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你最該下地獄【7】
loading...

呼哧呼哧地粗喘氣,擠著白莎莉,混亂地呢喃著,“你摸到了吧,嗯?摸到了吧?我要爆炸了,要不行了……怎麽辦啊,怎麽回事……”


白莎莉要被劉逸軒摁得喘不過來氣了,手裏還摸著那份炙熱,她又羞又慌,“主要是你原來一直都沒有過……太多年了,攢的……”


真是可怕。是說處男真可怕。一夜五次,他竟然還有料。


這些年來,看來真是把他給壓抑壞了。


“我撐不住了,現在就要……”


“現在不行啊,這裏是電梯,有監控錄像的……”


總算撐到了十樓,劉逸軒踉踉蹌蹌幾乎是鉗著白莎莉往外走。


門一開,就聽到白莎莉“啊……”一聲哀叫,房門馬上就關閉了。


劉逸軒簡直就是個餓死鬼一樣,一進門就將白莎莉給撲倒了,才不管那是不是地毯,騎上去就撕扯著兩個人的衣服。


白莎莉就覺得眼前眼花繚亂的,撕開的布片一片片飛舞著,


?白莎莉就覺得眼前眼花繚亂的,撕開的布片一片片飛舞著,“哎,別撕爛了,這都是錢買來的衣服……別都撕爛啊,慢慢得脫,不行我自己脫……”


她的話還沒說完,她的身上已經光溜溜了。


可見某人急切到什麽程度了。


白莎莉還沒有看清楚怎麽回事時,一個堅硬就猛然衝了進來。


“啊……要死的,你輕一點不行啊?”


白莎莉羞得不好意思直視身上的男人。


真想不到,平時看著衣冠楚楚的儒商劉逸軒,在這事上會這麽猛,都是往死裏弄。


果然是高水平的衣冠禽獸。


人前一副無欲無求的翩翩公子模樣,關上門就變了個人。


10樓這個套房裏,哀叫連連。


肖紅玉和陳默天蜜月旅行的第一站。


大大的別墅裏,肖紅玉鎖好了房門,自己愜意地泡在了浴盆裏。


“哇,好舒服哦,泉水就是不一樣啊,爽啊。”


某丫頭得意忘形地將兩隻腳丫子都翹上來,來回地晃動著。


整個身子被熱水泡得粉嘟嘟的,裏外蘇紅。


“適當的運動一下會更爽的,嗯?”


突然,房間裏冒出來某個人壞笑的聲音。


“啊!”肖紅玉嚇一跳,轉頭看著隻穿了一條褲衩的陳默天,上下牙都發顫了,“你、你怎麽進來的?我鎖門了啊!”


“哦,鎖門啊,我沒有跟你說過嗎?你老公的武功非常高強,門鎖貌似對你老公沒什麽用處。”


“啊!嗚嗚嗚,你為什麽原來沒有說過……”


“哎呀,這和某項運動一樣,不能說的,隻能……用身體體會……來,老婆,我們一起洗澡啊。”


“啊!不要啊,一個人洗!絕對一個人洗!”


“一個人有什麽意思啊,兩個人作伴多好啊,還能互相的給搓搓背……嗬嗬,對不對?”


“對什麽對啊,你成天洗澡,你哪裏還需要搓背啊?”


“嗬嗬,是啊,我是不需要……可是老婆你需要啊,來,老公給你搓搓……”


“你亂搓什麽啊!你搓的是哪裏啊!啊啊啊啊!”


“哦,不搓這裏啊,那換個地方……”


偌大的洗澡間馬上就變成了熱烈的戰場。


水花四濺。


某人的哀叫聲……此起彼伏。


“不要在這裏啊……求你了,不要在這裏啊……”


肖紅玉羞得脖子都紅透了,一雙眼睛幾乎冒眼淚了,扭著腰身。


陳默天眯了眯眸子,掐著她的腰,從後麵看著某個小動物可勁地扭擺,聲音全都沙啞了。


“你再動狠點,我保證今天不讓你從這裏出去了。”


(⊙_⊙)肖紅玉嚇得狠狠一吸氣,嘴巴往下撇。


她抖著嘴唇,轉過身子,麵朝著某位天君,巴結地過去摟住人家的脖子,貼過去她粉熱的身子,輕輕蹭著他,求道:


“默天~~~最好最好的默天~~~人家一路旅途疲勞,渾身都要散架了~~~你就饒了我這一回吧。明天,明天好不好?”


說著,肖紅玉還很狗腿地舔了舔陳默天的下巴和喉結。


陳默天被她撩撥得暗暗一聲低嘯,在浴盆裏突然就呼啦一下站了起來,抱起來肖紅玉,暗啞地呢喃著:“好……”


啊啊啊啊啊,太好了啊,他答應了!他終於答應放過她了!


肖紅玉激動得幾乎要哭了。


直到陳默天將她安放在柔軟的大床上,她抬頭一看,床上麵的房頂上,赫然是和床一樣大小的鏡子,她不僅看到了自己小小的腦袋,還看到了陳默天雄壯的軀體。


該死的,太yin蕩了,為什麽床上麵要弄一麵大鏡子?這不是在引人犯罪嗎?酒店老板該被坐牢!哼。


肖紅玉還沉浸在自己胡亂的思想裏,突然覺得胸前熱乎乎的,她從鏡子裏看到,陳默天竟然虎踞在她身上,吻著!


這、這是怎麽回事?


他不是答應她,放過她了嗎?


“喂、喂,我說,你幹嘛呢你?喂……”


肖紅玉推了推某人的腦袋。他的秀發非常柔軟,根本不像平時發火時那樣堅硬。


“默天,噢……默天……你……你幹嘛呢?你別這樣啦!”


他的親吻,讓她有一口氣沒有提上來,低低地驚叫一聲。


陳默天略略抬頭,邪性地笑著,看著肖紅玉,嘴唇豔得迷人眼。


?陳默天略略抬頭,邪性地笑著,看著肖紅玉,嘴唇豔得迷人眼。


“你說呢?相愛的男人和女人在床上,你說能夠做什麽呢?”


“啊?”肖紅玉眼睛撐得老大,有點不敢置信地眨巴下眼睛,“你、你不是說……放了我了嗎?”


陳默天輕輕一聲笑,笑聲裏帶著他足夠的壞,“嗬嗬,我是說,可以在浴室裏放過你,而且,不讓你累著,你一動不用動,你隻管享受就可以。怎麽樣,你老公是不是很體貼?”


嗚嗚嗚……肖紅玉馬上意識到,她再一次落入了魔爪中。


“那你把燈關死!所有的燈都必須關死。”肖紅玉鼓著腮幫,不悅地哀叫。


“為什麽?關燈幹什麽?”


肖紅玉指著房頂的那麵鏡子,不悅地控訴,“我不要看著上麵!太丟臉!”


陳默天抬頭看了天花板一眼,頓時笑起來,“嗬嗬嗬嗬,這是我專門讓人安上去的,就是想要讓你看著我……怎麽……動的……很有趣的……試試……”


啊啊啊啊啊!竟然是這個壞家夥的主意!她就知道,這種損招,肯定不是一般人想得出來的。


“關燈,關燈,關燈啊!”


肖紅玉拍著床,在做最後的負隅頑抗。


陳默天伸手,扣在她胸上,“很有趣的,你待會就會知道了。”


“我不想知道道道道道道道——”


肖紅玉閉著眼睛哀叫著,就聽到某個人腹黑的笑聲,還沒有繼續往下喊,她的嘴巴就被某人含住了。


…………


最終,肖紅玉在陳默天的“關懷”下,渾身嫩紅,全身都要痙攣了,她嬌喘著,不由自主地扭著身子。


陳默天卻停下,貼著她耳朵吐氣,“寶貝,看鏡子,你看看鏡子裏。”


肖紅玉剛剛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就看到了讓她羞死的畫麵,她馬上“哢吧”一下關上眼睛,搖頭,“不要看!我才不要看!”


陳默天才不放棄,繼續哄她,“看一眼啦,你看看啊,看看你自己多麽的嬌媚,你看看你自己的樣子。”


“不要不要不要……”


“乖啊,看看啦,不看的話,我出去逛逛了啊。”


“乖啊,看看啦,不看的話,我出去逛逛了啊。”


“出去?”(⊙_⊙)肖紅玉被嚇得撐大眼睛。


這個時候出去?


這個時候說停就停下?


嗚嗚嗚,那她不是吊在半空裏,上不去下不來,難受死啊!


啊啊啊啊啊!現在是馬上就要臨界的關鍵時候啊!


“不要啊……繼續啦……”換成肖紅玉扯著陳默天往自己身上來。


陳默天齜牙壞笑,“那你看鏡子。”


唔……很無奈,肖紅玉隻好紅著臉,看向上麵的鏡子。


她看到了陳默天的背麵壓在了自己的身上……頓時呼吸不能順暢了。


這個這個情景……太那個那個了……


“寶貝,你是不是該求我給你呢?”陳默天咬著她的耳朵低聲笑。


肖紅玉咬著下唇,遲疑了一會兒,終於抗不過身體的需求,扒著健壯男人,哀求,“默天~~求你給我啦~~求你了啦~~默天~~~”


陳默天本身就對這丫頭沒有什麽免疫力,剛才也是硬撐,現下一聲低嘯,再次埋入她的身體。


肖紅玉顫巍巍地呢喃著。


她看到了她很風騷的樣子……


那是讓她恨不得扇自己幾巴掌的模樣……不過,真的很美,很媚。


………………


日曬三竿,肖紅玉都爬不起來。


某人早就強壯得出去鍛煉身體回來,順便給她做好了香噴噴的營養早餐。


肖紅玉在床上打滾,哀嚎著:為什麽他精力那麽旺盛啊啊啊啊!這哪裏是叫蜜月,簡直是牢獄之災啊。


肖爸爸一個人喝著悶酒,吃著花生米。


這時候,外麵傳過來敲門聲。


“誰啊?”肖爸爸帶著幾分醉意,過去開門。


門口站著兩個很帥氣的小夥子,都穿著西裝革履。


“你們是……”


“老爺子,我們是天一集團的,我們陳總讓我們給您送些吃的來。”


“啊?”肖爸爸有些吃驚。


接著,那兩個小夥子就從車上卸下來一大堆東西搬進了肖家。


肖爸爸撓著頭皮看著那些東西。


乖乖,什麽都有啊。


五穀雜糧,油鹽醬醋,豬肉牛肉驢肉羊肉,幹幹淨淨的各種青菜一大籮筐,連蒜瓣香蔥鮮薑全都準備齊全。


五穀雜糧,油鹽醬醋,豬肉牛肉驢肉羊肉,幹幹淨淨的各種青菜一大籮筐,連蒜瓣香蔥鮮薑全都準備齊全。


“老爺子,我們陳總和您家千金結婚了,我們大家都跟著高興啊,努,這是陳總讓我交給您的錢,以後您就老有所養了,不用操心生活了。太羨慕您了啊,老爺子,生了個這麽好的閨女啊。老爺子,我們還有事,就先這樣吧,我們走了啊。”


兩個小夥子都不給肖爸爸說話的機會,將厚厚的紅包塞到老爺子手裏,直接就出了門上了車,揚長而去。


肖爸爸看看遠去的汽車,看看屋子裏多出來的一大堆東西,再看看手裏的紅包,還以為是在做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