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危險中的甜蜜,你騙我嗎【1】
loading...

晚了的話,大部隊就丟下咱們了,那麽荒島的奇異景色我們可就見不著了。


快起來!快點啊,我的大小姐!”


肖紅玉閉著眼睛,撅著紅唇,晃晃悠悠地坐在床上,嘀咕著:


“幾點了啊,海心?”


崩潰啊,肖紅玉還以為她在學校宿舍裏呢!


“七點半了!”


黑框眼鏡都懶得糾正她的話。


肖紅玉打著哈欠,鼓著腮幫,拖拖踏踏地去了洗刷間。


十幾分鍾之後,肖紅玉慌裏慌張在被子裏找來找去,摸來摸去,終於找到了她的手機。


——悲催的手機啊,被她昨晚當做了餅餅壓了一夜。


“啊啊啊啊啊!我的手機一丁點的電都沒有了!怎麽搞的嘛!”


肖紅玉癟著臉,氣得嚎叫。


黑框眼鏡那張肥大的餅子臉立刻鑽了過來,瞪圓了她的黑豆小眼,問:


“你是不是昨晚和哪個帥哥煲電話粥,煲著煲著就睡著了?從實招來!是哪個帥鍋?”


額(⊙o⊙)…


肖紅玉當場傻了。


鬼啊!她這個同位一定是鬼啊!


這樣的事情也能被她猜到?


她確實是和陳默天通電話,通著通著她就睡過去了啊!


肖紅玉紅了紅臉,將手機塞進兜裏,蹭著鞋子,囁嚅:


“沒誰……”


“沒誰你臉紅什麽?”


“哪有臉紅啊。”


心底卻在咒罵自己的臉皮,那麽禁不起考驗,紅什麽紅。


“喲,大小姐啊,我怎麽看著你風含情水含笑,一副俏姣羞澀的戀愛模樣啊?”


肖紅玉被黑框眼鏡盯得頭皮都發麻了,使勁拍打了一下她的肩膀,推著她就往外麵走:


“哎呀,你就別神經了!走啦,要晚了集合的時間了!”


黑框眼鏡跩著她圓鼓鼓的身子,還在挑理:


“你是不想讓我繼續盤問下去吧?昨晚一定是和哪個男人聊天聊過頭了吧?”


“咦?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哦!”


“不錯個球啊?今天有大台風!”


“陽光很明媚嘛!”


“明媚個香蕉啊,太陽還沒有完全升起來呢!”


帶隊老師一麵看著手表,一麵朝著走過去的這兩個人抱怨:


“我說同學,昨晚又沒有讓你們做什麽劇烈的運動,至於睡到現在嗎?”


肖紅玉咬著嘴唇低頭臉紅。


她同位黑框眼鏡壓根不在乎的樣子。


而引起了其他同學的哄堂大笑。


開船了,他們向著深海深處駛去。


那是一個荒島,據說一直沒有什麽人煙。


隻有個別的探險旅行者,才會租了船,過去遊玩觀賞。


開船的人樣子很凶悍。


那都是正虎堂的人。


另外,有一對夫妻,也急忙租了一艘船,向深處駛去。


同學們大都三兩個一堆地照相,這時候,肖紅玉才憤恨起自己。


都怨自己太貪睡了,手機都沒充電,徹底沒電了。


“喂,你拉長個臉幹什麽啊,我用我手機給你照一張吧。”


黑框眼鏡挑挑眉骨,用手指戳了戳肖紅玉的眉毛。


“好啊!”


肖紅玉馬上咧嘴笑了,用手抓了抓頭發,做了個乖乖女的眯眼笑表情,等著黑框眼鏡拍照。


黑框眼鏡數著一二三,哢嚓一下給肖紅玉拍了一張照片。


“我看看你給我照得好不好看。”


肖紅玉顛顛地湊到黑框眼鏡身邊,伸著脖子去看黑框眼鏡的手機。


這時候,叮咚!


黑框眼鏡收到了一封短信。


短信題目是:


你愛慕的人,訂婚了。


“咦?這是我小學同學發給我的短信,我先看看什麽內容啊。”


肖紅玉撅著嘴巴不滿地嘀咕,“真是的,你這人真討厭,應該讓我看完我的照片再看你的短信嘛。”


黑框眼鏡齜牙笑著,仍舊打開了短信去看。


當然,肖紅玉也依舊湊著一起去看。


短信txt內容如此寫著:


喂,肥婆,你崇拜的人,訂婚了,看了別受刺激啊。


然後附帶了兩張圖。


其中一張圖,沒有打開。


另一張,是陳默天和王芬芬站在牧師跟前的照片,因為拍得很匆忙,大概也是偷拍,所以照片是半模糊的。


“嗯?這是……”


黑框眼鏡一時半會還沒有悟出來,她自己所崇拜的人是哪個,望著照片發呆。


而肖紅玉臉上的笑容,卻在看到照片的第一秒鍾,就凍結了。


照片裏的男人!!!


她……再熟悉不過!


且不說他穿衣服的身板,就是不穿衣服,她也熟得不行。


隻是一眼,肖紅玉就認出來了照片裏的陳默天!


她大驚!


有一種被一棒槌打蒙的感覺。


撐大眸子,連呼吸都忘記了,就那樣一眼不錯地一直看著黑框眼鏡的手機。


黑框眼鏡撓撓頭皮有些不懂,“這個模糊的人影是誰啊?這丫頭,也不說清楚,真是的。


我給她回一封,問問這個男人是誰。”


“嗬……”


肖紅玉突然鬼一樣輕輕嗬出來一口氣,“還用問麽,那是陳默天。”


黑框眼鏡嚇一跳,“是誰?陳默天?不是吧?還是問問我朋友比較好。”


黑框眼鏡竟然都沒有去注意身邊的肖紅玉的表情,如果她看了,估計她會被肖紅玉此刻僵屍一樣蒼白的臉嚇到。


“誰訂婚了啊,你那破照片拍得真差!”


黑框眼鏡這樣編輯了短信,回複給她那個小學同學。


沒幾秒鍾,那個丫頭就回過來了:


“暈,不就是你一直崇拜的陳默天嘛!人家訂婚了!和王芬芬!”


黑框眼鏡打開這條短信,輕聲念著,然後就驚道:


“天哪,我家陳總終於和芬芬訂婚了啊!天哪!天哪!天哪!”


一連幾個天哪,足可以看出來此事的保密工作讓聽眾感覺多麽的突兀。


肖紅玉呆呆的,心底,亂極了。


真的是……陳默天?


上帝啊,她剛剛一直在暗暗祈求,就當是她的眼睛出了問題,她祈求,不要讓照片中的男人是他。


陳默天和王芬芬訂婚了!


訂婚了!


在她來冰島的時候,陳默天就悄無聲息地和王芬芬訂婚了!


訂婚啊……


陳壞熊不是說,他隻愛她一個人嗎?


那為什麽要和王芬芬訂婚?


嗬嗬,還偏偏要選在她出國的日子訂婚……


真是深具諷刺意味啊!


陳默天,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暗處嘲笑著我?


笑我傻氣,笑我單純,笑我對你的話深信不疑!


我竟然……真的以為,你是真愛我的……


直到現在,我才曉得,什麽愛不愛的,都是騙人的!


你其實打心眼裏就瞧不起我吧?


所以你才會玩著我,騙著我,同時和王芬芬訂婚?


陳默天啊陳默天,你知不知道,你這樣做,真的……很殘忍!


黑框眼鏡發完了有關陳默天訂婚的感慨之後,那才去看肖紅玉。


“咦?你怎麽了?你生病了嗎?臉色這麽難看?你的嘴唇這麽白啊,是不是你很冷啊?”


黑框眼鏡很胖,所以她的虎背熊腰與肖紅玉相比起來,肖紅玉就顯得那麽嬌小可憐。


“是很冷……”


肖紅玉呆呆地呢喃。


心很冷。


想哭啊……


甚至於……想要一頭跳下船,紮進這冰冷的海水裏,淹死自己才好。


死了,也就不會體會到這種刮骨刺心的痛了。


“唉,你們瘦子就是不禁凍啊,像我,脂肪層厚,一點都感覺不到冷。走吧,到艙裏去吧,不在甲板上站著了。凍壞了你這個大小姐,我可怕被亂刀砍死。走啦。”


黑框眼鏡拽著木呆呆的肖紅玉,去了船艙裏。


黑框眼鏡被肖紅玉嚇一跳——她的手指尖,冰涼冰涼的!


“你的手怎麽涼成這樣?手指尖像是冰淩!”


黑框眼鏡撇著嘴,瞥了瞥肖紅玉。


肖紅玉整個人都處於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無悲無喜,眼珠子都呆滯了,仿佛焦距也散開了。


黑框眼鏡將肖紅玉摁在座位上,肖紅玉就像是根木頭,僵坐在那裏。


一聲也不吭。


肖紅玉一直在盤旋著幾個問題:


既然你愛我,為什麽要和她訂婚?


你愛我的話,是不是在騙我?


而黑框眼鏡則興奮地朝肖紅玉喊:


“喂,你輸了哦!還記得我們打的那個賭嗎?這下子,你輸得心服口服了吧?


回去要請大餐哦,我現在要好好想想,我該帶著誰和我一起去宰你。”


肖紅玉置若罔聞,一臉的奔喪樣。


黑框眼鏡打了肖紅玉胳膊一下,凶巴巴地說:


“你不是要賴賬吧?嗯!你膽敢賴賬你試試!你就是派來一群人亂刀砍我,我也要吃大餐大餐大餐大餐!”


肖紅玉那才苦笑一絲,輕輕地說:


“是啊,我輸了。”


我輸給了自己的天真吧。


“耶!大餐大餐大餐耶!”黑框眼鏡高興地舉著她的兩截壯壯的胳膊。


肖紅玉落下視線,濃密的眼睫毛遮下來一抹陰影。


她很想哭,可是卻又一滴淚也掉不下來。


也許,真正的傷心,反而沒有淚水了吧。


船靠岸了,同學們一窩蜂地下了船。


肖紅玉是最後一個下的船,如果不是老師反複地催促,不是黑框眼鏡使勁地拉扯,肖紅玉真的不想動彈了。


開船的四個壯男人雖然穿著很普通的衣服,可是,仍舊給人一種肌肉過盛的感覺。


他們都目光銳利,經意或者不經意間,目光就會鋪瀉在肖紅玉的身上。


“我怎麽看著那女人今天沒有什麽精神?是不是生病了啊?”


一個小子一麵在荒島上走著,一麵問旁邊一個。


“嗬嗬,我猜,是懷孕了吧,不是說,女人懷孕了之後就沒精神了嗎?這次少爺讓咱們這樣重點保護這女人,是不是因為她懷了小少爺啊?”


其餘幾個小子全都被這話嚇到了,集體一哆嗦。


“不是吧?那咱們的責任不是更加重大了?小少爺哦,香火啊!”


四個男人趕緊地加快了步伐,走在肖紅玉身後五十米外。


十分鍾之後,有一輛小船也停在了這個荒島上。


男人先跳上岸,然後很體貼地遞給女人手,將女人給接到岸上。


女人一跳,跳進了男人的懷裏。


兩個人抱在一起,溫暖地笑著。


“親愛的,這次任務完了之後,我們就可以做正常人的生活了。我就這樣,有空就抱著你。想過沒有,我們要生幾個孩子,嗯?”


女人馬上嬌嗔地白了男人一眼,“真是的,好討厭,人家還沒有想過要幾個孩子的事情呢!”


“咦?那晚上,我記得你說,喜歡女孩來著?”


兩個人雖然說著甜蜜話,可是矯健的行動卻暴露了他們的功底。


女人都在岩石上靈活地跳來跳去。


男人背著一個袋子,裏麵裝著各種暗殺的武器。


“這幾天跟蹤那個女孩子,我看她笑得那麽天真純樸,我竟然都覺得有些於心不忍了。”


女人一麵從靴子裏拔出來一把小手槍,一麵輕聲說著。


男人嗤之以鼻,“少來了啊,我們身為殺手,哪裏有同情別人的資格。”


“唉,是啊。”


女人眯了眯眼睛,目光漸漸狠戾了。


他們倆鎖定的目標,很明確——肖紅玉!!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