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必須給女人報仇【3】
loading...

她是我的命……她是我的命……


這麽絕對性的話,一直像是魔障一樣,反複在王芬芬的腦海裏盤旋。


她幾乎被這句話給震得吐血。


好啊,陳默天!肖紅玉那個死丫頭是你的命,是吧?那我呢?我算是你的什麽?


行!我等著!


我等著看,將來你吃了我三服藥後,你還會不會將那個丫頭當做命來嗬護!


陳老爺子已經氣得臉色煞白,渾身微微顫抖,他臉皮痙攣著,眼皮亂跳著,冷哼著一眼眼剜著陳默天,惡狠狠地說:


“你這一點真像是你母親啊,稍稍有了點能耐,就想造反?”


陳默天頓時拉黑了臉色,快速犀利地頂回去:


“你不要隨意提起我母親!你不能侮辱我母親!”


“我沒有要侮辱你母親,我是在正確評價你們娘倆!不愧是她的兒子啊,做事情和她一個樣!”


陳默天拳頭暗暗攥緊,牙齒咬得咯吱響,“我母親,沒有一丁點對不起你,她是已故去的人,你不要動輒就用這種語氣提到她!”


陳老爺子冷笑連連,“我真後悔把你培養大,想不到,培養到大,還是隻白眼狼!


早知道自己的兒子會這樣,我真不如早早就把你溺死,收養幾個孩子來訓練,也比你這樣強!


太讓我失望了!我堂堂正虎堂和朱衣忍者幾十年的基業,竟然就要敗在你這個逆子的手上!


我真後悔將你培養大!”


陳默天的眼圈漸漸紅了,卻越發堅毅了狠戾之色,


“是嗎?對您的親生兒子,您都能夠如此絕情?


父親,我從小就有個疑問,為什麽別人的父親都是以孩子的快樂和健康作為中心,而你不是這樣。


我的偉大的父親,一直都將陳家家業的壯大看做畢生最重要的事情來做,你可曾關注過我的情緒和需要?


從小到大,我雖是你的親生兒子,可卻像是一個機器一樣,在你的高壓安排下,殘忍地強大起來。


我的偉大的父親,一直都將陳家家業的壯大看做畢生最重要的事情來做,你可曾關注過我的情緒和需要?


從小到大,我雖是你的親生兒子,可卻像是一個機器一樣,在你的高壓安排下,殘忍地強大起來。


你不覺得你缺乏最起碼的人性嗎?”


陳默天死死盯著陳老爺子,說到最後,他的眼睛裏幾乎噴出火來。


他從小到大都不曾體會到一絲的家庭溫暖。


母親在世時,他就被父親送到國外進行各種訓練,和母親相處的時間少之又少。


母親去世後,他完全就失去了親情的慰藉,父親這個詞匯,對於陳默天來說,就是一個威嚴的代表。


父親讓你做什麽,你就乖乖地去做,而且需要高質量高水平的完成。


陳老爺子身子向後踉蹌了下,明顯一份震驚。


他嘴唇抖了抖,點著頭,凶狠地說:


“我絕情?我不絕情,你能夠像現在這樣強悍嗎?你可以一以當百嗎?


我若不對你殘忍,你可以獨當一麵,掌握天下嗎?


親情有個屁用!親情可以給你全世界,可以給你權勢和權力嗎?


我若給了你所謂的人性,你現在就像是一條狗一樣虛弱,你早就被不知道哪路人給砍死了!


我把你養大,花費那麽多財力物力心力把你培養出來,難道就是讓你來頂撞我,讓你來造反我的嗎?”


陳默天淒然笑著,向後退了幾步,他其實心都碎掉了。


聽到父親這番話,他越發覺得自己可憐。


大概在父親的眼裏,他隻不過就是幫助他完成陳家大業的一個工具。


親情,在他們倆之間,早就不複存在吧。


越是心碎,陳默天臉上的表情越是迷人清逸,他眸光輕轉,烈紅的薄唇輕輕一展,笑得清冽而又媚豔,修長的手指撥弄著他的腕表,幾分邪氣,幾分霸氣。


“父親大人,您現在應該很欣慰才對。


您看,我已經在您的安排下,成為了最強大的人。


我都可以替換您了,嗬嗬嗬,您現在可以安然退休了。”


陳默天已經不打算再跟陳老爺子多說什麽了,越說,他發現他身為兒子越發的可憐。


陳默天抖了抖袖子,輕輕掃了陳老爺子一眼。


他,畢竟還是老了,年輕時的強勢和霸道,也都漸漸消逝。


“天色不早了,我該回去了,還要給我的女人看病呢。走了。”


陳默天朝那邊看傻眼的雷蕭克等人使了個眼色,一揚頭,雷蕭克和金勳馬上就會意,默不作聲地往準備好的汽車走去。


浩浩蕩蕩的正虎堂的小子們,威武地跟隨在陳默天身後,那邊早就有人給陳默天打開了車門。


陳老爺子看著君臨天下的陳默天,幾分淒涼襲上心頭,仍舊不甘心地叫道:


“默天!我還是那句話,即便沒有我的阻攔,你和肖紅玉也別想能夠走在一起,不信,咱們走著瞧!”


陳默天停駐,微微皺眉。


嗯?老頭子的話,怎麽感覺有些蹊蹺呢?


肯定裏麵有什麽緣由!


這是老爺子埋下的伏筆嗎?


陳默天沒有回頭,輕飄飄地說:“好,那我們就一邊走一邊看,就看誰能夠笑到最後吧。良子,給老爺子的護衛全都換一遍,伺候好老爺子。”


良子馬上明白了,低頭應著,“明白了,少爺。”


朱衣忍者已經納入手中,那麽陳默天就沒有什麽可以懼怕的了。


現在,可以說,他已經成功將老爺子架空了。


陳默天鑽進汽車,小弟馬上畢恭畢敬地關上車門,無數的男人也分別鑽進其他汽車,前呼後擁的汽車車隊浩浩蕩蕩地開走了。


金勳和雷蕭克坐在後排,看著緩緩經過的陳老爺子。


雷蕭克感慨道:


“陳老爺子還是雄風猶在啊,看剛才說話那個語氣,就像是老虎,多虧是默天,如果是我麵對這個老頭,我直接會嚇得腿軟了。”


金勳也點頭,“確實。這混黑道起家的老爺子,氣勢確實很強大,剛才咆哮的時候,我也嚇得不輕。”


“不過我更加佩服我們默天了,真厲害啊,虎父無犬子,誰的兒子像誰,剛才他們爺倆在那邊鬥,我就覺得兩頭雄獅在鬥一樣。


默天和他父親一樣,都是非常強勢的人。


不過,默天城府很深,做事情一聲不吭的就全都辦了。”


金勳大為讚同這話,點著頭,


“沒錯!你這話說得太有道理了!


就比如,在麵對紅玉這件事上,他就是不吱不吭地把紅玉給占有了,


造成了我和他無法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公平競爭。


太狡猾了,太腹黑了!


哼,如果公平競爭,我不一定會敗給他!”


雷蕭克撇了撇嘴,不得不打擊一下金勳:


“人家那叫智商高,行不行?


麵對女人、愛情,還講究什麽章法?


管人家用什麽招數,隻要結果勝利了就成了唄。


咦?那邊發生了什麽事啊?好多人在圍著看什麽呢?”


雷蕭克指著路邊的一群人說。


中國人啊,為什麽就這麽喜歡看熱鬧,圍觀,永遠是國人的一大愛好。


金勳百無聊賴地也看向外麵,隻看了幾眼,他就驚得頭發都豎了起來。


“停車!”


嘎吱!


司機莫名其妙地踩了緊急刹車,雷蕭克一個不留神,一腦門撞在了前麵的椅背上。


氣得雷蕭克張嘴就罵,“你個萬年的王八,你想死啊,你亂喊什麽停車?


碰死我了,我真想摳下來你的眼睛!嘶嘶,額頭疼死了!靠,都怨你!”


金勳二話不說,連辯駁都不辯駁,直接拉開車門就跳下了汽車。


“喂!你這個二半吊子,我怎麽就瞎了眼,和你這種人成了朋友?你幹嘛去啊?


你倒是也說一聲啊,肖紅玉瘋了,難道你也瘋了?靠了,這都什麽人啊!”


雷蕭克氣得嘟嚕著,落下車窗,往外看。


隻見,金勳像是利劍一樣向前跑去,跑到了那堆圍觀的人群那裏,凶巴巴地開始轟趕人群。


“雷少,我們怎麽辦?還等不等金少?”


正虎堂的司機鬱悶地問雷蕭克。


雷蕭克哼了聲,“走!才不等這個混賬小子呢!很明顯,他又去泡妞去了。咱們走!”


車隊都走了,私人機場隻剩下了王芬芬陪著陳老爺子。


王芬芬臉色鐵青,沒有一點血色。


她還在因為陳默天剛才那樣直白地表白他和肖紅玉的感情而氣惱。


“這個擰小子,他還不相信我的話,早晚,他也要和肖紅玉談崩的!”


陳老爺子低聲歎息著。


王芬芬挑挑眉骨,去看陳老爺子,狐疑地問:


“為什麽這樣說?”


陳老爺子看了王芬芬一眼,壓低聲音說:


“你派去暗殺肖紅玉的人,已經被默天控製住了,他現在恨你入骨,你要小心點。”


“嗬——!”(⊙_⊙)


王芬芬驚得身子晃了晃,差點栽倒。


老爺子竟然知道她派人追殺肖紅玉的事?


這可是非常機密的啊!


“爸……”


陳老爺子製止了王芬芬的無謂的解釋,他直接說:


“我的兒子我最了解,他那麽在乎肖紅玉,那麽想要對肖紅玉不利的人,全都不會有好下場。


所以說,你要小心,指不定現在默天已經把你定為了必須報仇的一類人。”


“嗬——”


王芬芬驚得倒吸一口冷氣。


“那我該怎麽辦?”


陳老爺子冷笑一聲,“按照你原來的想法繼續進行就好了……其實,即便我不阻攔,默天和肖紅玉也走不到一起,這是個秘密……”


秘密?


王芬芬因為陳老爺子這句話而挑起了好奇心。


“什麽秘密?難道……默天和那個肖紅玉之間……”


陳老爺子獰笑一聲,“等著看吧,將來你就知道了。”


王芬芬一看陳老爺子並不想說透這件事,也不再多說什麽。


陳老爺子跟手下吩咐了一聲,坐上他的車,先走了。


王芬芬獨自立在那裏,吹著冷風。


深秋了,如果是下場雨,就會感覺到有些寒涼了。


“我該怎麽將下麵一副藥悄悄給他下了呢?”


這是個非常頭疼的事情。


陳默天本來就是個萬分謹慎的人,做事情滴水不漏地,想要給他下藥,本就是個很艱難的事情。


而現在,陳默天和肖紅玉公然在一起了,他更加不會和她見麵了,她該怎麽接近陳默天,並且給他下藥呢?


“不要慌,一定會有辦法的,一定會有辦法的,我需要冷靜,冷靜……”


王芬芬閉上眼睛,大衣的衣角隨著秋風輕盈盈地飄蕩著。


手機響了。


王芬芬怔了一下,睜開眼睛,找到手機,看了一眼,她趕緊接聽了。


“爸……”


“嗚嗚嗚,閨女啊,你爹我不能活了啊!嗚嗚嗚……”


“啊!怎麽了啊,爸?”


王芬芬一聽到她父親那扯開嗓門大哭的聲音,心下就先慌了。


“你小媽被人給綁架了,跟我要五千萬,我哪有這麽多錢啊,怎麽辦啊?”


王芬芬寒著一張臉,使勁呼吸著,在腦子裏快速地思索著這件事。


是誰,竟然突然綁架了她的小媽?


老爹喜歡女人,在外麵的女人也都善待,小媽是他最為寵愛的一個,綁架了小媽,肯定會讓老爹焦急上火的。


“爸,你能不能不管小媽?”


想來想去,王芬芬說出來了如此冷漠的話。


“什麽!你說什麽!”


王胖子差點暈倒,他剛才聽到了什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