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強硬的挽留【2】
loading...

哼,她都這樣說了,說得那麽決絕了,他還管她這些幹什麽?


藍海心,你是第一個,將我傷得這麽深這麽狠的女人!


第一個……也但願是最後一個!


雷蕭克一個腿軟,坐進了汽車裏,全身情不自禁地打哆嗦,竟然關車門的力氣都使不出來了。


還是司機有眼力見,趕緊下車,跑過來給雷總關上車門,那才開車。


雷蕭克傻著眼,一語不發。


他低垂著頭,看著他那雙無措的手,交織在腿上。


在抖。


不停地在狂抖。


他的手,無法停止那份顫抖。


他感覺,他身體的一大部分,在剛剛,死掉了。


“藍海心……”


他氣若遊絲地反複呢喃著那個熟悉的名字,眼角,終於嗑下來幾滴淚珠。


“藍海心……我幾十年的傷心全都被你給挖出來了……我若再理你,我就不姓雷!”


而雷蕭克的汽車開走後,藍海心就覺得呼呼的仿佛身子開了個大窟窿,她全身的血液,從從上往下,瀑布一樣向下湧!


“啊,那個女人流血了!”


“不會是流產了吧?”


“血崩了吧?”


“啊,好可怕啊!”


藍海心站定,出現嗡嗡的耳鳴聲,她艱難的大口大口地喘息著。


這些人在說些什麽?好吵啊……


什麽血崩?什麽血?


藍海心的視線開始發黃,仿佛老照片一樣。


他走了,他果然決然離去了。


她和他,應該徹底玩完了吧?


雷蕭克嗬~~~~~~


她眨巴下眼睛,眼皮覺得好重好重。


往前看,依稀看到田家賀提這個大大的袋子,正往她這邊走來。


看到了她,田家賀有些驚訝,然後就是微笑。


很有成就感地舉高了手裏的袋子。


這個單純的小子,一定是第一次給女人買這些東西吧。


所有聲音似乎都遠離藍海心了,她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麽,隻是感覺天旋地轉,她整個人往下一軟,出溜到地上了。


“啊!海心!海心!你怎麽了?海心啊!”


田家賀大驚失色,狂奔過去,摟起來暈倒的藍海心,哀聲叫著。


她的臉色很差,蠟黃蠟黃的,嘴唇沒有一絲血色。


臉上,布滿了大顆的淚痕,仿佛,她隻剩下哭泣這一件事可以做一樣。


“海心!藍海心!你到底怎麽了?”


田家賀心焦意亂,抱起來藍海心,慌張地向他的車跑去。


藍海心那自然下垂的小手,因為田家賀的動作,而失去生機地輕輕晃著。


一輛汽車,以火箭的速度向醫院疾馳!


途中,他硬是連著闖了三個紅燈。


在他的汽車後麵,嗯啊嗯啊追著三輛警車。


————————————————


雷蕭克回到他的公司,踉蹌進總裁辦公室,整個人一癱,就倒在了地毯上。


仰麵朝天,張著嘴巴張著眼睛,像是個屍體一樣。


挺屍。


生活秘書走進去送熱茶,先就被他們注重修養的雷大總裁給嚇著了。


“啊……雷總您……”


年輕男人眨巴著眼睛,不知道需不需要叫他的家庭醫生。


雷蕭克好半天,眼珠子才會動彈一下,眼珠子動得很僵硬。


“去,給我拿兩瓶酒來。”


“啊?噢!好的。”


秘書哪裏敢管上司?趕緊跑到吧台那裏,取來了兩瓶酒,遞給了雷蕭克。


雷蕭克勉強坐起來,背靠著沙發,坐在地毯上,嘴對著瓶嘴就咕咚咕咚灌起來。


“啊……雷總您……”


您這樣子借酒澆愁是對身體很不好滴……


“md!這世上,最不會拋棄你的,那就是酒了。隻有酒,隨叫隨到,沒有架子,也不會給你耍脾氣,酒才是最最忠誠的!”


雷蕭克眯著眼睛,一連聲地苦笑著,胡亂灌著酒。


秘書搓著手,十分無措。


怎麽辦呢?


他身為生活秘書,是不是該遏製雷總的灌酒呢?


貌似……他沒有這個權限,更沒有這個膽量。


“雷總……別喝了……下午還有幾個會議……”


“你去,給我找個女人來……哦不,不能一個,要兩個……不行,兩個也不行,要三個!你去給我找三個女人來,老子今天非要試試我的能耐!”


雷蕭克一臉邪氣,像是瘋狂的魔鬼,朝秘書伸出來三根手指頭晃著。


(⊙_⊙)


“三、三個?”


秘書目瞪口呆。


雷總真牛啊,一口氣要三個女人,他忙活的過來嗎?


當然,不敢質疑,秘書趕緊去聯係優秀美女了。


三個女人過了半小時,都嫋嫋娜娜走了進來。


這時候,雷蕭克已經很成功地將自己灌醉了。


看著那三個美女進來,他直接就看成了一群小種雞。


“嗝兒!”


雷蕭克打著酒嗝兒,扶著沙發勉強站了起來,晃起來。


“雷總,好久不見了啊,有沒有想我啊?”


一隻小種雞投進雷蕭克的懷裏,雷蕭克晃了晃身子,嗬嗬地傻笑著,伸手就扣到人家的胸口上,大力地死死揉著,將女人疼得臉部都痙攣得走形了。


“你說我下麵尺寸小?小嗎?”


女人吸著冷氣,疼得幾乎要死過去,抱著雷蕭克的腰,軟軟地說,“不小,不小,非常不小!”


什麽大小的啊,她根本就沒有機會伺候過這位爺,哪裏知道他尺寸問題啊。


“你是嫌我床上功夫太過單一嗎?沒花樣?嗯?”


雷蕭克將女人撂倒在他臂彎裏,低頭,邪魅地噴著酒氣,睨著女人。


方才還被揉得要死的女人,這會子又被雷蕭克那雙迷人的眼睛給迷住了,幾乎馬上就濕潤了。


“雷少啊……你肯定花樣很多的,嗯嗯……你最厲害了……”


女人舔起臉來,巴結的在雷蕭克脖頸上親吻著。


另外兩個女人哪裏示弱,快速退衣服,紛紛像是靈蛇一樣纏到了雷蕭克身上。


女人們的柔美還沒有表現完,就爆發了淒婉的慘叫。


今天的雷蕭克,凶殘的,像是鋒利的鋼鐵利器!


動作粗暴而又凶猛,像是有仇一樣,往死裏弄。


三個女人都疼得死去活來的。


這個想爬著逃出去,卻被一把扯著腳踝骨給扯回去,提著兩腿,就是一頓猛刺。


那個抱著靠枕想擋住自己,卻被某人粗暴地扯開,靠枕裏麵的棉絮漫天飛舞,女人一顫一顫的,疼得臉色發白,連哼都哼不出來了。


另外一個直接被提起來,像是小布娃娃,摔到沙發背上,整個上半身吊在半空中,被某人拚死的力度,給整得披頭散發,最後昏厥。


“叫啊!給我叫啊!敢說我不行!我不行嗎?我比你那個該死的小警察厲害百倍!我平時那是寵著你,不舍得弄疼你,我每次都考慮著你的舒服度,你竟然說我不行!”


雷蕭克像是狂龍一樣,杵在房間裏,對著三個奄奄一息的女人,嘶吼著。


獨自一人在房間裏吼著,叫著,嚎著,仿佛在發泄著什麽。


終於,叫夠了,喊累了,雷蕭克也酒醒了幾分,渙散的眸子四下打量一番,那才看到了那三個慘不忍睹的女人。


真的是慘啊!


用慘絕人寰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什麽姿勢都有,橫七豎八地倒在房間裏,整個辦公室充斥著萎靡的情-欲氣息,還有濃烈的血腥氣。


“咳咳咳咳!”


雷蕭克被自己作踐出來的場景給嚇著了。


他幹了什麽?


這都是他的傑作嗎?


不是吧?


他剛剛瘋了嗎?


三個女人!!!


還都是弄得那麽慘……


他從一個女人胳膊腿的間隙中邁過去,想要去洗澡,想了想,還是想彎腰,從一個女人的腿間,抽出來一個血淋漓的酒瓶子……


他臉皮痙攣幾下,慌忙跑進洗刷間,趴在馬桶上,嘔嘔地猛烈吐起來。


他被自己惡心透了。


一邊吐,一邊瘋狂地掉眼淚。


稍微酒醒一點點,他就會想到,藍海心咬著牙咒罵他的話。


他就禁不住難過!


————————————


肖紅玉醒來時,似乎聽到了鳥兒的叫聲。


清脆悅耳,帶著山穀的那份寧靜和露水。


很靜婉的早晨嗬……


肖紅玉睜開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


簡潔但是高雅的房間,床,很大。


她睡在床中央,旁邊還有睡過人的痕跡。


肖紅玉爬下床,赤著腳,踩在毛毯上,走到窗前,向外看。


一望無際的綠色,充滿了她的視線。


這個地方的陽離子很高啊,沒有車水馬龍,沒有城市的喧囂,有的隻是寧靜和安逸。


別墅。


除了富人的別墅區,哪裏還能夠有這麽奢侈的生存環境?


肖紅玉跑去洗刷間,刷牙洗臉,仿佛一切都很正常。


隻是,在她梳頭發的時候,她那才看著鏡子裏麵的自己,傻傻地問自己:


“你怎麽還能夠活著?不是有人要殺你嗎?墜海的人,為什麽還可以活著?”


墜海之前的事情,曆曆在目!


仿佛,那呼嘯著的子彈,她仍舊能聽到它殘忍的聲音。


黑框眼鏡的驚呼,殺手的冷笑,自己的膽顫心驚……全都曆曆在目,清晰在腦!


肖紅玉拿著梳子的手,禁不住一個哆嗦,梳子掉在了地上。


她趕緊眨巴下眼睛,彎腰去撿拾。


卻又另一隻秀氣白皙的大手率先撿了梳子,遞給她,“你醒了?”


肖紅玉的後背一個僵硬,仿佛中了冷箭一樣,突然就僵住了,很緩很緩地抬起腰來,看著杵在跟前的俊逸高大男人陳默天,她張了張嘴巴,傻了傻眼,那才幹巴巴地說:


“醒了。”


“想起我是誰了嗎?”


陳默天似是微笑,撫摸了一下她的頭發,滿是期待地看著肖紅玉。


其實答案,他已經知道了。


從他剛才和肖紅玉的眼神相對第一秒,他就確定,肖紅玉痊愈了!


因為她看他的目光裏,已經帶有了情緒!


肖紅玉扯扯嘴角,點一下頭,“知道。”


“我是誰?”陳默天深呼吸,彎腰,逼近了她的臉,逼仄人的清香霸道地襲滿了她全身。


“你是陳默天……王芬芬的未婚夫。”


肖紅玉嘴唇抖著,努力用平和的語氣說出來。


陳默天狠狠一皺眉頭,暗裏罵了句娘,雙手捧了肖紅玉的臉腮,嘴唇壓過去,在距離她的粉唇幾厘米外停住,吐著熱氣,專屬於他的那股子強硬的熱氣,


“錯!你這個熬人的小東西……你熬死我算了……記住,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的男人,就這樣。”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