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訂婚前後的疑雲【2】
loading...

額(⊙o⊙)…


肖紅玉石化了。


不是吧?


莫學長……竟然親自跑來,替她記筆記的?


太、太讓人感動了吧?


那個……莫學長……你是不是有點喜歡俺啊?


這個疑問,在肖紅玉的心裏繞了一圈,終究是沒敢問出來。


“嘿嘿,莫學長,你真好,真細心……”


肖紅玉憨笑著,接過去筆記,打眼一看,乖乖哦,莫學長記得筆記密密麻麻,工工整整,那一行行的小字,蒼勁有力。


“嘖嘖,學長啊,你的字真好!比我的字好出去一千倍!”


肖紅玉誇讚著莫輕揚,突然,她後知後覺地蹙起眉頭,一拍大腿,驚叫道:


“天哪,為什麽同學們全都走光光了?為什麽教室裏隻有我們倆了?”


還好,她終於想到了這個問題……


莫輕揚手指頭輕輕一彈肖紅玉的額頭,歎息著說:


“你呀你呀,可算想起來這件事了。


我看你睡得這麽香,就沒有舍得喊醒你。


怎麽?昨晚睡得很不好嗎?怎麽困成這樣?”


“昨晚……我……”


肖紅玉一下子噎住了。(⊙_⊙)


昨晚……昨晚她被陳壞熊折騰得夠嗆,確實一夜都沒有怎麽睡……


可這丟臉的話,他怎麽好意思說出口啊。


“昨晚……逮蚊子呢半夜……咳咳……”


肖紅玉紅著臉胡亂扯著謊話。


“噢?有蚊子嗎?我們宿舍倒是真沒有蚊子……”


肖紅玉尷尬地苦笑著。


上帝啊,她編個謊話都不著邊際啊啊啊啊。


“咦?莫學長,你的課程沒關係嗎?不會耽誤你吧?”


肖紅玉和莫輕揚一起走在校園裏。


莫輕揚的臉陡然一紅,他將拳頭握在嘴邊,咳嗽兩聲,快速瞟了一眼肖紅玉,說:


“我沒事的……今天下午沒有什麽重要的課程……”


“哦,那還好。莫學長,到前麵喝杯咖啡吧?我請客!”


莫輕揚看了一眼前麵被學校同學戲稱為情侶茶餐廳的地方,抿唇點點頭,偷樂:


“好啊。你是學妹,理應我請客。”


而肖紅玉已經跑到前麵,興奮地叫起來:


“哇噻,這裏還有我愛吃的提拉米蘇呢!快來啊,莫學長!”


肖紅玉像是一隻快樂的小鳥,扒著茶餐廳的玻璃櫃子,鼻尖都幾乎趴了上去,咧著嘴巴淌著口水。


(⊙o⊙)哇……好多好吃的蛋糕哦!


提拉米蘇,黑森林,草莓賓爽……


肖紅玉激動得亂眨眼睛。


唔,貌似中午她吃得好多,記得當時還撐得打飽嗝。


這才幾個小時啊……


她強悍如牛的大胃啊……


“喜歡吃哪個?”


莫輕揚已經瀟灑地走了進去,挨著肖紅玉站著,站在她身後。


小丫頭個子很小,身子也屬於那種小巧玲瓏的,此刻,就嵌在他的懷裏一樣……


莫輕揚的目光,不由得深了深。


肖紅玉瞪圓了眼睛,指著下麵一個,不斷地指著,“就它!就它!提拉米蘇!”


來打工的同學甜絲絲地笑著,看著這一對情侶。


唔,男人好帥啊,咦,這不是二年級出名的才子,莫輕揚嗎?


那個女同學馬上就紅了臉。


“同學,你是要吃這個嗎?”


肖紅玉忙不迭地點頭,“嗯嗯!兩個!”


女同學一頭黑線。


“兩個?你吃這麽多啊?這東西很增肥的!你不怕長胖啊?”


肖紅玉眯眼笑起來,“不怕胖的,反正我已經很胖了。這不是還有學長一個嗎?莫學長,你也吃一個哈。”


女同學和莫輕揚都禁不住莞爾。


像是肖紅玉這樣,坦言自己很胖的女生……少之又少。


而且她根本就不胖嘛。


“紅玉,你一點也不胖,沒關係的。盡管吃就是了。”


莫輕揚很寵愛地眯眼笑著看著肖紅玉,滿眼裏都是喜歡。


看得那邊的女同學都禁不住嫉妒了。


兩個人坐在窗邊的桌子前,肖紅玉推給莫輕揚一塊蛋糕,“努,學長,你也吃。”


莫輕揚怔了下,笑著搖頭,“我不愛愛吃甜食,你吃就好了。”


“哎呀,好可惜哦,其實這個很好吃的。學長,你不吃的話……那我就全都吃光了!”


肖紅玉的小臉表情多變著,馬上又笑嘻嘻的,很開心的將蛋糕全都拉到自己跟前。


那副樣子,好像是隻非常護食的小貓崽。


可愛極了。


莫輕揚看著圓圓臉、圓圓眼、圓圓嘴的肖紅玉,禁不住看癡了。


仿佛有什麽,狠狠撞了一下他的心。


肖紅玉不知道這裏是個很浪漫的地方,本校的學生,隻有情侶才會來這裏休息。


她一臉坦然,幸福的吃著她愛吃的蛋糕。


絲毫不覺對麵的男生,那熱烈的目光。


而莫輕揚的心境就完全不同了。


他柔情萬千地看著對麵的女孩子,心情柔得像是海藻一般。


“莫學長,你也在這裏啊?”


進來一對情侶,男生發現了莫輕揚,頓時一臉的驚奇,看了看莫輕揚,然後目光就挪向了他對麵的女孩子。


哎呀,莫輕揚竟然有女朋友了哦!


然後那個男生就笑得曖昧一些了,“嗬嗬,莫學長,這位是……你也不介紹介紹?”


“哦,你也來了啊。”


莫輕揚略略點頭,並沒有站起來,顯然,這個打招呼的男生,是他的後輩。


聽到男生介紹肖紅玉的提議,莫輕揚顯得驚慌幾分,匆忙去看肖紅玉。


而肖紅玉正舔著上唇的奶油,抬起了頭,一雙水漉漉的大眼睛,正迷茫地看著莫輕揚。


汗了,她竟然都沒有搞清楚狀況。


莫輕揚被肖紅玉那副可愛的樣子引得心頭突突亂跳,就指著肖紅玉說,“這是一年級美術係的肖紅玉……我們原來就在同一所高中畢業的……”


並沒有說,她是他的女朋友,可是,他說了原來是同一所高中的,就讓人不免亂想了。


噢,原來是學長等著學妹的戀情啊!


男人頓時一來你恍然大悟的表情,向著肖紅玉鞠了個躬,“您好!很高興認識您。我是二年級動力係的!”


肖紅玉嚇一跳,騰地站了起來,眨巴著眼睛,“哦,你、你好……你是二年級的啊,你幹嘛對我說敬語?”


還給她行禮……怪異的小子。


那個男孩子一臉尷尬。


沒法啊,他是跟著莫輕揚做課題的,別看都是二年級,可是才子和庸人的差距……那就是好幾個檔次了。


所以,雖然莫輕揚也是二年級,卻讓很多三年級的學生都對他刮目相看。


男孩子撓撓頭皮,縮縮脖子,不好意思地一笑,說:“那……嫂子,改天再聊。我們去那邊坐了。”


肖紅玉茫然地擺手,“好,好,再見……下次聊……”


迷迷瞪瞪地坐下了,她那才蹙著眉頭,後知後覺地歪著小腦袋問:


“咦?他剛才為什麽喊我嫂子啊?”


“咳咳咳……”莫輕揚假裝咳嗽,回避了這個問題。


為什麽喊你嫂子呢?你說呢?


誰讓你和我一起坐在情侶茶餐廳裏呢?


而且的而且,我莫輕揚自從踏入大學以來,就沒有進來這裏一次過!


肖紅玉瞥了一眼莫輕揚,真奇怪,莫學長貌似有點臉紅啊,他沒事吧。


不管了,她的美食就在鼻子下麵,她才不會耽誤寶貴的時間,大口吃吧!


肖紅玉吃得正爽,就聽到兩個人爭吵著走了進來。


“你討厭死了!誰讓你老是跟著我的!你煩不煩啊!”


藍海心使勁摔著胳膊,試圖將拉著她胳膊的男人甩開。


可惜,那個男人太壯了,力氣很大,不僅固定著她的胳膊,還講她的整個身子都嵌在了他的懷裏。


“你就不要口是心非了,我了解的,你們女人都是喜歡嘴巴逞強。我知道,你其實很想念我,對不對?”


“你少臭屁了!滾蛋啊!”


“沒法滾,你若滾我就跟著你滾。”


藍海心被雷蕭克纏得要瘋掉了,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一張椅子上。氣得像是老牛一樣憤憤地喘著。


而雷蕭克一直好脾氣地笑著,朝服務生打了個帥氣的響指,清脆地說,“麻煩你,來兩杯咖啡。”


然後再講他英俊的臉扭向藍海心,笑著說,“我知道你最喜歡喝咖啡放兩塊糖,你看,我對你多麽了解啊,這都說明,你在我心裏嘛。”


肖紅玉嘴巴裏含著一塊蛋糕,瞪圓了眼睛,看著那邊的藍海心和雷蕭克看呆了。


這兩個人……怎麽在一起的時候,不是幹柴就是烈火呢?


就沒有消停的時候。


不是吵,就是爭……


哪裏像是她和陳壞熊。一直都是勝負分明的兩方,他強大得無需抗衡,她也壓根沒有和他吵鬧的體力和腦力,她就擎著被他欺負就成了。


唉,可憐的自己啊。


小白兔其實也非常幻想著可以駕馭大灰狼的。


不過肖紅玉天生樂觀,算了,她又不是藍海心那種材料,讓她肖紅玉欺負誰,她都不知道該怎麽欺負。


“海心!你也來了啊?好巧啊!”


肖紅玉含混地喊著。


她那一聲,那邊的藍海心和雷蕭克一起轉臉看向了她。


藍海心眼睛一亮,隨即就笑了,朝肖紅玉擺手,“嗨,我家小甜心也在啊!”


雷蕭克撇撇嘴,“她是你的小甜心?那我呢?”


“你屁也不是!”


藍海心眼不眨地爆粗口。


雷蕭克氣得咬牙切齒的。


突然,他眼睛猛一撐大,狐疑地盯著那邊的莫輕揚,問:


“誒?他是誰?肖紅玉進了大學立馬就掛了個新凱子嗎?”


藍海心本來應該告訴雷蕭克,這是她們高中時的學長,因為這會子正和雷蕭克別扭著,所以她氣衝衝地說:


“是又怎麽了?誰規定你們男人可以一個又一個女人的輪番換著睡,就不許我們女人輪番換男人?”


雷蕭克大驚失色,


“天哪,肖紅玉真的背著默天搞劈腿了啊?”


看不出來啊,像肖紅玉這麽老實乖巧的小丫頭,竟然也學會這一招了?


不行不行,這事,要盡快地告訴默天!


藍海心懶得搭理雷蕭克,拔腿就走到了肖紅玉那一桌那邊,


“紅玉,我和你們一桌,沒事吧?你們不介意吧?”


問著人家,卻不等人家回答,藍海心就已經坐下了。


肖紅玉笑得眯眯眼,


“你來我當然開心了!海心啊,你讓雷蕭克也一起過來坐嘛,我請客喝咖啡。”


藍海心快速往雷蕭克那邊瞟了一眼,滿眼裏的憤懣,氣鼓鼓地說:


“憑什麽要喊他?我又不認識他!”


肖紅玉還沒有看出來藍海心正生氣,搖晃著藍海心的胳膊,笑嘻嘻地說,


“哎呀,當著莫學長你還客氣什麽,快點讓人家雷蕭克過來啦,我請客,我難得請客一次哦!”


藍海心撥拉下去肖紅玉的手,冷冷地說:


“哼,我可沒有**管理費,你別刺激我!我很窮!”


(⊙_⊙)莫輕揚被藍海心的這話,給驚著了。


**管理費?


海心這樣子說,是在特指誰?


難得……是指紅玉?


紅玉有**管理費嗎?


莫輕揚的臉色,陡然變白了。


肖紅玉是個粗心的家夥,都沒有注意藍海心的話,竟然站起來,朝著那邊正皺著眉頭的雷蕭克擺手,喊著:


“雷少!你也過來啦,一起啦!”


藍海心就紅著臉拉扯著肖紅玉,阻止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