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離開他的真相【4】
loading...

康仔哪裏還有多聽,早就蹬蹬蹬走了下去,跳上了汽車。


藍海心動著麻酥酥的胳膊,突然想起來什麽,跺著腳吼,“靠了,你剛才在說什麽!誰為了雷混蛋啊!我才不會為了他!不會!”


一股酒氣突然湧了上來,藍海心嘔一聲,捂著嘴就往裏麵的洗手間跑。


康仔馬上就將肖紅玉暈倒的事情報告給了陳默天,那邊陳默天正在開會,一聽電話的話,騰一下就彈了起來,嚇得所有與會人員全都呆了呆。


陳默天才不管這些與會的人聽到什麽,急急地朝著電話說,“恩,現在我就過去。你那邊近一點,你先過去看看情況。有情況及時匯報。”


人,已經旋風一樣走出了會議室。


滿屋子人剩下大眼瞪小眼。


陳默天派人將汽車開得飛快,一路上都在擔心肖紅玉,卻又有一種莫名的擔心在浮現。


到了醫院,就看到康仔等在下麵。


“她怎麽樣?”


陳默天問著康仔,大步流星地往裏麵走。


康仔皺著臉,遲遲疑疑地跟著陳默天,說,“少、少爺……”


“她是什麽病你問了嗎?沒有大事吧?跟主治醫生見麵了嗎?”陳默天依舊旋風一樣地走著。


“少爺……”


康仔結結巴巴的。


陳默天那才覺出來什麽不對勁,呼哧一下轉過身子,瞪著康仔,“發生什麽事了?恩?”


康仔吸口氣,“少爺,老爺上午見過肖小姐了。然後,肖小姐回去後就暈倒了。”


嗡嗡——


陳默天的身子猛一顫,仿佛一道驚雷劈在頭頂上。


“什、什麽?”他的聲音低低的,顫顫的。


“老頭子見過她了?”


“嗯,看來不知道跟她說了什麽,才導致肖小姐心情很差,受到了打擊,回去就暈倒了。”


陳默天的臉,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滿是陰鬱。


轉身繼續往裏麵走的步伐,就變得沉重而又緩慢了。


老爺子找紅玉……他會拿出什麽殺手鐧來呢?


陳默天走到肖紅玉的病房,當他看到病房裏的人時,剛才的擔憂,一下子全都被嫉恨代替了。


“莫輕揚在這裏!他憑什麽在這裏!”


頓時,陳默天火冒三丈,嘭一下就撞開了病房門,昂然而入。


“莫輕揚,你給我出去!”陳默天繃緊了臉,寒氣逼人地說。


莫輕揚嚇一跳,緩緩站起身來,陳默天看到了,剛才莫輕揚的手竟然是握著紅玉的手的!


該死的!他竟敢碰她!


“紅玉病了,我守著她。”莫輕揚淡淡的,仍舊保持了禮貌。


陳默天冷笑一聲,“你是紅玉什麽人?我才是紅玉的男人!該守著她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莫輕揚不想和陳默天多說什麽,點點頭,“好,我走。不過,醫生說了,紅玉不能再受什麽刺激了,她的身體挺差的。”


莫輕揚對肖紅玉的關切讓陳默天更加醋意大發,他一連幾聲冷笑,“莫輕揚,不要多管閑事了,先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難道,你還想讓你爹急得吐血,你還想你們莫家遭遇經濟封殺?我可以好心放過你一次,我可不會放過你兩次!”


莫輕揚的臉頓時就白了,因為氣憤,而攥緊了拳頭,正要說什麽,卻聽到床上有人先說:


“你真卑鄙!你不是說莫學長家的事和你無關嗎?你騙我!”


兩個男人聽到聲音一起轉頭,一個擔心,一個慌張。


陳默天慌張了。


他在所有人跟前成為地獄惡魔他都無所謂,可是他必須要在肖紅玉跟前成為她喜歡的男人。


“紅玉,你醒了?身體感覺怎麽樣?”


陳默天擠出來一份笑容,哄著肖紅玉,想要走過去。


“你別過來!”肖紅玉突然尖叫道,可是叫完了,她馬上就掉下來了眼淚,刷刷的,止都止不住,“我求你別過來,成不成?”


陳默天一看肖紅玉的眼淚,他那個心疼哦,馬上站住,點著頭,“好好好,都聽你的,別哭了,我都聽你的,啊。”


“陳默天,我想求你件事……”


肖紅玉咬著被子,哽咽著。


陳默天是那般聰明的男人,他早就預料到什麽似的,心,隨著肖紅玉的眼淚和話語,而一點點往下沉,往下沉……


“恩,你說來聽聽。”


“你能不能不再來找我?能不能不要再管我?我要和莫學長在一起,請你不要插手了行不行?不要再耍什麽手段坑害莫學長,求你了。”


陳默天看向天花板,死死咬著細牙,粗獷的喘息著。


腿邊的拳頭,攥得死死的。


當肖紅玉說出來要和莫學長在一起這話時,同時被驚到的還有莫輕揚!


他遽然轉頭,不敢置信地去看病床上的肖紅玉。心頭一份份激動……可是當他看到肖紅玉那哭紅的眼睛,滿是傷痛的表情時,那一份份激動,又一點點降低下去。


莫輕揚苦笑了一絲。


自己真是可憐,竟然還在妄想著可以被她喜歡。


有陳默天這般出色的男人擋在那裏,她的眼裏,如何會再看得見他呢?


她現在這樣說,是想拿他當擋箭牌吧?


擋箭牌就擋箭牌,總比什麽都不是好一些。


莫輕揚為自己的這份無奈心境感覺悲哀。


他偷眼去看旁邊的陳默天,愕然發現,一貫狠毒無情的陳默天,竟然眼底一片水汽!


他是傷心地!


這個認知,讓莫輕揚震撼!


“紅玉,我們倆好好的,為什麽要讓外人參與進來呢?有什麽事情,你心頭有什麽矛盾,你可以單獨說給我,隻要是困難,都可以解決掉。你不要動不動就說分開,就說分手。”


陳默天竭力忍住情緒,努力平穩地說。


可是康仔看得出來,少爺微微發顫的攥緊的拳頭,都說明他的情緒走在了邊緣。


肖紅玉死死咬著嘴唇,幾乎咬出血來。


她當然不想說再見,她當然不想和他分手,她現在已經習慣了身邊有個他,已經習慣了膩在他懷裏胡亂撒嬌搗亂……


可是,她的爸爸撞死了他的媽媽,這樣的鴻溝,如何能夠越過去呢?


一想到這個殘忍的事實擺在那裏,肖紅玉就覺得無比難過,好像有幾把刀子同時捅著她一樣!


眼淚哇哇地向外湧,她的視線全都是模糊的,模糊中的他,卻是那樣讓她不舍。


“默天……不是你的問題,而是我的問題……我……我配不上你……而且我也不是非常愛你……我糊塗了,我沒有分清楚對你的感覺屬於哪一種……我現在才想明白,我原來是一直愛著莫學長的。我這一陣子和你在一起,其實就是想看看莫學長會不會吃醋,我是借用你來試探莫學長。其實,我、我們倆本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本來就不該走到一起,對不對?”


“不對!!”陳默天再也忍不住了,大聲咆哮起來,“我就是不愛聽你說這些話,讓這些亂七八糟的分手理由都滾蛋吧!我知道你愛我,你肖紅玉不愛我你還能愛誰?我就是看不得你這種有話不想說的樣子,你到底對我哪裏不滿意,你可以直接告訴我,你為什麽非要用分手來說事呢?我和你之間,不需要插入莫輕揚這個混蛋!沒他什麽事!”


肖紅玉怔了下,扯起來被子蓋住臉,就嚎啕大哭起來。


莫輕揚看的萬分揪心,可是一想,他呆在這裏,確實屬於多餘,他們倆的事情,不管怎麽樣,都應該讓他們倆去解決。


他可以介入紅玉的生活中,但不是現在,而是將來他們倆沒有任何關係之後。


莫輕揚看了肖紅玉一眼,微微歎口氣,低著頭走了出去。


康仔一看這副樣子,他也走了出去,並輕輕關上了房門。


陳默天走過去,掀下去肖紅玉臉上蓋著的被子,看到肖紅玉滿臉的淚珠,他所有的氣又都消了下去。


怎麽就無法狠心對她發怒呢?


噓口氣,陳默天坐在病床上,伸手,輕輕地給肖紅玉抹了抹臉,指尖的溫度仿佛電到了肖紅玉,讓肖紅玉更加的千頭萬緒,扒住了陳默天的手,用力捂在自己臉上,不讓他走。


“嗚嗚嗚……”


陳默天感受著手下下麵涼絲絲的淚水,和熱乎乎的熱氣,長歎一口氣。


“是你要甩掉我啊,你哭什麽?”


“嗚嗚嗚……”


“應該傷心的人,是我,而不是你,不是嗎?”


陳默天輕輕瞟了肖紅玉一眼,滿臉的無奈。


“嗚嗚嗚……我……我難受……”肖紅玉幾乎哭死過去,好容易憋出來幾個字。


“你難受,是怕我找你莫學長的茬?”


不是!不是的!肖紅玉在心底狂叫著,可是她此刻什麽也不想說,她就隨意點了點頭。


“唉……”陳默天苦笑起來,“你就那麽擔心莫輕揚?你為什麽就不能把心往我這邊放一放呢?”


肖紅玉死死扣著陳默天的手,將他的手扣在自己臉上,深深地嗅著他的氣味。


不是擔心莫輕揚,而是因為必須要分手,而難過!


肖紅玉其實很想問他:陳默天,你是故意接近我的吧?就因為我爸爸撞死了你媽媽,所以你才一步步接近我,對不對?


這個問題,幾次在嘴邊繞過去,肖紅玉都沒有膽量說出來。


關於那次意外,默天是受害者,她哪裏有臉主動提起?


“丫頭,知道你暈倒了來了醫院,我很著急,也很擔心。我不知道別的男人對自己喜歡的女人怎麽做,我隻知道,在我身上,我從未對哪個女人這樣過。你……其實也並不是多麽優秀,我承認,你比別的女人顯得青澀很多,可是我偏偏就這樣在乎你,在乎得……讓我自己都無法控製。這不叫愛嗎?這難道不叫愛?你給我說說看,丫頭,你還要我如何對你呢?”


肖紅玉聽著陳默天低沉的聲音,娓娓道來,她哭得更加厲害了。


陳默天,怎麽辦,我仍舊是非常非常地愛你!


即便知道了,我家對不起你,我仍舊奢望著可以去愛你。


“好了,嗚嗚,你別說了,我都已經下定決心了,你還說這些有什麽意義?嗚嗚嗚,你走吧……”


肖紅玉終於,鬆開了陳默天的手,身子向裏麵縮著,長長密密的眼睫毛上全都是淚珠。


陳默天的臉驟然寒了下來,因為他的傷感像是潮水一樣往上湧來,他咬緊了牙關,才算沒有抓狂地打爛眼前的一切。


“你是現在決定的?還是早就決定好了的?如果是你原來就決定好了的,那我問你,你為什麽還和我那麽親親密密,你昨晚為什麽會在我身下發出那些陶醉而滿足的吟叫?肖紅玉,如果你一直心裏都有莫輕揚,我不信,你還可以如此真摯地愉悅與我的身下?你為什麽要欺騙我,欺騙你自己的心!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才讓你突然變成了這樣子?你倒是說話啊!”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