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等你自動送上門【4】
loading...

求他?(⊙_⊙)肖紅玉怔了怔。


這不正在求著他嗎?


她給他倒水,任由他摟在腿上,隨意被他亂摸著……他還要她怎麽求他?


“我正在求著你呢啊。求你放過我們學校這一次,緩一緩再要錢,先把實驗樓繼續蓋著。你就同意吧。”


陳默天挑了挑好看的眉骨,突然鬆開了肖紅玉,這倒是讓肖紅玉非常非常意外,因為,她都被陳默天撩得有點血熱了。


陳默天站起來,走到酒櫃那邊,到了一杯酒,肖紅玉也不知道那是什麽酒,隻是不明所以地看著他。


陳默天喝了一口酒,那才緩緩轉身,陰笑著說,“肖紅玉,你求我,可是你憑什麽求我呢?”


“啊?”


這一點,肖紅玉還真的沒有想過。她傻傻地坐在陳默天的老板椅上,腿仍舊有點發軟。雙眼迷蒙。


陳默天死死盯準了肖紅玉,該死的,笨蛋就是笨蛋,他的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她竟然還是一副一頭霧水的傻樣子。


估計換一個聰明點的女人,早就扒光了衣服,纏上來了。


笨哦……笨死算了……


“你又不是我女朋友了,你昨天都說了,和我再沒有任何關係了,我們倆都是陌路人了,你說你憑什麽來求我,而且一求就是幾千萬的大事?”


肖紅玉扁扁嘴,嘰咕,“說的也是哦。”


陳默天差點笑場,差一點點啊。


“那你剛才不是還說,幾千萬都不要了,還要免費給我們學校繼續蓋樓嗎?那你剛才為什麽要那樣說啊?真是的。”


陳默天搖了搖酒杯,將剩餘的液體,一口喝下去,齜牙壞笑,“我那樣子說的前提是……你,必須好好的求我。”


得,說不過這個心思縝密的家夥,話題又給繞回來了。


肖紅玉潰敗了,小胳膊支撐著腮幫,一臉茫然,“那你倒是說啊,我該怎麽求你啊,怎麽好好的求你,你才會答應啊?”


陳默天燦美的眸子幽幽的盯著肖紅玉,一字一句,“用,身體換。”


“啊!”(⊙_⊙)肖紅玉嚇得一下子支起身子,不敢置信地去看陳默天。


在陳默天以為她要抓狂亂鬧時,肖紅玉卻非常氣憤地說出一句,“哦,你原來都是用這種方式來要挾其他女人的嗎?”


“嗯?什麽?”


這下子,換成陳默天愣住了。


等到一秒鍾之後,陳默天才明白了肖紅玉的意思,禁不住就啞然失笑,“嗬嗬,你說什麽?其他女人?我之前從來不用要挾任何女人!這個法子,也就隻對你適用。”


肖紅玉的心裏稍稍舒服點,然後又氣憤,“我們倆都分手了,你還要和我那個那個幹什麽啊?”


說到“那個那個”時,肖紅玉緋紅了臉。


陳默天滿臉期待和壞笑,“因為原來都是我求著你的,都是我主動的,我這次就想看看你主動求我是什麽樣子。”


“那和賣身有什麽差別……”


肖紅玉很受打擊地小聲嘀咕著。


陳默天提高聲音提醒她,“行了啊你,你就知足吧,你見過哪個女人可以把身體賣得如此昂貴嗎?幾千萬啊,我的姑奶奶!”


蹭!肖紅玉站了起來。


美豔的小臉氣得通紅,“跳樓就跳樓吧,我不管了!你太欺負人了!”


“你不怕當殺人犯了?”


陳默天拿著酒杯的手有點顫。


該死的,這丫頭真是倔強。


“校長都那麽老了,他自己都覺得活夠了,他自己想死,我有什麽辦法?哼,這種忙,我是沒法幫他。”


說著,肖紅玉就向門口走。


就見,陳默天像是蓄勢待發的野獸,突然就衝了過來,在肖紅玉哀叫一聲時,已經扛起來她,蹬蹬蹬走到了裏間,將肖紅玉摔在了床上。


小門一關,那個舒服而華麗的小臥房裏就隻有他們倆大眼瞪小眼了。


“你、你幹嘛啊你?”


陳默天將領帶一把抽走,隨手往後麵一丟,因為情緒激動而有些氣喘,“你人都來了這裏了,我如果放你走了,那我不是太沒麵子了?”


肖紅玉腦袋發懵。這和他的麵子有什麽關係?


“可、可是我不想求你了,我不想管學校的事了……”


陳默天置若罔聞,快速、麻利、高效率地退著衣服,眼睛如同豹子一樣,熱烈地盯著床上嚇壞的肖紅玉。


毛衣飛走,襯衣掀落,肖紅玉撐大眼睛,看著陳默天裸著的健壯的膀子和滿身的肌肉。


差點咬掉了自己的舌頭。


“肖紅玉,你不想求我,也要求我,我不能眼睜睜讓你成為殺人犯。我很好心的。”


肖紅玉的瞳孔放大幾圈。


陳壞熊說什麽?他這樣他還叫好心?


哎喲喲,臉皮最厚的家夥莫過於這個陳壞熊了!睜著倆眼說瞎話的水平太高太高了。


“陳、陳默天!我們倆都已經分手了,你不能再對我實施這種身體的侵犯了!你聽到沒有?我們倆,已經分手了!”


肖紅玉身子向後麵縮了縮,看著某人肌肉一塊塊的胸膛,暗暗咽口水。


該死的陳默天,幹嘛長得這麽俊美,又幹嘛配上這麽一身彪悍的肌肉?


陳默天歪嘴壞笑,“是分手了啊,我知道啊,不是你剛才要求我的嗎?為了你們校長不去跳樓自殺,你求我放過你們校長,你還要用你的身體來交換。”


陳默天閃爍一下迷人的鷹眸,開始解腰帶。


哢吧!一聲,那麽清脆,腰帶扣打開了,陳默天一點點抽著腰帶。


肖紅玉的心髒就開始噗通噗通狂跳起來,她雙唇顫抖著,結結巴巴地說,“不、不是那樣的,我沒有答應交換,我拒絕了交換……你不能顛倒黑白,我沒說要交換,我想走的,我不要再管校長的事了。”


刷!陳默天的昂貴長褲滑了下去,肖紅玉看到某人小褲褲裏麵的雄偉高聳,她猛吸一口冷氣,差點暈過去。


該死的陳默天,他早就準備好了啊。武器,子彈,早就準備很久了啊!


真該死!


陳默天身子向前一栽,兩隻有力的胳膊撐在床上,撐在肖紅玉的身子兩邊,整個身體流線呈現一個直直地壓向肖紅玉的態勢。肖紅玉嚇得縮緊了身子,小胳膊很自然就撐起來,推到陳默天的胸膛上,好像這樣子動作就可以阻止陳默天再次接近她一樣。


雙目無措的忽閃著,很沒出息的雙腿已經開始發顫發軟。


陳默天的戰鬥力,她最清楚不過,如果他願意,一夜不停都可以,每次,都是她哭著求他,或者變換了花樣,讓自己變得妖媚蠱惑,將他給引出來。否則,他早著呢,這是個體力充足而又綿長,持久而又堅忍的家夥!


陳默天妖媚地眯眼笑著,朝著肖紅玉粉嘟嘟的臉蛋上吹熱氣,“丫頭,分明是你說話不算數,你顛倒黑白哦。是你闖進我辦公室,耽誤了我的工作時間,和我大談如何拯救你那可憐的校長,是你願意求我放過他,是你要和我交換的……怎麽,到了床上了,你卻又不認賬了?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非常讓人瘋掉?哪有這樣的?把男人的興致都撩起來了,然後你再不負責任地扭身要走?你這樣子做,你讓它……情何以堪呢?”


說到“它”字時,陳默天猛地拉過去肖紅玉的手,放在了自己下麵。


那裏,狠狠的突突一跳!


嚇得肖紅玉的心狠狠一縮,整個人就氣息混亂了,摸著人家那裏三秒鍾,她才傻乎乎地想起來這樣子動作是非常不道德,那才想起來趕緊地抽回去手。


“哎呀,你這個人真是的,我不要摸你……顛倒黑白的是你,我後來就沒有再同意交換,我決絕了的……”


肖紅玉扭過去臉,不敢正視陳默天逼近的俊臉。


他的眼睛太妖孽氣,整張臉都帶著一股子迷惑人的氣息,她可不敢看。


陳默天齜牙笑,身子向下壓,輕輕地摩擦著她的身體,氣息一團團的發熱,“小東西,說謊可是不好的哦~~~你剛剛明明要和我交換的,你說了你要求我的……怎麽,到了這裏,就開始害羞了麽?”


肖紅玉有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抓狂感。


她沒有說交換,她是拒絕交換的,怎麽陳默天就是矢口否認呢?


“我真的沒有同意……唔唔唔……”


肖紅玉後麵的話,都被陳默天含進了嘴巴裏,靈蛇趁著她掙紮呼吸時,直接長驅直入,攻入裏麵溫熱的甜蜜裏。


肖紅玉就覺得,她整個人都被陳默天壓在了他懷裏,不能逃脫,也無從逃脫。


她能夠感覺到,他*的手掌心在她肌膚上遊走的那種過電感覺,麻酥酥的,讓人沉醉。


她想用手撥拉開他的動作,可是她沒有力氣,渾身一點力氣都抽不出來。


被他狂吻著,她沒有一丁點的反抗力,她隻能竭力呼吸著,配著他的節奏,渾身輕顫著,扭擺著。


等到陳默天結束這次冗長的熱吻時,肖紅玉的身子已經光溜溜了。衣服,七零八落。


陳默天顯然也動了情緒,臉頰上暈開了淡淡的一層金色,如潭的深眸裏情-欲暗湧。


他抓著肖紅玉的小爪子,放在他腰間,低聲命令,“你給我退下去。”


“唔?”肖紅玉迷迷糊糊的,按照他的使喚去做,退了人家褲褲半截了,她那才突然明白過來自己在做什麽,馬上丟開了手,紅著臉側過身子,“啊,不要!我才不要!你個大壞人!”


“嗬嗬嗬嗬……”陳默天輕笑著,聲音低沉而又渾厚,好聽得不得了,是那種低低沉沉的聲音,卻帶給人一陣陣麻酥酥的震顫的聲音。


“別鬧別扭了,寶貝,你明明知道,我多麽愛你。別鬧別扭了啊,你就憋死我算了。”


陳默天自己退下去唯一的布料,扳過來肖紅玉的身子,俯身便吻她,吻得她嗚嗚叫著躲避,他呼哧呼哧喘著,在她臉上胡亂印著,然後悄悄抬起了她的腿,讓她盤著他的腰,他的勁腰悄悄擠進去,在肖紅玉還躲避著他的吻時,長身狠狠一送!


“啊……”


肖紅玉雙目撐圓,一口氣停住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