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強硬的挽留【3】
loading...

許是太久沒有訴說衷情了,陳默天的聲音,那麽滾燙,那麽*。


從喉嚨裏擠出來,帶著他那一貫的霸道和堅韌,聲音雖然低啞,卻無比的性感。


“可你和……”


肖紅玉還想辯駁什麽,聲音就全都淹沒在他的熱吻裏了。


他的嘴唇,帶著電流,吮吸著她的唇。


肖紅玉渾身一顫,身子先板硬了,一副非常不配合的狀態。


哼,他都和王芬芬訂婚了,欺騙了她,她為什麽還要任他這樣欺負?


他認為她是個傻瓜嗎?


可以被男人一直欺騙,當做遊戲的布偶嗎?


她才不是!


“唔唔唔……”


肖紅玉板硬了腰杆,使勁甩著腦袋,想要將賴皮無恥的陳默天給甩開。


陳默天深刻了解這個小女人的身體語言。


哦,竟然還反抗我,不想讓我和你親熱?


肖紅玉,你想造反了?你想幹嘛?


陳默天深吸一口氣,一手扣緊了她的腰,將她狠狠往自己小腹上靠。


然後另一隻手,掰住了她的後腦勺,哪裏允許她胡亂擺弄?


肖紅玉急了,老子滴,你想吻我你就吻?


你都和王芬芬那啥那啥了,全世界人民都驗證了你們的婚禮,你還來這裏騷擾我?


我是大街上流浪的狗?


你對我親熱一點,我還要對你搖尾乞憐?


滾你的吧!


肖紅玉倔強起來,也是一根筋的類型。


小拳頭掄起來,雨點一樣打在陳默天的身上。


她哪裏知道,就她那個力氣,陳默天才不當回事,他覺得像是撓癢癢一樣。


陳默天趁著肖紅玉吸氣的空隙,趁虛而入,狠狠地逼進了她的嘴裏,一團甜甜的香氣隨意包裹住陳默天,他舒服地低吟一聲,瞬間就激起了狂暴的因子,攏緊了嵌在懷裏的小女人,將這個吻進行得如火如荼,熱熱烈烈!


“唔唔唔……”


肖紅玉完全沒有招架之力,閉著眼睛,腦子嗡嗡的亂想。


因為呼吸全都被男人吸去了,所以她的力氣也抽離而去,整個人成了軟軟的麵條,一點點塌陷在他的懷抱裏。


他的舌,像是帶著魔力,深入淺出地勾著她。


引了她的舌出來,她剛要意亂情迷地回吻他,他馬上就狡猾地退走了,害得她一個蹬空,想去找他的舌,又想退縮,可是不等她退走,他再一次狂熱地攻過來,將她狠狠撩起,恨不得將她整個吞進肚子。


“嗯嗯嗯……”


肖紅玉因為渾身**,耳朵失聰,不由自主開始了懶貓的哼嚀。


好憋得慌啊!


想喘氣啊!


停一下,能不能先暫停一下,她要窒息了哦!


嘴,完全就不是自己的了。


舌頭,全都麻了。


身子,熱乎乎的,燥熱非常。


她的血液都熱起來了,沸騰著,身子燥熱得不行,她想要扒光衣服涼快涼快才好。


於是,她情不自禁地勾起腿,蹭著陳默天的腿。


鼻腔裏發出了不可遏製的低鳴聲,像是撒嬌的小獸。


陳默天的呼吸,頓時粗獷激烈起來。


他就聽不得肖紅玉那哀哀的綿綿的哼唧聲。


一聽那聲音,他就頓時大火熊熊,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小腹那裏更是反應明顯,繃得緊緊的。


熱氣繚繞與他的鼻端,他幾乎要將肖紅玉融化在他的懷裏。


“丫頭……喜不喜歡我這樣?”


陳默天一下下碰著她的唇,聲音低低的。


“唔……”肖紅玉整個人早就呆傻了。哪裏還有思考的餘地。


抓住機會,先喘幾口氣吧。


“嗯?回答我……喜不喜歡我這樣?”


一輪密吻又壓了下去。


“唔唔唔……喜、喜歡……”


其實她說的什麽,她自己都不知道。


熱啊,想盡情地喘氣啊,想涼快涼快啊!


“那這樣呢?”


陳默天輕輕一笑,吻到了她的耳垂上。


“啊……”


肖紅玉那麽敏感,早就撐不住,輕輕驚叫起來。


身子扭得像是麻花糖一樣,因為耳際的綿熱而無奈地晃著身子。


嗡嗡——


她的腦袋一下子就懵了!


耳朵那是她最最敏感的區域,那燙熱的唇舌帶給她的刺激,已經遠遠超過了她的承受範圍。


頓時,好像有無數朵絢麗的煙花,在她身體裏綻開。


她的意識,一下子就飄渺了。


好癢哦,好熱哦,好……好暈……


陳默天自然知道那樣子最讓這丫頭暈菜,托著她的腰,幾經旋轉,就壓著她倒在了鬆軟的床上。


胳膊撐在她的身子兩側,怕壓著她,可是又實在不舍得離開她那無骨柔軟的身子,於是又貼合過去,用他剛硬的身子蹭著她。


她的滋味真是甜美!


聽著她無措的哼嚀聲,陳默天直接可以轉變成野獸。


催人激發的叫聲啊!


肖紅玉閉著眼睛,微微張著紅唇,都不知道什麽時候就勾著人家的脖子了。


好暈啊,一直在眩暈……好像飄在了空中,她架著雲彩,飄啊飄……


咦,怎麽覺得哪裏涼絲絲的?


哪裏涼?


肖紅玉模模糊糊地撐開眼皮,往自己身下看了一眼,頓時嚇懵了。


怎、怎麽短短時間,她就光溜溜了?


“啊……你、你壞蛋……起開,你起開啊!”


肖紅玉臉腮通紅,打著趴在她身上亂啃的陳默天。


陳默天深吸一口氣,順著她向下吻去。


“你……你壞……啊!!”


肖紅玉的咒罵聲,突然戛然而止了。


她小白牙死死咬緊了下唇,小臉憋得漲紅,小爪子抓著身下的床單,整個身子都繃緊了。


她不能叫!


她絕對不要叫出來!


叫出來的就是孬種!


肖紅玉身子開始微微地戰栗,那種馬上馬就要崩潰的樣子,真的好可憐。


她視線僵硬地向身下看去……


陳默天伏在她那裏動著腦袋,正吻得上癮。


啊啊啊啊啊……


她真的忍不住了啊!


孬種就孬種吧,她不是聖人,她實在沒法通過這項過分嚴格的考驗。


說來說去,她終究是個腐女啊。


“啊啊……要死了啊……不行啊……”


肖紅玉鬆了一口氣,大聲小聲地叫起來,聲調婉轉動聽,像是黃鶯的歌聲,引人動情。


接下來的戲碼,不堪回首啊!


陳壞熊這個臭東西,欺負人那麽凶狠,拿她當仇人了嗎,一下下地往深裏狠勁。


她都求他求得毫無尊嚴了,他依舊輕笑著撞過來。


所以說,男人在床上所說的話,絕對不能信。


還說什麽,好了好了,馬上就好了,再忍一下下。


說什麽,我輕一點,一定輕一點。


她忍了一下又一下,等了一會兒又一會兒,就沒有見他有消停的意思!


為了早日脫離苦海,早日結束這種受欺負的姿勢,無奈之下,她隻能說那些讓人臉紅耳熱的邪惡話。


扭著她的小腰,擺著她的肥pp,極盡妖嬈。


就這樣,陳默天那才撐不住,低吼著,釋放了。


“真是個可愛的小東西。”


他滿足地擁著她,親吻著,仿佛她就是他身體的一部分。


肖紅玉累得連手指頭都動彈不了了,任由人家在她身上撫弄著。


她其實想罵:陳默天,你都訂婚了,你還霸著我欺淩幹什麽,你混蛋啊!


可是,一個字都不想說,好累好累。


當然,她不想承認,被陳默天那啥那啥,還是非常非常……高樂的。


那登峰造極的愉快,就像是罌粟,讓她一吃就上了癮。


她真不想回想,自己在他的給予下,發出那些個丟臉的聲音。


身不由己啊!


她其實不想屈服於陳默天的淫威的,隻是,她這具身體太不長進,沒出息,美男稍微那麽一……撩撥,她就湧潮了。


肖紅玉閉上眼睛,不想去看陳默天那含笑的俊臉,她暗暗在心底罵著自己沒用。


“去洗洗?嗯?”陳默天從背後擁著她,輕聲呢喃。


“哼!”


一個字就回答了他。滿腹牢騷啊。


陳默天挑挑眉骨,“好,那好,我先去洗,我洗完了再抱你去洗。”


陳默天跳下床,很顯然,動作伶俐,心情奇好無比。


他的女人病好了,又剛剛喂飽了他,他當然心情大好了。


陳默天這邊剛剛進了洗澡間,肖紅玉就麻利地爬了起來。


身上全都是這家夥留下的痕跡,一片片粉紅的小草莓,開在她全身各處。


還有屬於他的氣味……


肖紅玉撇撇嘴,趕緊地打開衣櫥,果然,裏麵早就備好了她的衣服,號碼正好,樣式多樣。


肖紅玉那豬頭,就不曾動動腦子去想想,為什麽陳默天的衣櫥裏,會準備好她的衣服。


她隻想盡快地離開這裏,離開陳默天,離開所有關於他們倆的一切過往。


人傻,也請就傻一次吧!


同樣的錯誤,不能犯兩次。


原來一直輕信了陳默天,將他說的話都當做金元寶來認真信,他說什麽隻愛她,說什麽隻是利用王芬芬……哼,現在想來,這些統統都是忽悠人的!


利用人家王芬芬,為什麽還和人家結婚?


假戲真唱了吧。


肖紅玉,這天底下,數你最天真最傻帽了!


肖紅玉情緒萬千,稀裏糊塗穿好衣服,最後看了洗澡間一眼,悄聲走了出去。


因為是逃走的,所以整個人都顯得小心翼翼的。下個樓梯她都左顧右盼的,很像是一個小偷。


康仔皺著眉頭看著樓梯上的肖紅玉,非常納罕。


幹嘛呢這是?


這種鬼鬼祟祟的姿勢是為毛?


肖紅玉尚且不知道,她這麽謹慎小心的行為,正有一個人,津津有味地欣賞著。


呼呼……肖紅玉拍了拍胸口。


總算走到一樓了,好驚險哦,沒有被一個人發現,哈哈。


“樓梯上有圖釘嗎?讓你這樣慢的下樓?”


突然,從沙發拐角處發出來一道聲音!


“嗬——!”肖紅玉嚇得狠狠一抽氣,整個人差點嚇暈過去。


抬眼去看,發現人家康仔抱著胳膊,一副看好戲的表情,正直直地看著她。


真是的,太可惡了!


這人就不能裝作不在場嗎?


這可好,她方才那種偷偷摸摸的成就感,全都沒沒了。


肖紅玉翻了個白眼,“人嚇人,是可以嚇死人的哦,你藏在這裏幹什麽,專門幹嚇人的勾當?討厭!”


康仔眼睛撐大幾圈……


聽這丫頭不怕死的話……難道她恢複記憶了!


隻有原來的肖紅玉,那才是個沒數的愣頭青,總是惹他這個正虎堂的頭目。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