是自己味覺的問題。她放下餐具,看著陳默天,這家夥居然什麽也沒動,用一種古怪的表情專注看著她。


“默天,這是誰做的呀?”


“我命法國一位大廚做的,還可以吧?”他答得飛快,顯見早預料到她有此一問。


“你得罪過他們的老板或大廚?”


“當然沒有。怎麽,不好吃嗎?”


“很難吃。”肖紅玉難得這麽直接。


陳默天臉頓時黑了一半,他自己吃了一口,然後低聲咒罵了一句。


“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你就是‘法國大廚?’”肖紅玉腦子轉一下,忍不住笑道。


陳默天的臉立刻變不自在,飛快地放下筷子,再奪下她手裏的碗,匆匆說道:“難吃不要吃了,我讓人再做份。”說完起身要離開房間。


肖紅玉攔下他,笑哈哈地道:“廚房還有材料嗎,還是我去做吧。別的比不過你,做菜我還是很有自信的。”


“那個……其實是怪菜譜,我發誓我絕對嚴格按照程序和步驟去操作的……”陳默天不甘心地解釋。奇怪了,他對任何數字任河武器,即便是再難懂的代碼看一眼也能了然於心,怎麽惟獨對付不了幾塊冷冰冰的生豬排。


“哈哈,我明白我明白。男人嘛,不會做飯很正常啊,如果你連做飯都比我厲害,我還要不要活了。”肖紅玉得意的恨不得插腰笑,陳壞熊也有不會的東西,而那東西剛好是她的強項,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一邊笑,一邊來到廚房,肖紅玉挽挽袖子,準備大顯身手。而陳默天倚在門框上看著她,一言不發。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