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為什麽要吻我?【8】
loading...

肖紅玉被他粗蠻的進入,弄得幾乎窒息過去。


他、他、他、他竟然在她不同意的情況下,強迫要了她?


天哪!這個世界瘋掉了麽?


肖紅玉急促地喘息著,好久才適應了他的強大。


他在快速地送著,每一次迫入,都幾乎讓她尖叫。


他要得那麽急,那麽迫切,那麽饑渴。


好像,他是一頭餓了很久的雄獅。


肖紅玉被他送得身子亂晃,視線都模糊了。


想要罵他,可是氣息紊亂,連個像樣的句子都說不出來了。


她一張嘴,就會發出來貓咪一樣的纏綿的叫聲。


那叫聲,讓她自己聽了都害羞。


搞什麽哦,被人*竟然也會發出這樣丟臉的叫聲?


肖紅玉,你太丟臉了啊!


病床在咯吱咯吱響……


陳默天健壯的胸肌上,布滿了汗珠。


肖紅玉閉著眼睛,羞得臉腮通紅。


陳默天突然“哎喲!”一聲,皺著一張俊臉,單手扶著額頭,從肖紅玉身上翻身下去,側我在病床上低吟著。


肖紅玉嚇了一跳。


“怎麽了?你怎麽了?是哪裏不舒服嗎?”


剛剛還像是猛虎一樣欺壓著她,在她身體裏來回地迫進,怎麽突然就這樣了?


他不會是有什麽急病吧?


肖紅玉也忘記了兩個人都是裸著身子的現狀了,驚慌地扳著陳默天的肩膀,問著他。


陳默天急喘著,每呼一口氣,他緊致、結實的腹肌,就隨著他的呼吸一起一伏,煞是性感。


“我的頭很疼……”


“頭疼?怎麽回事?你是不是生病了?”


肖紅玉溫熱的氣息就一口口地吹拂在陳默天的耳際。


像是小貓爪的輕撓,很是溫柔。


“嗯,因為救你,落下了一身病。”


“啊!是為了救我麽?”


肖紅玉大睜著眸子,吃驚地看著陳默天。


陳默天就那樣,靜靜地看著她。


深深的眼睛裏,流淌著無盡的情波。


紅玉,求你一定要活著,我寧願用我的陽壽來換你的命……


親愛的,不要怕,有我在你身邊,有我陪著你呢……


小東西,你還記得嗎,我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


一瞬間,有夢幻一樣的聲音,在肖紅玉的腦子裏來回地回蕩著。


陳默天看著肖紅玉撐大的呆呆的眼睛,嘴角一點點揚起。


她想起來一點了吧?


她還在擔心他!


她其實內心裏還是和他有親密感的!


就這麽點認知,都讓陳默天無比欣喜。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都不知道好好報答我嗎?”


陳默天故意這樣說著,其實他從未想過,讓肖紅玉報答他任何。


“哦?什麽?”


肖紅玉搖搖腦袋,有點恍惚。


“所以,你應該好好地對待你的救命恩人,比如現在就該這樣……”


陳默天唇邊含著一抹壞笑,摟住肖紅玉的腰,直接將她給抱到了自己的身上。


“啊……你幹什麽啊?你的頭不疼了嗎?”


“嗯,還是有點疼,如果你願意在我上麵……主動上下動一動……我的頭就不會疼了……”


(⊙_⊙)肖紅玉直接懵掉了。


某個堅硬已經又在她身體裏蠕動時,她那慢吞吞的腦子才反應過來——


好哇,原來陳壞熊剛剛是在裝頭疼!


這個狡猾的壞狐狸!


“哦,原來你剛才是裝病的啊,你在騙人!”


“嗬嗬,沒有騙你,剛才是有點不舒服,不過……看你那麽關心我,我很開心。”


“我、我哪有關心你啊……我、我……”


肖紅玉說不清楚了,她隻知道,身下的絕美健壯男但凡一動,她就會尖叫連連。


外麵的康仔稍微往裏麵看了一眼,馬上就咳嗽起來。


乖乖個隆冬滴,少爺真夠猛的啊,這一小會兒,他就上了身了。


“去去去,把這條走廊全都戒嚴了,不管是誰,都不能過來!”


康仔趕緊安排小弟守好這個樓層,然後他掐著腰,像是門神一樣,杵在門口。


肖紅玉羞愧至極!


天哪,她竟然這麽不知羞恥地在男人的身上……聳動?


一麵動著,還會發出那樣讓人臉紅的吟叫聲?


她不敢去看下麵躺著的陳默天,因為,她偶爾看他一眼時,都會發現,陳默天一直鎖定她的那束熱烈的目光!


那是*的、強烈的、深情的目光!


該死的陳壞熊,欺負著人的時候,還非要表現出來這樣讓人心亂亂的表情。


他的眼睛會放電啦。


陳默天微微張著薄唇,發出了一聲聲壓抑的吐氣聲,眸子越來越深,臉上的情-欲之色越發的濃烈起來。


粉嫩嫩的小丫頭在他的腰腹上亂晃著,怎麽看怎麽讓他血脈賁張。


顫巍巍的豐滿,粉紅妖嬈……猶如春水海棠,美得豔麗。


嬌豔欲滴的水嫩肌膚,遍布著*的粉紅色,讓他有一種狠狠親吻的欲-念。


小腹,聚集著一浪浪的熱火,燒得他滿胸膛都是膨脹的*,陳默天動情地繃緊了小腹,幾聲低嘯。


“啊……”


肖紅玉突然尖叫起來,她被他弄痛了,開始劈裏啪啦地用小爪子胡亂打著陳默天,


“嗚嗚嗚,疼,疼死了,你壞,你真壞,你出來,你給我出來啊!”


“寶貝,對不起,剛剛沒有收住……對不起對不起,我輕點啊……”


陳默天沉聲勸慰著肖紅玉,依舊凶猛地在她身體裏探索著。


她的滋味,真是美妙極了!


讓人欲仙欲死……


那麽緊致的溫熱……包裹著他,讓他的每根神經都在歡悅地跳動著。


舒服啊!


小東西是不是有什麽魔法,為什麽吃起來那麽讓人瘋狂,美味的小東西哦……


肖紅玉嗚嗚亂叫著,軟成了麵條,伏在陳默天的腰上,扭著身子哀叫著。


她要停,她急需休息。


她的呼吸越來越急,越來越粗,臉蛋紅得像是大紅布,連著眼睛都水蒙蒙的,嘴唇透亮紅豔,順著脖子向下,連著她的胸都是那麽粉紅一片。


“不……不……不要……救、救命……”


肖紅玉微微閉著眼睛,小白牙竭力咬住了下唇,卻還是無法抑製住一聲聲的輕呢。


怎麽辦,怎麽辦啊!


她感覺自己身體要飛起來了!


不行了,不行了,她要昏厥了。


一時間,肖紅玉又羞又急又慌。


陳默天對於肖紅玉的身體表現再熟悉不過,一看她現在的樣子,就知道,她馬上就要高上去了,邪笑幾絲,突然掐緊了某丫頭的腰,猛不丁地一陣狂亂襲擊。


“啊啊啊啊……”


肖紅玉終於連續的尖叫聲中,攀上了春花爛漫的雲端。


整個嬌小的身子都在不可遏製地抖動著,戰栗著,全身美得不可名狀。


那排山倒海的快樂一下子就淹沒了肖紅玉。


她大口大口地急喘著,想要抓住什麽,想要通過扭擺身子來表達她的快意,她被那尖銳的*頂得不知道該做什麽。


好快樂!


快樂得無法形容!


瘋了,她一定是瘋了。


這種極限的快樂,讓肖紅玉完全迷惘了。


為什麽,覺得這種快樂,似曾相識?


她原來體會過嗎?


怎麽可能啊!


她怎麽不記得了?


某人的大手,在她胸前蹂躪著,肖紅玉過了半晌才發現,自己的肉團被別人揉成了這樣或者那樣形狀。


靠,陳壞熊欺負她下麵也就罷了,連上麵也一並欺負啊!


憑什麽啊他!


“喂!這是我的胸,不是你的哎,你幹嘛揉得那麽大方?拿開你的爪子啊!”


肖紅玉撐圓眼睛,不敢置信地盯著陳默天。


陳默天眯著危險的鷹眸,臉上浮著一層似笑非笑的氤氳,讓人摸不透他此刻的心情,隻知道,他就像是一隻美洲豹,處處時時都透著一股獵殺性。


很危險的一種野獸!


“你這裏,是我的!我當然可以隨意**。”


“咦?我的身體怎麽就成了你的地方了?拿開啊你!”


肖紅玉羞紅著臉,鼓足勇氣拽下去自己胸口上霸占著的鹹豬手。


陳默天歪嘴壞壞一笑,幹脆兩手都扣在了肖紅玉的臀上,一個翻轉,將她給翻到了他的身下。


“啊……你幹嘛啊?”


“嗬嗬,你說幹嘛,接著剛才的來啊,換個姿勢。”


“不、不要了……可以結束了吧?”


反正她剛剛已經體會到欲仙欲死的滋味了,也就是她高了,就不用管對方高沒高了。


“結束?你又不是第一次和我做,你應該知道,我每一次的時間都爆長的,你應該有那個心理準備的。”


“我……”


肖紅玉一時間結巴了,語塞。


我哪裏知道你每次的時間有多長啊,我哪裏有和你做過很多次啊?這人!


“嗚嗚嗚,可是我已經很累了,我還是病人呢,我好累好累了,你不可以欺負病人,太沒有天理了,連可憐的病人你都侵犯。快下來。”


不停辛勤耕耘的某色-狼才不會理會某丫的哭訴,依舊吸著冷氣,惡狠狠地挺腰,恨不得全數沒入她的最深處。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也就隻欺負你一個,你應該榮幸才是。”


其他女人想讓咱們的陳大少爺欺負,都比登天還難。


肖紅玉一頭黑線。


陳壞熊說話太奇怪了嘛,她哪裏聽他說過這些話?


“我真的快不行了,我堅持不住了,求求你了,結束吧,好不好,好不好嘛。”


肖紅玉很沒有出息地懇求著身上的猛男。


太健壯的男人有什麽好處,尤其是做起來時,完全就是女人倒黴。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