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時好時壞的瘋子【2】
loading...

“那他呢?”


“誰?”


“他!”


肖紅玉朝陳默天那邊指了指。


藍海心、雷蕭克、金勳一起順著肖紅玉的手指看過去,都呆了。


這麽遠,這丫頭都能夠認出來那邊站著的陳默天啊。


“哦,默天啊,他乘坐他的飛機回去。我們兩架飛機一前一後回國,怎麽了?”


肖紅玉明顯鬆了一口氣,說:


“那……那我和他坐一架飛機,行不行?”


“啊!”


這邊三個人全都驚呆了,嘴巴張得大大的。


明明是默天說的,他不能出現在肖紅玉跟前,隻要見到他,肖紅玉就會情緒波動,所以特地安排肖紅玉乘坐金勳帶過來的專機。


想不到……


人家肖紅玉不樂意了,人家偏要和陳默天乘坐一架飛機!


金勳撅著嘴巴,鞋子蹭著地麵,很不悅地嘰咕:


“他那個飛機又不比我的好多少,幹嘛非要坐他的飛機?


坐我的飛機不是一樣?還有我們陪你說話作伴。”


肖紅玉眼睛一直情不自禁地看著陳默天那邊,她胡亂找了個理由,搪塞道:


“那個……他的手受傷了,我去看看他的手怎麽樣了。”


“哎……紅玉啊……”


藍海心沒有攔住肖紅玉,肖紅玉已經噠噠地向陳默天那邊跑去。


藍海心正要去追,卻被雷蕭克給抓住了胳膊。


“你別拉我啊,我要去跟著紅玉!”


“你別去了,兩個人感情的事情,讓他們倆自己去處理吧,我們不好摻和。”


“可是……”


“別可是了,先上飛機吧,有什麽事情,默天會給我們電話的。”


藍海心看著肖紅玉歪歪扭扭的跑步姿勢,禁不住暗暗歎氣。


不管這丫頭精神多麽混亂,她的潛意識裏,大概還是非常依戀那個陳默天吧。


陳默天正吸著煙,聽著康仔的一些匯報,突然,他發現,一個肉呼呼的小身影正向這邊跑過來!


定睛一看,那不是紅玉嗎?


“怎麽回事?發生什麽事了?”


陳默天自言自語著,趕緊丟棄了香煙,撥拉開康仔,急速向肖紅玉跑去。


“少爺,調查的那個暗殺的組織……咦?嘛去了?”


康仔正說著話,突然少爺沒影了,他皺著眉頭去看,那才看到了肖紅玉。


果然,隻要肖大俠一出馬,少爺立刻就崩盤了。


“紅玉,你怎麽跑過來了?”


陳默天跑過去,呼喘著問。


肖紅玉愣了一下,想也沒想,張開胳膊,一頭紮進了陳默天的懷裏,很自然地就圈住了陳默天的腰。


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麽要有這麽個親密的動作,而這個動作,來得那麽自然流暢,而且還讓她心安不已。


肖紅玉這個投懷送抱的動作,讓陳默天全身都僵住了。


心,在一點點融化,化成了春水,化成了點點桃花。


“紅玉……怎麽了?乖,說說,你跑得這麽急,跑過來幹什麽?”


肖紅玉還在調整著她淩亂的呼吸,隻是將她的小圓臉往陳默天懷裏蹭了蹭,嬌滴滴地說:


“我……我想看看你的手怎麽樣了……”


這麽牽強的理由,虧得她好意思說出口!


陳默天怔了下,差點笑出聲來。


老天爺啊,即便她會一陣子將他當做仇敵又打又殺,他也不舍得放棄她偶爾的這種親密和依戀!


死,就死吧!下地獄就下地獄吧!


他不管了!


他不能放開她!決不能!


陳默天已經下定了決心,即便將來的路多麽艱難,他多麽飽受折磨,他都不能放開肖紅玉。


如果要折磨,那就折磨一輩子吧。


“我的手沒事了,不信你看,沒事了。”


陳默天撫摸著肖紅玉的脊背,就像是哄著自己的孩子,然後將他的手遞到肖紅玉眼跟前,朝她亮了亮。


“唔,怎麽沒事啊,這不是還包著紗布呢嗎?你要注意換藥,別碰水,千萬不要發炎了。”


那種關心和關切,是無法掩飾的。


陳默天感覺到無限的溫暖。


一顆心,軟得無與倫比。


“嗯,我會注意的。現在,看完了我的手,你可以回去了吧?”


“啊?你讓我走麽?”


肖紅玉小臉上布滿了受傷。


他,竟然在轟趕她。


“那你說你想怎麽辦?海心在那架飛機上,她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不想讓她陪著你聊天嗎?”


陳默天眸如春水,淺笑著看著肖紅玉。


肖紅玉無措地動動眼珠子,突然覺得好委屈,好想哭,他竟然在轟趕她。


“你就這麽討厭我啊?非要讓我去那架飛機上?你就這麽厭惡我麽?”


說著,眼眶就紅了,嘴巴撅得高高的,轉身就走。


陳默天心都碎了,一把扯住了她的小手,將她拽回身子,摟在他的懷裏,柔聲哄著她:


“瞎想什麽啊,我哪裏討厭你了?我喜歡你都來不及呢!”


“那你讓我去那架飛機上去?你為什麽趕我走?”


“我……”


“我想坐你這架飛機,我想讓你陪著我。”


肖紅玉脫口而出,她自己都被自己的話嚇一跳。


她什麽時候變得這麽蠻橫,這麽直白了?


陳默天怔了下,一顆心跳得飛快,挑起她的下巴,凝視著她,輕語:


“為什麽要和我在一起?”


“我……”肖紅玉有些害羞了,紅著臉,心底亂糟糟的,她也看不清楚前方是什麽方向,總之,現在,這一刻,她是非常不舍離開他的,她想要抓緊他。


“我……我想見到你……”


說完這句話,肖紅玉羞得很想藏起來。


陳默天大為感動,俯低身子,吻住了肖紅玉的嘴唇。


肖紅玉抬著小臉,踮著腳尖,回應著他的吻。


康仔在遠處看呆了。


太不注意影響了!


大庭廣眾之下,就擁吻!


康仔手扶著額頭,擺著手下命令,


“去,戒嚴周圍,尤其是看看有沒有偷拍的。”


“是,康哥!”


陳默天摟緊了肖紅玉的後腰,狂熱地吻著肖紅玉。


吻得這丫頭將要窒息時,他才放開了她。


“走,丫頭,我們上飛機。”


說完,直接將肖紅玉打橫托抱在懷裏,淺笑吟吟地闊步上了飛機。


肖紅玉將小臉埋在陳默天的懷裏,一時間幸福得七葷八素的。


********讓人惡心的陳老頭的分界線*********


嘭!


陳老爺子重重一掌拍在桌子上,剛剛泡好的茶全都掀翻了。


“什麽!他竟然要一個瘋女人!這個傻小子!我看他越來越傻了!”


一個手下低頭站在屋裏,悶聲說:


“從那邊發過來的消息說,肖紅玉的精神狀態很不好,從症狀上看,有些間歇性的神經質,一會兒好一會兒壞,好的時候和少爺相處甚歡,不好的時候就胡亂廝打少爺,好像仇敵一樣。”


陳老爺子氣得臉色鐵青,站起來,背著手,在房間裏來回的踱步。


步伐很沉重。


“上次咱們派出去的殺手,都還沒有來得及出手,就讓別人搶了先,本來我以為這個丫頭必死無疑了,也就疏忽了,任由那小子去冰島找她,想不到,竟然又救回那丫頭一條狗命!


現在可好了,她反過來成了默天的累贅,不死不活的神經病,就能讓她活著妨礙默天發展嗎?


去,部署嚴密的步驟,必須給我除掉這個礙事的丫頭!


哼,一個瘋子,一個腦袋有毛病的窮丫頭,竟然還妄想進我陳家的家門,可笑死了!”


手下應著,躬身走了出去。


在飛機上,肖紅玉和陳默天下飛行棋。


陳默天從來沒有玩過如此簡單的遊戲!


純粹就是陪著肖紅玉消遣時間……


康仔在旁邊悄悄地打量著這兩個人,都禁不住為陳默天難受。


媽呀,破爛飛行棋……嘖嘖,這麽弱智的遊戲……


他們少爺怎麽樂意玩的?


這也就是陪著肖紅玉吧,換個人,少爺才不會做這種腦殘的事情。


陪著肖紅玉,少爺做過的腦殘的事情,不是一件兩件了啊。


“該你了哦,現在是我領先,嘻嘻。”


肖紅玉樂翻了天,哈哈,她現在竟然和陳默天下棋,她都領先哦。


陳默天先抿嘴笑了笑,送到肖紅玉嘴裏一小塊水果,那才哄著她:


“是啊,想不到你下棋這麽厲害。”


嗬嗬,飛行棋……


“你才知道啊,嗬嗬,我很厲害的,以後不許你說我傻。”


肖紅玉看著飛行棋,隨口說道。


陳默天多麽聰明的一個人,馬上就微微皺起眉頭,意識到什麽,問:


“我原來說過你傻嗎?”


(⊙_⊙)


肖紅玉抬起頭來看著陳默天,一時間懵掉了。


是哦,她原來被陳默天說過傻嗎?


肖紅玉木訥地張張嘴巴,“我……我想不起來了……好像你沒有說過吧。”


為什麽她想不起來他說過她傻氣,剛才卻順口說出那麽自然的一句話呢?


陳默天的心尖,顫了顫。


紅玉啊我的親愛的,我原來確實經常笑話你傻,我說你傻,那是一種寵溺啊。


你還記得嗎?


你腦海裏是不是還有過去的這些景象?


肖紅玉撓撓頭皮,有些鬱悶,


“到底,你原來說沒說過我傻啊?”


陳默天抽了張紙巾,給肖紅玉擦了擦嘴角,動作自然而又流暢,輕輕地說:


“原來啊……嗬嗬,說沒說過都不是什麽重要的事情,來,接著下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