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為什麽要親我?【2】
loading...

田家賀被誇得飄飄然,眯著眼睛笑著,滿心滿懷的歡喜,摸著自己的衣領子,洋洋得意地說:


“你才知道我好啊!我一直都是男人中的精品!嗯?你剛才說什麽?你說我是什麽?抓老鼠的貓?你罵我是貓!!!”


藍海心嚼著五花肉,歪著嘴巴,下巴上還有幾點菜汁,說:


“你不是嗎?你是警察,警察不就是抓壞人的嗎?你懂不懂打比方啊?芋頭!黑貓警長裏麵不就是警察是貓,壞人是老鼠嗎?我的比喻非常恰當!”


“你……”田家賀被人家噎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隻能在心底憤憤不平地說:


哼,恰當個頭!


好男不和女鬥,讓著你算了。


“咦?好飯好菜的,我們倆是不是該喝點酒啊?”


藍海心舔著笑臉看著田家賀。


眼睛像是會說話的魚兒,閃亮亮的,看得田家賀的心跳馬上就開始加快了。


怦!怦怦怦!


好像誰拿著他的心髒當了乒乓球,來回地打著。


田家賀和柔和燈光下的藍海心對視著,有十幾秒鍾的犯傻。


目光呆滯,嘴巴微張,一臉癡呆。


藍海心挑挑眉骨,拿手在田家賀的眼跟前來回晃了晃,嚷嚷著;


“喂,你傻了啊?怎麽我跟你說話,你都充耳不聞的?你是不是白天被哪個小偷給擠了腦袋?把你擠傻了吧?”


田家賀那才晃晃腦袋,反應過來,於是臉頰就不由自主地微微紅了紅。


“喝什麽酒啊,你又不是酒鬼,女人,就應該文文靜靜的,不能喝酒啊。”


一聽到藍海心說喝酒,田家賀的腦袋就大了。


那天他被藍海心揪著去了夜魅,結果碰到了她原來的那個什麽男朋友,雷什麽的大老板,分開後,藍海心就開始不正常了。


非要讓他載著她去海邊,大晚上的去了海邊,差點被海風給凍死。


這丫頭非要坐在沙灘上,攬著他的肩膀,一起看什麽狗屎星星。


拜托,那天晚上,大概有點陰天,哪有什麽星星,一個星星的鬼影子都沒有瞧見。


還凍得他一連打了一整天的噴嚏。


喝醉的女人,太離譜了。


今天,絕對不能讓藍海心再喝酒了!


他田家賀自認沒有那個能力,來駕馭喝醉的藍海心。


最後,談判來談判去,藍海心還是磨著開了幾瓶啤酒。


“來,為我們自由暢快的年輕生活,幹杯!你愣著幹嘛,碰瓶子啊!”


藍海心瞪著眼睛,朝舉著酒瓶子發愁的田家賀吼了幾聲,無奈之下,田家賀隻好拿著酒瓶子和藍海心的酒瓶子碰了碰。


真是豪爽啊,喝酒都不用酒杯了,直接改成了酒瓶子。


田家賀暗暗掉冷汗。


“小警察,你原來談過幾個女朋友啊?”


藍海心捧著酒瓶子,壞笑著瞅著田家賀。


“咳咳咳!”


田家賀被嚇得咳嗽起來,差點被那口酒給嗆死。


媽呀,這丫頭,怎麽突然問起這個問題來。


“你問這幹什麽?”


“哎喲,這又不算什麽大秘密,有什麽大不了的啊,誰沒有談過戀愛啊,不就是隨口問問你嘛?喂,你原來談過幾次?”


田家賀的臉蛋又紅了下。


該死的,他一次都沒有談過好不好?


估計說給這丫頭聽,她一定會笑話死他的。


“你、你先說。”


“啊?你這人真是的,這事你也藏著掖著?好,那我就先說!對了,我跟你說的數目啊,是同居過的哦,初中時候那種清水戀愛就不用提了啊。”


藍海心這個開頭語直接嚇到了田家賀。


真彪悍啊!


同居過的男人就不少了吧。


田家賀的聲音都顫抖了,“你、你原來談過幾個同、同居過的?”


藍海心齜牙笑笑,望著天花板,轉動著眼珠子,樣子淘氣又英氣,


“哦,那要好好想想了,我要算算……”


狂汗啊!


田家賀差點栽倒。


她同居過的男人數目,竟然都需要好好計算!!


田家賀的心底有些不高興了。


也不完全是不高興,而是有些難受,有些別扭。


反正是一種說不清楚的滋味。


酸酸的,苦苦的,卻又是無奈的。


“我原來同居過的男人啊,大概有……”


田家賀緊張兮兮地豎起耳朵,像是個好奇寶寶,眼睛也瞪得溜圓。


正在這時,藍海心的手機響了,田家賀恨死了這個打電話的人。


關鍵時刻啊!


他想知道啊,他對於藍海心過去的事情太在意了啊。


“唔,我的電話,我先接個電話。”


藍海心仍舊抱著酒瓶子,跑到茶幾那邊,在基本雜誌下麵找到了手機,拿起來,正要接,卻又皺起了眉頭。


嗯?怎麽是雷蕭克?雷混蛋啊……


他打過來電話幹什麽?


都不想理他了,想起他就覺得惡心,哼,這個混蛋,背著她竟然玩女人,而且是一口氣玩兩個女人!太可惡了!


“你倒是快點接啊,愣著幹什麽,這飯都要涼透了。”


田家賀說著,已經站起來,端著幾個盤子去廚房裏用微波爐加熱去了。


藍海心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接通了電話。


“喂?”


雷蕭克在聽到藍海心的聲音時,差點咬破了自己的嘴唇。


很激動!


“是我。”


“嗯,知道,你說吧。”


“你去不去冰島?”


“什麽?”藍海心皺起臉來,想了下,語氣裏就開始有了不耐煩,“你開什麽玩笑啊,耍人玩呢吧?要去你找別的女人去!我才沒有興趣呢!”


藍海心正要扣斷電話,就聽到雷蕭克拚命地大喊道:


“肖紅玉失蹤了!你不跟著去冰島找你好朋友嗎?”


(⊙_⊙)


藍海心直接僵在了那裏,猛地將手機扣到耳朵上,尖叫起來:


“雷蕭克你剛才說什麽?你說紅玉怎麽了?你如果敢胡說八道,我發誓,我這次一定要割了你的蛋!敢拿我朋友詛咒!”


雷蕭克暗暗鬆了一口氣,多虧這丫頭沒有扣斷電話。


“我敢拿這樣的事胡說嗎?肖紅玉真的在冰島失蹤了!默天已經去了冰島,這不,阿勳也很著急,他也安排了專機,準備馬上就出發去冰島尋找紅玉。你去不去?”


雷蕭克一口氣說完,就等著藍海心的回答。


結果,等來的是久久的沉默。


“喂?你在聽嗎?你到底去不去啊?喂?”


藍海心突然咧開嘴巴,嚎啕大哭起來。


“紅玉!我的紅玉啊!紅玉啊!嗚嗚嗚……”


藍海心當然要跟著去了,半個小時後,田家賀用車將藍海心送到了機場。


雷蕭克本來等待藍海心等得很是悸動,當他看到送藍海心來的田家賀時,雷蕭克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這個女人她竟然一直和那個警察在一起!!


好好好!藍海心,你真好!


你和我分開得真是幹脆又利索啊!


沒有了我,你可以直接就找個替代品來填補你的情感空虛!


你真是個非常絕情的女人啊!


“紅玉真的找不到了嗎?真的失蹤了嗎?嗚嗚嗚……”


藍海心哭得眼睛紅腫,揉著眼睛向雷蕭克走去。


田家賀提著藍海心的小行李箱追了過去,先塞給藍海心一團紙巾,輕聲勸著:


“拿著紙巾來擦擦你的眼睛。別哭了,再哭也不起什麽作用。沒事的,你朋友不會有事的,那麽善良的小丫頭,不會有事的。”


藍海心接過去紙巾,捂在鼻子上,先是哼哼哼使勁擤了一通鼻涕。


田家賀嘴角撇了撇。


這女人,當著這麽多優質男人,她竟然都不知道避諱一下,就這樣響亮地擤鼻涕。


擤完了鼻涕,人家藍海心直接將髒紙塞回到田家賀的手心裏,氣得田家賀差點掐死藍海心。


“我走了,你拿著我的鑰匙,每天過去打掃一下衛生,看看有什麽可以洗得衣服,你就洗洗。內衣不要扔進洗衣機洗,要手洗,啊。”


藍海心交代著田家賀,田家賀的臉皮就開始痙攣。


得,他這個免費的菲傭看來是坐死了。


雷蕭克站在那邊的臉色,更是黑了又黑。


他怎麽聽著藍海心跟那個小警察說的話,那麽刺耳刺心呢?


就好像……他們倆已經是老夫老妻一樣……連她的內衣都讓那個警察給她洗!可惡!


雷蕭克用很不耐煩的語氣說:


“快點走,沒時間了!囉嗦什麽!”


說完了,他轉身就上了飛機。


金勳在飛機上探出來腦袋,“蕭克,你女人到底到了沒?”


雷蕭克趕緊甩了金勳一個白眼,金勳馬上就禁了聲。因為他往下一個打量,就看到了藍海心和田家賀站在一起。


頓時,金勳一切都明了了。


***


陳默天一直守護在肖紅玉的身邊,才不管那幾個醫生護士多麽別扭,他一直握著肖紅玉的小手。


她大概一直處於昏迷中,時不時地會發出小貓般的嗚咽聲,會顫抖著身子,全身緊張的抖。


這時候,陳默天就會輕輕拍著肖紅玉的手,勸著她:


“沒事了,已經安全了,你沒事了,我在你身邊呢。”


“好了,一切都過去了,你現在安全了。”


“又我陪著你呢,別怕啊。”


那些醫生護士都非常感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