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婚禮進行時,你愛我嗎【12】
loading...

老牧師站在三個年輕人的麵前,有些暗暗冷汗。


第一次,給三個人舉行婚禮。


雖然隻是個訂婚……


可是根據陳家的家世背景……基本上和結婚差不離。


牧師很慈愛地對著這三個人笑了笑。


王芬芬馬上回以燦爛的微笑。


朱莉安娜也扯了扯嘴角,表示了歡欣。


隻有陳默天,依舊拉長著冰山臉,一副想要扁死幾個人的惡劣表情。


“咳咳!今天,我們在上帝的注視下聚集於此,並且在這群人的麵前,來見證你們三個人的神聖婚禮。陳默天,你願意……”


人家認真的老年人剛剛說了個開頭,還沒有切入誓言的正題,就被一個人突兀地打斷了。


“請問,禍患絕症的人,能不能訂婚?”


從賓客席裏,突然站起來一個男人,舉著一隻手,揚聲喊道。


嗬——


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有人冒出來打斷……


這人是不是不想要命了?


敢在陳家的婚禮上搗亂,真想下地獄了吧。


可是,這一次,非常的詭異,無孔不入、無處不在的正虎堂,竟然沒有一個人過去將這個冒出來的多餘的人給鉗住。


陳老爺子馬上就皺起了眉頭。


而其他賓客,無不震驚。


婚禮被人搗亂也就罷了,可偏偏這個男人所說的內容,那麽讓人吃驚。


絕症?


誰得了絕症?


難道是……這三個新人裏麵的任何一個?


頓時,一片詭異的寂靜之後,便是嘰嘰喳喳的議論聲。


陳默天轉身看著說話的那個男人,表情依舊平淡如水,仿佛什麽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隻不過,薄薄的唇角,微微揚起一點點的弧度,如果不是一直死死盯著他看,絕對不會注意到這抹淡而又淡的變化。


王芬芬和朱莉安娜終於有了一次默契,兩個女人,一起皺緊了眉頭。


非常氣憤地轉身瞪著那個可惡的插話人。


朱莉安娜隻看了那個人一眼,她的心就停跳了。


臉色,驟然一白,即便有厚厚的粉遮蓋著,還是透出來了她極其難看的青白色。


她的手,猛然抓緊了裙子,身子微微地戰栗著。


“額……”(⊙_⊙)牧師直接傻掉了。


他瞠目結舌地看著那個男人,不知道如何作答了。


很少有這種情況,你所看到的阻礙婚禮進行的事情,那都是電視劇電影用來騙人的,真實的婚禮,哪有出來搗亂的,反正他主持了n次婚禮,一次這樣的惡劣事件都沒有經曆過。


“這、這位先生……你請坐下先……”


牧師總算找到了聲音,一臉的尷尬和慌亂。


“牧師,我不能坐下,您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


那個賓客異常的堅決,當眾挑釁,竟然不慌不忙,還一臉的篤定。


賓客頓時炸鍋了。


堂堂的陳家訂婚儀式上,竟然都有人敢出來找茬,為什麽正虎堂的人還不把這個渣滓給剔除去。


陳老爺子已經眯緊了眸子,一臉鐵青,看得出,他已經震怒了。


他招了招手,一直候在他身邊的一個男人馬上湊過去,陳老爺子動了動嘴,那個男人馬上抬眼看了一眼那個找茬的家夥,然後微微點頭。


陳默天的視線,輕輕的,仿佛春風一般,不著痕跡地瞟向了一邊的康仔。


康仔馬上會意,朝著對麵的一個小子,一使眼色。


隻見,幾個小子馬上出動了,將陳老爺子的手下給攔住了,讓那幾個小子不能靠近挑釁的男人。


牧師開始掉冷汗了,他茫然無措地去看陳老爺子,很無助地攤開了雙手,一副“我不知道怎麽處理”的表情。


陳老爺子氣得狠狠捶了一下拐杖。


這時候,那個挑釁的家夥開始說話了:


“我真懷疑,您是不是得到認可的牧師?您連這麽個普通的問題都不能回答嘛?真可笑!”


牧師被逼得漲紅了臉,才不管陳老爺子給他做的噤聲的手勢,直接當當當回答過去:


“即便是禍患了絕症的朋友,有上帝作證,也一樣可以追求婚姻的幸福。”


男人笑了,做樣子似的鼓了兩下掌,歪嘴笑著說:


“好!牧師回答得非常好!每個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權力,不假。


即便是患了絕症的人也一樣可以結婚……那麽,如果結婚對象並不知情的前提下呢,可以結婚嗎?”


(⊙_⊙)


這人的話鋒一轉,直接將了牧師一軍!


也同時,嚇壞了所有賓客!


當然,嚇得最狠的人,是朱莉安娜。


她的身子,已經像是篩糠一般。


距離她最近的陳默天,已經敏銳地捕捉到,她上下牙齒碰撞的咯吱聲。


陳默天的眉毛輕輕一挑。似笑非笑。


朱莉安娜終於撐不住勁了,突然臉部猙獰地叫嚷起來,手指著那個男人,


“來人!把這個無理取鬧的混蛋轟出去!這麽好的日子,怎麽可以讓隨便什麽人就來搗亂!轟出去!快轟出去!”


說到最後幾個字時,朱莉安娜的嗓門已經走調了,聲音又尖銳又刺耳。


指著人家的手指頭,也在抖得厲害。


所有人的視線,全都因為朱莉安娜的瘋癲而挪到了朱莉安娜的身上。


她激動個什麽勁兒?


難道這個男人說的是她?


人們開始紛紛揣測。


讓朱莉安娜惶恐的是,她隨身帶來的十幾個黑手黨的人,竟然全都無影無蹤了,她的命令下去了,一個前來跑腿的都沒有。


平時的時候,她這個黑道公主隨意說個什麽,都馬上會有人顛顛地去辦理。


今天怎麽回事?


平時的時候,她這個黑道公主隨意說個什麽,都馬上會有人顛顛地去辦理。


那個找茬的男人依舊安然無恙地杵在賓客席裏。


不祥!不祥!!


朱莉安娜腦子裏的警報開始拉響了。


“人呢?人都去哪裏了?來人啊!聽到沒有,把這個人轟出去!來人啊!”


朱莉安娜越來越慌亂。


那個男人笑得越來越深邃。


“牧師大人,怎麽沒話說了嗎?如果我專門找你討論聖經,難道你也是不會的?”


牧師氣得臉色發白。


“我當然敢和你討論聖經,我們的上帝不會丟下任何一個民眾……”


“噢,原來如此啊……”


男人煞有介事地點著頭,突然指著朱莉安娜,輕輕一笑說:


“如果這位女士得了治不好的絕症,新郎官還會要她嗎?”


就像是開玩笑,又像是隨意說笑,男人的話,讓所有賓客覺得可笑。


隻有朱莉安娜瘋子一樣,直接跳將起來,狂吼著,


“你滾出去!滾出去啊!”


與朱莉安娜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陳默天。


他終於淡淡地笑著說:


“你這個人,是不是想要被槍斃了?在我的婚禮上,你也敢危言聳聽?”


男人裂唇一笑,


“我不怕死。陳先生,如果你的新娘子,得了會嚴重傳染的絕症,你還會和她訂婚嗎?”


朱莉安娜咬緊了牙齒,渾身顫抖著。


陳默天似乎看了朱莉安娜一眼,如水的眸子滿是不屑,


“沒有這個可能,我相信我的新娘子,都是世上最好的女人。”


那邊的劉逸軒差點栽倒。


拜托,默天啊,你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領,確實無人能及啊。


男人突然從手裏揚起來一張紙,齜牙笑著說:


“那真是不幸,這一次要讓陳先生失望了。你身邊站著的這位朱莉安娜小姐,就是我醫院的一個病人,她前幾天過來看病,我經過嚴密的檢查發現,她患上了世上最最罕見的性病絕症,德森病毒。這種病毒,比艾滋病的病毒還要厲害,應該是朱莉安娜小姐有過不潔性史而傳染上的。就是不知道,陳先生是不是也得了這種病。嗬嗬,如果陳先生和朱莉安娜小姐有過性生活,依著這種病毒的猖狂傳播能力,那麽陳先生也將無一幸免。”


嗬——(⊙_⊙)


全體賓客,這下子才被真正地嚇到了。


比艾滋病還要厲害的病毒?


天哪,這麽可怕啊!


完了,完了,陳家少爺算是完蛋了!


誰不知道,現在的年輕男女在性事上都很開放,兩個人既然都談婚論嫁了,那麽應該早就上過床了。


陳家少爺應該也被傳染上了!


朱莉安娜眼珠子瞪得大大的,幾乎要從眼眶裏凸出來,她尖利地叫嚷著:


“你胡扯!我根本不是什麽見鬼的德森病!你才是呢!~我被診斷為過敏性皮炎,隻不過就是一種罕見的過敏罷了,根本不是你所說的那個什麽病!”


噢&……所有民眾都一起默默點頭。


原來你果真是在人家醫院看過病的啊……


陳默天瞟了一眼身邊抓狂的女人,淡淡地朝著那個男人說:


“你可知道,你在這裏危言聳聽,散布謠言,後果是什麽?”


“我當然知道了!可是,我並沒有散布謠言啊,我所說的,句句事實!不信,這裏還有朱莉安娜小姐的檢查報告!陳先生,我再問你一次,你有沒有和朱莉安娜小姐同過房?”


原來,這個男人手裏揚著的紙片,是所謂的什麽檢查結果啊。


陳默天嗤笑一聲,清朗地說:


“我還沒有機會和朱莉安娜小姐發生關係,本來是打算將最美好的一夜留在今晚的……”


所有人都聽出來了,陳默天話裏的夯實。


竟然!沒有發生過……身體接觸!


驚詫啊!


“那陳先生真是萬幸,多虧你一直潔身自愛,否則,您將和朱莉安娜小姐同樣的疾病。要知道,德森病毒的致死率太高了,發病速度很快,得病之後的存活時間很短。”


朱莉安娜的頭發都要飛了起來,跺著腳狂叫著:


“你胡說!你胡說!你胡說!!!”


眼角,幾乎都崩裂了,滲透著一絲絲的血絲。


然後,“嘭!”一聲,朱莉安娜直接就氣昏了過去。


依著陳默天的身手和反應力,他滿可以接住朱莉安娜的,可是,他站立得筆直,就像是挺拔的白楊。


眼睜睜的看著朱莉安娜歪倒在紅地毯上。


嘴角擠出來一團團的白沫。


“羊角風!”


“是癲癇吧!”


賓客裏有人禁不住叫出聲來。


挑釁的男人信誓旦旦地說,“大家不要慌張,這是德森疾病的正常表現。幾乎有癲癇的部分症狀,請大家離遠一點,她的唾液裏有傳染源,會傳染病毒的。”


(⊙_⊙)


一聽說唾液裏都有傳染病毒,頓時嚇壞了所有富豪們。


他們全都驚慌了,馬上就騰地站起來一群,有一些已經開始惶惶地向外湧。


參加個婚禮沒什麽,別被傳染個要死的絕症就好。


陳默天的視線挪向了陳老爺子那邊,陳老爺子的臉色,已經氣得烏黑了。


他的手,死死攥著拐杖,牙齒咬得結實。


一雙無情的眸子,惡狠狠地瞪著陳默天,那份目光仿佛在說:


你小子行!你真行!


“父親,怎麽辦?這個婚禮還要不要進行?您不介意我們陳家娶一個有絕症性病的兒媳婦吧?”


陳默天將球踢給了一直沉默的陳老爺子。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