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有一點點恨他【2】
loading...

陳默天深呼吸,胸脯劇烈起伏著,手指顫抖著指著肖紅玉,咬著牙擠出來幾個字:


“你不許愛他!那個莫輕揚,我不許你愛他!你愛的人是我!是我!隻能是我!你給我聽清楚了,你若再敢在我跟前提一次那個莫什麽的小子,我保證會讓他死的很慘!”


陳默天惡狠狠的說著,一麵說著,一麵無法遏製地心痛。


肖紅玉傻了眼,大張著嘴巴,愣了幾秒鍾之後,嚎啕大哭起來。


陳默天氣得在房間裏轉圈子,最終他拍門而去。


他可以容忍她忘記了他,可以忍受她抗拒他的親近,可是他不能允許,她心裏存著別的男人!


這讓他,快要瘋掉了。


“啊啊啊啊啊!!!”


陳默天走到天台上,一拳拳的重重打著牆壁。


牆壁劈裏啪啦地往下落牆灰,牆壁還凹進去一塊,更主要的是,牆壁被他的鮮血染紅了。


“啊!少爺,你這是幹什麽?你怎麽可以傷害你自己?你瘋了嗎,少爺!”


康仔跟了過去,一看陳默天那瘋狂的樣子,嚇了一跳。


他抱住陳默天的胳膊,不讓他再打牆,再去看陳默天的手,右手已經血肉模糊。


陳默天在康仔的懷裏大口喘息著,眼眸散發著絕望的傷痛,透著一份份血絲。


“少爺,少爺,冷靜一下……”


“我都心痛死了!我如何冷靜得下來?”


陳默天左手嘭嘭地拍打著自己的胸膛,痛心地說;


“她將我忘記了,沒關係,我可以讓她重新印上我的印記。


可是!她卻不再愛我了,她心裏是其他的人,她口口聲聲她愛她的莫學長,這讓我如何能夠冷靜?


康仔,我這裏很痛很痛!你可知道?”


一向強硬的陳大少爺,罕見地虛弱下來。


聲調都那麽傷感、心碎。


康仔抖了抖嘴唇,抱緊了陳默天,聲音哽咽了:


“這是哪個混蛋耍人啊,讓我抓住這個混蛋上帝,我先把他揍扁!


太涮人了!少爺,我知道你很煩,不過好歹肖小姐安好無恙,至於她的心,你再想辦法一點點挽回過來吧。”


陳默天對著長天,無奈地吐著氣息。


挽回?


有些事情,是人力可以挽回的嗎?


遺忘掉他們倆甜蜜過去的肖紅玉,會再一次愛上他嗎?


過了一會兒,有個護士很著急的跑了過來。


“請問,你們是那個肖小姐的家屬嗎?”


護士小姐是看著康仔問話的。


結果,陳默天第一反應轉過去身子,瞪著人家,急急地反問:


“她怎麽了?”


“哦,你們快點過去幫忙吧?她一直在哭,就是不打針,她的吊針必須要打的,再遲一會兒,又要做皮試了。”


“shit!”


陳默天低罵了一句,已經顯示旋風一樣刮了出去。


徒留下呆呆的小護士和康仔眼對眼。


陳默天撞進病房裏,就看到肖紅玉正赤著腳丫子,躲到了牆角落裏,小爪子還胡亂揮舞著,不讓醫護人員接近她。


“別過來!我不要打針!嗚嗚嗚,我討厭你們!我討厭你們!嗚嗚嗚……”


哭得眼睛都腫了,聲嘶力竭的,嗓子也啞了。


看到肖紅玉這副樣子,陳默天立刻就後悔了,恨死了自己剛才的粗暴。


他恨不得扇自己幾巴掌!


“好了,別哭了!”


陳默天清脆地一聲低喝,嚇得情緒失控的肖紅玉一個愣,傻不愣登地看向門口的陳默天。


不知道為什麽,看到陳默天的那一瞬間,她的心,是溫暖的,是平和的。


愣了幾秒鍾,肖紅玉就又開始咧嘴哭。


陳默天已經快速騰挪到肖紅玉跟前,一手摟住她的後腰,一手撈起她的腿彎,直接將她托抱起來。


“放開我!我不要你碰我!放開我啊!”


肖紅玉胡亂拍打著陳默天,打得劈裏啪啦地,外麵看的康仔都直心疼。


“我不要你抱我,你放下我,你不許碰我,嗚嗚嗚……走開啊,你們全都走開,我不要見你們這些人……嗚嗚嗚……”


肖紅玉胡亂打著陳默天,失控地嚎叫著。


她覺得自己很丟臉。


她剛剛在病床上都被陳壞熊給潛規則了……


陳壞熊將她當做了什麽?


身份低賤的可以隨意分腿伺候男人的小姐嗎?


她明明說了不同意,他卻還要那樣強硬地上了她的身……


她過後想了想,更為自己愧疚。


她在他強悍的攻勢下,她竟然還到了**?


自己真是太賤了!


一想到剛才的事情,肖紅玉就覺得,恨自己,也恨陳默天。


腦子很亂,心底惶惶的,總覺得忘記了什麽很重要的事情,讓她覺得心底空落落的,有一種踩在懸空的不安全感。


一哭起來,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護士拿著吊針進來時,肖紅玉已經成了一隻驚弓之鳥,完全是歇斯底裏地跳下來,滿屋子地亂跑,幾個護士都摁不住她。


其實她不怕打吊針的,她是個看病時很乖的孩子,從小,她都不會給大人增添麻煩,因為她知道,她根本就沒有資本去撒嬌,她還有個妹妹,她家裏很窮,家裏大人負擔很重,她不可以撒嬌。


可……今天……不知道怎麽了,她就那樣失控了,情緒,就像是沒有了刹車盤的火車,轟轟烈烈地燃燒起來。


陳默天緊緊抿著薄唇,任由肖紅玉胡亂打著他。


他寒著臉,將亂扭亂擺的肖紅玉放在病床上,肖紅玉馬上就張牙舞爪地踢起來,腿腳淩亂地踢到了陳默天的身上。


“別怕,打針不疼的,我保證。”


陳默天摁著肖紅玉的身子,一臉心痛地看著瘋了一樣的女孩子。


“放開我!你放開我!我不要你碰我!放開我!”


肖紅玉尖叫著,眼睛瞪得很大,滿是焦慮。


“好好好,我不碰你,隻要你不亂動,我保證不碰你。我錯了,我跟你道歉,我保證以後不再碰你了,好不好?”


陳默天深深地凝視著肖紅玉,啞著嗓子保證著。


“你說話算數嗎?你說了算嗎?”


“算!我保證說話算數!好不好,不要鬧了,咱們打針,好不好?”


肖紅玉一臉的驚恐,淚珠子在臉上掛著,一副受驚的小動物的樣子。


“我不信,我不信你……嗚嗚……你出去,你不要在這裏,你出去……”


陳默天的心,在一點點下沉,“好,我出去,等到你打上針,我就出去,好不好?”


肖紅玉鬆懈下來,咬著嘴唇,抖著身子,亂亂地呢喃著,


“你們都壞,你欺負我,我恨你,恨你……你出去……我不要見你……我不是有錢人的玩具……”


轟——陳默天雷劈一樣,僵在那裏。


玩具?


這個詞……深深刺痛了陳默天的心!


是的,這是他當初提出來的定義,最初,他確實是將肖紅玉當做小玩具的,可那是當初,不代表他現在的心思啊。


肖紅玉將他們倆後來的感情忘記了,卻記住了最初的定義。、


紅玉啊,如果你有記憶,你可以掂量一下,我對你,何曾像是對待小玩具一樣了?


你說出玩具這個詞,你分明就是在傷我,傷我的心!


醫生趕緊趁著肖紅玉目前老實的空隙,走過去,先給肖紅玉打了一針鎮定劑。


陳默天馬上抬眼,給了醫生一個非常犀利、嚴厲的眼色。


醫生知道,陳默天很厭惡醫生給肖紅玉亂用鎮定劑,他認為那對肖紅玉的身體很不好。


可是很無奈啊,沒辦法,現在這個女病人情緒太過激動,如果不給她打鎮定劑,就怕在接下來的診療中會出現什麽意外。


醫生有點膽怯地朝陳默天聳了聳肩膀。


仔細一看陳默天,他的臉上,竟然有一道道的血痕,嗬,剛才那個女病人瘋掉時,竟然將這麽俊美的男人的臉給抓破了。


被打過鎮定劑的肖紅玉,眼皮越來越沉了,睡意漸漸濃鬱起來。


她依舊看著陳默天,陳默天也低著頭,握著她的小手,深情地看著她。


肖紅玉眯縫著眼睛,幾乎馬上就要睡過去了,她輕輕地呢喃著:


“有錢人就可以欺負窮人嗎?我不是你的小玩具……不是……”


“我要和我喜歡的人在一起,我不要做有錢人的玩偶……”


“我可怎麽辦啊,我怎麽辦啊……”


陳默天正納悶,她說的“怎麽辦”是什麽意思時,肖紅玉就在睡過去前一秒,脫口說出來一句話:


“我可怎麽去見我的莫學長啊……我想嫁給他的……”


轟——陳默天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莫學長!


她心心念念的竟然是莫輕揚那個家夥!


成了我陳默天的玩偶,你就不能再去見你的莫學長了,是吧?


怎麽,和我發生了關係,等於我玷汙了你不成?


好好好,肖紅玉,你真好,你太行了!你就如此蔑視我陳默天的感情?


你以為我陳默天是個純粹的野生動物,隻顧發*望,沒有一絲感情嗎?


你認為我陳默天可以隨意和哪個女人就上-床*嗎?


陳默天身子繃得緊緊的,俊臉結了冰,手,攥得緊緊的。


等到護士熟練地給肖紅玉紮上吊針,做好工作後,那才驚詫地發現,病床下麵竟然滴答了一灘血!


“啊!血!誰的血?誰受傷了?”


護士驚叫起來,幾乎跳起來。


她心驚地去看傾國傾城的陳默天,陳默天卻置若罔聞,仿佛聾子一樣,依舊繃著臉,一臉傷痛地隻是看著睡過去的肖紅玉。


他的目光,猶如波濤洶湧的海浪,湧向了病床上的女人,眼光中含著濃鬱的傷感和無奈。


護士小姐那才發現,陳默天的右手在淌血!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