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有一點點恨他【5】
loading...

打針前,她還那麽瘋狂地咒罵他,轟趕他,排斥他,為什麽現在又這樣?


肖紅玉蠢蠢的舌頭在陳默天的嘴唇表麵胡亂蠕動著,這丫頭沒有主動親吻別人的技巧,她不懂得怎麽進入別人的嘴唇!


陳默天愣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摟住肖紅玉,反守為攻,張嘴含住了肖紅玉的小舌頭。


烈吻,仿佛暴風驟雨,將肖紅玉籠罩了。


吻得肖紅玉腦子裏一片空白,什麽都不能思考了。


不知不覺就開始回吻他,雖然技巧很笨拙,卻引來了陳默天的狂潮。


他大喘著,急急地喘著,恨不得將她吞下肚子去,壓在她身上,濕熱的吻將她席卷。


很輕鬆,他下麵就硬了,硌著肖紅玉的身子。


肖紅玉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如此享受陳默天的吻,什麽莫輕揚,什麽小玩具,又都跑得煙消雲散了。


好像……她這樣和陳默天熱吻,有過片段似的。


難道……真的是自己,遺忘了某些事情?


肖紅玉感覺到陳默天某個堅硬時,肖紅玉嚇得身子一抖。


不是吧?他又要有了那種想法?


嗚嗚嗚,她後悔了,她後悔剛才對著他受傷的右手發出了同情之心,她也後悔剛才不該冒冒失失就主動吻了他,雖然有他主動勾引她的嫌疑……


現在怎麽辦,她不要再被陳壞熊在病房裏欺壓一次。


陳默天卻很神奇的停止了狂吻,支起身子,雙眸雖然還布滿了情-欲之色,人卻已經恢複了理智。


“不要壓著了你的針,你今天還要好好的休息,明天就轉院回國了。”


陳默天轉過去身子,不敢再看肖紅玉。


他怕他再看一眼她情迷之色的臉龐,他會忍不住,再一次強要了她。


他麵對她,是從來不能維持自製力的。


她的身子還很弱,他不能恣意妄為,即便他多麽渴望她的身子,他都不能拿她的健康作為代價。


同時又禁不住想:


怎麽回事?為什麽肖紅玉又不那麽排斥他了?竟然還會主動吻他?


在肖紅玉迷惘的視線中,陳默天慌忙走出了病房。


他先去了醫生辦公室,將肖紅玉方才的情緒變化告訴了醫生。


醫生聽完後,很沉重地說:


“真說明,病人的失憶很堅決。


她有反複性,就像是間歇性的遺忘一樣,她會有時很排斥您,有時又會忘記這些,會像是親密朋友一樣對待你……


陳先生,恕我直言,病人這種情況下,您最好還是遠離她,因為她這種反複的情緒,最讓周圍的人受到傷害。


這就等於,給你兩刀子,再給你塊糖補補。


www。qvod456。com


可是你想想看,畢竟,她這樣,給你的傷害是遠遠大於甜蜜的。”


轟——


陳默天被震得渾身抖了抖,差點栽倒。


竟然是……這樣!!


醫生還在絮絮叨叨地講著:


“其實這種病,很多家屬都放棄了。


因為這種病,受折磨的人往往是病人身邊最愛的人。


你想想啊陳先生,她可能會這陣子對你非常有愛,可是轉眼間,她就又會把你當做惡魔,當做仇敵,又打又罵。


到頭來,飽受折磨的人還是您啊。


病人如果不能完全恢複記憶,不能完全康複,情緒就會一直這樣反反複複。


我勸你,還是離遠點病人,這種病,說真的,恢複記憶的幾率也不算很高,如果十年八年才能恢複,您不是將青春都搭進去了嗎?”


陳默天是鐵青著臉,走出醫生辦公室的。


他不介意被肖紅玉折磨,被她打,被她罵。


他忌憚的是,肖紅玉會在這種反複的情緒轉換下,越發地討厭她自己,越發地看不起她自己,她會不會先把自己給折磨死?


陳默天從玻璃外看著裏麵發呆的肖紅玉,禁不住心如刀割。


紅玉,我該怎麽對待你才好?


你告訴我,你給我指一條路!


我如此愛你,你讓我該拿你怎麽辦?


夜晚來臨,肖紅玉看著護士在她身邊忙碌著,禁不住迷惘地問:


“請問……”


“嗯?您有什麽需要?”


華人護士小姐笑吟吟地扭臉看著肖紅玉。


陳默天非常的細心體貼,知道肖紅玉外語很差,便專門高薪請了一個華人女孩來給肖紅玉當特護。


肖紅玉抓了抓頭發,看了看自己仍舊在滴答的吊針,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那個……我那個老板……幹嘛去了?”


“什麽老板?哪個哦?”


護士有些納罕。


“哦,就是陳默天,陳總,哦,那個很帥很帥的男人啊……”


肖紅玉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想要問陳默天,總之她看不到他,心底就有些惴惴不安的。


腦子有點混亂,總是一陣陣的恍惚,她的情緒她也有些搞不懂。


亂七八糟的。


“噢……你說的是他啊!他不是你的老公嗎?我們都當他是你老公呢!”


護士小姐說的很自然,眨巴著眼睛,臉上都是驚羨,“我們幾個護士還說過呢,好好羨慕你哦,你老公不僅帥,對你還那麽體貼,到哪裏找這麽好的男人啊!你真走運!”


“啊?老公?”


肖紅玉一臉的尷尬,哭笑不得。


“誰說是我老公啊……他對我很好嗎?”


肖紅玉亮晶晶的眼睛試探地看著護士。


護士小姐給她放下去體溫計,點點頭,說:


“可不嘛!羨慕死人了哦。你不知道啊,他剛剛把你送來醫院時,有多麽緊張你!


你那個時候還沒有脫離危險,你還在發著高燒,你老公急得不行,後來沒有辦法了,隻能給你用冰塊降溫,你老公陪著你一起在冰塊上躺了好幾個小時呢!


你不曉得,我們看了都好感動的。


正常人躺在冰塊上,你不知道有多麽痛苦呢,凍死人!


他摟著你,陪著你,一躺就是幾個小時,到了你退燒後,他都要不能走路了。


因為他太辛苦了,他都住院診治了呢!


怎麽,這些,他都沒有告訴你嗎?”


(⊙_⊙)肖紅玉撐大眼睛,就像是聽天方夜譚一樣聽著護士的話,她木訥地搖搖頭,嘴唇顫抖著,禁不住呢喃: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我們全都親眼所見嘛!像他這麽好的男人,我還是頭一次見到呢。”


肖紅玉直接懵掉了。


呼吸急促,胸脯劇烈起伏著。


真的嗎?


陳默天竟然會這樣對待她?


對她這麽好!


陪著她躺在冰塊上……一直陪著她?


她在夢中聽到的溫柔的話,難道就是陳默天說的?


天哪,這是不是真的啊?


陳壞熊竟然不是在玩弄她,欺負她,而是在默默地關心她?


一時間,肖紅玉心潮澎湃。


“對了,你看到你老公的手受傷了嗎?”


“啊?受傷……是啊,我看到了,怎麽弄的啊,那麽嚴重。”


“我聽說,他是因為太著急你的病情,急得拿拳頭打牆,才會這樣的。


後來你不樂意打針,那一會兒你情緒很激動,他就跑過來勸你。


他的手一直都在流血呢!


我當時就在這裏,我發現地麵上有一攤血,把我可給嚇壞了,那才發現,你老公的手傷得不成樣子了。


我給他包紮時,他就像是感覺不到一樣,他眼睛一直看著你。


說真的,那種深情的目光,看得我都心疼了。


總之呢,你老公對你很好很好的!”


肖紅玉的心跳怦怦地好快。


“說了啊,他不是我老公的……”


聲音小小的,帶著幾分羞澀。


“啊,對不起啊,說習慣了。”


“那他……現在在哪裏啊?”


“哦,那我就不知道了。大概是有事情吧。怎麽,需不需要我去找找他?”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其實也沒事……”


肖紅玉尷尬地笑笑,將通紅的臉蛋向裏麵扭過去。


小爪子攥著被子,她白牙咬著下唇,心思飛舞。


陳默天對自己真好啊!


難道……他喜歡自己?


一想到下午的激烈歡愛,她又覺得陳默天太壞太壞了,又覺得好害羞好害羞。


情緒,一會兒激揚,一會兒低落,一會兒憤懣,一會兒懊惱。


直到她睡著,陳默天都沒有再出現。


肖紅玉以為會看到他,所以是帶著一份遺憾睡著的。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


一睜開眼,肖紅玉就看到了坐在床邊吃東西的藍海心。


“海心……”


肖紅玉一雙水霧般的眸子,好看的讓人心動。


“哦!你醒了哦,餓不餓?”


藍海心趕緊將一塊點心全都塞進嘴巴裏,拍了拍手心,將她那張白裏透紅的大臉湊到肖紅玉眼跟前去。


肖紅玉搖搖頭,“不餓……覺得胃裏很飽……”


“嗯,那就不要吃了,待會喝點粥吧,你打著營養針,又不動彈,肯定不會太餓的。怎麽樣,感覺好點了吧,今天我們就要飛回去了,在這裏畢竟不如國內伺候得好。”


肖紅玉點點頭,又看了看房間裏。


她的這個病房裏,隻有藍海心和她兩個人,並沒有陳默天。


藍海心注意到了肖紅玉征詢的目光,轉轉眼珠子,猜測地問:


“你在找誰?是陳默天嗎?”


“額……”肖紅玉先紅了臉,一顆心噗通噗通跳得厲害,天哪,她要完蛋了哦,為什麽一聽到陳默天這三個字,她就心跳異常?


這個跳法如何是好,老早還不心髒衰竭啊。


“沒、沒有……我哪裏會找他。”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