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美男也可以出浴【2】
loading...

陳默天適時堵住了康仔的話,他站在院子裏,吸取著深秋的夜風,望著星空,眯著眼睛發著狠說:


“康仔,你有沒有和我一樣,非常期待著折磨王芬芬的那一刻?”


康仔嘴唇都抖了,囁嚅,“少爺……別這麽殘忍了,直接殺了王芬芬好了。”


嗖!陳默天猛然轉頭,瞪著康仔,危險地說:


“怎麽?你心軟了?康仔,她王芬芬是如何對待紅玉的?紅玉現在還在病態中!


紅玉的身體元氣大傷,她的精深狀態這麽差,那份被追殺的陰影將要追隨她一生!


我陳默天不是辦慈善機構的,我沒有那麽多善心!


王芬芬那個女人自尋死路,我當然不能放過她!


即便她碰了我其他東西都沒關係,搶走我的財產也無所謂,隻有肖紅玉不可以!


誰敢動我的心尖,我就拿誰往死裏折騰!”


陳默天咆哮完,氣咻咻地向汽車走去。


康仔摸了摸自己鼻子,罵了自己一句:


笨蛋,幹什麽要亂發善心!笨死了!


陳默天一路都在用電腦聯網,處理著一些重要事務。


一個字都不說,汽車上隻能聽到啪啪的敲擊鍵盤聲。


康仔坐在副駕駛上,看著外麵的夜色,感慨很深。


少爺……對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冷酷得像是地獄之王。


隻唯獨對待那個肖紅玉肖大俠,溫柔得仿佛春水淙淙。


世上,真有愛情這個玄妙的東西嗎?


於是,康仔沒有憋住,脫口而出:


“少爺,你會這樣愛肖紅玉到多久?”


“嗯?”


陳默天停下手上的動作,略略抬眼,瞄著前麵的康仔。


康仔馬上意識到,他又做了一件蠢事,該死的自己,怎麽又蠢到問這種腦殘的問題。


“沒事,沒事……您直接忽略我好了。”


“到我死。”


陳默天卻幽幽地輕輕地說了三個字。


到、我、死!!(⊙_⊙)


康仔被這三個字,驚到了。


很是震撼!


陳默天已經說完了話,又低頭繼續打著電腦,康仔卻紅著眼眶,唏噓不已。


他感動了。非常感動。


回到別墅,客廳裏亮著橘紅色的壁燈,一個家顯得非常溫馨。


“張伯,我走的這段時間裏,她醒了嗎?”


一進家,陳默天還是首先這樣問。


張伯接過去陳默天的衣服,搖搖頭,淺笑著說:


“聽女傭說,小姐睡得很好,一直不曾醒過來呢。少爺,這衣服送去幹洗嗎?”


陳默天掃了一眼那昂貴的風衣,淡淡地說:


“都髒了,丟掉吧。”


他不想讓紅玉的生活中,沾染上任何一點血腥氣。


這身衣服,他都要丟掉。


將那個殺手的晦氣和血氣,全都拋掉。


陳默天換了一整套家居服,穿著柔軟的拖鞋,無聲地走進臥房裏。


果然,肖紅玉睡得很香,隻不過換了個姿勢,從這邊趴著,變成了往那邊趴著,一條粉嫩的腿兒從被子裏伸了出來,像是一隻肥肥的青蛙,趴在那裏。


“蹬被子的該打屁屁,又不老實睡覺。”


陳默天寵溺地笑著,輕聲說著,給肖紅玉扯好了被子。


“小東西,睡覺好可愛啊。”


陳默天覺得心口窩裏滿滿的,全都是溫暖。


他找到睡衣,走進洗澡間,裏麵已經被女傭提前放好了熱水。


看著那滿滿的熱水,陳默天終於感覺到疲倦了。


精神很累很累。


從得知肖紅玉失蹤,到現在,他幾乎一分鍾不曾放鬆過。


每天都在擔憂、憂慮、焦急中度過。


現在,女人就睡在裏麵的床上,雖然精神狀態還不算好,可畢竟,她是活生生的,她就在他的視線範圍之內。


陳默天吐口濁氣,張開臂膀,撐在浴盆兩端,健壯的身姿,浸泡在溫水裏。


陳默天頭微微向後仰,靠在浴盆上,閉上眼睛,休憩。


時間,就這樣,輕輕地流淌過去。


肖紅玉醒來後,覺得膀胱發緊,唔,想噓噓了。


她皺著眉頭,從床上爬起來,左右看看。


唔,這是哪裏哦?


有些陌生。


不過,不管這是哪裏,現在,此刻,解決生理問題是最重要的大問題!


我要噓噓!


肖紅玉爬下床,因為床很軟,她像是滾雪球一樣,稀裏糊塗就滾下了床。


“唔,真好,這地毯真厚啊,還是雪白雪白的,踩著好舒服哦。”


肖紅玉抓抓腦袋,蓬著頭發,霧蒙蒙的水眸打量著四周。


找廁所啦。


赤著腳丫子,肖紅玉試探地推開了一扇門。


嘻嘻,她好聰明哦,一下子就找到了廁所!耶!


肖紅玉趕緊地退下去睡褲,扭著身子,坐在了馬桶上。


她不知道,從她一開始蹦躂蹦躂進去,就有一個人,睜著眼睛,始終看著她。


陳默天看著肖紅玉那憨憨的樣子,忍俊不禁。


這丫頭,看來是被憋醒的。


坐在馬桶上,還閉著眼睛打盹呢。


粉白的腳趾頭,有幾根在淘氣地動來動去的。


小腦袋一下下地向下垂著,看樣子,這下一秒就有可能睡過去。


陳默天忍不住,真要笑出聲來了。


趕緊拿起來拳頭,放在嘴邊。


肖紅玉解決完了,習慣性地去找*濕巾。


很好,在旁邊找到了。


這個地方不錯,連這個東西都有。


肖紅玉稀裏糊塗地提起睡褲,又要原路返回,跳上車,繼續和周公約會。


這時候,她迷迷糊糊地向裏麵掃了一眼。


(⊙_⊙)


嗯?那是什麽?


肖紅玉眨巴幾下眼睛,扶著牆,向裏麵煙氣繚繞的地方走了兩步。


“唔,雕塑嗎?”


肖紅玉撐圓了眼睛,納悶地看著浴盆裏泡著的美男子。


好美的形體哦!


真美!


胸大肌很結實,很健美,很性感。


露出水麵的腹肌也很健壯,一塊塊糾結著。


唔唔唔,鼻血啊,要流出來了啊!


肖紅玉傻傻地,半睡不醒的,竟然直接忽略了陳默天的臉。


光看人家的身體了。


肖紅玉伸出去手指頭,幾乎要流了口水,伸過去,戳了戳陳默天的胸大肌。


“唔,手感好好哦。”


肖紅玉閃動幾下眼睫毛,抿唇笑起來,一副非常享受的表情。


而陳默天繃緊了身子,被迷迷糊糊的丫頭如此“猥-褻”著,胸中一團熱火。


肖紅玉身子前後晃了晃,搖了搖腦袋,唔,還有點困。


好想念那張床啊!


肖紅玉的長睫毛忽閃著,真怕下一秒就睡著了。


她含混地嘟嚕著:


“再好看,也是假的吧,我還是去睡覺吧。”


困困困困啊……


陳默天真的忍不住了,他伸過去手,攥住肖紅玉的手,在肖紅玉驚訝地撐圓眼睛時,陳默天低啞地說:


“手感,可還讓你滿意?”


“啊……”


肖紅玉被突然冒出來的性感的男聲,嚇得不輕。


使勁晃了晃腦袋,先看了看自己的手。


咦?怎麽自己的手被別人的手攥著?順著手,一點點,一點點看過去,木呆呆的腦袋那才看到了眯眼淺笑著的……陳默天!


“啊……陳總?你怎麽藏在這裏?”


肖紅玉嚇得身子一顫,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


陳默天哧哧地笑起來,“我哪有藏了?我光明正大在這裏洗澡的啊。”


“洗、洗澡?”


肖紅玉聲音裏透著不敢置信,轉動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從頭到下仔細打量了一遍陳默天,她那才明白過來。


原來,迷迷糊糊以為是夢中的什麽雕塑,根本不是雕塑,而是,大活人,陳默天!


嗬!


這個認知,讓肖紅玉無比窘迫。


他是大活人,他不是雕塑……


那麽……她剛剛觸摸的就是陳默天的身體了?


哇呀呀呀,不會吧,她會做這等丟臉的事嗎?


好吧,她承認,她從小到大經常做丟臉的事,可是老天爺啊,請你稍微給她一點麵子,不要丟臉丟到陳默天跟前好不好?


陳默天歪嘴壞笑,此刻的肖紅玉,可愛得讓人血脈賁張。


他可不打算就此放過她。


“丫頭,我一直在這裏洗澡的,你剛剛過來……可是有很*地撫摸我,我就想知道,你摸過我之後,認為我的手感如何?”


“如、如何?”


什麽如何不如何的?


她的腦袋現在還處於懵懵的狀態啊!


“嗯,我的身體,給你的手感,是好呢,還是不好呢?是讓你愛不釋手呢,還是不太滿意呢?”


“我……”


肖紅玉張口結舌。


她不知道怎麽回答他。


他雖然在淺盈盈的笑著,可分明帶給人一種不能呼吸的緊迫感,壓製感!


“我、我剛才有觸摸你嗎?”


“難道你沒有嗎?”


陳默天似笑非笑地挑起眉骨,風情萬種地睨著肖紅玉。


肖紅玉的心跳,在睡意朦朧時,竟然都被美男人的這副樣子,給挑逗得亂七八糟的。


肖紅玉往回抽她的手,陳默天攥得結實,她愣是沒有拽回來。


如果現在她可以選擇拋棄她這條胳膊,她真的願意丟下它。


她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顛顛地跑回床上,找床被子蓋住自己,然後裝成小烏龜,什麽都聽不到看不到。


陳默天裸露的結實的胸膛,就那樣,在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迷人的光澤。


照得肖紅玉頭暈暈。


水淋淋啊,水淋淋的男性身體啊!


“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摸你的……不小心的……對不起了……”


肖紅玉紅著臉,心跳撲騰撲騰的。


不敢直視陳默天,隻因為,人家那副精壯暴露的樣子,讓她心跳異常。


靠了,男人為毛要長這麽美?不知道太美的男人也會讓女人醉倒嗎?


禍害啊,妖孽禍害啊。


“嗬嗬,僅僅是說聲對不起可不行,沒有那麽容易。”


陳默天慢騰騰地說著,*的目光,從肖紅玉胸前掠過。


肖紅玉吃驚,抬起臉來,去看陳默天。


將他那副吃人不吐骨頭的**樣子全都看入眼裏!


騰!


肖紅玉的臉蛋全都紅了,連著她的耳朵和脖頸,都是紅及一片。


“那、那摸都摸了,你要怎麽辦?”


“不怎麽辦,撈本回來啊。”


“啊?”


“撈本。你摸過我了,那我是不是也該摸回來呢?”


“啊!”


肖紅玉被陳默天開玩笑一樣的話驚得隻是眨眼睛,去看陳默天,這人倒是沒有什麽行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