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危險中的甜蜜,很想你【2】
loading...

老管家也跟著歎氣,“老爺啊,不過還好,最起碼,少爺和王小姐訂婚了啊,王小姐的家底子雖然不算最好的,不過傳出去也不算丟我們陳家的臉麵。”


“哼!”陳老爺子冷笑一聲,


“你還是不夠了解我這個兒子啊!你養大的這個小少爺,可不是輕易就折服的人。


我猜,他下一步就要將王芬芬給消除掉了。”


“啊!老爺,您不是說,查出來的王芬芬的背景,是黑暗門的人嗎?”


“是啊,正因為這一點,我才沒有太反對默天和她在一起。我們的朱衣忍者如果和黑暗門聯手,那才叫如虎添翼。這一次,給朱莉安娜染上絕症病毒,如果沒有王芬芬黑暗門的幫助,默天到哪裏弄來這種絕世病毒?哼,所有的捷徑都被默天那小子給算計到了!”


“是啊,正因為這一點,我才沒有太反對默天和她在一起。我們的朱衣忍者如果和黑暗門聯手,那才叫如虎添翼。這一次,給朱莉安娜染上絕症病毒,如果沒有王芬芬黑暗門的幫助,默天到哪裏弄來這種絕世病毒?哼,所有的捷徑都被默天那小子給算計到了!”


“那老爺,我們目前該怎麽做呢?”


陳老爺子眯了眯眼睛,想了下,發著狠:


“本來不想動那個肖什麽的丫頭,現在看來,必須要讓她盡快地消失才行。


我不能因為一個毛丫頭,而讓陳家的壯大路程受到阻礙!


你悄悄地派朱衣忍者,悄無聲息的殺掉肖紅玉!”


***


訂婚典禮過後,陳默天和王芬芬坐上了花車,在眾賓客的目送中,很浪漫地駛離了。


開出去沒有一公裏,陳默天就在汽車上,冷漠地扯下去了他脖子上的領結,隨手丟在一邊。


王芬芬瞥著陳默天,問:


“是去海邊的別墅嗎?我聽說,我們的訂婚履行是在海邊乘坐遊輪出發,在公海上玩幾天。”


“哼!”


陳默天冷笑一聲,看都不看旁邊盛裝的女人,冷冷地說:


“你做夢呢?那隻不過就是宣傳。”


額(⊙_⊙)


王芬芬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好久,王芬芬在看到了海邊別墅的影子時,她才蕭索地說:


“可是……默天,我們已經訂婚了呀。”


“嗯,那就逮住個機會,你就發個聲明,說取消訂婚了。”


王芬芬心頭猛一跳,死死咬著嘴唇,一個字不說。


我才不會那樣做!我才不會發表什麽聲明!我不要取消這個訂婚!


陳默天,你等著,三服藥過後,你就會隻愛我一個人了!


陳默天漠然轉臉,不屑地看著王芬芬,嗤笑:


“怎麽,你不會真的想要嫁給我吧?你難道忘了,我們一開始就是做戲。”


王芬芬忍著心頭的痛,勉強苦笑一下,說:


“怎麽會……我沒有想過要和你怎樣……”


說得多麽艱難,隻有王芬芬她自己知道。


陳默天再不多說,轉而去找手機,觀看自己訂婚的報道。


然後給康仔打電話:


“嗯,是我。從今晚淩晨開始徹查,看看哪個刊物和網站還敢報道我訂婚這件事,你就直接帶人過去砸了誰的辦公地點。我要明天所有媒體,全都沒有我訂婚這件事!”


王芬芬聽著陳默天通電話,她的手使勁摳著另一隻手。


陳默天,你做事情還真是想的周到。


為了你那個姓肖的女孩子,你竟然下這麽大功夫。


在你眼裏,隻有那個姓肖的女人才是珍寶嗎?


別人都是臭狗屎嗎?


到了海邊別墅,傭人們早就各就各位了,等待著少爺來臨。


陳默天一馬當先走進了房子,很傲慢地用手隨意一指樓下一間客房說:


“那是你的房間。樓上,不許你上去。”


王芬芬呆在客廳裏。


目送著陳默天挺拔的身姿,飄上了樓上。


陳默天進了自己的臥房,關門,脫衣服,好好地洗澡。


洗完了澡,洗去一身疲憊後,他就躺在床上,找到手機,給肖紅玉打電話。


也不知道那丫頭,在冰島那邊怎麽樣。


響了一會兒子,那邊才接聽,可以聽到呼啦呼啦的風聲。


這個時間,應該是冰島那邊的傍晚。


“喂?”肖紅玉吸著鼻涕甕聲甕氣地應道。


“是我。”


陳默天依舊很大牌地說著。


肖紅玉那邊一愣,馬上就紅了臉,悄悄笑著,瞥了一眼身邊的黑框眼鏡,往旁邊走了幾步,才說:


“嗯。”


“你幹嘛呢?”


陳默天的笑容,禁不住掛在了嘴角。


不知道為什麽,隻要一聽到這丫頭傻乎乎的聲音,他的心頭就暖融融的,比熱得快效果都明顯。


陳默天調整了一下躺著的姿勢,換了個更為舒服的姿勢,捧著電話,一臉慵懶。


“哦,我和同位在海邊撿貝殼呢,正好看到有漁民在拉網,我們倆就幫人家拉網呢。”


陳默天就黑了黑臉,他開始心疼他的女人了。


“那邊海風那麽大,傍晚了溫度又降得快,你說你傻乎乎地幫人家拉什麽網,盡快的,回賓館住下去!不要凍感冒了!”


肖紅玉吸溜吸溜又吸了幾下鼻涕,說:


“也不算很冷啦,就是海風大,吹得耳朵紅紅的。揀點貝殼就回去了。”


“撿什麽貝殼啊,你若想要那東西,我給你一房子貝殼。快點回賓館,天黑了之後海邊危險!”


肖紅玉就傻笑,“嗬嗬,危險什麽啊危險,你就會大驚小怪,有很多同學都在外麵玩呢!”


“他們玩我不管,你玩就不行,快,聽話,盡快回房間洗個熱水澡,暖和暖和。”


陳默天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如此雞婆。


就像是哄三歲的小娃娃,需要耐心而且有方法地勸著女人。


“哦,好吧,我這就走。你可真是囉嗦啊!”


肖紅玉撅著嘴巴,拍了拍同位的肩膀,然後向賓館方向擺擺手,意思是她先回去了。


黑框眼鏡就點點頭,“你先回去吧,我玩會就走。”


肖紅玉朝黑框眼鏡點點頭,開始往回走。


“今天你都做了些什麽啊?”


陳默天問。


其實她做過什麽,他都知道,他派出去的保鏢,每半個小時就通過衛星傳輸儀匯報給他那邊的情況。


“也沒做什麽啊,就是看景,選角度,畫畫唄。


我發現啊,別人畫得都比我畫得好,畢竟人家都是美術專業生啊,我沒法跟人家比。”


“嗬嗬,比什麽啊,你不需要多麽優秀,混著畢業了就成了,又不指望著專業混飯吃。”


“那怎麽行?我當然要靠著專業來混飯吃了啊。”


“你不用。你伺候好我,要多少工資一個月,我開給你,專職老婆不是比上班更有成就感?”


“呸,什麽專職老婆啊,我才不要呢,我要做白領!”


“好好好,以後你就做光上夜班的白領行了吧?”


“什麽啊,你這人真是差勁,太壞了。”


“嗬嗬,我哪裏壞了?我說什麽了嗎?是不是想歪了的人是你啊!”


肖紅玉被陳默天高超的黃-段子給調戲得麵紅耳赤,像是煮熟了的蝦。


肖紅玉躺在賓館的床上和陳默天通著電話,不曉得,一打就是兩個小時,越洋通話費貴得嚇死人。


肖紅玉說著說著都困了,睡著前,她聽到陳默天低沉的話:


“丫頭,我想你了。”


“小東西,很愛你。”


肖紅玉睡著了,睡得很甜很香,睡夢中,還有一個人,用極其溫暖的聲音跟她說:


我想你了……


我很愛你……


陳默天訂婚這件事,很詭異的,還沒有經過正式的報道,就一下子煙消雲散了。


很多民眾甚至都不知道陳默天訂婚的事情。


第二天,所有媒體都在大肆報道,某個明星和某個企業家傳出來緋聞的消息……


隻是,什麽事都會有意外。


比如,黑框眼鏡這個平頭老百姓,偏偏有個大富之家的小姐是小學的好友。


而這位好友偏偏就參加了陳默天訂婚的儀式……


“起床啦,起床啦!鼴鼠小姐啊,該起床啦!”


黑框眼鏡一麵在被窩裏撥拉著找到肖紅玉毛茸茸的腦袋,一麵讚歎著:


“我說,你這睡個覺真是不老實啊,你竟然都可以鑽進被子裏,像是老鼠打洞一樣。


我差點沒有找到你丫的在哪裏,喂,你這樣子睡覺不怕被憋死啊?”


自言自語著,黑框眼鏡去拉開窗簾,頓時,嫵媚的陽光射進了房間。


黑框眼鏡轉身,去看肖紅玉。


這丫頭,竟然還在蒙頭大睡。


“嘿,我還真服氣了,你的睡眠這麽好啊!我昨晚回來的那麽晚,你早就睡得東西南北都不知道了,現在你竟然還在睡。”


昨晚,黑框眼鏡和同學在另一個房間打撲克牌,一口氣玩到淩晨一點。


進來房間一看,某丫頭早就睡得呼呼的了。


被子還被她蹬得亂七八糟的。


無奈,迫於對於黑道小姐的淫威的懼怕,黑框眼鏡很體貼的給肖紅玉蓋好了被子。


今早睜開眼一看,嗬,找不到肖紅玉了!


後來,細心的黑框眼鏡那才發現,某丫仍舊死在床上,隻不過,她將自己徹底埋進了被子裏,不仔細找是看不到她滴。


黑框眼鏡瞧著肖紅玉毛茸茸的腦袋,也禁不住笑了。


說起來,她這個同位雖然貴為某某黑道小姐,雖然住進了教授別墅,可是她一點架子都沒有。


相反,她是個很好接觸的人,很好說話,也沒有什麽心眼,成天樂嗬嗬的。


嗯……像誰來著?


黑框眼鏡手指頭戳著自己嘴巴,抬著臉想著……


哦!對了!


肖紅玉像是西遊記裏麵的豬八戒!豬悟能嘛!


豬八戒也是成天樂嗬嗬的……


黑框眼鏡終於將肖紅玉從被窩裏揪了起來,用高聲喇叭吼著:


“喂,你可不能再睡了!今天是在這裏的最後一天了,我們要去一個荒島上進行寫生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