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必須要給女人報仇【1】
loading...

“哦……咦?你怎麽走到這裏了?不是吧,我記得你距離我很遠啊,你怎麽跑到這裏來了?怎麽回事啊?”


肖紅玉撐圓了好看的眼睛,狐疑地看著陳默天。


陳默天隻是抿著嘴暗暗地笑。


肖紅玉看到陳默天的臉上,發現了他詭異的壞壞的笑,隨即猜測到,陳默天一定是偷偷挪棋子了。


“好哇,是你!你剛才偷偷動棋子了吧?你耍賴!”


肖紅玉尖尖細指指著陳默天叫嚷起來:


“你耍賴,你耍賴!你耍賴!”


康仔看著肖紅玉那份頤指氣使的樣子,暗暗縮脖子。


這天下,也就隻有肖紅玉這一個女人可以敢對少爺如此大不敬。


竟然都敢用手指頭指著少爺……


汗了。


陳默天輕笑著,一份慵懶,一份放蕩不羈,眸如星辰,


“嗬嗬,你哪隻眼睛看到我耍賴了?你有什麽證據嗎?”


肖紅玉鼓了鼓腮幫,不認了,哦,明明記得兩個人有一段很長的差距,為什麽一眨眼就挨近了呢?分明就是陳默天做手腳了!


“就是你作怪,就是你!剛剛還沒有這麽近呢,你動手腳了!”


肖紅玉已經撅著嘴巴站了起來,還不斷地扭著身子,氣得白嫩的臉上粉嘟嘟的。


一雙流目像是澄淨的水晶,骨碌碌地轉著。


陳默天頎長的身子微微向後麵靠著靠背,悠閑地淺笑著,欣賞著肖紅玉此刻的模樣。


薄唇邊噙著一抹寵愛,眉眼裏充滿了男性的邪性和妖魅。


“我沒有動啊,你又沒有抓住我。”


“啊啊啊,你壞死了,你壞死了!你耍賴還不承認!”


肖紅玉整個身子都像是肉團團,一頭撲進陳默天的懷裏,坐在他的腿上,胡亂拍打著陳默天。


陳默天就抱著她,任由她鬧,隻是用手輕輕攏著她的腰身,唯恐她向後翻過去。


真像是寵愛孩子一樣寵愛著她。


“你承認不承認,承認不承認?”


肖紅玉勾著陳默天的脖子,搖晃著身下這個活力四射的雄性動物,撅著紅唇翻動著大眼睛。


陳默天眯眼笑著,“好好好,我承認,承認總行了吧?”


“就說嘛,就是你動了棋子,否則我會落你很多步呢,你真壞!哼!耍賴皮!”


陳默天的手,輕輕摩挲著肖紅玉的粉紅臉頰,好脾氣地說:


“我是被你逼著承認的,我冤枉的啊,你嚴刑拷打。”


“啊啊啊,你還不承認!”


肖紅玉坐在陳默天的懷裏,撒嬌地踢著腿。


她就那樣窩在他的懷裏,他的胸膛,結實而又寬闊,帶給人無限的安全感。


他的身上,散發著慵懶的高貴的清香,獨屬於他的清香,讓人聞了有些迷醉。


肖紅玉突然怔住了。


因為她看到了陳默天v領毛衣裏麵的結實肌膚……


透著無數的性感和魅惑……


陳默天這小子的身材很不錯哦,看著他裸露的胸膛,就讓人想入非非的。


肖紅玉傻乎乎、癡呆呆地看著陳默天的表情,很很取悅了陳默天。


陳默天深吸幾口氣,落下眼瞼,俊臉一點點向肖紅玉靠近。


輕輕嗅著她身上那股淡淡的甜甜的果香。


這丫頭,好嫩啊。


屬於那種最容易讓人爆發食欲的粉嫩小白兔。


“怎麽,看什麽呢這是?都看呆了?”


陳默天的聲音低沉而又暗啞,充滿了蠱惑。


肖紅玉還一直傻傻地看著人家的胸膛,吞口吐沫,一副貪吃的樣子,呢喃:


“你……你好帥哦。”


“嗬嗬,是嗎?”


“嗯。”


“我這麽帥的男人,不是照樣被你吃幹抹淨了?你可真會挑好的摘啊。”


“啥?”


“啥?”


不等肖紅玉說完,陳默天的嘴唇就含住了她的粉唇。


肖紅玉的眼睛猛地撐大,呆了幾秒鍾,然後就緩緩閉上了眼睛,柔軟在了他的懷裏。


從溫柔似水的磨合,漸漸發熱,漸漸激烈、


肖紅玉在陳默天的懷裏,瑟縮著,顫抖著。


嗚哇哇,陳壞熊的舌頭太壞了,太強悍了,她要死了啦。


她想要逃開一點,讓自己呼吸幾口空氣,她使勁扭擺著身子,卻聽到了陳默天粗啞的喘息,那麽急,那麽烈。


她不敢亂動了,她隻能揪著陳默天的衣服,哀哀地抵著他的胸膛。


康仔才不好意思觀看,扭過去臉,假裝看報紙,偏偏有個小弟沒有眼力見,小聲跟康仔說:


“謔謔,康哥,真稀奇啊,你也看報紙啊,你不是最討厭看報的嗎?”


咣!


康仔一個拳頭打在了那小子的腦袋上。


該死的臭小子,哪壺不開提哪壺,沒看到少爺那邊正吧唧吧唧地狂吻著呢?


吻了好久,兩個人分開後,肖紅玉羞得滿臉通紅,藏在陳默天的懷裏不好意思抬頭。


怦怦怦……肖紅玉的心跳很快。


自己怎麽了?


為什麽突然對陳默天這麽依戀?


為什麽這麽喜歡偎在他身邊?


肖紅玉悄悄地抬眼去看陳默天,陳默天正在看著電腦,感覺到了肖紅玉的視線,他落下眼睛,朝著肖紅玉笑了笑。


很溫柔,很溫暖的目光。


肖紅玉卻又感覺一份份傷感。


為什麽會傷感?


就那樣抱著肖紅玉,沒一會兒,這丫頭就睡著了。


“康仔,那條毯子過來,給她蓋上,睡著了。”


不給這丫頭蓋上,就怕她感冒了。


康仔麻利地送過去毯子,輕輕給肖紅玉蓋上。


嘖嘖,這女人真會享受啊,像個孩子一樣,躺在少爺的臂彎裏,就這樣睡得愜意。


唉,多麽高級的人肉墊子啊。


“少爺,把她放在那邊吧,挺累的。”


“我不累。”


陳默天淡淡地說著,一絲愁緒這才浮上他的臉上。


當著肖紅玉,他一直在偽裝著快樂,陪著她簡單的笑著。


可是……他怎麽能夠不擔心她的身體狀況?


現在她很開心,就不知道待會醒過來,她會不會將自己當做敵人,情緒暴烈?


陳默天身體很強壯,單臂勾著肖紅玉,同時還能夠騰出來右手,點擊著電腦。


“康仔,關於暗殺紅玉的凶手,有沒有結果?”


康仔馬上拿過去個平板電腦,打開,輸入密碼,找到了一個文件夾,指著給陳默天看:


“少爺,已經查出來了,這殺手是一對夫妻,都屬於黑暗門。這一次,女人死掉了,男人逃脫了,不過在英國被我們的人抓住了,已經同步押回中國,等候您的處置。”


平板電腦中,出現了那殺手夫妻二人的資料。


包括他們的照片,資料,曾經做過的案子。


“黑暗門?哼!我一猜就是!王芬芬……你真是不給自己留條後路啊!”


陳默天咬著牙,冷笑著。


又怕吵到了肖紅玉,聲音都壓低著。


他用下巴,輕輕磨蹭著肖紅玉的額頭,感受著那丫頭的柔軟。


康仔的臉黑了黑,


“如果真是王芬芬,那我們怎麽辦?那個女人現在還在我們的海邊別墅住著呢。哼,膽子真不小!”


“王芬芬想不開,她本來是幫我對付朱莉安娜的利用品,可是她竟然有了貪念,


你見過利用品也可以霸占主人的地方嗎?可笑!


回去,第一件事,就是將王芬芬軟禁,然後找個時機將黑暗門全部滅掉!


黑暗門敢動我的女人,我陳默天絕不會放過他們!”


康仔開始擦冷汗了,


“少爺,將黑暗門給滅了……這個事,是不是再考慮一下?”


“沒有什麽好考慮的!敢動我女人,絕對不能放過!”


“可是老爺好像對黑暗門很感興趣,老爺很想合作的意思,本來老爺對於朱莉安娜的事情就非常惱火您,您再把黑暗門給滅了,這不是……”


“我的女人差點死在黑暗門的手下,我還能對他們姑息養奸嗎?我不管老爺子怎麽想的,我現在必須給我女人報仇!誰也別想動我女人一指頭!”


康仔傻了眼,張了張嘴,什麽都沒敢說。


金勳在飛機上一直唉聲歎氣的。


“唉,為什麽紅玉要去那架飛機啊?明明說好了的,跟著我走的,卻又跑到那邊去了。”


金勳喝口酒,再一次甩甩頭。


雷蕭克咳嗽一聲,“我說,阿勳啊,你就不要再嘟嚕了,你老是這句話,我們的腦漿子都要裂開了啊,說點別的行不行?”


“我就是很煩啊,為什麽啊,我的飛機也不錯啊。唉……”


“紅玉跟著默天,我們都省心。他的女人,就讓他照料去好了。”


金勳馬上就瞪圓了眼睛,“你說什麽?!誰說紅玉是默天的女人的?人家紅玉還沒有承認呢!”


雷蕭克朝著金勳搖搖頭,懶得理他,就轉臉去看藍海心。


咳咳,這丫頭……昨晚在床上,真是讓人回味無窮啊。


很爽,很舒服!


隻是……大概昨晚又得罪了這個女人,將她給弄疼了,後來他停下來後,她哭著用枕頭砸他。


他再跟她放低姿態認錯道歉,就都不管用了。


那個女人直接推著他出了門。


害得他倉皇從她房間趕出來,連內褲都沒穿,都落在她那裏了。


一大早,他剛剛打開他的房門,迎麵就砸過來一塊布,差點嚇得他心髒停跳。


從臉上拿下去那塊布一看,雷蕭克的臉色直接就黑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