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你最該下地獄【6】
loading...

陳默天笑了下,那才是鱷魚的微笑,讓白莎莉大為震驚。因為白莎莉很少見到過陳默天笑,原來見過陳默天,他總是寒著一張冷酷的俊臉,眼神總是殺人一樣毒毒地。今天一見到陳默天那甜美的微笑,簡直就是如沐春風,差點把白莎莉給電暈過去。


陳默天笑了下,那才是鱷魚的微笑,讓白莎莉大為震驚。因為白莎莉很少見到過陳默天笑,原來見過陳默天,他總是寒著一張冷酷的俊臉,眼神總是殺人一樣毒毒地。今天一見到陳默天那甜美的微笑,簡直就是如沐春風,差點把白莎莉給電暈過去。


“紅玉,走吧,過去吧,典禮馬上就要開始了。”


“噢。莎莉姐,你和海心在一起哦。”


肖紅玉朝白莎莉和藍海心笑了笑,被陳默天擁著腰離開。


藍海心馬上掐住白莎莉的脖子,呲著大牙,陰狠地笑著,“說吧!我不聽別的橋段,我就專門聽劉陰人和你在臥室裏的內容,而且是要超級詳細的版本!”


?藍海心馬上掐住白莎莉的脖子,呲著大牙,陰狠地笑著,“說吧!我不聽別的橋段,我就專門聽劉陰人和你在臥室裏的內容,而且是要超級詳細的版本!”


雷蕭克扶著額頭要暈要暈的。


這個色海心!她就這麽厚臉皮!


家裏看他看不夠,玩他玩不夠,出了門還要搜刮人家好朋友的色段子,真服她了。


白莎莉臉紅了,跺跺腳,貼到藍海心耳朵上說,“真是敗給你了,你這個潑婦……簡單一說吧……那就是……我是劉逸軒的第一個……”


“啊啊啊啊!真的嗎?劉逸軒真的是處男嗎?天哪,太好了啊,莎莉,你賺到了啊!你太賺了啊!”


雷蕭克這次忍不住了,一下子將藍海心的嘴巴捂住,咬牙切齒,“處男這兩個字,你能不能別嚷嚷這麽大聲?”


請登陸-靚靚女生小說網


周圍所有賓客,正驚奇地看著他們。


藍海心點點頭,嗚咽,“你兒子在說悶……”


“啊……”


嚇得雷蕭克趕緊鬆開了藍海心的嘴巴。


藍海心馬上指著雷蕭克的鼻尖罵,“我愛說什麽就說什麽,嘴巴長在我臉上,要你管?你以為你是我肚子裏的孩子的爹,你就可以管天管地還管著我拉屎放屁?我告訴你,姓雷的!你跟我的時候,你就不是處男!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還敢跟找茬!”


嗖……雷蕭克以火箭的速度跑沒影了。


金勳在人堆裏瘮得摸摸鼻子,一身冷汗,“天哪,蕭克找的女人太猛了啊,駕馭不了。以後有蕭克受得了。”


等到雷蕭克嚇跑了之後,藍海心馬上笑眯眯的,像是什麽都沒有發生一樣,綿軟地跟白莎莉笑著說,“咯咯,看到沒,就需要先把這種耳目給嚇跑,咱們姐倆才有體己話可以說。哎,你接著說,我對於劉逸軒的**表現非常感興趣。”


白莎莉白瞪了一眼藍海心,沒辦法,隻好紅著臉咬著藍海心的耳朵這樣那樣地說起來。


藍海心的表情,那才叫豐富,一會兒色迷迷地,一會兒爆喜,一會兒又會詫異,表情極是可愛。


藍海心今天心情超好,可以一邊聽著白莎莉詳細講述她和劉逸軒的第一回過程,還可以一麵觀看這轟動一時的世紀婚禮。


到最後,當陳默天擁抱著肖紅玉熱烈親吻時,全場賓客都站了起來熱烈鼓掌,粉紅色的花瓣滿天飛舞著,在那一刻,白莎莉和藍海心全都激動得紅了眼睛。


甚身為一個女人,最大的願望,那就是把自己像是公主一樣隆重地嫁出去。而肖紅玉,得到了。


“紅玉,嗚嗚,我好激動,嗚嗚,我好羨慕你……”藍海心克製不住的抹著眼淚,又哭又笑。


“羨慕什麽啊,你也一樣的啊,你比我還幸福呢,你一家三口直接結婚多好,哈哈哈。”


肖紅玉朝藍海心擠擠眼睛,齜牙笑笑。


藍海心黑了臉,瞥了身邊雷蕭克一眼,不滿地嘀咕,“唉,沒勁啊,我的男人和我不是第一次……”


噗……雷蕭克一口香檳就那樣噴出來了,滿臉尷尬。


這話……虧得藍海心好意思說出口。


肖紅玉咧了咧嘴,揪住藍海心的耳朵,小聲嘀咕,“丫頭,你好意思要求別人?你呢?你的第一次也不是給了人家雷蕭克啊?你忘了,你第一回給了咱們那個豁牙班長了。”


藍海心一把打下去肖紅玉的手,理直氣壯地說,“哎,就興我放火,就不興他點燈,怎麽滴?哼哼~~”


肖紅玉無語了。


像藍海心活得這麽自我的家夥……少見。


一轉臉,就發現了劉逸軒正偷偷揣了白莎莉的手,紅著臉這事那事的小聲哀求著白莎莉什麽,把白莎莉煩得哦,隻是皺眉頭,使勁甩劉逸軒的手。


(⊙_⊙)這是什麽狀況?


肖紅玉剛想問問人家白莎莉怎麽了,她的腰身就被人一下子給抱了起來。


“啊……”肖紅玉嚇了一跳。


“丫頭,該蜜月去了哦。”


陳默天淫-笑著,攔腰抱著肖紅玉就大步流星地向那輛華美的汽車走去。


“哎,哎,等等啊,我還有話跟海心她們說呢……”


“說什麽,以後再說!”


陳默天非常不悅。


哼,今天是他們倆結婚的日子,還管那些個家夥嗎?


哼,今天是他們倆結婚的日子,還管那些個家夥嗎?


該死就去死!別妨礙他的蜜月甜美大餐。


藍海心朝肖紅玉飛吻,擺手作別,笑得十分*。


“笑什麽笑啊?就覺得你這笑容停古怪的。”雷蕭克站在藍海心身邊,忍不住伸胳膊摟住了藍海心的腰。


哇塞,好幸福哦,經過他不懈的努力和耕耘,她的土地裏終於長出了他的小芽,哈哈哈哈,他終於把這個倔強女人的肚子,給搞大了。太有成就感了!


啪!


藍海心打下去雷蕭克的手,狠狠一記白眼殺了過去,發狠,“你今晚必須給我做夠三個小時,否則,哼哼,我就彈劾了你,我換個男人去!”


“啊?”雷蕭克癟著臉,小聲地懇求,“老婆,可不能三個小時啊,不是我不想,不是我不能,而是萬萬不可以啊!醫生都說了,這時候一定要小心,最好不做,否則會傷到肚子裏的小寶寶的。”


藍海心沒心沒肺地聳了聳鼻頭,“做掉他更好,我本來就不想當媽咪。”


雷蕭克的臉一下子就黑了,“你說什麽!不想當媽咪?是不想給我生孩子吧!你想給誰生?難道是給那個該死的破警察生?該死的,走!咱們去酒店,我非要讓你知道,我在床上多厲害,比你那個破警察厲害十萬倍!”


雷蕭克扯著藍海心就走。


藍海心吐吐舌尖,“哎呀,我不是跟你說過一萬次了嗎,我沒有和家賀發生過那事,還沒撈著呢……”


“沒撈著?那意思是,你一直在謀劃了?在想人家了?氣死我了!”


“人家田家賀也不錯啊,年輕,單純,可愛,沒什麽不好的啊,我是女人,看到健康的美男生我當然會有想法了,可不是沒有撈著嗎,我……啊!”


藍海心下麵造反的話沒法說了,雷蕭克已經氣瘋了,當著這些賓客,摟著藍海心的腰就狂吻起來。


吻著吻著,味道就變了。


藍海心這丫頭太會接吻了,小舌頭像是個小毛刷子,刷得他心頭突突亂跳,藍海心才不管這是哪裏,身子挨過去,


?藍海心這丫頭太會接吻了,小舌頭像是個小毛刷子,刷得他心頭突突亂跳,藍海心才不管這是哪裏,身子挨過去,貼著雷蕭克,邪惡的爪子就摸到了人家雷蕭克的褲子拉鏈那裏,力道正好地上下撫弄著,“吼吼,嗯嗯,好好哦,這裏有反應了哦,是不是想吃了?嗯?”


藍海心色色地挑挑眉骨,笑得極是妖冶。


呼呼呼……雷蕭克的呼吸馬上就混亂了。


要命!他還……真的……有感覺了。


這個妖女!


“走!盡快去賓館……”雷蕭克的聲音都啞了。


咯咯咯咯……藍海心很有成就感地壞笑著,貼著雷蕭克的耳朵吐熱氣,“不如在車上就……”


“妖精!”


雷蕭克的心尖,被撩得一下下跳躍著,真恨不得就在這裏就地解決了這個女人!


白莎莉看到藍海心往外麵走,她就想再和藍海心說點什麽。


這些好朋友好些天沒有見麵了,有很多私密話想要絮叨絮叨,紅玉蜜月旅行去了,人家是正當的,怎麽這個藍海心打個照麵沒幾分鍾也想玩消失?


“海心!哎呀,你拉著我幹什麽啊,真是討厭啊,我要去和海心說點話啦,你放開我先,放開我啊。”


白莎莉甩了甩手,想把一直抓著她手的劉逸軒給甩掉。劉逸軒微微紅著臉,才不放開,壓低了聲音,說,“不放!我下麵有點不舒服,我們去賓館看看去。”


騰……白莎莉的臉也紅了。


死小子,竟敢把話說得這麽露骨。


“什麽啊,什麽不舒服啊?”


“你靠過來,你感覺一下……”劉逸軒圈住白莎莉的身子,讓她的屁屁靠在他身前。


嗬!(⊙_⊙)


白莎莉被那裏的堅硬嚇了一大跳。


轉臉,驚愕地去看劉逸軒,驚問,“怎麽回事?你怎麽回事了?”


大白天的,他自己就那樣了?


劉逸軒臉皮更紅了,“不知道啊,就是難受……你說怎麽辦啊,我難受死了……”


白莎莉怔了下,馬上就紅臉了,這兩個人在一起,像是一對猴屁-股一樣。你紅我也紅。


“那……那……那要不現在就去賓館……解決一下?”


“那……那……那要不現在就去賓館……解決一下?”白莎莉的話,都羞得發顫了。


“嗯嗯!走吧,快點走!我受不了了!”劉逸軒扯著白莎莉的手就走。


一到賓館大廳,所有人都傻了眼。


劉逸軒摟著白莎莉一進去,就看到了雷蕭克抱著藍海心狂吻,一麵吻著一麵進電梯。


(⊙_⊙)


白莎莉直接傻在了那裏。


“他、他們竟然也住這家酒店?不是吧?”


劉逸軒僵硬地咬牙,“沒法,這裏最高檔的酒店就是這一家了。”


果然,好朋友的口味都一樣,連選擇酒店都是一樣的。


劉逸軒和白莎莉一起看著電梯的數字變化,當停到9時,兩個人一起鬆了一口氣。


白莎莉拍著胸口,“還好,他們在9樓,不在一個樓層。”


如果這四個人再住到一個樓層,那才叫可笑。


“是啊,我們住在10樓……走吧,上樓,盡快的,我要瘋了。”


白莎莉一聽到劉逸軒的形容詞,她馬上就變得嬌羞了。


兩個人上了另一個電梯,一進去,劉逸軒就把白莎莉堵在了角落裏,拿著她的手,往他下麵放。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