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各自為政,各睡各的?【1】
loading...

“小東西,你怎麽又賴著不走了?你這是在勾引我嗎?我可不是君子,我最恨柳下惠,那還叫男人嗎,給男人丟臉的家夥。喂,你再在我身上停留十秒鍾,我可就不再忍著了。”


十秒鍾?!


肖紅玉被這個數字嚇壞了,哪裏還管自己是什麽姿勢爬出去的,稀裏糊塗就連滾帶爬地出了浴盆。


“嗬嗬……傻丫頭。”


陳默天看著肖紅玉如此傻氣的樣子,低聲笑起來。


“小東西,趕緊脫了你的睡衣,全都濕了,貼著身子會感冒的哦。”


陳默天交代著,緩緩從水裏騰起來身子,他看了看自己下麵,唉,可憐的兄弟,早就做好準備了吧。


肖紅玉顛顛地往臥房裏跑,跑了幾步,就發現,果然,睡衣全都濕透了,貼著身子,滴答著水。


這樣子逃進被窩裏,被子都要被弄濕了,當然不行了。


肖紅玉一邊跑,一邊退衣服,將衣服丟得滿地板都是。


然後驚慌慌地拉開衣櫥,翻找其他的衣服裹體。


不穿上點啥是萬萬不可的!


依著陳默天那副性子,她不穿衣服,等於自動送上門被他吃。


肖紅玉才不管是誰的衣服,扯過來一件,稀裏糊塗就穿。


正穿著,陳默天已經從洗澡間走了出來。


陳默天拿著毛巾正擦拭著頭發,一抬眼,就看愣了。


正看到肖紅玉的背影,肉嘟嘟的小身子,偏偏要裹著他的長襯衣。


袖子像是唱戲的,長出去那麽一截,而下擺剛剛蓋住她的屁、屁,露著她那兩條粉嘟嘟的白嫩嫩的腿。


比不穿衣服還要風情!


“你幹嘛穿我的衣服?”


他緩緩地問。


“嗬——”


肖紅玉正慌亂地係著襯衣扣子,越急,發現越扣不好,正扣著最下麵一顆,聽到陳默天的聲音,她嚇得狠狠吸了一口氣,身子猛一抖。


還好還好,她總算係好了所有的扣子,然後肖紅玉僵硬地轉身,看著陳默天,堆上一臉的假笑,說:


“嗬嗬,我、我的睡衣濕了,借你的衣服當一當睡衣穿一下……”


話音,突然戛然而止!


肖紅玉看到陳默天時,突然撐圓眸子,張口結舌,一時間就是去了語言的能力!


隻能,傻瞪著倆大眼,愣愣地看著陳默天而吸冷氣了。


他、他、他竟然什麽都沒穿!


靠了,連個浴巾都不知道裹一下嗎?


就這樣……滴著水,赤條條地走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啊……她的眼睛啊!


她看到了他的關鍵部位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她要長針眼了,因為她這會子,一直都是盯著他的那個部位……一眼不錯地在看的!


陳默天就那樣歪著嘴邪笑著,任由傻丫頭一直欣賞著他。


嗯,不錯,這丫頭知道欣賞男人了。


看那副垂涎三尺的樣子……嗬嗬嗬……


好半晌,肖紅玉那才反應過來,使勁晃了晃腦袋,然後像是小兔子,哧溜一下鑽進了被子裏,那被子將自己的腦袋蓋得嚴嚴實實的。


丟臉,丟臉,真丟臉啊。


這個世界真是瘋掉了,光著身子的人不覺得丟臉,看了別人身子的人卻覺得丟臉無比。


“嗬嗬,丫頭,你看啊,我又沒有說你什麽,又沒說不讓你看,你盡管看就是了。反正啊,你看的都是你自家的物件,完全屬於你的東西你隨意看就是了。”


陳默天繼續緩緩擦著頭發,逗弄著肖紅玉。


肖紅玉從被子裏發出甕聲甕氣的話:


“我什麽都沒有看到!”


“噢……是嗎?我怎麽覺得你看我下麵看了足足有十分鍾啊?”


肖紅玉一下子從被子裏鑽出來顆腦袋,不服氣地辯駁:


“才沒有十分鍾!連一分鍾都沒有!頂多也就一分鍾!”


“嗬嗬,是嗎?你可算承認你看我了……你剛才不是說,你什麽都沒有看到嗎?”


嘎。(⊙_⊙)


肖紅玉愣了。


又上了陳壞熊的當了!


哇呀呀呀……


嗖!


肖紅玉再一次鴕鳥一樣,藏進了被子深處。


陳默天笑得開懷不已。


掀開被子尾,找到肖紅玉一隻雪白的玉足,很捉邪地撓了撓她的腳丫子。


“啊……”


肖紅玉嚇一跳,趕緊將腳丫子縮進去了。


唯恐人家陳默天繼續找她另一隻腳,於是肖紅玉蜷成了一個團,對著被子呼熱氣。


在被子裏麵憋著真不是人受的,好熱啊,好憋悶啊。


正呼哧呼哧在被子裏巨喘,被子卻被陳默天一下子給扯開了。


“啊……你幹嘛啊?”


陳默天跪在床上,手裏提著被子,笑看著蜷成肉團的小東西,逗笑著:


“我找找一隻藏起來的土撥鼠啊,你看到沒?咦?這隻土撥鼠是屬鴕鳥的哦,瞧瞧,顧頭不顧腚的類型哦。”


說笑著,伸手就拍打了一下肖紅玉的屁、屁。


“啊……你幹嘛啊你?蓋好被子,我冷!”


肖紅玉身子一顫,臉又紅了。


該死的陳壞熊,她穿著他的襯衣權當睡衣,屁、屁當然顧不住了。嗚嗚,可憐的自己,襯衣裏麵可是光光的,什麽都沒穿哦。


“你說我幹嘛?我當然要睡覺了!這是我的家,我的床,我不睡覺,難道我要睜著眼過一夜?”


肖紅玉傻眼了。


“你、你要和我睡一張床?”


“怎麽?不行嗎?”


“你家這麽大,你滿可以找其他房間睡其他的床啊!”


“嗬嗬,我願意在這張床上睡,這總是我的自由吧。”


“那……那我去其他房間。”


“你去哪間房,我就跟著去哪間房。你不嫌麻煩啊?反正你是去哪個房間睡哪張床,我都會陪著你,你還換什麽換?”


“你!你為什麽要跟著我啊?”


“咦?你又忘了?你是我的女人啊!我們倆要這樣一直到老呢!”


陳默天說笑著,好脾氣地摸了摸肖紅玉的臉蛋,然後動作利索地往裏麵一鑽,躺在了肖紅玉的身邊。


被子一抻,將被子蓋好在兩個人的身上了。


肖紅玉愣了一下,然後轉過去身子,使勁往床那頭磨嘰。


“你跑什麽,兩個人摟著睡,才暖和嘛。來啊。”


陳默天一伸胳膊,將肖紅玉拽回到他的懷裏。


“各自為政,各自為政好不好?我們倆各睡各的,誰也別碰誰,行不行?”


“好啊,各睡各的,我同意的啊。”


陳默天說著同意,大手卻開始不安分地在肖紅玉身上亂撫弄著。


肖紅玉的後背貼著陳默天火熱的身體,感覺就像是烙過餅,這家夥的身子為什麽溫度這麽高,像是個小火爐,怪燙人的。


“不是各自為政嗎?不是說好了各睡各的嗎?你就別招我啊!”


肖紅玉在陳默天的懷裏使勁扭了扭身子。


稍微一動,她的後身就碰到了某個剛硬。


這次她知道那是什麽了,馬上就窘迫得幾乎暈過去,使勁扒著床,想要遠離陳默天。


小爪子無用地抓著床單,卻一點也沒法挪動。


“嗯,我同意各自為政,這個主意太好了,我們就這樣各自為政的睡吧。”


睜著倆眼說瞎話的本領,有誰可以超過陳默天?


陳默天典型的說一套做一套,惡劣的大手在肖紅玉的身上胡亂磨蹭著。


嘭嘭嘭嘭……


陳默天一使勁,將肖紅玉穿著的襯衣扣子全都拽掉了。


“啊……你……”


肖紅玉無語。


早知道是這種結果,她剛剛就不那麽費力氣地一個個扣好了。


“我好困的,求你了,別那什麽了,好不好?”


肖紅玉光溜溜的身子蹭著陳默天,哀求著。


兩人都不穿衣服了,危機感太強烈了。


“嗬嗬,丫頭,我沒說要那什麽你啊,你怎麽就想到那裏去了呢?你是在暗示我嗎?你想我了?”


(⊙_⊙)


肖紅玉震驚。


牛啊,陳壞熊就是牛氣啊。人家竟然可以談笑風生地將她的話曲解成這樣?!


“你別碰我,我也不碰你,我們倆各自睡各自的行不行?”


肖紅玉覺得口舌笨拙,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麽好了。


陳默天撫摸著她的波濤胸湧,感受著那一份份撩人的柔軟,沙啞著嗓子說:


“好,我們各自睡。”


摟著她,他的臉貼到她的頸灣處,細細的、輕輕的吻。


吻著,伏在她的肌膚上,烈烈地喘息著。


細細、密密的吻,鋪天蓋地地向肖紅玉襲去。


不論她怎麽推拒,陳默天都耐著性子,溫柔至極地哄著她。


吻她敏感的地帶,吻她的耳垂,胸口。


甚至於吻她羞羞的地方……


終於,肖紅玉沉迷在了這份強烈的溫柔裏,嬌羞地輕顫著,對陳默天欲拒還迎。


很自然的,他就在她的輕喘裏,順利進入了她的身體。


她的嬌嗔,她的喘息,她的扭擺,她的戰栗。


都在他的嘶吼聲裏,盛開得越發的嬌媚。


肖紅玉是在癡醉的疲倦裏,沉沉睡過去的。


睡著時,嘴邊還掛著迷人的微笑。


小爪子,固執地勾著陳默天的脖頸。


陳默天看著女人睡熟,他那才輕輕拿下去她的手,放好她,給她那邊裹好被子,然後,愜意地摟著她身子,一起入眠。


很溫暖。


這一晚,兩個人的夢境裏,都充滿了暖融融的陽光。


很奇妙,依著肖紅玉犯病的頻率,她應該第二天睜開眼就癲狂的。


可是不然。


第二天,她依舊還是那個懵懂乖巧的她。


陳默天看著羞澀的肖紅玉穿著衣服,心底暗暗喜悅。


是不是,這說明,肖紅玉的病情在逐漸轉好?


“你穿這件毛衣吧,外麵天涼了。”


陳默天幫肖紅玉挑選了一件灰色的毛巾,寬寬大大的,很是休閑舒服。


肖紅玉看了一眼那個設計獨特的毛衣,也覺得很喜歡,就點點頭,套上了。


“我在下麵等著你,你洗漱完就下來吃飯。”


陳默天朝肖紅玉笑了笑,摸了摸她的頭發,就下去了。


肖紅玉看著陳默天背影的方向,有點發呆,禁不住冒出來一句自語:


“真是的,好討厭,每次都把人家頭發給弄亂了。”


(⊙_⊙),說完,她先愣住了。


原來,陳默天經常弄亂她的頭發嗎?


不記得了啊。


可為什麽她會說出那麽自然的話?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