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你最該下地獄【5】
loading...

“紅玉!紅玉!”陳默天跳下汽車,大步跑向肖紅玉,一把將她抱在了懷裏。


“紅玉,沒事了,沒事了,別怕了。”


真該死,陳默天暗暗罵著自己,他剛才的手都抖了,他第一次開槍會遲疑,會不自信,會發抖。


他真怕打不準,會讓紅玉受傷。


方一涵的手動了動,她緩緩抬起了頭。


她剛才是手腕受傷了。


她看到陳默天的側影時,她就愣住了。


他,依舊那麽玉樹臨風!依舊那麽風流倜儻!


方一涵的眼睛紅了。


她一點點站起來,突然發力跑起來,“要死一起死!陳默天!我要和你一起投胎!”


方一涵拽響了她懷裏的炸藥。


“啊……”肖紅玉嚇得尖叫著,陳默天抬起腿,狠狠踢向方一涵,那個力道大得,竟然將方一涵給踢出去十米遠。


“紅玉,趴下!”陳默天護著肖紅玉趴在地麵上。


就聽到“轟隆!”一聲響,天地都震顫了,方一涵炸成了灰。


“咳咳咳咳……”所有人都嗆得咳嗽。


陳默天給肖紅玉拍打著身子的灰塵,關切地問,“沒事吧?嗯?沒受傷吧?”


肖紅玉搖了搖腦袋,木訥地說,“默天,你說話聲音好小哦,我聽著模模糊糊的……”


她被爆炸聲震得耳朵有點耳鳴了。


陳默天齜牙笑了,“我說,你這個丫頭長得真難看。”


“什麽!你才難看呢!哼!”


“喲,這不是聽力挺好的嗎?哈哈哈。”


陳默天用手勾了勾肖紅玉的鼻頭,笑得溫柔。


肖紅玉被陳默天抱著,正要上車,肖紅玉突然“呀!”的一聲叫了起來,“不好!曼溪姐還在裏麵!房子快要爆炸了!”


所有人全都愣住了。


陳默天陰著臉,“如果猜得不錯的話,是蘇曼溪把你騙來的吧?”


肖紅玉點點頭。


“那種人就該死。”


肖紅玉急了,“那不行!曼溪姐後來為了救我,都被狼狗咬傷了!”


“她活該!”陳默天素來對外人都是狠毒無情。


“不行!我去救她!”突然,金勳跳下了車,拔步向房子裏奔去。


“阿勳!該死的,你快回來!快要爆炸了!回來啊!”


?“阿勳!該死的,你快回來!快要爆炸了!回來啊!”


“我去救曼溪!”


金勳一刻不停,已經跑進了房子裏。


陳默天無比焦急,命令著,“快,開一輛車去房子門口接應,咱們這輛車開得稍微遠一點。”


“是!”幾個小弟開著一輛車開到了房子門口。


“嗚嗚嗚嗚,曼溪姐沒事吧,曼溪姐……曼溪姐……”


陳默天摟著肖紅玉,不斷地親吻著她的臉,好像他懷裏的娃娃馬上就會消失一樣。


終於,看到了金勳抱著蘇曼溪跑了出來。肖紅玉激動得兩眼都放光了。


陳默天也大大鬆了一口氣。


汽車接應了金勳,急速向這邊駛來。


就聽到“轟隆隆……”天翻地覆的爆炸聲傳來,天地都搖晃了。


那座房子,完全化成了齏粉。


一個月後。


法國巴黎。


美麗的教堂周圍全都是鮮花鋪著,華麗而清美。


請登陸-靚靚女生小說網


“哎呀,這要花費多少錢啊?太浪費了啊!真是的!敗家子!”肖紅玉撅著嘴巴嘟嚕著,雖然盤上了頭發,可是看上去還像是個小娃娃。


陳默天摟著她的腰,低聲笑,“沒事,這地上的花就是換成美元,你老公我也鋪的起。”


“可是太浪費了嘛,我是管家婆,以後花錢的事都要聽我的!”


“嗬嗬,好好好,都聽你的,成了吧?好了,不說這些了,笑一笑,今天是咱們結婚的好日子。”


“可是海心和莎莉都還沒有到嘛,怎麽回事啊?”


正說著,就有一輛汽車停在了外麵,首先看到了雷蕭克下了車。


然後,他小心翼翼地扶著藍海心,那副樣子,就像是扶著八十歲的老太太一樣謹小慎微的。


“海心!海心!嗬嗬,你終於來了啊!我想死你了!”肖紅玉提著裙子就向藍海心跑了過去。


請登陸-靚靚女生小說網


雷蕭克馬上瞪大眼睛,咋呼,“慢點衝,慢點啊!別碰了我兒子!”


“啥?”(⊙_⊙)肖紅玉驚住。


藍海心氣得臉紅,狠狠拍打了一下雷蕭克,罵,“都是這個混蛋的事!煩死了!”


肖紅玉還是一副消化不了的樣子,“海心,你、你……”


“懷上小怪獸了,嗚嗚。”藍海心撅高了嘴巴,語氣裏卻有一絲甜蜜。


“啊!這麽快啊!多大了啊他?”肖紅玉傻乎乎地湊過去,輕輕撫摸著藍海心的肚子。


藍海心翻了個白眼,“你怎麽和蕭克一樣白癡啊?才一個月,能有多大?唔,像我小指甲這麽點吧?”


“啊!”肖紅玉震驚了。


她們是不是屬於太過積極的女人?


自己積極地嫁了人。而藍海心更積極,直接有了下一代了。


omg,可怕的十八歲。


番外


?陳默天大鱷的婚禮盛世輝煌,眾多國際名人都紛紛趕來參加。因為他這場婚禮選在了法國,所以導致國內很多富商專門乘機趕到法國參加,機票吃緊。


“哇塞,好激動哦,太讓人激動了!我好感動啊!”


藍海心托著腮幫讚歎著。


肖紅玉嘟著小嘴嘰咕,“有什麽好激動的啊,我可是被逼的,其實我根本就不想這麽早結婚,真是的,人家才大一嘛,就讓人家結婚了,成了已婚婦女了,真討厭。”


“行了啊,你就別矯情了,如果今天嫁給陳默天那個賊子的女人不是你,而是別的女人,你第一個想去上吊自殺。還跟我在這裏臭顯擺,什麽意思?是顯擺我未婚先孕吧?”


藍海心用胳膊肘捅了捅身邊像是花朵一般美豔的小丫頭。


肖紅玉那才笑了,然後又一臉的好奇,“呀,你懷孕真簡單啊,這麽快就懷孕了啊?”


“廢話!男人和女人隻要不做措施,都很容易懷孕的!”


“什麽?我和默天也沒有做過措施,為什麽我到現在還沒有懷孕?”


“不會吧?你們從來都沒有做過措施嗎?”


藍海心瞪圓了眼睛,一副追根究底的樣子。


雷蕭克一直護在老婆身邊,聽到了這兩個女人毫不避諱的話題內容,不免刷刷地掉冷汗。


哎呀,女人啊,原來說起來這些違禁的話題,竟然也是如此大膽,厚臉皮。


肖紅玉點頭如稻米,“嗯嗯嗯,真的,我就不記得默天做過任何一次措施。”


“你沒有吃過避孕藥?”


“沒。”


“他也不戴套?”


“沒見過套……”


藍海心的汗更多了,“這麽說來,我算是明白了!”


“明白什麽?”


“明白為什麽陳默天這麽優秀的夢幻王子,為啥子會看上你這麽個醜小鴨了。”


“屁!我才不是醜小鴨嘞,我不醜,我頂多就是個醜小鵝。”


“因為啊,陳默天不能生育,所以他才會降格以求,和你結婚唄,小傻子。”


“啊?不是吧?他不能生育?”肖紅玉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幾乎能夠塞下去一個雞蛋。


“啊?不是吧?他不能生育?”肖紅玉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幾乎能夠塞下去一個雞蛋。


震驚!太震驚了啊!在床上那麽強悍的一個男人,那麽持久不疲的戰神,竟然……不能生育?


太震撼了啊!


藍海心一看嚇著了肖紅玉,就碰了碰她,“行了行了,大不了你們收養一個孩子唄,無所謂地。”


肖紅玉眨巴下眼睛,低著頭沉思了下,呢喃著,“不管他能不能生育,我都不會嫌棄他的。這不算什麽的,我愛他才是最重要的!”


藍海心摸了一下肖紅玉的腦袋,齜牙笑,“好孩子,這才是乖孩子嘛。”


雷蕭克幾次三番想要插進這兩個女人極為不靠譜的談話中去,可惜,人家兩個人談得熱乎的很,你根本就沒法進入。


汗了,才叫狂汗。


這才知道,什麽叫做女人的想象力。


果然,女人的想象力是個非常可怕的東西!


默天沒有生育能力?虧得她們好意思想!


兩個女人還在湊著腦袋嘰嘰喳喳地說著,白莎莉就到了。


“莎莉姐!莎莉姐!這邊啦!我們在這邊呢!”肖紅玉使勁擺著手。


藍海心一隻手撫摸著自己的小腹,儼然一副已婚媽咪的樣子。


“哎呀,根本就買不上來法國的機票,全都賣光了,據說早就賣光了。來一趟太不容易了。”


白莎莉走過來,就不斷地歎著,接過去侍者送的酒水,拿過去一杯酒咕咚喝光了,一抹嘴巴,“哎呀,渴死我了!”


藍海心上下打量著白莎莉,“莎莉,你這身行頭……我怎麽覺得不像是你的風格啊?”


一看衣服的做工,就知道,絕對不是便宜貨!


而我們的白莎莉,是出了名的會過日子。


能夠五毛錢買的東西,她就是多跑二裏地,也絕對不會花六毛買!


她怎麽會舍得買這麽好看的衣服?


“這不是為了參加紅玉的婚禮嘛,我可不能給紅玉丟臉,對不對啊,嘻嘻。”白莎莉瞪了藍海心一眼,藍海心就明白八九分了,暫時不戳破白莎莉,靜等著待會這女人給她解釋。


“今天紅玉是主角,我們要伺候好這位新娘子,祝賀你啊紅玉,想不到,你這麽快就結婚了,太讓我們意外了,哈哈哈,你給我們帶了個好頭!”


白莎莉握著肖紅玉的手,使勁搖晃著。


肖紅玉不好意思地抿嘴笑,“我知道,你們都在笑話我是結婚狂……我結婚太積極了……”


“不積極,不積極,就是有點不符合晚婚晚育的政策。”


白莎莉還想開肖紅玉的玩笑,就覺得藍海心在後麵拽她的衣服,她暗暗詫異,看來待會真是需要好好的和藍海心碰碰頭,嚼嚼私密話了。


那邊陳默天向肖紅玉走過來,先朝藍海心和白莎莉點點頭,跟白莎莉說,“逸軒呢?他不是為了等你一起來,耽誤了一天嗎?你都來了,我怎麽沒有見到他?”


白莎莉順口就說出來,“哦,他去給我買鞋去了,我的鞋鞋跟壞了一點。”


“哦?!!!”


肖紅玉和藍海心一起震驚地瞪圓眼睛,審視著白莎莉。


肖紅玉忍不住說,“劉陰人竟然給你買鞋去了?你不是開玩笑吧?劉陰人會給女人做這種事麽?”


藍海心陰笑著,“說吧,白莎莉,我不在國內的這段日子,你和劉逸軒發生了什麽古怪事?我警告你,你必須要詳細細節告訴我!否則,哼哼~~~小樣的,你明白後果。”


白莎莉撇著嘴,雙手合十求饒,“我錯了,我錯了,我待會一定從實招來,行了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