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為什麽要吻我?【7】
loading...

二話不說,上來就啃?


這、這、這算什麽啊。


肖紅玉伸出小爪子,使勁推著壓在她身上的男人,推他的肩膀,推他的胸脯。


可是不論她怎麽使勁,怎麽推卻,都推不開他。


反而,他貼得更加緊密了。


他的吻,越發的凶猛而熱烈,仿佛暴風驟雨,仿佛密雨,帶著無數的凶狠和強悍,撬開了她的唇齒。


搶進去,在她的芳香裏*地攛掇著。


肖紅玉睜大著眼睛,驚怕地看著近在咫尺的陳默天。


他閉著眼睛,眉頭微微皺著。


他的眼睛很美,即便閉合著,他的眼睛的流線都那樣迷人。


眼睫毛很長很密,這樣垂著眼瞼,他的眼睫毛就像是彎彎的小刷子。


他的表情……很投入……很沉醉……又仿佛帶著幾分傷感。


陳壞熊為什麽是這種表情呢?


肖紅玉被人家吻得七葷八素時,竟然還可以這樣胡亂想著。


滿鼻腔裏,都是他的氣息了。


嘴裏,是他的唇舌,他的火熱攪亂了她的地界。


他的大手,在她腰間輕輕撫摸著,帶給她一份份蔓延開來的*。


他的吻,奪去了她所有的呼吸和氣息。


她隻能任他隨意索取,任他掠奪,任他撩撥。


漸漸的,她迷亂了,沉淪在他的熱吻裏。


緩緩閉上了她的眼睛,跟著他的頻率,呼吸,跟著他的步調,哼嚀。


完全變成了一灘水,柔軟在他的身下。


不知道什麽時候,她的小手已經擁到了他的脖頸上,曖昧地揉搓著。


吻,是那樣*,那樣纏綿,那樣迷情。


陳默天的吻,從一開始的暴風驟雨,變成了深情溫柔。


一下下,撩著她的唇,吮著她的舌,刷著她的齒貝。


她的呼吸越來越急,開始在他身下扭擺著身子,妖嬈地哼嚀起來。


陳默天緩緩放開了她,狹長的眸子深情地看著她,問她:


“想起我了嗎?”


肖紅玉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喘了好一陣子,那才嘟嘴叫起來:


“我本來就沒有忘記你啊,你是陳默天,你是陳總嘛!


我就是把你忘了,你也不能這樣吻我吧?太不講道理了!”


陳默天壓過去身子,徹底將肖紅玉壓在他寬闊的身形下,一隻手聊弄著她的頭發,這個姿勢太具有侵犯性,讓肖紅玉頓時手足無措,臉蛋紅得滴水。


“想起我來了,你就不該喊我陳總,你應該叫我默天。”


“默天?!”


(⊙_⊙)肖紅玉目瞪口呆。


開什麽玩笑?她一個打工仔,哪裏敢喊陳大boss默天?她才沒瘋呢!”


“我怎麽可以喊你默天?你是陳大總裁嘛,我不可以這樣喊你的。”


陳默天心頭一份份傷痛,臉上卻掩飾得很好,沒有表露出來,在肖紅玉看來,這個陳壞熊,此刻一臉的邪佞。


“可是你原來,都喊我默天的。”


“我原來?我哪有!我從來就沒有這樣作亂犯上過!我才不敢呢!你說的那個人絕對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會那樣喊你的。”


肖紅玉雖然害怕陳默天此刻的淫威,可該說的話必須要說。


她啥時候那麽賤賤的腔調,喊陳壞熊為默天的?


哎喲喲,還什麽默天~~~~真是讓人起雞皮疙瘩啊,好酸哦,真真受不了。


陳默天的手,捏到肖紅玉的下巴,眯了眯危險的鷹眸,聲線越發地走低,


“小東西,你不要惹怒我,你原來一直都喊我默天的。現在,你給我喊一聲試試!”


陳默天暗暗歎息。


他不想對她這麽凶的,可是,眼瞅著一個親密無間的愛人,變成了陌生人,他心底就是不好受。


不管她記不記得起他們倆的戀情,他都不會放開她。


不愛他了嗎?


將他的愛給忘記了,是吧?


那好!那我就讓你從頭開始,從零開始,再來愛上我一回!


肖紅玉被陳默天說的話嚇呆了。


陳默天的俊臉又往下壓了幾分,他的薄唇,幾乎要貼到肖紅玉的嘴唇上去了,


“喊一聲!”


肖紅玉呼吸都要不會了,結結巴巴地,“喊、喊什麽哦?”


陳默天在如此悲傷的境地下,都差點被這個丫頭傻乎乎的樣子給逗笑,


“你說呢?喊一遍我的名字試試!”


嗚嗚嗚……肖紅玉癟嘴。


張了張嘴,小聲嘀咕,“喊不出來。”


“嗬嗬,是嗎?喊不出來是嗎?那好,我幫你!”


話音剛落,陳默天就俯衝下去,再一次重重吻住了肖紅玉的嘴唇。


“唔唔唔!”


肖紅玉一口氣都堵在了胸腔裏。


該死的陳壞熊,他剛剛吻過她,她確定她的嘴唇目前還是紅腫狀態,他怎麽又吻起來了?


這個人是不是有病啊?接吻頻繁症!


不過……為什麽她覺得他的吻,那麽甜蜜,那麽撩情,那麽讓她心蕩神搖?


好像……好有些熟悉的樣子。


肖紅玉剛想咂巴下嘴巴,細品品陳默天的吻,陳默天卻離開了她的唇,緊貼著她的臉,烈烈地呼喘著。


“你再不喊,我就一直吻下去,你什麽時候會喊我了,我什麽時候放過你。”


肖紅玉馬上大腦短路了,傻乎乎地脫口而出,“我喊!我喊!陳默天!”


陳默天一頭黑線,“去掉前麵的姓。”


“默、默天……”


肖紅玉很害羞,為什麽喊“默天”兩個字,就覺得心跳加快,臉臉發燙?


“再喊……”


“額,默、默天……”


“再喊……溫柔點喊……乖……”陳默天的聲音,越來越低迷,越來越柔和。


眼眸發燙發熱,帶著一份份獵情,看得肖紅玉心頭亂跳。


“默天……”


“再喊……”


“默天……默天……”


“乖,記住,你是我的,你隻能是我的!”


陳默天輕輕緩緩地落下他的唇,舔舐著肖紅玉的嘴唇,很輕很小心,仿佛在撩撥她,又像是在逗她的情致。


肖紅玉有些迷糊,這份場景,為什麽那麽熟悉?


腦子裏,突然很快地劃過去淩亂不堪的場景。


有情意纏綿的聲音在腦子裏回想著……


丫頭……我愛你……


小東西……我很愛你……


肖紅玉一時間不知道東西南北,覺得似真似幻,有些許暈暈的迷惘。


等到她緩過來神智時,赫然發現,她身上的病號服竟然被扒開了!


胸口前,浮動著陳默天的頭!


“啊啊啊啊啊!你幹什麽!”


陳默天正捧著她嬌嫩的豐滿在狂吻,聽到肖紅玉的叫喚,滿臉迷離的抬起頭,邪魅地看著肖紅玉,微微一笑,


“你說在幹什麽?當然是在幹你最喜歡的事情了。”


肖紅玉驚得頭發都豎起來了,“你胡說什麽啊,這哪裏是我喜歡的事情!你起來啊!你這個大色-鬼!”


陳壞熊在褻瀆她!


陳默天當然不會離開她的身子,他想她想得幾乎要瘋掉。


以為她死掉了,以為她無影無蹤了,以為她活不過來了……那種無助的絕望,是任何人都體會不到的。


現在,他揪心的愛著的女人好好地牛擺在他的視線下,他哪裏還能夠憋得住?


他要用他純粹男人的行為,來證明,她活著,她還是他的她。


“我沒胡說,這真是你喜歡的事情,你每次都在我的身下,像是黃鸝一樣婉轉地嚶嚀,讓人瘋掉地哼唧……你很喜歡我親吻你的身體……你不記得了嗎?”


肖紅玉轟的一下,大腦空白了。


不是吧?


她會像陳壞熊所說的,那麽風騷嗎?


她絕對不會那樣的!


不過……


為什麽她確實對於陳壞熊的這番動作,這番撩撥,那麽……那麽受不了呢?


覺得身體很熱,從身體深處升上來一份份的渴望……


那些渴望就像是張牙舞爪的魔鬼,將要吞噬了她所有的克製和自製力。


“陳、陳總,你不能對我這樣……”


“為什麽不能?”


“我不同意啊!你不能強迫女人,強迫女人的男人,不是真男人,是孬種!”


“嗬嗬,是嗎?即便你現在不同意,可是待會你就同意了。”


待會?


md!陳壞熊太狡猾了!


哪個女人麵對這樣傾國傾城的一個男人的撩撥,都抵抗不住啊!


她又不是神,她當然也抵抗不住了。


陳默天接著低頭,熱吻起來。


肖紅玉又羞又急,身子輕顫著,呼吸一點點急促,開始哼唧起來。


“別……別……這裏是醫院……會有人進來的……”


肖紅玉用小手捂著自己的臉,恨不得將自己藏起來。


怎麽辦,怎麽辦啊,萬一這個時候,醫生或者護士走了進來,可怎麽辦?


陳默天的藍色病號服,肖紅玉的粉色病號服,一點點都掉了下去。


肖紅玉反抗的意識還是很強烈,並不配合,幾乎都要去咬陳默天了,如果不是陳默天動作靈敏,就要被肖紅玉咬到好幾口了。


她,果然忘記了他們倆的感情!


忘記了,所以才會如此地抗爭。


抗爭,和害羞是兩碼事。


陳默天掐著肖紅玉的腰,強迫地掰開了她的腿。


“陳默天!你這叫做*!你耍橫!”


陳默天烈烈喘息著,臉色微紅,眸子含水。


“我要你知道,你是我的!”


猛衝而入……


“啊……”肖紅玉猛地一挺身子,尖叫出聲。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