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訂婚消息滿天飛舞【4】
loading...

肖紅玉不敢正麵回答金勳,就隻能眼睛胡亂看著四周,避開金勳那鋪天蓋地的熱切的目光,囁嚅:


“什麽想不想的啊,不是前幾天才見到嗎?你去二級城市幹什麽啊?”


於是藍海心又不免佩服起肖紅玉。


她家肖丫頭果然非比尋常啊,在金勳這版*的視線下,人家都能夠抗得住……


“去忙工作。”


金勳伸手,輕輕彈了一下肖紅玉的額頭,嘴唇翹起弧度,一臉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


“昨晚我幾乎一夜沒睡,趕著忙完工作,想著今早能夠趕回來,陪你入學。


結果……還是來晚了。”


結果……還是來晚了。”


“啊?”(⊙_⊙)肖紅玉一驚,看了看金勳那輛豪車,“你一夜都沒睡?你瘋了?你為什麽不睡覺啊?你從那邊回來,不是你開的車吧?”


肖紅玉對於金勳的緊張,這讓金勳非常開心。


他滿心愛戀地伸出手,又捏了捏肖紅玉的粉嘟嘟的腮幫,朝她臉上吹了一口氣。


“當然是我自己開車了。他們都還沒回來呢,估計還要再忙個收尾工作幾天。”


肖紅玉蹙起眉頭,禁不住氣鼓鼓地叫起來:


“金勳!你腦袋被門擠過了?你怎麽淨幹蠢事啊!


你說說你,一夜沒睡覺,你為什麽還自己開車?這樣子很危險,你知不知道?


不休息好怎麽可以開車啊?那樣子太不負責了!”


金勳靜靜地看著肖紅玉絮絮叨叨地說著,恨不得吐沫星子滿天飛,


突然!


金勳左臂摟緊了肖紅玉的腰,猛地向他身上拽去!


“啊……”


肖紅玉驚叫一聲。


下一秒,她已經被金勳摟進了他的懷抱裏,因為他這一拉一拽的力度太大了,肖紅玉死死貼著金勳的身子。


藍海心看得眼睛猛然大睜一圈,吞了吞口水,那才不講義氣地說,“你們倆繼續,我先去那邊買瓶水喝。


咳咳,這裏是學校門口,金少啊,即便你再迫切,也請你不要搞得太過熱烈。


注意影響,嘿嘿,注意影響。”


金勳齜牙一笑,一手已經抬起來肖紅玉的下巴,俊臉壓過去,逼問:


“你說!你是不是很關心我?”


關心的近義詞……那就是……喜歡!


金勳這一行為,立刻嚇得肖紅玉出了一身汗。


要知道……這可是一具火熱的、健壯的、年輕的雄性身體啊!


和他的小腹緊緊貼在一起……不害羞才怪!


而且的而且……


金勳這小子那張白白的俊臉,這麽近地壓過來……


他粉紅的嘴唇,距離她的嘴唇,那麽近那麽近。


他一說話,就會講他的熱氣噴到了她的臉上。


她好害怕……害怕這個放蕩不羈的家夥,突然覆過來嘴唇,吻她,那可怎麽辦。


還有那個藍海心,她竟然丟下自己就走了。


太不講義氣了!


“喂、喂……海心,海心!你等一下啦……”


因為被金勳擠著,肖紅玉說話聲音都不能太大、


她紅著臉,向後仰著身子,想距離金勳的俊臉再遠一點。


對著金勳幹巴巴地笑著,說:


“我說……我說你……能不能放開我說話啊?這樣子感覺好奇怪的……”


“嗬嗬,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你說,你是不是很關心我?一聽說我一夜未睡,連夜開車,你的心裏……就特別的心疼啊?”


說到“心裏”時,金勳一根手指戳了戳肖紅玉的左胸口……


額(⊙o⊙)…


金勳的手指,僵在了她身上。


那裏是……她的左胸……最最豐滿的地方。


戳下去一下,那裏柔軟的肉,就在他指尖軟軟的……


一股大火,從金勳的小腹升起,迅速衝向了他的大腦。


肖紅玉隻是發覺金勳的眸子陡然深了幾層!


仿佛突然之間,金勳的耳朵就紅了。


唔,為什麽他的耳朵會紅呢?


耳朵紅說明什麽呢?


“當然關心你了,你是我朋友嘛,休息不好開車,是非常危險的!萬一開車的時候睡著了怎麽辦?


你以後不要再這樣了啊,要開車,必須要保證充足的睡眠。”


金勳胸脯劇烈的欺負著,他的臉,越發距離肖紅玉的臉近了,更近了……


“小東西……我以後都聽你的,行了吧?”


她的嘴唇近在咫尺,因為這幾天對她的思念,他幾乎做什麽都不能安心。


想見她!


想感受她那份溫暖,想和她一起體會家的溫暖。


想得仿佛中了毒,昨晚他匆匆收拾了工作,獨自駕車趕了回來。


說起來,他算是工作中的逃兵。


她唇瓣的柔軟和鮮美,就在那裏吸引著他,召喚著他……


金勳癡癡地盯著肖紅玉的嘴唇,腦子裏嗡嗡地亂叫囂著,他的每根神經都在向往著她!


而她身上那股甜美的果香氣,完全侵襲到他的心田!


他醉了……醉在了她的氣息裏!


“紅玉……你想了我嗎?”


他的聲音輕輕的,仿佛怕吵醒她一般。


肖紅玉的心跳,開始噗通噗通亂跳。


媽呀,金勳這副狀態……好讓人心慌意亂啊!


突然想到陳默天……他就很擅長帶給人一種壓迫感,緊張感。


和陳默天在一起,也是很容易就被他的美色所誘惑。


陳壞熊是食人花。


單看外表,美得無與倫比、


隻把你迷惑了,吸引過去,嚐到之後,你才發現,他其實是個邪惡而又凶猛的野獸!


肖紅玉這樣子稍微一走神,金勳的嘴唇就貼在了她的嘴唇上。


四唇相觸的一刹那,肖紅玉渾身一顫,電擊一般猛地驚醒過來,眸子陡然撐大!


不可以!她怎麽能夠總是被金勳吃豆腐?


嗚嗚,如果被陳壞熊知道了,估計又要發火,又要用各種變態的方法折磨她了,


比如……床上的刑罰加長加重………咳咳咳……


肖紅玉,你到底在想些什麽!


難道人家陳壞熊不追究你的責任,你就可以任由金勳親吻下去嗎?


你個大色女!


再說金勳長得人比花美,你也不能如此……貪戀……*……


肖紅玉去推金勳的胸膛,低頭,想要藏起來她的臉,躲避開他的嘴唇。


金勳一腔火熱和思念,哪裏容許她逃跑?


雙臂圈禁了女孩子,彎腰,從下方再次逮住了她的嘴唇。


狠狠地含住!


技術高超果然就是技術高超!


這種高難度的動作……虧得金少爺都能夠完成、


藍海心喝著水,站在十幾米外觀戰。


很*啊~~~~~~~


很銷魂啊~~~~~~~


眼睜睜看著肖紅玉被金勳逼迫著,抬起了臉,金勳吻得熱烈。


藍海心終於考慮起自己的身家性命,走過去,猛烈地咳嗽幾聲:


“咳咳咳!吃飯去吧!”


嘎。(⊙_⊙)


金勳嚇一跳,因為藍海心那爆響的嗓門,是趴近了他的耳朵吼的。


差點將他給吼聾了。


肖紅玉趕緊逃開了他的懷抱,驚慌的向後退了好幾步,大口大口地喘息著,滿臉的羞憤。


靠了……肖紅玉……你太丟臉了。


你剛剛……竟然在金勳超火熱的激吻中……陶醉了!


丟臉丟臉太丟臉!


固然,你心中想的是陳默天……那也……太*了……orz


“吃飯去吧?我們倆都很餓很餓很餓了!”


藍海心使勁眨巴著眼睛,灌著純淨水,咧著嘴巴幹笑。


nnd,從金大少爺的眼睛,她看到了欲求不滿,同時也看到了殺人的小刀子。


嗚嗚,她知道,她跑過來打斷了他們倆的那個那個,是非常不道德的。


可是……她若不來,估計過後,臉皮死薄的肖紅玉,一定要怪罪於她。


“我、也、很、餓!”


金勳狠狠地瞪了一眼藍海心,咬牙切齒地說。


肖紅玉用手蹭了蹭仍舊留著金勳氣息的嘴巴,那才開始懊惱,不悅地說:


“金勳!你怎麽又這樣啊?不是跟你說過了,不許你……”:


“啊?你喊我了嗎?什麽事?紅玉,你說什麽?我怎麽你了?我方才怎麽你了嗎?”


金勳轉過身,裝得像是一隻無比純潔的小動物,眨巴著他好看的流目。


他又看了看藍海心,問:


“海心啊,我剛剛有對紅玉怎麽了嘛?”


藍海心吞口吐沫,很一本正經地點頭,說,“金少,你不曾和紅玉怎麽樣。”


“看吧,海心都證明了吧,我剛剛沒有對你怎麽樣啊。咦,不是餓了嗎,走啦,吃飯去!”


金勳拉著一臉黑線的肖紅玉,塞進了他的豪車裏。


藍海心低垂著腦袋,也鑽了進去。


肖紅玉用殺人的目光,死死地瞪著藍海心。


藍海心默默念經: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那個得了兩百塊的門衛很諂媚地跟金勳的豪車擺手作別,“哥啊,明天再來啊!”


在樹叢後麵,還停著兩輛汽車。


汽車裏的男人,將手裏的香煙捏碎,扔在了窗戶外麵。


他低頭看了看手裏的袋子,咬緊了牙齒,長歎一口氣。


“康哥,咱們要不要把剛才的事情如實地報告給少爺?”


一個小子問。


剛剛都看到了,少爺的女人,那個什麽肖紅玉,竟然和金少爺接吻。


雖然時間很短,短得可以忽略不計……但是!


那好歹也是嘴唇碰嘴唇了啊!


“康哥,那個姓肖的,明顯在背著少爺搞劈腿……”


“你閉嘴!囉嗦死了!煩!”


康仔氣得吼回去,將他說不出來的怨氣吼給了那個倒黴的小子。


唉,誰不說呢?


這個肖紅玉太不檢點了!


太不本分了!


竟然……竟然……讓金勳得逞強吻!


“今天你們看到的這事,絕對不能告訴少爺!


誰如果透露出去,我就扭斷誰的脖子!


你們試試,看看誰想讓自己的腦袋被我當球踢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