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傷心像是潮水【2】
loading...

肖紅玉誇張地笑著,去問旁邊的莫輕揚。


莫輕揚掃視了一眼肖紅玉,沒有吱聲。


笑什麽啊,別笑了成不,笑得比哭還難看。


飯都做好了,田家賀拍著手陽光地喊著,“來啦,開飯啦!嚐嚐本警官做的飯!來來來,吃飯啦!”


莫輕揚碰了碰肖紅玉,肖紅玉就仍舊沉浸在剛才的動畫片的樣子,笑著走到了餐廳。


四個人坐下,田家賀笑眯眯的,“我可是先說下了啊,我極少做飯,這是我很罕見的暴露一次我的手藝,太好吃的話,你們也都悠著點,千萬不要吃破了肚子。”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肖紅玉就捧著她的碗,咯咯咯笑了起來。


“好笑……田警官說話真好笑,咯咯咯……”


藍海心翻了個白眼,“有什麽好笑的啊,我就覺得他貧,太貧了。”


莫輕揚看了看肖紅玉,咬了咬筷子。


肖紅玉吃著吃著飯,突然說,“不好意思啊,我去一下洗手間,嗬嗬嗬。”


然後一路怪笑著,跑去了洗手間。


藍海心掐低聲音,跟兩個男人說,“喂,你們有沒有覺得她很奇怪啊,怎麽不像是失戀者,反而像是精神病患者啊?我聽著她那樣笑,我就起雞皮疙瘩。”


田家賀點點頭,也學著藍海心的聲調,壓低聲音神神秘秘地說,“她是不是受到打擊了啊?”


莫輕揚歎口氣,長長地歎息,突然說,“我覺得,我必須要站出來了,這個時候,非常需要我站出來趁虛而入。”


藍海心用筷子打了莫輕揚的筷子一下,“廢話了!如果紅玉和陳默天真的分手了,我最讚成你趁虛而入了!快點入!別把這丫頭給難受病了。”


田家賀一臉的無語。


對於藍海心那古怪的思維,他十分無語。


“咦?怎麽去個洗手間去那麽久啊?你們倆先吃著,我過去看看她,別掉進馬桶裏就好。”


藍海心嘀咕著,站起來向裏麵走去。


走到洗手間門口,藍海心先趴在門板上聽了聽,然後去擰門把手。


裏麵沒有上鎖,她輕輕一擰,就擰開了。


推門進去,就看到,肖紅玉趴在洗手台前,閉著眼睛,咬著牙齒,默默地狂、流、淚!


那眼淚,真的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刷刷地湧啊!


藍海心怔了下,馬上就心碎了,一步跨過去,從身後抱住了肖紅玉,她的鼻頭都酸酸的了,“傻丫頭,難過你就說出來,你至於躲在這裏哭嗎?傻瓜!你這個大傻瓜……”


肖紅玉身體抖得厲害,轉過身子,狠狠抱住藍海心,一點點哭出聲音,“嗚嗚嗚……海心……我覺得我快死了……真的……我好難過好難過……我不想活著了……太累了,或者太累了……嗚嗚嗚……”


藍海心也紅了眼眶,輕輕拍打著肖紅玉,“傻子,什麽死啊活啊的,誰沒了誰都一樣活,沒事的,你很快就會忘記他了。沒事的。”


“不!我沒法忘記他!我知道我自己,我沒法忘記他……嗚嗚嗚……”


藍海心的眼淚終於也管不住,掉了下來。


這一刻,她突然想到了雷蕭克。


那種不可自拔的感覺,她懂。


肖紅玉想讓自己回歸正常的生活,像她那些同學一樣,上課,打飯,上課,睡覺。


她把自己變得非常忙碌,幾乎就像是陀螺,都不帶停著的。


有點時間,她就去上課外活動,回到宿舍,就狂洗衣服,狂打掃衛生。


那幾天,她和藍海心的宿舍,幹淨得像是五星級酒店。


莫輕揚好像是肖紅玉的影子,除了上課的時間,其餘的時候,你總能夠看到肖紅玉身邊站著莫輕揚。


校園裏都風傳,莫輕揚莫大才子在狂追肖紅玉。


這一天,已經是她和陳默天分手的第十天了。


肖紅玉和莫輕揚一起買了些菜,準備回到宿舍做飯,因為田家賀晉級了,成為了副科長,大家決定在宿舍給他慶祝慶祝。


肖紅玉正和莫輕揚說笑著今天班裏出現的笑話,卻看到,前麵停著兩輛汽車。


她嚇了一跳!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莫輕揚順著肖紅玉的目光看向前麵,看到了倚著汽車站著的劉逸軒,和樹下麵仰著頭數著樹葉的雷蕭克。


兩個人都是商界精英,穿得都是簡潔昂貴的衣服,本來就長得一表人才,風度翩翩,氣質又好,所以杵在前麵,倒是成了一道很美的風景。


“紅玉!”劉逸軒一下子站直了身子,清脆地喊道。


雷蕭克那才聞聲轉過頭,看向肖紅玉。


“額,劉、劉副總?你們怎麽來了?”


肖紅玉的心頓時揪得緊緊的。這些天其實她都是在偽裝開心,一到夜深人靜時,她就睡不著了,就會獨自傷心難過。


今天一見劉逸軒,就馬上想到了陳默天,一想到陳默天,馬上,她的心就仿佛豁開了一個口子,馬上就疼得要命。


說真的,現在如果可以玩遁形,她真想馬上就消失不見,變成個隱形人也可以。


隻要……不讓她接觸有關陳默天的任何人。


“紅玉,看來你過得很好啊?”


劉逸軒話語裏帶著一絲揶揄,用很不滿的目光,瞟了幾眼站在肖紅玉身邊的莫輕揚。


莫輕揚皺了皺眉頭,低頭,很體貼地問肖紅玉,“要不要請你這幾個朋友進屋坐會兒?”


聽這語氣,分明,他和肖紅玉已經像是兩口子一樣親密了。


雷蕭克聽到莫輕揚的話,也禁不住皺了皺眉。


雷蕭克啐了口吐沫,非常粗野地說,“靠了,我現在就這麽討厭男小三呢?踢死這群龜孫的!”


雷蕭克一說男小三,就不由自主想到了那個小警察田家賀,在雷蕭克的心裏,田家賀就是標準的男小三!


莫輕揚的眸子眯了眯,臉上已經浮上來一層慍怒。


肖紅玉一看事兒不好,再這樣三個男人說下去,估計要打起來。真是的,三個男人一場戲啊。


“好了,你先進去吧,我和他們說幾句話就進去。你和海心先做飯啊。”


莫輕揚還是不太放心,蹙著眉頭沒有動彈。


雷蕭克已經很怒了,就大咧咧地說,“喂,莫老三,就是看老婆也不至於看得這麽緊吧?你沒聽到嗎,人家肖紅玉讓你進去呢!”


莫輕揚冷笑一聲,“我當然要看得緊一些了,我女朋友心地太善良,太容易被壞心眼的人給騙了。”


肖紅玉推了推莫輕揚,“好了,莫學長,你先進去吧,我沒事的,我就跟他們說幾句話。”


莫輕揚低頭,幾乎貼到肖紅玉耳朵上,低聲問,“你確定你可以應付得過來嗎?不行我就陪著你。”


肖紅玉微微歎息一聲,看了看劉逸軒,也低聲說,“放心吧,沒事,我說完該說的就進去。”


“嗯,好。”


莫輕揚朝劉逸軒點了下頭,就走進了宿舍裏。


雷蕭克就像是眼睛上長了雷達,死死追著人家莫輕揚的背影去看,他試圖能夠從開啟的那點門縫可以看到藍海心的影子。


沒有看到,他又顯出來一份悵然若失來。


劉逸軒皺著眉頭往前走了幾步,“紅玉,你和默天分手後……”


“請你別提那個名字!別提他!你如果再提他的名字,我就不聽你說話了,我、我這就進去……”


肖紅玉慌亂地叫著,滿臉的蒼白。


自己真沒有出息,都分手十天了,她竟然還是不能從悲傷裏走出來,一旦聽到陳默天的名字,她就禁不住渾身顫抖。


劉逸軒苦笑幾聲,“嗬嗬嗬,看來,還是女人恢複地快啊!說什麽愛不愛的,轉臉就可以找到新的戀人。紅玉,你和莫老三在交往中嗎?我可聽到了,他剛才說,你是他的女朋友。是不是?”


肖紅玉咬著嘴唇,低著頭,緩緩搖了搖頭。“不是的,莫學長那是怕你們欺負我,故意那樣說的……我和他沒有交往……”


雷蕭克焦急地說,“紅玉,你別和默天鬧架了,成不成?算是我求你了可以吧?”


“跟你們說了,請不要提到那個名字!你們怎麽還提!”


肖紅玉急得跺跺腳,眼圈馬上就要紅。


她趕緊深深吸了幾口氣,憋回去淚意。


堅決不能掉眼淚!


劉逸軒抿抿嘴,歎氣,“紅玉,我覺得你是個很善良溫柔的好女孩,就算是幫幫我們,跟著我們去看看默天,行不行?”


“你們別說了,什麽都別說了,我和他完了,真的完了!我和他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徹底分手了!他是他,我是我,我們老死不相往來!”


殺母仇人的女兒可以成為愛人嗎?太荒謬了吧?


肖紅玉想要裝出來灑脫的樣子,隨意笑一笑,這一點,她都無法做到!


一想到陳默天,她直接就成了廢人。


這十天,簡直就是地獄中的日子!


“紅玉,肖紅玉同誌!不到萬不得已時,我們是不會來找你的,默天情緒很不好,他從小脾氣就很倔強,認準的事情,他打死都不會改……”雷蕭克越說越激動,上前一把抓著肖紅玉的胳膊,這就要實施強行帶走似的。


“不要說了!不要說了!他的事,和我無關了!請你們不要再提他了,好不好?我看我還是進去好了。再見。”


肖紅玉想抖開雷蕭克的桎梏,雷蕭克就是死活不放開肖紅玉的胳膊。


這時候,一輛車開了過來,跳下來一個人,疾步走過去,一把就推開了雷蕭克,“你幹什麽呢?沒看到她很不高興嗎?你想幹什麽!”


雷蕭克一抬頭,頓時雙目赤紅,這可真是,情敵相見分外眼紅啊!


“是你小子!”雷蕭克咬著牙發狠。


是田家賀那個男小三!


雷蕭克頭頂上立刻就豎起來一堆怒火,手指頭指著田家賀,“我正想揍你個混蛋!不要臉的小三!”


卷起來袖子就要朝田家賀打過去,就聽到窗戶上傳過來清涼涼的聲音:


“家賀!我命令你給我十秒鍾殺進來!慢一秒你就甭想得到親親了!”


藍海心說完這句話,直接“咣!”一聲將窗戶關上了。


雷蕭克愣住了。他是被藍海心話裏的“親親”給驚著了。


“我的祖宗!我來了!”


田家賀才不敢怠慢,也不跟雷蕭克理論了,嗖一聲就鑽進了屋裏。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