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時好時壞的瘋子【1】
loading...

這個跳法如何是好,老早還不心髒衰竭啊。


“沒、沒有……我哪裏會找他。”


“他在忙著給你聯係回國就診的事情,同時聯係了國際上的專家,


跟著一起回國,所以沒有在這裏守著你。倒是你睡著的時候,他晚上是在這裏陪著你的。


喂,陳默天真不錯哎,他身體素質超好,昨天還累得病倒了,今天就生龍活虎的了。


我聽那個康仔說,晚上守夜都是他一個人在這裏,康仔他們想要替換他,他都不願意。


丫頭,這種男人你要抓緊哦,錯過了就一輩子都遇不到這種有錢有勢的極品了。”


肖紅玉怔了一會兒,突然就爆發了腦漿子疼痛,她捂著頭,哀叫起來:


“他是大壞蛋!他是混蛋!他強迫我!我恨他!恨死他了!


你走開啊,不許你說他的好!不許你誇他!


你和他是一夥兒的!你也壞!走開啊!走開!”


藍海心完全是沒有心理準備,被嚇得措手不及。


嘴巴裏的點心都掉下來了。


“俺的個媽呀,你怎麽了?紅玉,你怎麽了?你沒事吧?”


藍海心想要去扶著肖紅玉,肖紅玉卻像是歇斯底裏的瘋子,在床上來回地滾著,胡亂嚎叫著。


叫的什麽具體聽不清楚,反正都是在罵陳默天。


藍海心嚇得手腳慌亂,趕緊跑了出去,喊了醫生。


一堆醫生護士拖拖地跑了過來,幾個人摁著肖紅玉,給她注射了鎮定劑。


陳默天隨後也跑了過來,氣喘籲籲,一臉的心疼和焦急。


“怎麽回事?她怎麽又這樣了?我明明沒有出現在她眼前啊!”


為了不再引起肖紅玉的情緒波動,陳默天專門在肖紅玉睡著了才過來陪著,然後在她睡醒前,老早就離開。


誰也無法體會他那種淒涼又無奈的心情!


藍海心都嚇哭了,抹著淚珠子,吭哧地說:


“我也沒有說什麽啊,我就是誇你對她好,讓她好好抓緊你,你為她付出那麽多,我總要讓這丫頭知道吧。


誰料到,她好好的,突然就這樣了。


把我嚇死了,她不會瘋了吧?”


“你住口!胡扯什麽!不許再說她瘋了這樣的話!”


陳默天當場就寒了臉,擰著眉頭,一臉氣憤。


嚇得藍海心咬著嘴唇低著頭,一聲不敢吭了。


陳默天看著肖紅玉漸漸睡過去的樣子,臉上還帶著痛苦的淚珠子,讓他看得心碎不已。


歎口氣,陳默天眼睛一直看著肖紅玉,跟藍海心低聲說:


“以後……你不要在她麵前提到我……否則她的情緒會很難控製,我怕反複多次這樣的折騰之後,她會真的瘋了。


至於我對她付出多少,她知不知道都無所謂,我對她如何,反正一開始我就不曾期望她回報我什麽,隻要她好好的,我就安心了。”


說完,陳默天皺著眉頭,走到肖紅玉,跟前,深情地看著她,然後伸手,將她臉上的淩亂頭發給梳理好。


每一下動作,都充滿了深深的寵溺。


看得藍海心感動不已。


“難道以後你都不能和她見麵了嗎?聽到你名字她都會如此大的反應,見到你不是更要命?”


“嗯,所以我盡量不出現在她眼前。”


“啊?這樣?難道今後你們倆不能走在一起了嗎?”


陳默天的臉,一下子蒼白了。


半晌,他才幽幽發出疲倦的聲音:


“不知道……如果和我在一起,隻能讓她傷心讓她瘋狂讓她受折磨,我寧可隻是遠遠地看著她。她的健康和快樂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藍海心哽咽了,她突然覺得陳默天好偉大,原來總是將人家陳默天看成了有錢的痞子,現在才發現,這個美男子有著很博大的胸懷。


“陳總,你對紅玉,真的沒的說啊……”


肖紅玉醒來後,覺得腦袋沉沉的。


“你醒了?”


藍海心有點戰戰兢兢地湊過去問。


“嗯,醒了。幾點了啊?”


肖紅玉又像是一個正常人一樣了。


藍海心快速瞥了一眼肖紅玉的臉蛋,看看手表,說:


“十一點了,待會就要吃午飯了。吃過午飯我們就回國了。”


肖紅玉想到了什麽,突然說:


“哦,陳默天的手好像受傷了,你看到了嗎?”


“啊?什麽?”


(⊙_⊙)藍海心眼睛撐得大大的。


怪哉啊,為什麽肖紅玉聽到陳默天這三個字她就瘋狂,而她現在卻可以親口說出來陳默天的名字?


“你怎麽了?眼睛睜得真麽大幹什麽?”


肖紅玉撅著嘴唇,不滿地看著藍海心。


“哦,沒事。我沒太注意他的手……”


“你這麽粗心啊,他的手傷得那麽嚴重,還包著厚厚的紗布呢,你的眼睛都沒有瞅見?”


肖紅玉的語氣裏明顯的有些埋怨,還有些對陳默天的心疼。


這下子,真是讓藍海心迷惑了。


她實在不知道,肖紅玉的情緒到底是怎麽回事了。


肖紅玉明顯有些惦記陳默天,目光總是充滿了尋覓。


藍海心就直接裝作什麽都沒有看出來。


午飯時,雷蕭克和金勳來了。


門一開,肖紅玉就充滿期待地看向門口,當她看到進來的這兩個人裏麵,並沒有陳默天時,她的小臉明顯往下垮,一份失望浮上臉。


藍海心看了隻是暗暗撇嘴。


紅玉這丫頭,這會子又這麽想見陳默天啊。


“啦啦啦,紅玉小心肝,我昨天就來了,他們非要我去倒什麽時差,其實我不需要倒時差的,我就想陪著你。


怎麽樣,有沒有想念我?”


金勳嬉皮笑臉地走到肖紅玉床前,兩隻星星一樣明亮的眼睛都笑成了彎月亮。


雷蕭克也禮貌性地朝肖紅玉點點頭,淺笑:


“注意休息,早日康複。”


“嗯,謝謝你們,你們專門從國內趕過來的嗎?”


肖紅玉也朝雷蕭克點點頭。


她快速看了一下裏麵的藍海心,發現她的臉色有點不高興。


哦,她和雷蕭克還沒有和好嗎?


兩個人到底怎麽了啊,搞不懂哦。


雷蕭克眼角的餘光掃視著裏麵的藍海心,僵硬地笑著說:


“嗯,專門來看你的,當時你出了事,阿勳急得哭,恨不得直接就飛過來,所以就安排了專機過來了。還好,你一切都好,我們很為你高興。”


金勳抓住肖紅玉的手,感慨地摩挲著:


“是啊,紅玉,你真嚇死人了哦,你不知道,當時我得到你失蹤的消息,可把我嚇死了,我哭了好久呢!


誰這麽大膽,竟然敢對你實施暗殺,讓我抓住他們的幕後者,我一定要將他們碎屍萬段!”


“啊?暗殺?什麽暗殺?”


肖紅玉被金勳的話嚇得猛一抖。


她在醒來第一瞬間,其實還是對於她墜崖的原因有些記憶的,可是幾番折騰後,昏迷前的事情竟然越發的模糊,甚至於都記不起來什麽原因了。


這突然聽到金勳提到什麽暗殺,可把肖紅玉給驚著了。


“你、你是說,我是被人追殺的?才墜崖的?”


金勳和雷蕭克的臉色全都白了。


毀了,看來是說岔路了。


“額,你不記得了嗎?”


肖紅玉一臉的驚恐,“我是被人暗殺的嗎?誰要殺我?啊?誰啊?”


藍海心一看肖紅玉的情緒要亂,馬上走過去,打開金勳的手,她重新握住肖紅玉的手,笑得像是一朵花:


“你聽他們胡扯,他們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他們就是嚇唬著你玩的,別聽他們的。


我們紅玉這麽乖巧,才不會有人追殺呢。


是你不小心掉下去的。別理這兩個混蛋。去去去,你們快點出去吧,別影響我們紅玉吃午飯啊。”


紅玉睜著驚恐的眼睛,看看藍海心,又看看金勳和雷蕭克,一時間迷惑了。


到底誰說的是真話啊?


金勳和雷蕭克對視一眼,趕緊地出去了。


“怎麽辦,看來肖紅玉的問題還不輕呢。”


雷蕭克擔憂地說。


金勳狠狠歎氣,“壞了,讓我說漏嘴了吧,這下子默天要砍了我的頭吧?”


雷蕭克點煙,吐著煙圈,歎息著,


“這下子可有默天受罪的了,看上去肖紅玉的精神狀態不太好。”


“嘿,默天嫌棄紅玉,那我不嫌棄,我要紅玉!”


雷蕭克就齜牙笑,不屑地睨著金勳:


“依著默天那個性格,你認為默天會把肖紅玉讓給你嗎?你做夢去吧。”


金勳抓抓頭發,也開始為肖紅玉的精神發愁了。


肖紅玉吃得很少,她一直在想,為什麽看不到陳默天呢?


他的手怎麽樣了?


會不會發炎?


有沒有換藥?


從醫院隆重地運往機場,肖紅玉終於在機場見到了陳默天。


“啊,是他!”


肖紅玉看著遙遙的有一百米之外的那個頎長身材的男人,輕輕驚歎。


遠遠看他一眼,她就可以認出他來。


這麽遠,她都能夠看到他的瀟灑飄逸。


汽車停在了這邊的一架飛機前,距離陳默天還有八十米遠。


“咦?我們不去那邊嗎?”


肖紅玉吃驚地問。


金勳笑著回答:


“嗯,我們乘坐我這架飛機回去,你和我們一起回去。”


肖紅玉心慌了,她看著陳默天那邊,急急地問:


“那他呢?”


“誰?”


“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