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要病死的人竟然還這樣【2】
loading...

啊啊啊啊,幹嘛親得這麽使勁,嘴唇都疼了啊,舌尖也麻了啊,稍微輕一點不行嗎,哎呀,想喘氣哦,這都沒法呼吸了哦。


陳默天的手遊走在身下的小肉團上,所到之處,全都是一把把的柔軟。


那是一種讓陳默天即刻就成魔成狂的柔軟!


“噢……”他從胸腔裏發出悶悶的低吼,全身的毛孔全都豎了起來,熱血在血管裏狂流。


一叢叢的烈焰,從小腹騰地就升起,燃遍了全身各個角落。


想要她!


這十天的思念和傷心,積攢到現在,都變成了一種無比強大而凶猛的欲-念——要她!全心全意的要她!


“唔唔,默、默天……不、不行的……這、這是醫院啊……啊……”肖紅玉模模糊糊地呢喃著,眼睛都睜不開。


“管他呢!”


“別、別……別扯我衣服啊……不行的啊……”


“想死你了!丫頭,我要瘋了!”


“不可以,不可以的啊……有、有人進來……”


“敢!”


陳默天瘋狂地親吻著她,順著她的脖頸一路向下吻,吻到哪裏,哪裏就是一片熱火。


肖紅玉完全懵了。她無法控製目前的狀況,這已經超乎了她的控製範圍。


肖紅玉身上壓著那個全身都是肌肉塊的健壯男人,聽著他的粗劣的喘息,嗅著他身上專有的體香,被他親吻,被他安撫,別他撩撥……她完全就沉淪了。


她覺得隻是沉淪的一個眨眼的功夫,她下麵的褲子就沒影了。


“嗬……”腿間的一片涼爽那才喚醒了沉醉中的肖紅玉。


她猛地睜開眼睛,傻傻地四下張望一下,那才發現,她的兩條腿好白啊……完全都暴露在空氣中了。


啊啊啊啊,她的褲褲呢?


她保暖的褲褲呢?


“喂、喂……這、這怎麽回事……我我我我……”


肖紅玉完全喪失了語言的能力!


因為,她突然看到了周圍雪白的牆壁,陳默天胳膊上穿著的吊針,外麵來回晃蕩的黑腦袋!


啊啊啊啊啊,這裏可是醫院啊!醫院!


門沒關,外麵一群小弟,隨時都會有醫生護士進來的醫院啊!


“你這十天有沒有想念我?告訴我!”


“求你了,忍一忍,等到你出院咱再進行,好不好?”


“那個姓莫的小子如果敢碰你一下,我就宰了他!”


在說“他”那個字時,陳默天猛然一個挺身,直摜穀底。


“啊……”肖紅玉沒有防備,被突然襲擊了,突然就叫了出來。


“噢……”陳默天眯著眼睛,幸福地長出氣。


就是這種滋味!他就是想要這種滋味!


自己完全在她的溫熱裏,被她緊緊地包圍著……他就是想念這種感覺!


“丫頭,你真好……我為什麽離了你就不行呢?你告訴我,你到底有什麽魔法?嗯?”陳默天問一句,就衝過去一下,把肖紅玉給弄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身子軟得像是麵條條。


“啊……唔唔唔……我我我……停、停一下……輕點輕點……”


肖紅玉羞得不敢抬眼皮。


真是瘋了。她竟然在他進入的那一刻,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一種……愉快!


她的身體,在被他擁有時,竟然全身心的細胞都在歡快地跳躍著。


她是想念他的!甚至於,同時想念他的身體!


肖紅玉覺得,她一個女人,竟然開始想念男人,想念被男人欺負……這就是墮落的體現了。嗚嗚嗚,她墮落了。


偶爾抬眼,會看到陳默天那沉醉迷人的五官,會看到門上的玻璃上透過來的來回晃的腦袋,會看到天花板上方的吊燈……


在極度恐懼中,肖紅玉竟然很快就達到了巔峰,全身顫抖著品嚐到了讓人如醉如癡的快感。


“默天……默天……啊……默天……會有人進來的啊……”


她迷迷糊糊地呢喃著,嘴巴裏全都是他的名字。


陳默天狠狠一個用力,肖紅玉啊一聲尖叫,又攀上了一次高峰。


她整個人水淋淋地窩在他身下,開始用爪子推打他,陳默天隻說了一句話,“你打掉了我的吊針怎麽辦。”


僅僅這一句話,就將肖紅玉給製得服服帖帖的。


她不敢再亂拍打他了,唯恐他手腕上的吊針給掉了。


他要她這樣姿勢,她就乖乖地這樣。


那個本來就不算很結實的病床,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響,仿佛在控訴這上麵的兩個人太過猖狂。


康仔從病房門口踱過去,隨意往裏麵看了一眼,差點嚇趴下!


娘哎……看不到肖紅玉在哪兒了,隻看到他們少爺正虎踞與床上,寬闊的病號服後背在一前一後的動著……


裏麵在搞什麽,笨蛋也能夠猜得到。


康仔咳嗽兩聲,掐起腰來,擋在了門口。


有個小護士推著車子走過來,看了看康仔,不好意思地示意他,“病人該吃藥了。”


康仔臉一黑,“吃什麽藥,去去去!先一邊去!”


敢讓這個護士進去嗎?


如果打擾了少爺的重要事宜,估計在場的這些人全都要玩完。


少爺如果翻了臉,那可不是好玩的。


“可是……病人是該吃藥了啊。”


“滾!你記錯了,等會再來!”


康仔一瞪眼,嚇得人家小護士差點坐到地上去,趕緊轉了身子,推著小車子就走了。


劉逸軒停好車,在外麵又買了點東西,從電梯裏走了過來。


康仔一看劉逸軒走過來了,馬上往前站了一步,擋住劉逸軒,說,“你幹嘛去啊?”


劉逸軒滿臉的詫異,“幹嘛去?當然是去看看默天啊。”


“不用了。”


“嗯?什麽不用了?”


“我說,你暫時不用進去了。”


“為什麽?”


“不為什麽!就這樣辦!”康仔一臉尷尬。


劉逸軒在男女方麵屬於白癡級別的,還是沒有悟到什麽,仍舊癟著臉,一臉的茫然,“到底為什麽啊?默天不是在裏麵嗎?肖紅玉進去了吧?默天看到肖紅玉有改變了吧?”


康仔氣得頭疼,“就是因為肖紅玉在裏麵,所以你才不用進去了啊。你這都不懂?”


劉逸軒很認真地想了下,然後又很認真地搖搖頭,“這個……我還真不懂。”


“不懂啊?不懂那你就找個女人自學成才去!”


劉逸軒的眼睛一下子撐大了,不敢置信地哆嗦著嘴唇,“你是說……默天……和肖紅玉在裏麵……”


康仔點點頭,撇撇嘴。


劉逸軒得到了肯定的答複,頓時狠狠吸了一口氣,有點頭暈的跡象,“這、這、這不太可能吧……這、這、這不是人類能夠辦得事……”


天哪,默天可是因為不吃飯餓得住進醫院的,他竟然還有力氣辦那事?


康仔踮著腳尖,“這你就不懂了吧……其實這男人和女人之間的事呢,是可以促進人的體能恢複的……這個這個……哪天我有空給你找找這方麵的資料,你單獨學習學習。”


劉逸軒翻了白眼,“我才不去學呢!哼~~~”


陳默天像是一隻貪吃的狼,怎麽也要不夠肖紅玉,許是太多天沒有過的緣故,這一次他竟然忘了收斂著點,由著性子狠著勁用力,把肖紅玉給折騰得又哭了。


肖紅玉沒出息地抹著眼淚,陳默天一麵親吻著她,一麵抽動著。


肖紅玉一看不行,再這樣下去,她這伺候病號的一準要先休克了,趕緊的,她又開始主動討好他,摟著他的脖子,像是小狗一樣舔著他的喉結,小爪子在他敏感的地方亂撓。


陳默天都是吃不住她的主動挑釁的,又爆發了一輪狂攻之後,終於,大喝著,傾瀉而出。


肖紅玉先鬆了一口氣,趴在床上,抹抹眼角的淚滴,嘀咕,“總算完了。”


陳默天伏在她的背上,貼著她的後頸呢喃,“不許你再跟我說分手,不管發生什麽,都不許。”


肖紅玉撅起嘴巴,想問:那我是你的仇人,你還要我嗎?


“還好這會子沒人進來,陳默天,我欠你的啊。起來,我去洗手間收拾一下去。”


肖紅玉歎口氣,假裝氣憤地說著。


可是陳默天一動也沒動,依舊趴在她的後背上,也沒說話。


“陳默天?默天?”肖紅玉又喊了兩聲,那才舉得詭異,好容易轉過身子去看陳默天。


“嗬……”肖紅玉狠狠一吸氣,嚇得魂飛魄散。


“默天!默天!默天你醒醒啊!啊啊啊啊……救命啊!醫、醫生啊!快來救人啊!”


肖紅玉慌得哆哆嗦嗦就去開門,康仔聞聲一轉頭,隻看了肖紅玉一眼就“嘭!”一聲又關嚴了房門。


“你穿上衣服再說!!!”康仔太陽穴一堆井號。


“額……”肖紅玉那才低頭看看自己,頓時臉紅耳赤。


媽呀,太著急了,她忘記穿上褲子了,好歹上麵毛衣是長款的,蓋住了不該露的地方。


羞羞羞……


肖紅玉趕緊去套褲子,那才慌裏慌張地去開門,紅著臉叫道,“默、默天暈過去了啊!快、快喊醫生!”


康仔嗖一下就沒影了。


劉逸軒蹙著眉頭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肖紅玉,抽了抽嘴角,忍不住說,“你真夠狠的,連病人都舍得折磨,哼!”


“我……”肖紅玉看著劉逸軒氣咻咻的背影,無語凝噎。


不是我的事啊,不怨我啊!是你們陳大boss非要強迫我的啊!我才是受害者啊!他狠得幾乎將我弄死啊!我冤枉啊!


康仔喊來了醫生,醫生那邊給陳默天檢查著,肖紅玉就使勁垂著腦袋坐在角落裏。


手指頭互相摳著。


“醫生,我們少爺怎麽樣?”康仔焦急地問醫生。


醫生拿下去聽診器,搖搖頭,“一切都好。他這是累了,正在高質量的休息複原著。他大概好多天沒有睡過好覺了吧,所以現在睡得很沉。別管他,讓他繼續睡。這是好現象。”


醫生拿下去聽診器,搖搖頭,“一切都好。他這是累了,正在高質量的休息複原著。他大概好多天沒有睡過好覺了吧,所以現在睡得很沉。別管他,讓他繼續睡。這是好現象。”


刷!肖紅玉抬起了腦袋。


哦?哦?沒事?


劉逸軒的反應不比肖紅玉小,他眼珠子差點瞪出來,下巴都要掉了。


醫生出去了,康仔就像是轟小雞一樣轟趕著劉逸軒,“好了好了,你該走了,沒你的事了。讓肖大俠陪著就成了。”


劉逸軒蹙眉頭,“還真是和你家主子一樣,最擅長過河拆橋了。”


肖紅玉馬上跳起來,“不行的,我也要走的。”


康仔和劉逸軒一起黑了臉,一起吼她,“你為什麽要走?”


肖紅玉被人家吼得縮了縮脖子,“我要回去收拾點東西,好過來陪他啊。”


康仔和劉逸軒那才一起鬆了一口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