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為什麽要親我?【4】
loading...

康仔一聽,頓時一頭黑線,他都忍不住嚷嚷起來:


“你要死啊,你想死啊,你這都是什麽臭主意啊,躺在冰塊上,你不是要凍死我們吧?”


“你要死啊,你想死啊,你這都是什麽臭主意啊,躺在冰塊上,你不是要凍死我們吧?”


陳默天卻轉瞬間就冷靜了下來,眯著眼睛,開始思索醫生這個提議。


“她本來就是因為長久在寒冷的地方才凍壞了身體,現在再躺在冰塊上降溫,會不會雪上加霜?你可想好了!”


醫生嘴唇都在哆哆嗦嗦,剛才差點被陳默天給弄死,現在嘴唇都是發青的,“現在先退燒,持續高燒,會把內髒全都燒壞的,先退燒,然後再診治。”


“那好!就按這個方法來辦!如果出現了什麽問題,我第一個生剝了你!”


淩晨五點半,外麵還沒有什麽光線,天地間浮動著一層寒冷的青白氣息。


病床上已經鋪好了冰塊,冰塊散發著白色的氣團。


康仔有點擔心,看著陳默天抱著的肖紅玉,問:


“少爺,這行嗎?會不會凍壞她啊?”


陳默天低頭看了看懷裏發燙的小東西,一臉糾結。


他當然也是惴惴不安的!


他當然最最擔憂!


可是…………


總不能眼睜睜看著這個丫頭在生死線上越走越遠,他卻什麽都不做?


豁出去了!拚一把!


不拚,隻能眼瞅著她心髒衰竭,走向死亡。


拚一下,總有幾分勝利的希望。


“試試看吧。”


陳默天的聲音從未如此沉重過,他低頭,親了親肖紅玉燙熱的額頭,咬牙,狠著心,將肖紅玉放在了冰塊上。


“嗯……”


肖紅玉一觸到那冰塊,馬上無意識地發出了哼嚀聲。


陳默天差點就心疼得將她抱回來了,咬著牙,他攥著肖紅玉的小手,聲音都在發顫,


“親愛的,忍一忍,先退了燒,啊,忍一下啊。”


說著,陳默天已經心如刀割了。


下一秒,在康仔等人的吃驚中,陳默天已經一躍,麻利地也爬上了冰塊上。


他伸開胳膊,讓肖紅玉枕在他的胳膊上,圈著她的小身子。


兩個人,並排,緊挨著,躺在冰塊上。


“少爺,你上去幹什麽啊,你下來啊!”


康仔皺著臉,手都在抖。


冰塊上麵冷極了啊!


陳默天垂著長長的眼睫毛,用暖融融的目光籠罩著懷裏的肖紅玉,輕輕地說:


“我陪著她一起挨凍。”


“少爺!”


“噓,別吵,你們先出去。”


“少爺……”


“出去!!”


康仔張了張嘴,什麽也沒有說出來,隻能歎著氣,垂著頭發走了出去。


其實他剛才想說,少爺,您的身體也受不了這樣折騰,您昨天在深海潛遊太久,上了內髒,您今天又沒有吃東西,您兩天來都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您要珍惜一下自己啊!


可惜,少爺太聰明,他根本就不給自己說話的機會。


站在監護室外麵,康仔吸著鼻涕,眼眶紅紅的。


從這裏往裏麵看,可以看到,少爺的臉色非常蒼白。


隻是,他青白的臉上,卻浮動著一層深情的溫柔。


隻給肖紅玉一個人的溫柔!


剛剛差點被陳默天掐死的醫生,也不敢進去了,也站在門外,看著裏麵。


他晃著頭讚歎著:“這個男人,真是個神人啊。病人在冰塊上沒事,因為病人沒有知覺啊。可是他一個知覺清楚的人也躺在冰塊上……那可就太有毅力了!”


康仔瞥了瞥旁邊的這個醫生,撇嘴冷哼:


“怎麽,有力氣說話了?剛才不是你要死掉了?這個餿主意還是不你出的!我們少爺如果凍出來個三長兩短,你給我等著,老子先把你給剮了!”


醫生的臉色剛剛泛紅,這下子又被嚇得慘白了。


陳默天一直摟著肖紅玉,一起躺在冰塊上。


時不時地梳弄著她的頭發,輕輕吻著她的臉蛋,輕聲跟她說著什麽。


在外麵的康仔,看著看著就紅了眼眶。感動,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他從沒有想過,他們冷若冰霜的少爺,竟然會有如此深情的一麵!


陳默天的嘴唇漸漸發涼了,絕美的臉上,一層寒氣。


這冰塊,確實凍人!


真不知道紅玉能不能受得了。


陳默天被冰塊凍得上下牙發顫,他卻仍舊想到的都是肖紅玉。


“紅玉,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見你時,你有什麽好玩嗎?”


“很好玩,緋紅的臉蛋,眼睛水蒙蒙的,像是個醉醺醺的洋娃娃。”


“當時的我,本來想第一秒就把你甩出去的,可是低頭一看你那傻乎乎的娃娃臉,不知道為什麽,我就心軟了。”


“你一頭紮進我懷裏,身子軟軟的,讓我聯想到了某種軟體動物,你的小手拽著我的衣服,呆著小臉,你一直在傻笑,謔謔地傻笑。”


“那一刻,我長到那麽大,第一次感覺心髒被什麽狠狠撞了一下,我甚至於看著傻乎乎的你,有一種想把你占為己有的念頭劃過,是不是很可笑?那可是第一次見到你啊,第一次。”


“紅玉,退燒吧,你要堅強,好起來吧,你想要什麽,我都會滿足你。”


“我是個心很深的人,我很少對人說出我的心裏話。我想對你傾訴,還有很多事情我沒有向你說,你想不想聽?想聽的話,你就退燒,醒過來。”


“紅玉,你冷不冷?我和你在一起,你是不是覺得很幸福?乖孩子,快點退燒,啊。”


……………………


當醫生護士進去,興奮地叫嚷著,肖紅玉終於退燒時,陳默天的臉色已經蒼白如紙!


“她,退燒了嗎?”


陳默天低聲問。


“退燒了,退燒了!終於退燒了啊!太好了!”


醫生興奮地叫著,激動地恨不得原地跳。


終於退燒了,這個病人再不退燒,他這個醫生的腦袋就保不住了。


陳默天薄薄的嘴唇邊,微微上揚幾分。


“康仔,過來,扶我下來。”


康仔馬上奔過去,眼睛紅紅的,扶著陳默天冰冰涼的胳膊,顫聲說:


“少爺,您還成嗎?凍了兩個小時了都!”


“沒、沒事……”


陳默天全身都僵硬了,腿都凍麻了,即便康仔扶著他,他還是在腿觸地的一瞬間,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少爺!!!”


康仔驚得大叫起來,使勁托著陳默天。


陳默天微微搖頭,“我沒事……”


話剛剛說完,陳默天就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少爺!!!!!”


康仔的叫聲幾乎衝破了房頂。


眼淚迸飛,渾身都在哆嗦。


少爺啊,少爺,少爺啊……


醫生護士,還有正虎堂的小子們,七手八腳地將陳默天給抬到了旁邊的病床上。


康仔幾乎要急瘋了,一個大男人,慘叫著少爺少爺,眼淚往外湧。


醫生護士都忙壞了,一部分在伺候著肖紅玉,一部分又圍著陳默天。


陳默天被掛上了吊瓶,睡在隔壁房間裏。


康仔站在病床前,看著俊美如畫的少爺。


多虧陳默天身體素質好,才沒有凍成肌肉壞死,不過因為他這兩天太過疲憊,太過操心,又進食較少,身體嚴重不支。


肖紅玉醒來時,已經是午後的下午茶時間。


她仿佛睡了一大覺,做了很長很長的夢一般。


夢裏,她看到了陳默天,她看到了很可怕的東西,她呼喚著陳默天的名字,她要他保護她。


她夢到陳默天跟她說著一遍遍的情話,一直陪在她身邊,她的夢裏,甚至於都有陳默天的一份份溫暖。


“啊……好累哦……我是睡了很久嗎?”


肖紅玉自問自答著,轉轉眼珠,看了看雪白的牆壁,又禁不住皺起小鼻頭,


“唔,這是天堂吧?”


應該是天堂……


肖紅玉直直的眼神,看著天花板。暗暗歎息。


她突然回想到,那個毛骨悚然的追殺。


那獰笑著的一對男女,那黑洞洞的槍口。


然後……就剩下了漫無邊際的冷寂的海水。


讓她窒息的海水。


一想到墜入大海的那一份蝕骨的恐懼,肖紅玉就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雪白的天堂啊……


肖紅玉轉動了下脖頸,額,好疼啊,稍微動一下脖子,就覺得骨頭很疼很疼的。


全身都很疼!


總不能到了天堂,人都死掉了,還會又疼痛感吧。


這時候,肖紅玉看到了監護室門上的玻璃外,一道道劃過的身影。


影子?!(⊙_⊙)


唔?天堂也會有房間嗎?


還有門呢,不僅有門,嗬嗬,竟然還有人類世界的玻璃。


如此想著,肖紅玉就看到那扇門打開了,進來一個似曾相識的人。


(⊙_⊙)


肖紅玉瞪圓了眼睛,看著一個女孩子一步步走近她。


“你是誰?我看著你很眼熟啊?”


肖紅玉發出了沙啞的聲音。聲音很低,很虛弱。


“啊?你都不認識我是誰了?媽呀!你不會是失憶了吧?”


藍海心一副受驚的樣子,長大嘴巴,撐大眼睛,然後就朝著外麵咆哮起來:


“醫生呢!人呢!都死到哪裏去了!我的好朋友失憶啦!失憶啦!救命啊!有人失憶了!!”


大喇叭的嗓門震得門板都在顫抖。


肖紅玉禁不住被聒得皺了皺臉,伸手拉住藍海心的手,很輕地晃了晃,呢喃:


“海心,你不要吵啦,我耳朵要報銷了啦。”


真是的,到了天堂竟然還要遭受藍海心的折磨,沒天理啊。


“哦?”(⊙_⊙)藍海心突然瞪圓眼睛,轉過去頭,看著肖紅玉,吸口冷氣:


“丫頭,你還認得我?”


“不認得了。”


“嗚嗚,你真失憶了……咦,不對呀,你不認得我,怎麽能夠叫得出我的名字?”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