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為什麽要親我?【6】
loading...

康仔悄悄地走了進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來勸慰少爺,最最淒慘的境況不過如此了,康仔隻能輕輕拍了拍陳默天的肩膀。


康仔悄悄地走了進來,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來勸慰少爺,最最淒慘的境況不過如此了,康仔隻能輕輕拍了拍陳默天的肩膀。


感覺到了陳默天渾身的戰栗。


陳默天薄唇都在抖,從牙縫裏擠出來低沉的聲音:


“如若她不愛我,比殺了我都要痛苦!”


康仔的心狠狠一顫,聲音都濕漉漉的了,“少爺,我懂得,我都懂得。”


“我平時逼得她太緊了嗎?竟然讓她想要逃離我,幹脆將我給忘掉了。不,沒有完全忘掉,隻是將我忘成了一個不相幹的外人。”


陳默天再次睜開眼睛,受傷的眸子裏全都是血絲,傷感蔓延。


康仔扳著陳默天的肩膀,歎息著:


“少爺,你問心無愧啊,你對她那麽好,你沒有什麽對不起她的。


她將你忘記,那是她的損失,少爺你就不要傷心了。”


“我一想到,她將我看成了外人,卻再去愛上別的男人,一想到這裏,我的心就很疼很疼。”


康仔的眼睛也紅了。


一時間,寬敞的會議室裏,隻剩下了傷感的寂靜。


陳默天整理好淩亂的心情,走到了肖紅玉的病房前。


聽到了裏麵肖紅玉傻傻的笑聲,還是那樣沒心沒肺的傻笑聲,像個毫無心機的孩子。


陳默天最是喜歡她傻笑的樣子,那麽純真,那麽爽直,笑起來,圓滾滾的臉蛋都在放光,眼睛像是小星星。


可愛極了。


陳默天悄悄地靠在門框上,突然就覺得心頭那麽酸,那麽酸!


金勳、雷蕭克和藍海心正圍著肖紅玉聊天。


藍海心遞給肖紅玉一小塊蘋果,問她:


“你說你在昏迷的時候,聽到了男人深情的呼喚?還有人給你將情話?他是誰?”


肖紅玉的臉紅了紅,啃了口蘋果,不好意思地說:


“也不知道是誰啦,反正聲音很好聽……迷迷糊糊的,大概是說什麽話,是不是情話我不記得了,哎呀,昏迷的時候都不能作數的,那是幻覺吧。”


陳默天在心底狂叫:那不是幻覺!那絕不是幻覺!那是我!


“咳咳!”


陳默天咳嗽兩聲,裏麵的幾個人都往他這邊看過來。


幾個人看到陳默天時,各自不同的表情。


金勳、雷蕭克和藍海心,看著陳默天,都是滿眼的同情。


想想吧,陳默天多可憐,他那麽在乎的一個女人,竟然大病一場之後,將他完全當做了外人。


而肖紅玉看向陳默天的表情則是害羞和驚恐。


陳壞熊哦!


那可是個脾氣很臭的大boss!


當初在他手下當助理的時候,那些手下全都很害怕他。


有時候,素真姐寧可讓她幫著送茶,都不敢自己進去。


肖紅玉偷偷瞄著門口的陳默天。


霍,這家夥個子真高啊,都要頂到門框了。


就這樣杵在那邊,像是個精美的雕塑。


雖然臉色還浮著幾分病態的蒼白,不過依舊擋不住的光彩照人。


陳壞熊這家夥真是上天造物的偏心成品!


美得讓人無語,美得讓人看了都覺得眼睛疼。


光芒蓋世啊!


肖紅玉也不知道為什麽,一見到陳默天,她就心跳加快,不僅心跳不正常了,連著臉蛋也紅了。


這是怎麽了?


我這是怎麽了?為什麽見到陳壞熊,我就渾身都發熱?


奇怪死了。


“你們……也都累了,那麽遠趕過來,不如先去賓館休息下,我讓康仔給你們備好了。”


陳默天緩慢踏步進來,輕聲說著。


眸子,卻一直在盯著肖紅玉看。


置其他人等與空氣。


“嗬嗬,我們不累,在飛機上都睡夠了啦。”


金勳咧著嘴巴笑著說,根本就沒有多想。


還是雷蕭克善解人意,又聰明,轉轉眼珠子,馬上就在下麵踢了金勳一腳,接過去話茬說:


“是啊,是該休息下了,確實很累,這跨洋飛行真不是人受的。


阿勳,海心,咱們先走吧,明天再來看望紅玉也可以的。”


金勳兀自不明白雷蕭克的意思,皺著眉頭,撅著紅唇,非常不滿地嘟嚕:


“我才來嘛,才見到紅玉,我還沒來得及和紅玉多聊一會兒呢,我不要去賓館。”


藍海心快速瞥了一眼肖紅玉,又看了看渾身疲倦的陳默天,暗暗歎口氣,柔聲說:


“嗯,那好,先謝謝你了,陳總,我們就先去休息了。勳少爺,你不是嚷著說你很累很困嗎?走啦,去賓館好好睡一覺,倒過來時差。”


藍海心和雷蕭克一邊一個,架著金勳往外走。


金勳著急地左右看著這兩個人,急得額頭冒汗,


“哎呀,我真的不困啊,我不需要倒時差的,哎呀,你們這是幹什麽啊……啊……紅玉!我很想念你啊!你等著我待會來找你聊天哦!”


門都關上了,金勳他們都走了,仿佛房間裏還停留著金勳那殺豬一樣的嚎叫。


肖紅玉咬著下唇,瞪圓了水晶大眼睛,不知所措地看著房間裏的陳默天。


這下子,屋裏隻剩下他們倆了。


剛剛還沒有覺得,為什麽現在隻有這兩個人了,她卻覺得空氣突然不夠用的了。


覺得肺裏空氣很少很稀薄,她有些氣喘。


陳默天就那樣,一直深深地看著她,什麽也不說,就那樣深情地看著她。


看得肖紅玉頭皮都發麻了,忍不住吭哧道:


“陳、陳總……你、你有事嗎?為什麽你進來都不說話?”


真嚇人啊!


陳壞熊那幽幽的目光讓人覺得好恐怖啊!


看得人毛骨悚然的。


像是豹子一樣透視的目光!


陳默天落下眼睫毛,看了看地麵,然後輕飄飄的看向肖紅玉,眸子裏已經燃盡了苦澀。


她還是固執地稱呼他為陳總……


見到他,沒有欣喜,沒有愛戀,有的隻是恐懼和無措。


多可悲的境地啊!


陳默天突然發現,此時此刻,他竟然無法語言。


他該說些什麽呢?


“沒事。就是來看看你。”


聲線低沉而沙啞,他挺拔的身體周圍,似乎圍繞著一層傷感。


肖紅玉讀不懂他。


肖紅玉歪歪小腦袋,一臉的孩子氣,


“陳總,我聽藍海心說,這次是你救了我?”


“嗯,是我。你忘了?”


肖紅玉撅起嘴巴,想了下,“真忘了,我不記得你救過我。大概那時候我還在昏迷吧。”


陳默天走到床前,肖紅玉馬上就感覺到了一種防範,瞪大眼睛,無措地看著陳默天,身子禁不住往後傾。


那個姿勢,就是在無聲地說著:


你幹嘛!你你你想幹嘛!


陳默天微微歎息著,緩緩坐下,坐在了病床上。


他這個動作,嚇得肖紅玉渾身一顫,眼睛使勁地眨巴著。


古怪死了哦,這個陳大boss怎麽回事,怎麽感覺跟原來不一樣了?


他看自己的目光為什麽那麽古怪?


好像在看自己家的小狗一樣,侵占性這麽強?


肖紅玉幹脆嚇得雞皮疙瘩都豎起來了。


哇呀呀呀,怎麽辦啊,藍海心他們都走了,現在她該怎麽麵對這個陳壞熊?


“陳、陳總你……”


“紅玉,你病了,你知道嗎?”


肖紅玉吞了口幹澀的吐沫,點點頭,“我知道,我掉下懸崖,我身體很差。”


“不僅僅如此,你不單單是身體不好,你還傷到了腦袋。”


“哦?是嗎?”


“你……你失去了一部分記憶。”


陳默天幾次想要伸手去握住肖紅玉的手,都沒有做,他怕嚇到了這時候的肖紅玉。


她可是把自己看作了陌生人啊。


“是嗎?失憶?你開什麽玩笑哦,這麽狗血的劇情隻有韓劇裏才有嘛,你少騙我了哦。我才沒有失憶呢,我的記憶好著呢。”


肖紅玉隻是撇嘴。


真是冷汗了,陳壞熊竟然也學會騙人玩了。


陳默天身體前傾,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就那樣鋪天蓋地地卷到了肖紅玉的鼻腔裏。


肖紅玉嗅著陳默天身上的氣味,她隻覺得頭暈轉向的,暈乎乎的。


男人身上的味道……也蠻誘人的哦。


肖紅玉一麵聳動著小鼻頭,嗅著陳默天的氣味,一麵往後仰著腦袋,被陳默天的迫近嚇得不輕。


他、他、他想幹嘛啊,為什麽突然將他的俊臉趴近她?


陳默天實在是忍不住了,粉紅嬌嫩的女人就在眼前,她活生生的,依舊那麽可愛,依舊那麽鮮活,而他卻不能和她談情說愛。


陳默天深吸一口氣,伸手,握住了肖紅玉的一隻小手。


“紅玉……”


“啊!你幹什麽啊?”


肖紅玉被陳默天突然襲擊嚇得渾身一抖,聲音都嚇得走調了。


她使勁往回抽她的手,可陳默天攥得緊緊的,肖紅玉愣是拽不出去。


臉蛋憋得通紅,眼神裏都是怯懦和驚恐,像是一隻受到驚嚇的小白兔。


“陳總,你放開我的手啊,你有話說話啊。”


救命恩人也不能這樣吧,救命恩人也不能摸人家的手吧?


肖紅玉的臉蛋白裏透紅,眼睛水汪汪的,嘴唇紅得豔麗,急急地喘息著,吐出來一陣陣的迷人的清香。


陳默天就在這時候,一下子就彌亂了。


這是他的女人啊!


這是和他有過無數次歡愛的女人啊!


這是他用生命換來的女人啊!


她,是屬於他的!


陳默天心頭猛一熱,伸手,摟住肖紅玉的腰肢,這邊已經俯身而下,一下子吻住了她的嘴唇。


“唔唔唔……你……不要……唔唔唔……”


肖紅玉嚇壞了,四唇相觸的那一瞬間,她幹脆就呆掉了。


過了幾秒鍾,她才開始反抗。


天哪,這叫什麽事啊,陳壞熊怎麽突然吻起她來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